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圈 | 神奇女团Sunshine走红三个月后咋样了:5个成员只剩3个,自报商演30万一场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7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 | 周晨 责编 | 陈四郎)


Sunshine组合,这个在今年春节期间,娱乐了众多无聊在家的网友们的草根女团,从2月底在微博自行宣布“出道”以来,便一直存在于嘲讽声中。这种声音甚至出现在了隔壁11区——上个月底,日本富士电视台一档名为《金曜プレミアム》的节目专门讨论了这5个来自安徽的高中女生,并搭配了也许代表了所有人对她们疑惑的标题字幕——“为什么?这个丑极了的偶像组合这么红”。


然而,三个月过去了,Sunshine并没有轻易“go die”:期间她们参加了综艺节目,身价甚至达到了六位数,并在一个星期前刚发了新歌——在QQ音乐上的推荐位比TFBOYS还要靠前。原本喊着要考大学的队员们,已经默默开始休学进行培训,似乎对娱乐圈有了更深的憧憬。而经纪公司也平生出一分野心,声称要把她们往“国际范儿”上打造。


在这个梦想与玩笑纠缠不清的名利场中,以上条件成立的基础都取决于Sunshine品牌的保鲜程度,而她们到底能红多久,仍然是一个问号。


出道三个月之后:
五个成员还剩仨 新成立小分队走“国际范儿”


5月20日,借着“网络情人节”的营销节点、Sunshine推出了新歌《我要做你女朋友》。同时,一组她们为全新单曲拍摄的写真在网络上热传,一向走接地气路线的Sunshine,这次竟然穿着水手服走起了日系美少女路线。在化妆术以及修片滤镜的重重包裹下,有不少网友认为“最丑野生女团”画风突变,有了向美少女团体靠拢的趋势。



Sunshine+全新单曲封面风格变化巨大


不过,与三个月前的写真不同,这次Sunshine的五个成员中只有三人入镜,在宣传照扉页上,这个新组合名叫“Sunshine+”。就在新歌推出的第二天,记者在北京东五环某文化产业园再次见到了“Sunshine+”的三位成员:队长Abby、成员Cindy和Dora。


相比两个月前首次采访的拘谨,这次三位队员明显活泼了许多,见到记者也能自如地寒暄招呼。不过,最开始曝出来的Sunshine组合明明是五个人,怎么这回却变成三个了呢?三位成员显然不是很愿意直面这个问题。不过,Abby也承认,“Sunshine+”三个人私下关系确实要更好一些,“(在学校)我们三个坐一排,她们两个坐后面,是前后排关系。”当记者问到三人团和五人团的差别时,Abby故作轻松地解释道:“三个人出来比较放松,五个人出来比较热闹。”Cindy也在一旁闷声补充“这个好管一点,人少”。



Sunshine+已经比两个月前成熟了很多


然而在负责Sunshine演艺事务的信念音乐负责人J口中,事实则更显残酷一些,“因为她们三个在网络上更有辨识度和话题度。”J称,公司希望将“Sunshine+”打造成“国际范儿”的组合,且已经为三人各自设计好了听起来无比“酷炫”的发展路线,“Cindy有国际脸,可以走谐星路线,很适合做演员;Dora唱歌虽然难听,但长相不错,可以包装成二次元少女;Abby更成熟、全面一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觉。”另两位成员Nancy和Cheryl则降为了“预备生”,能否回归,则“要看表现”。J还计划,以后要签约更多的练习生,将Sunshine做成一个品牌,“可能会有不同的小分队”。


自称要考大学的Sunshine 如今休学来京培训


就在两个月前,Sunshine对外宣称成立组合纯属“好玩”的无心之举,几位成员对于未来的一致口径也还是“要考大学”、“会坚持学业,只有先搞定学业才能忙其他的事情”。而现在,坐在记者面前的三人开始有了自己的“野心”,“希望慢慢提高、弥补实力,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要蜕变。”



此前接受采访时团员们都表示,自己的梦想是考上好大学


Abby透露,自己已经来北京两周了,信念音乐将三人集中带到北京进行培训:每天早上七点多起床,公司请来的老师会教授她们舞蹈、声乐、形体、表演等课程,住宿和学费由公司承担。吃饭则是自费,虽然一个月要花上一两千块钱,但“现在学的这些,是在学校学不到的。”三位女生对于现状很是满意。


