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的经历让我能不断“从0到1”,获得不断创业的自信

<- 分享“美国研究生留学”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30 美国研究生留学



我们留学的年代比较早,不像今天的留学生,在出国以前,早已经对国外的环境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那时候,中国还处在刚刚改革开放后不久,去过国外的人非常少,大家对国外的基本情况都缺少渠道去了解。我们初到美国,看到美国的高速公路那么发达,都会感到大开眼界,国外的很多事物在中国留学生的眼中,都是非常新奇刺激的。我们其实是带着那么一点无知的、幼稚的状态,开启了在海外的留学生活。


那时候,留学生是很不容易的,国内外的环境差距太大了,我们每一个人在国外,又都经历了一种像是心灵被打碎了再新建的价值观重构。同时,无论是在学业上、生活上,包括在未来找工作上,我们都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和非常多的困惑。


1991年,我正在读书的爱荷华大学发生了震惊海内外的中国留学生枪击事件,这就是著名的“卢刚事件”。这次悲剧的发生,当然主要是由于卢刚个人的心理素质问题,但是也可以从中感受到那个年代我们留学生普遍的心理压力,这个事件跟那时候的留学大环境是分不开的,是那个年代所特有的事情。


现在,整个的留学大环境完全不同了。留学生出国的时候,整个心理上的成熟度、心态上的轻松,跟我们当年完全不同,经济上也多数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他们的留学目标也比我们清楚很多,他们可以选择在外面工作,也可以选择回国参与中国的建设,不会再面临当年中国留学生可能会有的那种巨大的心理落差。这是今天这些出国留学的孩子们的幸运之处。


可是总体来讲,我们这一代人能在当年出国,后来又回国作为海归创业,其实也是一种很大的幸运。我们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机会,首先出国去见了世面,再把从国外学习到的很多先进的理念、技术和科学知识带回到中国,融合中西的智慧,在各个领域都产生了巨大的效应。我们把国外最好的东西带回国内,与国内的实际环境对接,在很多方面改变了国内相关领域的面貌,这些影响和变化是海归们,是我们这一代留学生真正的价值所在。将来有一天,历史会记住我们这一代海归,对我们的经历有一个真实客观的评价。


我还记得留学之初的那种压力和痛苦。我是复旦大学毕业的,在国内英语从来都是打 90 多分,但是刚到国外研究生院的时候,第一天去听课,我就懵掉了,教授讲了什么完全听不明白。当时,在国内的英语教学水平实在太低,对学生英语口语的训练更是缺乏,很多老师是完全没有跟外国人交流过的,所以也无法像在海外生活过的人那样用英语进行交流,导致我们刚刚出国的时候,发现自己根本不会说英语。我用了很长的时间去适应环境,去学习语言,练习英语的听力和发音。在经历了大概半年的刻苦训练之后,我才算基本克服了语言关。


在美国没有汽车出行就很不方便。我在出国的时候,国内的汽车还不多,我自己也不会开车,因此就在美国学习开车,考驾照。我的美国驾照是考了六次才最终通过的。为什么呢?我记得有一次考试,考官让我开车上路,我刚出了院子,往左转,正打算上路,就被考官喊停了。他说:“你回去吧,这次没有通过。 ”原来路口是有一个标志的,你在通过路口的时候,哪怕没有灯,没有过往的行人,你也要停下来,左右观察,然后才能通过。这些驾驶习惯,是我们在国内的人不会注意到的,但是美国的考官马上就会给你一个不及格。


在美国开车,我实际上出过一次挺大的事故。那一年是从芝加哥开夜车回爱荷华。那是在冰天雪地里,天上还飘着大雪,我开着车,突然看到前面有一台大车,我一着急就踩了脚急刹车,当时的路面其实是有一层暗冰的,刹车之后,汽车打滑,就越过了隔离带的路肩,开到对面车道上了。当时对面也来了一台大卡车,那种美国式的巨型卡车,我当时在一瞬间,拼命地掰了一下那个龙头,就在零点几秒钟的时间里,但是已经太慢了,大卡车把我的整个车屁股都撞烂了。我的车后座上还坐着人,我的夫人和几个朋友都在后面,大家都吓昏过去了。最后总算幸运,车是给撞烂了,但是人还好都没什么事。我们那时候作为留学生,遇到这样的事故,怎么叫警察,怎么去处理,还是很慌乱,那种经历是怎么也忘不了的。现在,我如果要到美国去开会,如果遇到下雪天,我是说什么也不会开车的。这可能也是当年所留下的心理障碍。


