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3年花117万,母亲跳楼,爷爷一怒身亡,这样的家庭伤不起

<- 分享“AIG新西兰亚裔国际集团”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30 AIG新西兰亚裔国际集团




“留学垃圾”父母伤不起

3年117万,家破人亡




前言

随着中国的开放,越来越多的孩子被送出了国门,去了美国、欧洲、澳洲、新西兰诸如此类的热门留学地区,有的成功定居,有的学成归国,但更多的是一些不得不归的“海归”不仅荒废了光阴,耗费了大量金钱,接下来这个故事希望能在让你送孩子出国之前先有所思虑。



如果没有两个姐姐对比着,姚桦、吕大勇夫妇的生活还算过得去。吕大勇开出租,姚桦在沈阳五爱市场当服装售货员。两人月收入6000元,三口之家,在沈阳算是小康水平。 


  但是,再看姚桦两个姐姐的日子,夫妇两个心里实在不平衡。当初大姐嫁了个剃头的,二姐老公是卖鱼的,而姚桦老公是国企职员,自己又比两个姐姐漂亮聪明。可是,大姐白手起家,已是三家美发连锁店的老板,资产达600万元,住着花园楼房开着奔驰。二姐和二姐夫也是打拼出来的,在大东菜行和长青农贸市场拥有8个海鲜摊位。当初,姚桦和丈夫总嘲笑两个姐夫剃头、卖鱼肯定没大出息。想不到,人家发达了,自己和老公却因为单位改制纷纷下岗。 


  吕大勇夫妇最怕逢年过节和给老人过生日,姐姐、姐夫正常的聊天,他们都觉得中间夹杂着嘲讽,更不敢看姐姐的穿戴了。物质条件没法比,他们的希望就是儿子志新能有出息。 



为了儿子出人头地, 父母破釜沉舟送其留学

   
  志新从小就聪明,人见人夸。可是,学习成绩并不出众。但吕大勇夫妇肯下血本,儿子小升初失利,夫妻俩掏了5万赞助费让儿子上了一所一流中学。但志新并不争气,排名经常是倒数。这样的成绩,是不可能考上重点高中的,将来更没有希望考上好大学。 


  最让姚桦夫妇受不了的是,两个姐姐的孩子学习都非常棒,都考上了重点大学。自己这辈子比不上姐姐,是命不好。可姚桦和丈夫绝不甘心自己的儿子也比姐姐的儿女差。为了让儿子有出息,他们请最好的老师给儿子补课,每小时300元,每个月补课费就达5000元。为此姚桦只能再兼职多挣钱,吕大勇也得拼命多拉活儿。 


  两个姐姐心疼姚桦,又知道她敏感,就每月把5000元钱交给父母,父母再把钱给姚桦。姚桦不想要,但真缺这个钱啊!夫妻俩发誓,等儿子有出息那一天,连本带利都还给姐姐。 


  2008年上学年的期末考试,吕志新考了个倒数第5名。家长会后班主任老师找姚桦谈话:“志新这孩子头脑聪明,就是不用功。可再聪明不用功也不可能有好成绩……” 


  回到家姚桦向丈夫哭述,气急败坏的吕大勇把儿子打得鼻青脸肿。志新却不哭也不求饶,声音很坚定地说:“有本事你们自己考呀!我不想当书呆子,补课都是你们逼的,我不领情!你们知道吗?中国的学生是全世界最苦最闷最没意思的,要是生在外国,我会是最好的学生!” 


  挨打后,志新拒绝补课,上学也无精打采。他清楚,凭自己的成绩绝对考不上重点高中,自然很难考上好大学。他想初中毕业考技校,学汽修。 


  可是,吕大勇夫妇绝不允许儿子破罐子破摔。自己这辈子就算了,儿子不能再输给别人。他俩想到了让儿子出国留学。夫妻俩开始上网查询,找留学中介了解。他俩弄明白了,像志新这样的聪明孩子,如果在国外,真的会考上名校,因为国外不是死读书,而是要发掘孩子的聪明才智,培养孩子的能力…… 



 

