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性新闻!震惊全加拿大的史上最血腥凶杀案,犯罪嫌疑人被判无罪!!

2016-05-30 卡城之窗





两年前,卡尔加里度过了史上最血腥的一晚:2014年4月15日凌晨,在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市,发生一件惨绝人寰的杀人案。20多名卡尔加里大学的学生在一处民宅里安静的庆祝本学年最后一天的结束,然而就在派对即将结束的时候,有人持刀进入聚会场地,刺死了5名年轻的大学生。这场血案令全城乃至全国震惊。更令人惊讶的是,杀人嫌犯是卡尔加里一名资深警察的儿子。



还记得下面这5张面孔吗?这5名受害者分别是:Zackariah Rathwell, 21, Lawrence Hong, 27, Kaitlin Perras, 23, Jordan Segura, 22, and Joshua Hunter, 23(下图,从左到右)



凶手马修‧德‧葛如特(Matthew de Grood),卡尔加里大学的心理学硕士,他爸是Douglas de Grood,一个受人尊重的高级卡尔加里督察。(下图)


最近,这起卡尔加里史上最严重凶杀案件正在审理,也引起了全加拿大的关注。


然而,今天上午传来的最新消息,杀人凶手Matthew de Grood被判无罪!!!


是的,你没看错,无罪。。


根据CBC、先驱报等多家媒体报道,今天上午,卡尔加里法院今天正式对外宣布判决书:


因为凶手有严重的精神疾病,认为自己当时在跟吸血鬼战斗。。在犯罪时不能判定杀戮的对与错!!



法庭判定该起案件适用于加拿大的NCR: Not Criminally Responsible(无刑事责任犯罪)


原文如下:

“On Tuesday, lawyers for both the Crown and defence agreed that de Grood was in a psychotic state and unable to distinguish between right and wrong at the time of the killings.”


"The psychotic episode, which affected his mind, did not reduce his effectiveness as a killing machine," 精神病的发作使其失去理智,但是没有降低作为杀人机器的行动能力,检察官Wiberg在最后的声明中表示。


根据宣判结果,Matthew de Grood将不会关进监狱,被送到高度戒严的精神病医院进行治疗,还要经过一个特殊委员会的定期审查,委员会包括两名法官,精神科医生和社区成员,然后根据以后的治疗情况来判定是否有计划的恢复其自由。


家属反应非常强烈:这事没完!!伤痕永远无法抚平。。


周三早些时候,法官Eric Macklin宣布Matthew de Grood的5个一级谋杀罪全部是NCR


当Eric Macklin宣布他的决定后法庭一片沉寂,然后辩方律师Allan Fay含泪水,大声宣读了de Grood准备了一份书面声明。


“我从心底里觉得对不起....我会承担我的疾病责任,”当Fay宣读时,死者家属在走廊里哭出声。。。


家属对外声明,措辞强烈


在法庭宣布宣判结果以后,5个受害者的家属反应非常强烈,用“there  will be no peace for us”来陈述,永无宁日,这是对判罚的强烈不满!!(下图)




判罚宣判后,作为受害者之一Lawrence Hong(菲律宾华裔)的家属,Lawrence的兄弟Miles Hong在法庭外接受媒体采访。


Miles Hong非常激动,在接受采访时动情,几欲落泪:


"The finding of NCR will be a recurring nightmare for our families," 

"There will be no peace for us. Our wounds will never fully heal."


无刑事责任的判罚对我们家人来说就是挥之不去的噩梦!!

我们永无宁日,伤痛无法抚平!!!


而受害者Kaitlin Perras的父亲,Gregg Perras的父亲更是表示:这事儿没完,这不是最终的结局!!!(下图)

延伸阅读:2年前的凶案报道(来自加西周末)


2014年4月15日凌晨,在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市,发生一件惨绝人寰的杀人案。20多名卡尔加里大学的学生在一处民宅里安静的庆祝本学年最后一天的结束,然而就在派对即将结束的时候,有人持刀进入聚会场地,刺死了5名年轻的大学生。这场血案令全城乃至全国震惊。更令人惊讶的是,杀人嫌犯是卡尔加里一名资深警察的儿子。