负责人J向记者证实,三人目前暂时办理了休学手续,保留了学籍,来北京培训的时长“要看学习效果,但至少三个月起”。对于公司的决定,家长和学校都“很支持”。至于文化课的学习,J先是称“她们会自学”,而后又补充说公司会安排授课,不过他也不讳言,“反正她们走艺术路线,只要把英语学好、普通话学好,走出国门没有问题。数理化那些学得再牛,在生活中没有什么用,除非你是搞科研的科学家。”

插播:
当时借势出道的那堆奇葩组合都去哪了?


今年2月,Sunshine的走红,一度也让各种奇葩男团女团借势出道,轮番登场。比如,东北四人女团“Love-wings女子组合”在微博上以“向Sunshine组合下战帖”的方式宣告出道。随后,上海三人男团Nice也在微博上挑战TFBOYS,称要做“国内第一男团”。



Sunshine走红后,各种奇葩男团女团迅速登场


MoonLight女子团体五位成员都有着标准的网红脸,她们借势痕迹更加明显。不仅名字和Sunshine对仗,宣传照也和Sunshine异曲同工,就连首支单曲《悲伤具虚伪》也和Sunshine的《甜蜜具现式》曲调完全一样,仅进行了歌词的改编。


如今,Sunshine签约了音乐公司,其他组合的境遇如何?Moonlight组合官微更新时间早已停止在3月22号,再无声响。Love-wings队长小宇则告诉记者,因为发展理念不同,自己正式从组合单飞。她无不艳羡地表示,“Sunshine已经发了单曲和MV了,但我们连一首正经发出来的歌曲都没有,很遗憾”。Nice男团在一度靠和网友对骂吸引眼球后,又出来公开道歉,称要在4月推出新歌。但事实证明,所谓新歌显然是空谈。J认为,Nice本身是“有(营销)点的”,可惜没有操作好,“天天去骂人,那有什么用,对吧?这就是典型的只会说话不会做事。”


然而,Sunshine走红的长尾效应还在,最早发布Sunshine出道消息,引爆社交话题的营销号“娱八婆”透露,自己每天还能收到各种莫名其妙的组合求帮炒作的私信,“大部分都是小学生”。她向记者展示了部分私信截图,其中有名为HLY的组合就希望她能转发微博,“我们也希望(像Sunshine一样)有一个疯狂的青春”,对方留言称。“但Sunshine的走红很难被复制,至少几年内不会再有了”,娱八婆表示。



娱八婆收到某团体请求帮忙炒作的私信


传Sunshine身价高达30万,
公司却称“没有盈利”?!


与其他奇葩组合彻底销声匿迹不同,Sunshine这三个月以来不断有新闻传出。先是在2月份在社交媒体和各大门户网站进行了一轮高密度曝光后,紧接着又传出接下了六位数价格的商演,高身价参加网络综艺节目,然后又称要参加《超级女声》和《天天向上》,登上主流媒体——速度之快,远超任何刚出道的新人。然而,这些都是真的吗?


拒绝了主流综艺节目 、“超女也想蹭我们的热度”


今年3月,在《2016超级女声》启动不久,就传出Sunshine要参赛的消息。面对记者,Sunshine成员纷纷予以否认,“从来没去报过名”。知情人士透露,是“超女”团队主动找上门来,“有两个导演联系,说让她们去哪个赛区,车马费、酒店都提供。”虽然最终并未参加,但通稿却在网络上满天飞。知情人直言有炒作嫌疑,“估计可能他们团队宣发预算有限,请不了大咖宣传,想借Sunshine蹭蹭热度,所以发了两三百篇稿。”



李昕泽自称接到了“超女”的邀请


对于在主流媒体上难得的亮相机会为何要拒绝?知情人透露,Sunshine方把形式看得很清楚:“当时Sunshine实力还没到那个地步,去了一定会被淘汰,到时候又要被网友骂。让她们报名参加比赛,就是让她们淘汰,让别人嘲笑她们,明显就是想拿Sunshine去炒他的节目。”对方还继续爆料,称“超女”节目组还对自己许诺过比赛名次,但自己还是拒绝了,“让她们进前十都不去,她们觉得都是给下个套让她们跳进去。”