这些点点滴滴就是我们的留学经历,有日复一日的读书、上课,也有很多惊心动魄的事情。我也还记得,当年“卢刚事件”的时候,我爸妈看到了新闻,知道是爱荷华大学出事了,特别着急,就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事,我说没事,他们才放心。当时大学里的气氛也是很紧张,学校整个给封锁了,来来往往到处都是警察。


留学经历中,我还有一个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我现在的夫人,我们一起走过了留学生涯,最后结为夫妇。后来我们常开玩笑说,我们都是走了几千千米的路,来到美国,好像就是为了遇到彼此,建立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家庭。


通过在美国大学里读书,我们的价值体系发生了非常深层次的变化。回过头来再看我们国内的教育,太注重知识内容的输灌,实质上是一种应试教育。我们在国内所接受的很多东西,作为一种习惯,曾经认为是正确的,但是到了国外都被颠覆了。我们在国外接受的研究生教育,会更强调发展一个人独立去学习、思考和创新的能力。很多项目都要你自己独立去完成,实现从 0到 1的过程,这种锻炼是一个让人终身受益的过程。


举例来说,当年我们念研究生的时候,有一门课程上要做项目。这个项目就是跟大学旁边的一家高科技公司合作,给波音公司设计飞机模拟器的一整套程序,这样一学期下来,光是程序代码就要写十几万条。当时我还有其他课程要上,还得保持这么大的工作量,一天中除了睡觉三四个小时,几乎都泡在了机房里,那时候觉得过的真是地狱般的生活。当时我夫人已经和我住在一块儿了,但是她整天都见不到我的影子,她晚上煮了一锅肉,搁在家里,第二天早晨跑来一看,只剩下骨头了,通过这个才知道我回来过,补充过了能量又去干活了。


在美国读研究生是这样一个状态,我们确实非常辛苦,不是得几门A、拿到学分就可以了;但是也特别值得,因为你所做的事情,都是特别有意义的,都是跟现实行业结合得非常紧密的,我写出来的程序,不是只用来考试评分的,而是要放在工业界里实际地运行,飞机的电子系统要用我写的程序做测试,反复地测试,找到最佳的解决方案。


一方面,我们通过做项目有了行业的实际经验,这为之后找工作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另一方面,我们通过这种做项目的整体训练,建立了一种超出具体工作的信心。这种信心就是当你之后遇到了任何事情,从零到一要去把它发展起来,你都不会害怕。你首先会想这个事情的关键点在什么地方,有哪些核心的问题,你能够有自己的一些想法,当然想法其实并不重要,关键还是你要能够把这个想法实现出来,变成一个具体可操作的项目。这时候,这种信心就变成了一种创业的能力。


当年我研究生毕业的时候,因为曾经做过飞行模拟器,很幸运地,我发了一份简历就找到了工作,被 IBM公司录取了,在它位于德州的研发中心从事软件开发。工作了几年之后,我的夫人读完博士毕业,在旧金山找到了工作,我们也就一起把家从德州搬到了加州的硅谷附近。那时候,我又重新开始找工作,后来在报纸上看到一个工作机会,就去了后来成为全世界最著名商务软件公司的 SAP。我是 SAP在美国的第三个员工,大概全球华人里边,我是第一个开始做 ERP的。