 夫妇俩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看到了儿子的希望。吕大勇对妻子说:“等我儿子考上世界名校的那天,看还有谁敢瞧不起我!”夫妻俩想到一块儿去了,为了让儿子光耀门楣,他俩要拼了,到处收集留学信息,并与多家办理留学业务的公司联系。 


  没多久,就确定了志新的留学方向:去澳大利亚读私立高中,参加澳大利亚高考,最后去英国读硕士。儿子留学的路线有了,可钱呢?读澳大利亚私立高中,每年的费用在两万左右澳币(折合人民币14万元左右)。加上还有生活费住宿费,一年至少得25万元人民币。吕大勇夫妇就是累死累活,一年的收入也不会超过9万元。怎么办?卖房子是唯一的出路。他俩有一套50平方米的住房,很快以25万出手。 


  2008年7月初,吕志新如愿来到澳大利亚悉尼一所私立高中的语言学校,进行为期20周的语言训练。吕大勇、姚桦认为这是自己人生最大的手笔,他们做了这辈子最值得做的事。 



  

      姚桦的两个姐姐和父母以及吕大勇的父母,都是在为志新送行的前一天才知道真相的。志新走后,姚家父母给3个女儿、女婿开会,姚父要求两个有钱的女儿、女婿出钱帮小女儿姚桦。 


  姐姐、姐夫都表示愿意帮忙,责怪吕大勇、姚桦卖了房子。姚桦突然来了脾气:“你们说得好听!如果我事先与你们商量,你们会同意志新出国留学吗?在你们眼里,我和大勇没出息,我儿子也没出息,我们是需要你们救济的可怜虫。我现在声明,卖了房子,我和大勇拼命干活,还能维持一年多。志新爷爷、奶奶说了,为了孙子留学,他们愿意拿出全部积蓄,实在不行就把他们的房子也卖了。志新是吕家的独苗,吕家就是要饭也要供志新留学……” 


  姚父急了:“志新是吕家的孙子,也是我们姚家的外孙。虽然我们不同意他留学,可事已至此,我们也要出力呀。”姐姐、姐夫也马上表示愿意出钱帮忙。这时,吕大勇站了起来:“大家的好意我心领了。如果最后,志新留学的费用还不够,我会写下欠条,等志新学业有成了还给你们。” 



   

穷夫妻要自尊拒帮助, 少年绝望坠深渊

   
  儿子走后,吕大勇夫妇非常兴奋,他们仿佛看到了儿子衣锦还乡在亲友面前扬眉吐气的场景。他俩住在与人合租的房子里,虽然只有12平方米,但心里却涌起消失很久的甜蜜,那是希望产生的强大精神力量。 


  年过花甲的吕家父母把7万元积蓄交给儿子,并随时准备为孙子卖掉房子。两位老人放弃退休后悠闲的生活,吕父在街头摆摊修自行车,吕母在家给小学生开小饭桌,非常辛苦。可他们的心里甜得很,因为有了盼头。 


  大姐、二姐登门来找姚桦,看到妹妹住得如此寒酸,都哭了。大姐抱住姚桦:“姐求你了,姐出钱,再买个房子吧。志新的留学费用,姐出。我俩供外甥读书,供得起呀!” 


  姚桦没有哭,冷冷地说:“那不一样!志新的爷爷、奶奶相信他会成功,他们吃苦高兴着呢。而你们,只是可怜我才想帮我,你们从没相信过我和大勇会有出头的日子,更不相信志新会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我们不要嗟来之食!” 


  大姐、二姐哭着离开,她们明白,过去有意无意展现的优越感让妹妹抬不起头来,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 




  吕志新来到澳大利亚后,接受20周的语言训练时还雄心勃勃,认为自己真的会在澳大利亚受到最好的高中教育,考上名校,替父母争光也让自己扬眉吐气。 


  结束语言训练后,2009年1月31日,吕志新来到澳大利亚悉尼的这所私立高中,站在漂亮的校门口,他扬起头在心里默默地说:“我来了,我要带走的是光荣和成就!” 