卡尔加里史上最血腥的屠杀


“百慕达短裤日”(Bermuda Shorts Day)是卡尔加里大学每年春季的传统活动,学生在当天举行派对,庆祝学年结束。这个传统起源于1960年的一个恶作剧,一个同学骗他的朋友穿着短裤来上学。对于大多数的学生来说,“百慕达短裤日”意味着下午在校园内参加啤酒活动、在酒吧聚会以及参加各种派对。

遭到袭击的聚会是在卡尔加里西北面的布伦特伍德(Brentwood)区11Butler Crescent的一栋独立屋内举行的,这栋房子距离校园只有几步之遥。当时,一群约有30人的学生在此聚会,据邻居说,他们安静而低调,没有叫嚷和喧闹。

“这并不是一个疯狂的派对,”一个名叫琼斯的邻居说,他的主卧室正对着凶杀案发生的屋子,“就像你我和几个朋友一起烧烤。他们有一个烧烤架,喝着啤酒,大概只有15或20人。”太阳下山的时候,他还听到了几个年轻人在谈论股票和政治,然后说笑。他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一共有3、4组人,一组4到5人。到了晚上9点,几乎所有人都返回到了屋内,只留下几个空的啤酒罐。琼斯再次强调,派对没有吵到任何人,“你几乎没发觉他们在举行派对。”


午夜过后不久,琼斯就睡着了。


凌晨1点,聚会人数减少至20人,1点20分,受邀参加聚会的凶手马修‧德‧葛如特(Matthew de Grood)出现了。马修今年22岁,刚从卡尔加里大学的心理学硕士毕业,已经被法学院录取,下学期开始上课。他是Douglas de Grood,一个受人尊重的高级卡尔加里督察的儿子,当时刚刚从杂货店下班。

马修为什么要做出这样残忍的事,至今仍无定论。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警方认为,马修到了举办派对的房子后,就从厨房拿了一把大厨刀,突然暴怒起来刺向周围的人,一次又一次,直到他们都倒在血泊中。然后他还冲出门外,在草坪上继续追杀其他的受害人。当警察赶到现场时,马修已经逃离。警方在屋内发现3个遇害的男子,另有一名女子严重受伤。在门前的草坪上,另一名男子在血泊中微弱的呼吸着。受重伤的2人被迅速送到了医院,然而两人没有幸存下来。

警方称,一个参加聚会的人拨打了911,之后向警方提供了线索和嫌犯的外貌描述,40分钟后,警犭找到了犯罪嫌疑人,警犭咬伤了马修手臂和胸口后,他被逮捕,随后被送往当地医院,接受被狗咬伤的治疗。几个小时后,杀人用的厨刀在命案现场40米处的一个阴沟内被找到。


猝不及防 屠杀震惊全国


根据事后调查,马修没有喝醉,也没有吸毒,在他走进那栋房子的时候,还受到了欢迎。

在新闻发布会上,警察局长说:“(有人问)有没有任何前兆?是不是有人做了什么?有没有人侮辱或是冒犯了他?据我们所致,至今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类似的事情发生并导致他情绪失控。”他说,虽然聚会上没有人正在睡觉,但是屠杀开始的时候,每个人都猝不及防。警察局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他针对性的一个接一个的行凶,每个受害人都被刺伤了好几处。“他们没做错什么,没有做任何让他们得到这样的结果的事。”局长说。

邻居乔希‧多肯表示,事发当时,他正在对面的大学街上看血月,他看到警察的直升机在周围转了4圈,然后看到来自警车的灯光,乔希表示,他没有听到什么警笛的声音。

事实上,附近的几个邻居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到第二天他们醒来。

这个宁静的社区住着一些比老房子还老的居民和一些学生。邻居道格‧琼斯说:“他们都是正常的、普通的孩子。我们从没有发现他们发出噪音或是出过任何问题。他们已经融入了这个社区。”

只有后院能证明前一天发生了什么。啤酒罐和瓶子扔丢弃在后院的烧烤架旁,两个靠在白色篱笆上的床垫上被喷上了蓝色、黑色和紫色的涂鸦。血迹仍残留在门口的地上,旁边还有一个来自麦当劳的外卖袋。