除了拒绝“超女”,组合负责人J还称自己拒绝了两个反响不俗的节目邀请,感觉十分任性。不过,当记者联系相关工作人员试图得到求证时,得到了否认的结果。但也有节目是他想主动联系参加的——那就是老牌综艺节目《天天向上》。J坦言公司有联系过节目组,但对方委婉回应“如果以后出了专辑可以再来参加”。记者也向《天天向上》节目组打听了此事,不过宣传负责人却表示自己并未听过节目组和Sunshine曾有接触的消息,他也透露导演组对草根红人的作品质量确实有一定的要求。


目前,根据公开资料显示,Sunshine参加过的唯一一档节目是一家视频网站的自制综艺。在这档打出“史上综艺首秀”宣传语的节目中,Sunshine露脸时间仅有四分钟。此前,Sunshine还为这个节目演唱了主题曲《随时随地拍拍拍》,因为唱腔类似“随时随地啪啪啪”,还引起了网友群嘲。提到此事,J语气中也有些气愤,他觉得自己被“忽悠”了。



Sunshine单曲《随时随地拍拍拍》备受争议


“节目组一开始说佟丽娅、贾乃亮都会来,结果一去发现只有Z姓网红。”J做了个无语的表情,“而且我们很早就去了现场,说会先录我们,结果一直在录Z姓网红,后来队员要赶火车回家,所以就先走了,在节目里没怎么露脸。”J还称,组合演唱主题曲也分文未取,“但他们靠着我们做了好多话题。”


商演身价高达六位数 经纪公司称“全推了”


采访中,J再三向记者强调,自己并未给Sunshine接下任何一场商演,公司的计划是“对她们进行全方位培训,等到实力提升,包装成熟了再推向市场”。而对于此前流传的Sunshine商演价高达20万的传闻,J也没有否认,“当时那个热度的情况下开过这个价,但我不想因为赚快钱去消耗她们。我们公司不缺钱,要做的是品牌。”


最早宣布和Sunshine合作的崇才科技副总裁李一龙也向记者证实Sunshine的身价确实一度高达六位数。他向记者曝料称,其实“超女”一开始是和自己这边联系,而且当时节目组开出了“30万”的价格,相当惊人。随即自己把工作人员介绍给了信念音乐对接,至于双方最后为什么没有合作成,自己就不得而知了。同时,李一龙还称,Sunshine为某网剧演唱的主题曲《两小无猜》也是通过自己介绍给信念音乐的,“开始信念(音乐)说不接,后来不知道怎么又答应唱了。”李一龙猜测,这个活动也是有费用的。


娱八婆对于信念宣称“没有接过商演”的回应则明显嗤之以鼻,“你信在她们最当红的时候会免费?”娱八婆称,“家长也不傻的,到现在还愿意合作,那就是拿了钱的”。


Sunshine走红的“幕后推手”们,
依然在互相撕扯


Sunshine红了,信念音乐、营销号娱八婆以及崇才科技有限公司这三个“推手”也相继走入大众视野,围绕“谁才是幕后最大功臣”的话题,三个月过去了,他们仍然在不断撕扯。


从时间线索上看,2月11日,大年正月初四,娱八婆在微博发了一组Sunshine的出道写真,迅速引发了网友围观。2月14日,在Sunshine走红的第三天,崇才科技也在微博上宣布,成为团体的科技顾问,“负责Sunshine的app开发等对外推广事务”。不过,最终签约Sunshine的经纪公司信念音乐却一直坚称,Sunshine走红与其他两方并无关系,这也成为了几方争议的焦点。


营销大V:

“不承认走红与我有关 却又找我炒作新歌”


娱八婆和Sunshine已经隔空撕过了好几轮。娱八婆此前透露,自己最早发布微博,是因为成员在私信中一直恳求自己帮忙炒作。然而,Sunshine走红后却否认找过自己,这在她眼中成了“忘恩负义”。不过,由于娱八婆一直找不到当时的对话截图,所以真相究竟如何不得而知。


