荐读 | 肖申克的救赎:希望是美好的事物,而美好的事物从不消逝

<- 分享“侨居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6 侨居澳洲







让你难过的事情,有一天,你一定会笑着说出来!


肖申克的救赎

1946年,年青的银行家安迪(蒂姆•罗宾斯饰)被冤枉杀了他的妻子和其情人,这意味着他要在肖申克的监狱渡过余生。银行家出身的安迪很快就在监狱里很吃得开,他懂得如何帮助狱卒逃税,懂得如何帮监狱长将他收到的非法收入“洗白”,很快,安迪就成为了狱长的私人助理。一名小偷因盗窃入狱,他知道安迪妻子和她情人的死亡真相,兴奋的安迪找到了狱长,希望狱长能帮他翻案。虚伪的狱长表面上答应了安迪,暗中却派人杀死了小偷,只因他想安迪一直留在监狱帮他做帐。安迪知道真相后,决定通过自己的救赎去获得自由!


1994年9月23日,《肖申克的救赎》在北美上映。悲剧的是这部堪称史上最伟大的电影上映的第一个周末便惨遭滑铁卢,在北美连100万美元都没收到,最终也只收获了1600万美元票房,甚至没有填满2500万美元的拍摄预算。


1995年,影片《肖申克的救赎》得到了七次奥斯卡提名却没有获奖,因为那一年遇到了《阿甘正传》。


电影改编自斯蒂芬・金的短篇小说《丽塔・海华丝和肖申克的救赎》。


电影用第三人称的旁白描绘了肖申克监狱二三十年间所发生的所有事情,以瑞德的视角描绘了安迪的作为和因为他而得到救赎的肖申克监狱。 



▲摩根·弗里曼


许多年后,摩根・弗里曼依然能体会到这部电影的影响力,“无论走到哪儿,总是有人会说,‘《肖申克的救赎》是我看过最棒的电影。’”蒂姆・罗宾斯证实了这个拍档的说法:“我对天发誓,全世界每个角落,无论我去哪儿,总有人说,‘那个片子改变了我的一生’。”他还援引了和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会面时对方的反应,“连他都表示非常喜爱《肖申克的救赎》”。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我们不妨解开绳结,从幕后到台前细细审视这部奇迹式的电影。 
 
幕后


斯蒂芬・金与一美元


事实上,这部堪称不朽的电影背后藏着不为人知的小故事。喜爱提携新人的斯蒂芬・金有一个原则,新导演想要靠改他的小说拍电影作为事业敲门砖,只需要花费一美元就能买下他的短篇小说改编版权。


但在八十年代,尚未获得奥斯卡提名、也没有成为《行尸走肉》《洛城黑帮》等热门电视剧制作人的德拉邦特,只不过是好莱坞无数梦想有天能当上导演的年轻人中的一员,“我一事无成,正想着拍部低预算的片子”。这个斯蒂芬・金死忠粉很快把目光锁定在了斯蒂芬・金身上。 


Suds On The Roof 《肖申克的救赎》主题音乐

生命可以归结为一种简单的选择:要么忙于生存,要么赶着去死。

为了这个拍剧情长片的终极目标,他等到自己的简历足够好看了才再次联系上金,那时他的第一个剧本已经出产。“我想,是时候了。” 

坚决不卖的执导权

然而一开始制片人打算让罗伯・莱纳(著名导演,拍过《尸体》,《危情十日》,皆为斯蒂芬・金作品)来拍这个片子,但德拉邦特思虑再三还是拒绝了那个令人无法拒绝的条件:300万美元出让执导权。


在这世上,有些东西是石头无法刻成的。在我们心里,有一块地方是无法锁住的,那块地方叫做希望。

300万美元对德拉邦特而言的确是不小的诱惑。德拉邦特出生于法国的匈牙利难民营,在洛杉矶长大,家境贫寒。“当穷作家的那些年里,我差点连房租都交不上。”更令德拉邦特纠结的是,城堡石公司甚至还提出,只要他把《肖申克的救赎》执导权出让,公司将无条件资助他拍摄任何一部他想拍的电影。

让你难过的事情,有一天,你一定会笑着说出来!

