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推荐:第69届戛纳电影节让人着迷的文艺范片单

<- 分享“雪梨TV”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4 雪梨TV




伴随着伍迪·艾伦(Woody Allen)《咖啡公社》(Café Society)的首映礼,第69届戛纳电影节正式开幕。今年可以算是戛纳的大年,嫡系的老中青名导们都带着自己的新作纷至沓来。但无论谁拿奖,这些入围电影都会是今年最重要的一份文艺片片单。


纽约顽童VS好莱坞玩童

伍迪·艾伦又一次来戛纳了,当然,他又一次没有参加主竞赛。开幕片《咖啡公社》仿佛成了这名80岁殿堂级导演同这个69岁电影节相处的最佳方式。《咖啡公社》讲述了20世纪30年代,一个做着电影梦的年轻人闯入好莱坞,他在一位顶级经纪人那里谋得工作,同时也爱上了经纪人助理的故事。作为一名典型的纽约客,伍迪·艾伦同好莱坞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不过他近日却表示“我从未讨厌过洛杉矶”。根据他对电影的描述,“这是一个关于家庭和爱情的故事”,听上去似乎并不像他的旧作般辛辣,但有媒体称,顽皮如伍迪·艾伦,谁又知道他此番会打出什么怪牌呢?


另一位大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的童话新作《吹梦巨人》(The BFG)和《咖啡公社》一同出现在了戛纳的“非竞赛展映”中,着实是一个有趣的巧合。相比伍迪·艾伦看透世故的顽童心态,斯皮尔伯格的某个侧面更像是一个对世界充满好奇的无害少年。“一个好心眼巨人和小女孩Sophie为了阻止其他巨人吃人展开了一场冒险之旅”,《吹梦巨人》无疑是一部类似《E.T.》的童心之作


看看美国的独立电影

除了两位只参加非竞赛展映的美国电影圈“老炮儿”,出现在主竞赛单元的Jeff Nichols和西恩·潘(Sean Penn)则代表了“主流的美国独立电影”。Nichols是当下美国最红的独立电影导演之一,他的作品几乎都聚焦于一个主题,那就是破碎的家庭以及矛盾的父子关系

Nichols的竞赛影片《爱恋》(Loving)根据20世纪50年代美国一对跨种族夫妻的真实经历改编,他们因为跨种族结合而被投入监狱。法院命令这对夫妻在未来的25年内都不得回到弗吉尼亚州,但是他们之后却用九年的时间为自己重回家园进行斗争。据说澳洲男演员Joel Edgerton在本片中贡献了教科书级别的演出


相比于科班出身的Nichols,西恩·潘是典型的好莱坞“演员导演”,上一次他执导电影还是九年前的《荒野生存》(Into the Wild)。而今年的《最后的模样》(The Last Face)入围戛纳的主竞赛单元着实是一次巨大的跨越。这部电影是有关非洲苏丹难民营的故事,一眼看上去就是好莱坞流行的“左派姿态”



当韩范遭遇巴洛克风

韩国导演朴赞郁曾经凭《老男孩》(Oldeuboi)、《蝙蝠》(Thirst)入围过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新作《小姐》(The Handmaid)根据英国女作家Sarah Waters的作品《指匠情挑》(Fingersmith)改编拍摄,他将故事背景巧妙地转移到了20世纪30年代的韩国,讲述了继承巨额财产的贵族小姐和觊觎她财产的“伯爵”,以及受雇于“伯爵”给小姐做女仆的少女之间的故事。


有影评认为,电影在忠实于引人入胜的原著的同时,打造了一个令人信服的全新故事背景。电影结合了戏谑的幽默、华丽的服装设计和阴郁的巴洛克色彩(追求不规则形式以及奇异的宫廷装饰),从小姐上衣的纽扣、手套,到女仆用来对付小姐的一把锋利的锉刀——在影片塑造的世界中,所有的一切都富含双重意义


“文青”的最爱

2014年的《妈咪》(Mommy)席卷戛纳电影节之后,作为颜值和才华兼具的戛纳首选鲜肉,Xavier Dolan已经成为世界“文青”的新偶像。他的新作《只是世界尽头》(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改编自法国当代剧作家Jean-Luc Lagarce的剧作,讲述在离家12年后,同性恋作家Louis回到了家中,向家人宣布自己已命不久矣,在与家人重聚时,过往的猜疑和冲突再次浮现。


据官方披露,该片云集了奥斯卡影后玛丽昂·歌迪亚(Marion Cotillard)、《007:幽灵党》(Spectre)中新邦女郎蕾雅·赛杜(Léa Seydoux)、《少年汉尼拔》(Hannibal Rising)中“食人魔”汉尼拔的饰演者Gaspard Ulliel等法国老中青三代知名演员加盟,可谓是一部颜值与实力兼备的文艺片。


美国独立导演Jim Jarmusch一直被文艺青年们尊为“贾爷”,其恋物癖般嗜好的“香烟、咖啡与音乐”更是被奉为“文青”标配。他的电影往往有一种独特黑色诗人气质,充满神秘与流浪气息。其新作《帕特森》(Paterson)讲述了Adam Driver饰演的Paterson身兼巴士司机和诗人双重身份的故事。他每天隐匿地书写着诗歌,不知不觉中,他的妻子Laura也发生了改变。有评论称,这是一部每一帧都透着Jarmusch风格的电影。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