  一进教室志新就大吃一惊,全班38名学生竟全是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中国人,来上课的老师也是华人。如果不是在澳大利亚生活了半年,他真以为这是在中国的某个课堂呢。而且,老师讲的课也索然无味,不是他梦想中的激发创造力、思维活跃的课堂。同学们有的睡觉,有的在玩电子游戏,有的在聊天。他一下子意识到,这里比他读的初中差劲多了。 


  学校下午4点就放学了,同寝室的朱军招呼志新:“走,哥们儿,喝酒去!”志新说:“我得回去看书。”比他高一年级的牟洋走过来大笑:“我在这里读一年多了,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回寝室看书。你看书干什么?”志新认真地回答:“我要考名牌大学!” 


  牟洋拍拍志新的肩,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你是真傻还是装傻?考名牌大学和你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人家澳大利亚的优秀学校,只招中国成绩优秀的学生。像我们这样的学校,是华人办的,只招在中国什么也考不上的、家里还有钱的学生,将来考一个和现在学校一样的大学,拿回一个在澳大利亚什么也不算的洋文凭,给有钱的爸妈充面子罢了……” 


  牟洋的话如五雷轰顶,志新当时就瘫坐在椅子上,随后他发疯似的找到了十几个11年级和12年级的学生,结果与牟洋说的一模一样。他又找到了老师,老师顾左右而言他。他再三逼问,老师终于说了实话:“这里的确是有钱的孩子混文凭的地方……” 


  吕志新一夜未眠,觉得自己掉进了无底深渊。他真想给父母打电话说明真相。可是转念一想,一家人都为他豁出去了,要是这样回去,他们可怎么办呢?绝望到顶点的志新,顿时心灰意冷了。 



灰心少年沦为“垃圾”, 可怜母亲终崩溃

  

     满心都是绝望的志新,想到的只有发泄。他主动找到牟洋:“走,我和你们玩去!”那个夜晚,听着疯狂的音乐,拼命地扭动身体乱跳乱蹦,大口喝着啤酒,搂着漂亮姑娘跳舞,和牟洋他们一起大声唱歌大声骂脏话……所有的一切,都是志新的第一次。而心中所有的郁闷和绝望,也都在疯狂的宣泄中消散了。 


  天亮了,回到宿舍,志新仍兴奋得无法入睡。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好玩的东西,他过去的生活太枯燥无趣了。 


  上午上课,志新和同学们一样,趴在桌子上睡觉。到了晚上,志新和牟洋他们一起去了钢管舞酒吧。喝着啤酒,看着只穿三点式的性感美女在跳钢管舞,他顿感血脉贲张心跳加速,那一刻他体内的荷尔蒙如同一头凶猛的野兽狂奔乱突。这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充溢着兴奋。太刺激了,太过瘾了,他也像牟洋他们一样,放肆地把钱塞进钢管舞女郎的胸罩里,只为换回一个吻。 


  这样的日子连续一周,志新开始疯狂地爱上了这种花天酒地的生活。牟洋得意地说:“小子,澳大利亚人说我们是留学垃圾,但我们是天底下最会享受的垃圾!” 


  大家出去玩是轮流坐庄,有个晚上吕志新花掉了700澳元,相当于四五千元人民币。结账的那一刻,志新一下子清醒了,他是在花父母的血汗钱啊!他深深地懊悔,在被窝里痛哭。 


  第二天晚上,志新没和牟洋他们去,一个人以生病为由躲在宿舍里看书。可是,他眼睛看着书,满脑子闪的都是疯狂的音乐、漂亮狂野的性感女郎,那种新鲜刺激的感觉蛇一样缠住了少年的心。看不进去书,干脆不看了,一个人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可只过了三天,志新又被牟洋他们拉去玩乐了,这次去的是红灯区!志新有了第一次性经历,欢场女子带给他的享受刺激让他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而在沈阳,吕大勇夫妇在拼命干活挣钱,吕家父母也从早忙碌到晚。在志新几乎忘了家乡的爸妈正为他奔波的时候,他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听到妈妈的声音,志新哭了。 