今年3月,看到Sunshine为某网游拍了一组露脐装宣传照之后,娱八婆又在微博上对Sunshine开火,称成员“搔首弄姿”、“跟路边站的有何区别?”。J对娱八婆的言辞极度反感,在他看来,娱八婆的行为纯属为了炒作人气,赚流量和广告费,而去故意伤害几个未成年人,属于“道德缺失、道德败坏”。



娱八婆发布微博称Sunshine成员“搔首弄姿”


面对记者,娱八婆又曝出新料反驳称,日前Sunshine的制作公司竟然主动找自己炒作新歌,这次她发来了截图,“如果不认可我,为什么又要找我炒作?”娱八婆愤愤不平,不过她称自己并没有答应配合对方,因为Sunshine“已经过度曝光了,没什么可以吸引人了”。


16岁的总裁:

“我们发现了Sunshine 却被人撬走了”


崇才科技负责人李昕泽也有一肚子苦水要倒,这个title为“公司总裁”的高中生实际年龄只有16岁,和副总裁李一龙年龄相仿。李昕泽称自己公司最早和Sunshine达成合作,接着信念音乐主动找上门来要帮组合拍MV,没想到最终却把Sunshine给撬走了。李一龙也曝料称,自己最初把信念推荐给Abby的时候,还遭到对方的“嫌弃”,“她们想找一些更大一点的平台”。不过由于当时也并没有什么大公司找上门来,所以和信念的合作更像是不得已而为之。



李一龙推荐信念音乐时,Sunshine队长Abby嫌弃公司规模太小


而当记者拿崇才的说辞向J求证时,却遭到否认,“崇才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在记者提到Sunshine官微上曾发布过和崇才合作的微博后,他又松口称,崇才有主动想找过来和自己合作Sunshine组合的app,“最后他们给我了一个东西,就是个下载的现成模板,根本不需要什么成本,结果跟我说花了十万块钱,还让我们官微多宣传这个app。”J不以为意。“就是几个小孩吹牛,闹着玩。”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李昕泽也向记者公布了当时和Abby以及J的微信聊天记录,消息显示,在2月中旬左右,崇才科技确实与信念音乐就Sunshine的经纪事务进行过沟通,还一度谈到了经纪抽成等问题,“我们想的是等应用开发出来,等到4月份来北京时再三方一起签约。结果信念反悔了,这次算是栽了个大跟头吧。” 李昕泽总结道。



李一龙透露,最早是他们把Sunshine介绍给信念音乐的


不过对于J提到的“app成本”的问题,李昕泽和李一龙也说辞不一。李昕泽称,“当时有20个人左右的团队在开发,服务器的后台运营成本花掉了将近3万。”而李一龙则表示,“投资不大,因为那些模板我们都是买好的。”


一地鸡毛中 参与者们都是赢家


虽然三方各执一词,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娱八婆、崇才科技还是信念音乐,都是Sunshine走红事件的受益方。信念自不用说,Sunshine现在成了公司的活招牌,甚至给了他们拒绝各种主流媒体的底气。


仅仅两个多月,娱八婆微博粉丝暴涨超过四十万。直到现在,她的置顶微博仍是炒红Sunshine的那条,目前评论和点赞数都已经超过11万,成为广告商衡量她身价的重要砝码。娱八婆的QQ签名也仍以Sunshine走红为傲:“开年Sunshine组合事件独立炒作营销者,价格已经更新,没更新的公关媒体来询价”。据知情人士称,娱八婆目前一条微博的报价已经高达五万。李昕泽向记者坦诚,虽然最后没能和Sunshine保持合作,但通过这次事件吸取了教训,公司也积累了人气,“总体还是比较划算的”。在这片喧哗之中,唯一暂时没看到明显获利的反而是Sunshine成员们本人,对此,娱八婆的观点很犀利, “(她们)脑子秀逗了,不好好上学,小心最后啥都没了。”



娱八婆的置顶微博还是炒红Sunshine的那条


后眼球经济时代,

Sunshine组合靠什么红下去?