想了又想,德拉邦特最终拒绝了这一大笔钱,理由很简单,“(一旦开此先例)我可以继续拿自己的梦想换成金钱,然后呢,终将一事无成地死去。”


最初的失败,最后的胜利


虽然有罗伯・莱纳帮衬监工,初次执导筒德拉邦特压力还是很大。拍摄地选在了俄亥俄州的曼斯菲尔德州立管教所,现在那里已经成了一个热门游览地,但在1993年,拍摄条件异常艰苦:在连续3个月的湿热气候下,剧组每天工作15至18个小时,每周拍摄6天。用作拍摄场景的监狱,在那之前曾因不人道的居住条件而被勒令关闭了3年。

 


罗宾斯(安迪饰演者)说在那里“你能直接感受到来自成千上万人的恶意”。 剧组还特意将曾被关在这座监狱的犯人请来“分享经历”,摄影师迪肯斯说:“他们讲述狱警的暴力,比如会直接把人从牢房顶上扔下来……”




电影于1994年上映,虽然试映效果非常好,大部分影评人给出了正面评价,有人称其是“年度最电影之一”,拿它和《飞越疯人院》作比。心怀这样的高期待,德拉邦特和葛罗策却迎来了失望的结果———和影评人的热捧相比,这部电影的票房出奇地差。当时两人来到好莱坞日落大道上一家拥有900个座位的老影院,原以为可以见证观众看片时的感动瞬间,结果,偌大的戏院没有一个观众出现。绝望之下,两人在影院门口堵住两个女孩,请求她们买票去看这部电影,甚至对她们许诺:如果觉得《肖申克的救赎》不好看,她们可以要求城堡石公司退款。“这就是我们盛大的首映之夜。”



有些鸟儿是关不住的。它们的羽毛太过美丽。当它们飞走的时候,你心底里知道把它们关起来是一种罪恶,你会因此而振奋。

正如台词里面说的,有些鸟是关不住的,它们的羽毛太过美丽,1995年,《肖申克的救赎》迎来了迟到的春天,一下子获得了包括最佳影片、最佳演员、最佳改编剧本在内的7项奥斯卡提名,在当年的奥斯卡颁奖礼上,它虽然最终输给了《阿甘正传》,但终于因此获得了大众的广泛关注———它甚至在颁奖季被安排重新上映,赚得了“过得去”的票房。然而伴随电视和影碟的二度传播,电影意外地旋风般席卷全球,赢来第二春。也许正如弗里曼所说,这部电影和观众的情缘“并不是像野草一般疯狂蔓延,而是像橡树一样,缓慢却稳固地生长。”

懦怯囚禁人的灵魂,希望可以令你感受自由。强者自救,圣者渡人。

现在,《肖申克的救赎》不仅仅是一部电影,更是风靡世界的美国流行文化的一部分,德拉邦特最终证明当初自己的拒绝,是正确的。

 
台前
黑暗
 
在很多人的定义里,这首先是一部嘲讽美国司法制度和狱政制度的电影。

因为如果不是因为司法制度上的错判的话,安迪是不会进入肖申克监狱;而如果不是因为狱政制度上阴暗腐败的话,安迪也不会成为诺顿的洗黑钱机器也不会有了后面的整个故事。


希望
 

也许正如瑞德所说,希望是个可怕的东西;尤其对他们来说,他们不是死囚,所以他们必须抛弃任何希望地活着。

监狱里的高墙实在是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是体制化。

恐惧让你沦为囚犯,希望让你重获自由。

救赎之道,就在其中。

救赎
 
安迪的成功出逃成了整个肖申克的救赎。

歌剧《费加罗婚礼》片段

至今我还不知道那两个意大利娘们在唱些什么,其实,我也不想知道。有些东西还是留着不说为妙。我想她们该是在唱一些非常美妙动人的故事,美妙得难以用言语来表达,美妙得让你心痛。告诉你吧,这些声音直插云霄,飞得比任何一个人敢想的梦还要遥远。就像一些美丽的鸟儿扑扇着翅膀来到我们的褐色牢笼,让那些墙壁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在那一刹那,肖申克监狱的每一个人都感到了自由。

瑞德:听我说,朋友,希望是件危险的事。希望能叫人发疯。

安迪:希望是美好的事物,也许是世上最美好的事物。美好的事物从不消逝。

救赎,仅仅只会为了那些已经准备好了的灵魂。


有段精彩影评是:“这部电影对人们意义如此重大的原因之一是,无论你的人生境遇如何,它都适用。不管你的监狱是痛恨的工作,还是一段勉力支撑的糟糕恋情;你的狱长是面目可憎的老板,还是家里的那口子——它告诉你,内心深处可能还有自由在。而且在人生的某一点,还有个海滩有个窝心的地方在,我们都能够到达那里,只是有时候要花上点时间。”



一条漫长的自由之路
一次灵魂深处的洗涤
一部不朽的励志经典
怯懦囚禁人的灵魂
希望才可感受自由
强者自救,圣者渡人



版权说明: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推广






侨居澳洲公共号平台
澳洲热门新闻 | 政府政策更新 | 社区消息 | 分享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广告、商业合作请微信

zhenyan1999

angella zhang

意见反馈请微信DynamicQI

投稿邮箱:qiaojuaunews@qq.com

微信号:immisyd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