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三成堕胎者为留学生 中国留学生最多

<- 分享“澳洲全视角”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6 澳洲全视角


当来澳国际留学生奈尔(Nair)在蒙纳士大学举行的派对上被人抚摸胯间的时候,她认为作恶者是利用了澳大利亚的“更加自由的文化”。在2014年的这次万圣节派对上,占她便宜的这名男子也是国际留学生。他还试图脱掉奈尔的上衣。

不恰当的性行为和糟糕的性教育正导致留学生中堕胎的人数大增。


据墨尔本《时代报》报道,奈尔后来回忆说:“我觉得很羞耻,似乎是我的错误。我以为这里对于性的看法,使他觉得可以对我这样,因为这里有更加自由的文化。”


奈尔是蒙纳士大学国际留学生服务机构的主席,她希望鼓励国际留学生说出他们遭到的欺凌。


语言文化障碍


澳大利亚大学产业组织Universities Australia近日发动“尊重·现在·永远”宣传活动,专门针对校园性暴力行为,而这种暴力行为中留学生因为文化和语言的障碍,成为了应对性骚扰和性侵中尤为弱势的群体。


澳大利亚艾滋病委员会成员苏达托(Budi Sudarto)说,一些留学生觉得拒绝他人的性要求很尴尬,也羞于购买安全套。他说:“据我所知,在一个案例中,一名留学生表示‘不知道如何说不’。我们可能会不以为然,对于一些留学生,问题出现在语言上,比如如何说不,以什么样的语气,如果对方刻意坚持,该如何保护自己的安全?”


性教育不足是关键


保险商和医疗专家警告称,不恰当的性行为和糟糕的性教育正导致留学生中堕胎的人数大增。虽然奈尔自己没有经历过此事,但她同意该说法,认为糟糕的性教育会导致“糟糕的性行为卫生、无避孕套性交、性传播疾病蔓延和意外怀孕等诸多问题”。


医疗保险公司Bupa宣称,三分之一的留学生医疗保险报销项目都和怀孕有关。该公司工作和学生健康事务主管理查兹(Paul Richards)说,留学生来源国家贫乏性教育导致了大量怀孕相关报销项目。他说:“他们可能没有获得和本地学生一样的性教育。这很有可能导致意外怀孕、性疾病传播,甚至夜店中与人相处的社交紧张症。”


阿得雷德大学在2009年的研究发现,阿得雷德妇女和儿童医院(Women's and Children's Hospital)实施的堕胎手术,三分之一都和留学生有关,其中由以中国留学生最多。2011年,保险商由于面临诸多来自留学生的怀孕报销,而不得不削减了保险范围,将医疗保险的怀孕报销内容限定为留学生抵达澳大利亚1年以后发生的怀孕。


2011年的工党政府数据揭示,留学生堕胎行为中7成都发生在来澳的第一年。留学生性健康网络组织(International Students Sexual Health Network )联络员巴巴希克斯(Georgia Babatsikos)曾经研究过留学生堕胎高发情况。他指出,大部分来自亚洲国家的留学生,抵达澳大利亚后缺乏基本的性教育知识。


他说:“我曾经和一些怀孕的留学生交谈,她们甚至不知道是如何怀孕的,不知道为何肚子会变大。缺乏最基本知识。”而另一些学生则告诉巴巴希克斯博士,她们以为堕胎是避孕的一种形式。


女留学生不敢报案


反性侵中心(The Centre Against Sexual Assault)时常接到留学生的报告,宣称在校园内遭到袭击,通常在灯光昏暗的停车场内最容易发生。反性侵中心发言人沃斯(Carolyn Worth)说:“那些以留学生为目标的人认为她们不太可能报案,因为留学生害怕父母会因为担心而让她们回国。”


蒙纳士大学福布斯-米维特(Dr Helen Forbes-Mewett)博士指出,国际女留学生通常会被作为目标,因为她们缺乏社会联系,由于害怕、羞耻和丢脸等考虑因素不太愿意报案。在一些文化中,女性不敢张扬此事,因为她们担心会被社会所不容。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