   姚桦关切地问:“儿子,你怎么了?病了吗?”那一刻,他真想告诉妈妈真相,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要是妈妈知道他现在的样子,肯定会崩溃。放下母亲的电话,志新放声痛哭,他决心打工挣钱。可是澳大利亚不允许未成年人打工,更不允许外国中学生打工。 




  志新再次陷入苦恼、绝望、无聊的情绪中,牟洋一撺掇,又和他们玩乐去了。父母给的钱无法满足他的需求,吕志新于2009年6月悄悄退学了。虽然他也经常自责,可无力抗拒那些诱惑,拿着父母给的学费和生活费与人同居、喝酒玩乐,而吕家人完全被蒙在鼓里。 


  2010年1月,吕家两代人眼看拼命干活也挣不出志新的“留学”费用,吕父吕母便以29万元的价格卖掉了他们48平方米的住房,和儿子共同租住38平方米的房子。 


  即便这样,吕大勇和姚桦也快顶不住了。因为志新有诸多理由要钱,买参考书、生病了,哪一条都是爸爸妈妈不能拒绝的。2011年年初,姚桦迫不得已向父母和两个姐姐妥协了,决定接受他们的帮助。为了儿子的前程,她选择低下头接受姐姐的20万元。她说:“这钱是我借的,志新有出息了就还你们!” 


  2011年3月初,吕志新因为非法居留(他退学后已无当地学籍)被澳大利亚遣返回国。 


  得知真相后,姚桦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心碎的她从租住的四楼跳下,幸好挂到一棵树上捡了条命,但摔坏了右腿和左臂,肺和胃也严重受伤。而吕父听说孙子的事情后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死亡,吕母经受不住双重打击住进了医院。 


  而18岁的吕志新,既没有哭也不后悔,还振振有词地对父亲说:“你们给我选的就是垃圾学校!根本就是混文凭的。我要是像他们那样,你们还得多花几百万……”在他“留学”的三年半时间里,已经花掉了117万元人民币!那是父母、爷爷奶奶的两套住房和拼命干活的血汗钱,还有20万的外债。 



  吕大勇恨得浑身发抖,他扑过去左右开弓,打得吕志新满脸是血。可他不躲不闪,等父亲打够了打累了,冷冷地说了一句:“是你们让我变成这样的!”说罢,扬长而去。 


  姚桦的父母和姐姐们都守在姚桦的病床前,她全身多处脏器受损还有多处骨折,需要手术治疗。姚桦不知是因为身体的伤痛还是精神崩溃而大喊大叫,时哭时笑。姚家请来多位精神病专家,姚桦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无奈,只好在手术后同时进行精神疾病的治疗。 


  吕大勇既得照顾妻子,又害怕母亲再出意外,就在家和医院之间两头跑。接受采访时吕大勇懊悔不已,如果没有虚荣心,没有攀比,或许生活还是原来的幸福模样…… 


小贴士


少数不规范留学服务机构谎称到新西兰、澳大利亚等热门国家留学,先要到当地一些培训机构学习,取得证书后就有机会进入高等学府,拿到国际承认的大学毕业证。其实,正规的大学尤其是名校都需层层考核,并非这么简单的。 


鉴别留学院校/机构可以通过以下三种方式:


1
国家官网查询信息

登录“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教育涉外监管信息网”(http://www.jsj.edu.cn)对其资质进行查询。上面有已领取资格认定书的自费留学中介服务机构名单,需要注意的是网上的名单会定期审核更新。 


2
选择正确留学机构

要核实海外院校的授权代理招生认证。留学机构作为海外院校及学生家长之间的第三方服务机构,应该有海外院校的正式授权代理资格。另外,留学机构代理或推荐的院校,应该在教育部教育监管网上有公示。 


3
选择政府持牌顾问

可通过鉴定留学顾问专业水平来甄别。有专业水准的公司会为员工提供各种专业培训机会,包括院校、使馆提供的专业培训,有些国家的使馆和院校,如新西兰、澳大利亚等,也会为通过培训的咨询顾问提供专业证书。 


本文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平台任何立场

图片来源:Google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