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狩猎】除了猎物以外,值得带回的纪念品还有很多,一起来开开眼!

<- 分享“加拿大头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4 加拿大头条


点击上方即可关注 加拿大头条


加拿大头条(微信ID: canadanews)编辑

每份纪念品背后都是一个故事。
对很多猎人来说,狩猎中最好的纪念品,通常就是自己的猎物,或猎物的一部分。但在那美妙的大自然中,值得珍视的物品又岂止这些?且来看看以下这些善于发现的猎友们,还珍藏着怎样特殊的纪念品!狩猎君想说,有一个还真是惊艳到我了!

| 嵌着箭头的树枝——斯科特

我从小就喜欢玩弓箭,这是我16岁第一次出猎时带回的纪念品。我现在还清楚记得,那时是11月份,我在树架上苦等几个早上,终于看到一头公鹿出现。由于没有经验,我连射了几箭,前三箭都射空了,最后一箭才准确射中鹿的胸腔。

在收猎获时,我才发现了这支牢牢嵌入猎物身后树枝的箭,应该是之前射空的其中一支。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打猎,我想留住每个美好的瞬间,于是用随身携带的折叠手锯将这根树枝连箭头一块小心翼翼地锯了下来。就这样,这个特殊的纪念品跟随了我四十个年头,每次搬家我都会为它预留专属的"展览位"。而现在,它就挂在我的卧室里。每次看到它,年少时的种种回忆随即涌上心头。

| 两颗马鹿牙——戴夫

我这个人总是丢三落四,所以,一般打到鹿时我只会留下鹿角,很少再留其他纪念性的东西,但这两颗马鹿牙却是例外。说起来,这里面似乎蕴含着某种特殊的机缘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猎马鹿,当把鹿肉运回到营地后,我才发现自己最爱的刀不见了!仔细回想,应该是宰杀时不小心夹到鹿的肠子里一起留在原地了。虽然我很爱那把刀,但想到折返猎杀地要翻过各种崎岖的地形,还是算了。可紧接着我又发现新买的眼镜也不见了!天哪,割鹿角时摘下后我直接把它忘了。好吧,我舍不得两样心爱的东西同时离我而去。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我还是走了一趟,取回东西后,不经意看到鹿嘴里的牙,刚好指着我回程的路,于是一时兴起用手中的刀割下两颗带回。

那是四年前的事了,至今这牙还保存完好,而当初的刀和眼镜,早就不知哪去咯。

| 带弹痕的脚环——菲力

这是我去年打到的一只加拿大鹅戴着的脚环,它的特别之处,在于环上的子弹痕。每次看到它,我就想起当时的情景。那时我们的狩猎已接近尾声,却还剩四个配额,天又冷风又大,我们都准备放弃了,但这只鹅却横空出现,我举枪将它轻松射下,捡回时才看到它脚上这个特别的环。后来上报时我才查到,这只环是2011年在南部戴上的,我打到它时已经戴了四年

| 松鼠尾书签——卡恩斯

如果你到我的书房里来,会发现其中一本精装书上夹着一个非常特别的书签:没错,这是一条松鼠尾巴!也许你会和我的妻子第一次看到它时那样,觉得有点恶心;但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充满自然之美的物品。

这是我第一次打猎的战利品。当时我的大学同学邀请我去他家附近打猎,不到十分钟我便在一棵树底下发现了这只松鼠,并顺利将它猎获。我至今仍清楚记得当时的心情,那种完全沉浸在大自然中极度放松的美妙之感,是我从未经历过的。

| 非洲之箭——大卫

非洲,一个还未被现代文明过分侵蚀的大陆,似乎随处隐藏着各种不解之谜和神秘故事。那是1987年的事了,我在纳米比亚卢安瓜河谷附近狩猎,发现了这支插在树上的箭头--轮廓细长,呈柳叶状,箭刃长4英寸,柄脚长3英寸,看得出是手工用铁锻造的,直至现在依然很锋利。

以上是我所知道关于这支箭头的一切,但它背后隐藏的故事,我永远无法得知:是谁射出了这支箭?什么时候射的呢?一个月前?一年前?还是一百年前?它的主人叫什么名字?他当时想猎的是什么?

铁,是这个世界上最常见的东西,但这块对我来说是最特别的,看着它,我仿佛看到了一个神秘的非洲

感谢北美狩猎授权转载!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欢迎来稿  

editor@canadaheadline.ca

 广告合作  

ads@canadaheadline.ca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