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盛:温哥华那片林子与树,决定了我后半生的面貌

<- 分享“加拿大超凡自然BC省”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30 加拿大超凡自然BC省


李宗盛:温哥华那片林子与树


看过最新的《李宗盛:每一步都算数》影像后,我们很罕见地看见,58岁的李宗盛用他富有磁性的嗓音,讲述了30年来的经历和足迹,依次走过的5座城市故事。他说:“其实,光阴之于一个人,无非是每走一步,都算数。”不管在东京吉隆坡香港台北,或是温哥华。


很多人问:1994年的李宗盛,在温哥华发生了什么?



温哥华1994


风,声响,潮汐,天光,

让寂寞变得有意义起来,


回味二十年前,35岁的李宗盛,来到加拿大温哥华,这是一段怎样的生活经历呢?

我们试图翻阅了大量素材,发现他鲜少对媒体提及这段海外生活经历,所以李宗盛在影片里的这段讲述更显弥足珍贵,他吐露了真性情。

因为时差的关系,我连着几天早起 。在湿润、漆黑,满地残枝落叶的林子里行走。


在不远处,湖面闪烁的波光,从林间能穿过来。

大约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台北的声光气味,才肯在我的脑海褪去。


风,声响,



潮汐,天光...



让寂寞变得有意义起来。而这正是我当初决定离开(台北)的原因。


虽然我是因为急着想逃离原来的身份来到这里,可是其实我并没有期待,从这片林子,得到什么启发。


然而当假期结束,收拾行李时,我心中浮现的一个念头,却决定了我后半生的面貌。



那一年,我三十五岁。




二十年前,它教我训我,要我知道自己的渺小,要谦卑安定;

二十年前,它依我信我,任我裁剪切削,重新安置,时至今日。



每当我身在琴房,总想到林子里的自己,如今我手里握着它的血肉躯体。心中赞叹着它的纹路肌理。我庆幸也激动。”


1994年的那一次旅行,

让树与我

两个生命

重新展开


在温哥华生活的五味杂陈,或许只有李宗盛自己才懂得。在温哥华,李宗盛迎来了第二次轰轰烈烈的婚姻:1998年,林忆莲和李宗盛在温哥华注册结婚,婚礼在海湾的一艘大型白色游艇上举行,浪漫至极,林忆莲曾骄傲地宣布:“我以家庭为重,已办了加拿大移民!”可惜这对音乐界才子佳人最终未能携手白头,两人因聚少离多于2004年宣布离婚。


在温哥华旅居期间,李宗盛也度过了自己音乐创作生涯中一段沉淀、转折期。期间创作了《远行》、《十二楼》、《阴天》等作品。



在夏日阳光  我离开

在冬日细雨中,我回来

日子滚滚向前

只有真情还在

再见,港湾

我会回来

—— 李宗盛,1997年8月6日

写于温哥华家中



温哥华2014


既然青春留不住

遇见李宗盛,遇见一场关于怀旧的旅行


2014年,李宗盛再次回到阔别近20年的温哥华,这一次“回来”,他带回的是《既然青春留不住》个人演唱会,7月4日当晚,温哥华伊丽莎白女皇剧院万人空巷。


他感动地说:“ 这是我第一次在温哥华开演唱会。温哥华对我来讲,从94年到现在20年,今年是我到温哥华满20年,每一次走进家门的时候,依然给我温暖的感觉,如果我稍微摆脱目前忙碌的状态之后,希望能在温哥华待一个比较长的时间。


演唱会上,李宗盛和前妻隔空对唱《当爱已成往事》,两人纷纷真情落泪。


我们很想知道李宗盛在20年前走过的那片林子是哪里,是斯坦利公园的林荫小道?或是卡佩兰奴吊桥公园附近的茂林,或是温哥华港湾附近的某个角落...


温哥华这座城市浑然天成的森系文艺气质,带给了李宗盛更从容的时间和环境,如同他旅居温哥华时的作品《远行》歌词里写的 :“
我需要安静下来,想像未来怎么安排。时间飞快 时间飞快,来不及抹去昨日尘埃。”



太平洋海边的落日,格兰维尔岛广场上的鸽子,格劳斯山顶上弥漫的晨雾,盖士镇空气里的咖啡香味以及漫天飞舞的雨丝... ... 这一切都可能给李宗盛当年迷失而不安的灵魂带去了一丝温柔的抚慰。


就像同样生活在温哥华的女作家亦舒说的:“世界上没有乌托邦,但温哥华的生活方式是最适合我的了。”



也像哥哥张国荣回忆他1989年告别歌坛的那段日子,在温哥华生活的记忆一样。“清晨醒来,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远处的山脉,天边的飞云。绿草成茵,邻居家的小鹿跑到花园里吃鲜花。”

在温哥华美丽的Stanley Park里,有一张哥哥的纪念椅子,位于Tea House的正前方,这里也是他生前经常和朋友小叙的地方。



张艾嘉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首李宗盛。”,无论曾经年少轻狂春风得意,还是曾经沧海桑田今是昨非,这个世界,本就是青春最好的注脚。成功失败,都有一首歌、一座城市、一次旅行、一段故事陪着你度过。



慢,才是温哥华的正确打开方式


欢迎关注加拿大BC省旅游局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