常常在这栋房里参加聚会的沙巴林女士说,有5个人住在这个房子里,这个房子曾经是朋友们的避难所,他们聚在一起,在一起玩,看电影。“我在这个屋子里度过了很多时光,现在我永远不能回去了。他毁掉了这一切。”沙巴林女士说。

卡尔加里市长Naheed Nenshi在讲话里为这一起悲惨的凶杀案哀悼,他表示民众要互相团结、相互扶持。并请求那些有学生在卡尔加里大学的家长要多多关心孩子们,给他们以支持。

卡尔加里大学也发出了简短的声明:“今天凌晨,5个年轻人在布伦特伍德被杀害,卡尔加里大学哀悼5人的离去。”

周二下午,警方正式起诉Matthew5项一级谋杀罪。警方表示他们将继续调查事情发生的原因,访问所有的证人,并要对马修进行精神测试。

5名受害人生平

JOSH HUNTER

Josh是卡尔加里商科的会计学研究生,卡尔加里国际大酒店的酒店礼宾部的职员。他还是一个充满激情的音乐迷。刚满22岁的他,一个月前曾在卡尔加里现场音乐会上担当鼓手。他与他的朋友,同样遇难的Zackariah Rathwell组成了乐队Zackariah and the Prophets。这个小乐队刚刚发行了他们的唱片《Goodnight Icarus》,上周六是他们的发行派对。

在Facebook上,亨特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认为上周六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并感谢身边所有的人。他们的演奏经理,Palomino酒吧负责人Arlen Smith说:“他们的乐队是个很好的乐队,”他说,“他们是非常可爱的孩子,善良、快乐、年轻的孩子。”

“Josh是个伟大的鼓手,他是乐队的灵魂。”Palomino的娱乐和营销经理Spencer Brown说,“在他们刚刚迈向自己事业的一个高峰的时候,(周二的)这个可怕的事件毁掉了他的音乐生涯。”

ZACKARIAH RATHWELL

乐队Zackariah and the Prophets的主唱兼吉他手,Zackariah是阿尔伯塔大学受人尊敬的艺术和设计学生,刚满23岁。

Palomino的娱乐和营销经理Spencer说,Zackariah是一个具有吸引力并且有趣的人,这也是为什么乐队以他命名。“他们是很有礼貌、热情的年轻人和音乐家。”

随着Rathwell和Hunter的去世,他们乐队仅剩的2名成员在Facebook上宣布Zackariah and the Prophets解散。

JORDAN SEGURA

在高中时,Jordan曾在当地的一家电影院工作,并时常在午夜组织私人电影节,邀请15到20个朋友一起观看,“Jordan不是一个自私的人,他总是让更多的人来参加。”

今年夏天,他在McInnis & Holloway Funeral Homes殡仪馆做葬礼服务员,一年前他受雇成为司机,而公司希望他有一天成为有执照的葬礼主任。该公司的老板Ernie Hagel认为他很有天赋,所以在23岁的Jordan希望回到卡尔加里大学选修宗教的时候,Hagel同意了让他保留兼职工作。

KAITLIN PERRAS

Kaitlin是一个在酒吧打工、充满热情的姑娘。她也对舞蹈展示出强烈的热爱。“她擅长芭蕾舞,总是非常认真的训练,在班上是最认真的学生 ”担任她的舞蹈老师九年的Shannon Hear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她的微笑和热情照亮了整个舞台和演播室。”在布伦特伍德的追悼会现场,她的朋友们留下了一双粉红色的芭蕾舞鞋,在脚趾上写了安息(RIP)的字样。

LAWRENCE HONG

27岁的城市研究学学生Larence同时也是卡尔加里大学城市学生协会的财务副总裁。他在十几岁的时候,从菲律宾搬到卡尔加里,根据卡尔加里先驱报报导,他是个大男子主义的人,并且是一个公开的同性恋。卡尔加里童话酷儿电影节(Calgary Fairy Tales Queer Film Festival)的前主任Kari McQueen说,Hong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人,他能真的让人感到宾至如归。她补充说,他总能穿的很好看,常常会主动帮助别人从困境中挣脱出来。


然而,还差一周就满28岁的Hong永远停留在他风华正茂的27岁。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