娱八婆的担忧或许不无道理,根据艾漫科技抓取的数据显示,Sunshine组合的媒体关注度三个月以来一直呈直线下降的趋势:最高点仍是2月份第一次写真曝光的时刻,此后《甜蜜具现式》MV录制和综艺首秀都曾掀起过短暂的小高潮,但曝光度也很快下降。到了最近的新歌发布《我想做你女朋友》时,关注度甚至还不到顶峰时期的十分之一。从数据上看,如果Sunshine接下来没有持续的话题曝光,网友几乎已经可以开始等待下一棒的选手上场了。



Sunshine的媒体关注度总体呈下降趋势


靠音乐逆袭?互联网时代玩法已经变了


不过在J看来,Sunshine并不急于“造话题”。他为组合规划的路线是,“让她们把技术学好,(培养成)能唱也能跳(的组合),然后,再去拿个奖,别人才会说我们真才实料,对不对?”在这个一夜爆红的故事中,确实很少有人会去讨论Sunshine的音乐本身。


在乐评人爱地人看来,Sunshine的首支单曲《甜蜜具现式》如果不是成员唱得比难听还难听之外,好好洗一洗(演唱和编曲)、换个组合唱,应该还是同类型里不错的作品。而《我要做你女朋友》在音乐形态上,已经开始“有点像那么回事”。“虽然山寨味道还很浓,编曲制作也是低成本的电音,但这次感觉成员在表现上有进步。一方面,当然是因为她们起点太低,所以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另一方面,这倒也算是一种成长系的艺人培养模式。”



Sunshine新单曲和出道时的单曲比进步很大


不过,在资深娱评人狠狠红看来,音乐只是艺人成名、成熟之后的周边产品之一——在互联网时代,仅仅靠音乐本身很难再去吸粉。“艺人尤其是组合的核心生产力往往是互联网表现,是秀照片、是PO行程、办见面会、和网友互动、出演影视剧,偶尔再扮演个段子手什么的,这些才能吸粉。只要你没成为张曼玉、梁朝伟,你就得在网络上有所表现。出歌这个东西不行,毕竟TFBOYS也不是靠歌红的。”对于Sunshine的前景,狠狠红直言“不看好”、“不觉得他们公司有挑战组合运营这一高难度项目的能力。”


现实很残酷:

情怀和梦想并不能转化成生产力


不过,即使在Sunshine组合被骂得最惨不忍睹的时候,也有人跳出来辩护称,“每一个人都有追求梦想的权利”。


然而残酷的是,情怀和梦想并不能转化成生产力。在记者采访各个演出商和电视台的过程中,并没有任何一家愿意为仅仅是“努力”的网红买单。一家资深电视台制作人员向记者表示,Sunshine“底子太差,哪怕再努力,也不看好她们的发展”。娱评人贾嘉也表示,对于Sunshine组合,最不该有的情绪恰恰是赞美。“她们所遭到的嘲笑和恶搞,就像当年‘超女海选’中的奇葩大围观一样,是这个时代大众娱乐的审丑德性。”而对于任何一个专业领域而言,该赞美的永远是才华与建树,而不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妄想。


总结陈词


话说回来,幕后推手和热炒只能提高曝光率,买不买账还是普罗大众说了算。在Sunshine走红的过程中,追逐热度的你我他,无形中或许也都充当了“幕后推手”的一部分。鲁迅先生在《花边文学》中早已讲述了类似的故事:假使有一个人,在路旁吐一口唾沫,自己蹲下去,看着,不久准可以围满一堆人;假使又有一个人,无端大叫一声,拔步便跑,准可以让大家都同时逃散。作为看客的我们,每一次转发与评论,也许都给她们在网红的路上,加了一道砝码。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往期《贵圈》阅读:


宋仲基来华捞金幕后:安检严格到连内衣都不放过 见面会看似火爆但黄牛说他们赔了


你可能没注意到的网络大电影正在崛起:这里曾上演用28万赚1500万的神话


外籍音乐人的北漂生活:也买不起房,常被要求学京剧还要假扮国外大明星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Sunshine最新MV,画风突变糖果色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