在那里工作了几年之后,因为硅谷的那种氛围,我就开始创业,我创立的公司曾被美国的一家杂志评选为当年最热门的 10家初创公司的第三名。后来这家公司被收购,我就退出了。到了 1999年,中国国内的互联网浪潮也起来了,这时候机缘巧合,我碰到了国内的投资人,他说我们要在国内做一家互联网公司,你是这方面的专家,参与到我们公司来吧,我们一起把它带到美国去上市。那时候,我就回来了,这家公司就是当时国内的第一家电子商务公司 8848.com。我们领导的这个团队当时走通了中国当时第一单的电子支付,当时这家公司在网上卖书已经卖出了几千万美金,却都是现金交易,网上支付还没有走通。当时,我们去找了招商银行的马蔚华,把招行一卡通的协议接口打开,做出了这个程序,也申请了中国电子支付的第一个专利。这是一个可以书写的历史性事件,也是我们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在中国所做的开创性的事情。


后来就到了 2004年,我又开创了自己的公司 CDP集团,是用信息化的手段帮助企业解决运行当中非常关键的问题——人力资源的管理。2004年,我也是从一页纸的商业计划书开始,白手起家,去说服投资人去给我的公司投资,最后把这个公司作为了中国在这个行业里最大的一家公司。


现在回过头来把这段经历梳理一下,我就发现之前所有的经验都没有浪费,到最后都会融合到你当下所要做的这一件事情上。


硅谷的创业有一个基本的理念,就像是彼得·蒂尔所写的《从 0到 1:开启商业与未来的秘密》,从 0到1是最难的,从 1到 100并不难,需要的只是进行规模化的复制,但是“从 0到 1”实际上是非常难的,因为你要把一个并不存在的东西,无中生有地做出来,原来并没有的东西你却要凭空把它想清楚,然后还要实现出来。


现在假使我还要进入新的行业,我有这种自信,可以把一件事请从 0做到 1,这就是一个创业者的自信;而把一件事情能够从 1做到 100,那些是完全可以雇职业经理来做的。这种作为一个创业者的自信,是我的海外生活,不仅仅是在学校,而且是在美国多年的工作与创业的历练所形成的,这些才是我的海外经历带给我一生的最大财富。


作者简介:


王炜先生现任CDP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也是CDP集团的创始人。他有超过20年的海外生活及跨国企业的从业经验,为CDP带来了丰富的管理与投资专业知识。在此前的职业生涯中,他曾作为美/中私人股权投资基金的主要管理合伙人,并在美国、欧洲和中国地区的大型跨国公司中担任高级行政管理人员长达16年。王炜先生早年毕业于复旦大学计算机系。并于美国爱荷华大学获得计算机工程和统计学的双硕士,及法国巴黎商学院的EMBA学位。近年来因在行业内的杰出贡献而屡次获奖:2008年获“中国品牌建设杰出人物奖”;2010年获得美国人力资源协会“全球经济促进大奖”;2011年4月,获得业内权威媒体《第一资源》颁发的“人力资源外包卓越推动奖”;2011年在西班牙举行的“全球-中国商业峰会”上获得“中国年度最佳商业领袖大奖”。


《留学改变我的世界》
2005委员会主编《留学改变我的世界》,带你用一本书读完王石、徐小平、杨澜、李彦宏、饶毅、邓亚萍、毛大庆等32位顶尖海归当年留学的浪漫与辛酸,用一代海归奋斗史告诉你:中国所由何来,并将去往哪里。

本文选自《留学改变我的世界》,经本书出版方江苏凤凰科技出版社授权美国研究生留学发布。如需转载请保留本行及以上图书相关完整信息,谢谢合作。 

推荐阅读

关键字均在公众号对话框中回复,

不是在留言区,也不用点阅读原文哦


回复 GPA 看GPA相关内容


回复 条件 看申请美国研究生需要什么硬条件


回复 PS 看个人陈述相关内容


回复 CS 看计算机科学专业详细解读


回复 金融 看金融专业详细解读


回复 会计 看会计专业详细解读


回复 法学 看法学专业详细解读


回复 传媒 看传媒专业详细解读


回复 ME 看机械工程专业详细解读


回复 市场营销 看市场营销专业解读

点击阅读原文,为自己做一个免费留学评估吧~!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