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几年在澳洲》 第二十九集 毕业典礼与打工

<- 分享“澳大利亚WHV”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5 澳大利亚WHV


搭配音乐欣赏效果更佳哦!

第二十九集 毕业典礼与打工

 

快过新年了,转眼irene也出过一年了,要回国去看看家人。此时住所就剩我一个人了。而我没有同她一起回去,因为我要是回国了估计就不会再回来了。我想等我毕业典礼后再在澳洲待一段时间。

 

我的父母准备再次来澳洲,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在大学毕业的时候他们没能来参加,而这一次,他们应当来与我一同分享毕业的快乐。

 

在他们来之前,我决定去找些短工干干,这样可以赚些钱,一是再带父母四处转转,二来也好有点存款,等irene回来后为她换一个住处,把她安顿好了我也好安心回国。


 如同以往找工作一样,我将我的简历挨家挨户投递了一圈,收到两个回复,一个是楼下餐厅招厨师和小工,一个是对面便利店招收银员。于是我安排好了,每周在餐厅干4个半天,然后再给便利店看两个通宵的店。

 

厨师工作一如以往的繁忙,但是我干起来已经是得心应手了,经常在大厨忙不过来的时候能顶上一会儿帮忙,工资也高了许多,而且中间休息的时候能直接上到楼上公寓里换洗休息。而在对面便利店里的工作,虽然是通宵的干,但是其实并没有什么生意,晚上的时间基本上是空闲的。

 

我利用难得的空闲在便利店里做了两件事,一件是看书:我已经很久没有看我想看的书了,之前看的全都是和学习相关的东西,而在安静的夜晚,很是适合一个人静静的看些东西。那个时候我居然最想看的是中国传统的东西。可能是离家太远太久,反而对自己的文化的东西感到有缺失。我看了道德经,易经,一些孔孟的东西,甚至是相面等书籍我也看得津津有味。

 

那时没有智能手机,我便在网上下载下来,然后打印成书,一摞一摞的看。不曾想,这些东西至今仍能使我受益。

 

我干的第二件事是唱歌。虽然我学的是音乐,但是我并不擅长唱歌,从来都没有学习过唱歌,连放开嗓门大声喊两句的机会都没有。而在那个小店里,夜深人静。店的后门通着车库。我便一个人在里面放声歌唱。车库的混响很好,让我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难听。期初我也不知道唱什么,竟然想起了小时候合唱时练习的音阶。Mimimimamama,然后从dol唱起,我发现自己竟也能唱两个八度。唱着唱着,就有了感觉,发现了怎么用丹田出气,而不是扯着嗓子喊。然后想起了一些美声的经典唱段,也放开嗓子唱了起来。唱完之后感觉浑身通透,此时进来个顾客来买东西,我底气十足的问他:how can I help u?给对方吓了一跳。


 干了两个月不到,父母过来了,于是我辞去工作,专心陪伴他们。在机场接的他们,看到他们又老了一些。

 

毕业典礼的当天,我穿上了西服,到了布里斯班音乐厅。这几天音乐厅被我们大学包了下来专门为学生做毕业典礼。父母一路喜笑颜开,一路不停的拍照,能够感受到,他们享受与骄傲的心情。

 

见到同学们,简单的寒暄,然后将我父母介绍给我的老师。再然后,我换上硕士服,与同学们一起走上台,而家长们在台下就坐。台上大屏幕旁竖着挂着一条条的条幅,写着毕业生的专业。我骄傲的看到我的专业在右前方第一排。


 校长上台亲自为每一位毕业生颁发毕业证。仪式感很强烈,让每位同学都觉得被尊重。气氛庄严,让人震撼。每位领导的讲话都让人愿意聆听,没有官话套话。在讲话的过程中时不时透出幽默引人发笑。这段经历每每回忆起来都让人沉浸,这所大学就是这样让我们深深的爱上了它。

 

念到了我的名字,我沉稳的走上台,与校长用力的握手,接过我的毕业证书。

 

我虽然看不到,但是我知道我的父母一定在台下的某个地方看着我。我希望此刻时间能够静止,我觉得此刻我实现了他们年轻时候的大学梦想,完成了他们的寄托。


 

我解下领带,回到住处,拖掉了西装,到楼下超市买了些吃的做给他们吃。而他们还在看着照相机里刚刚拍的照片,沉浸在的欢乐之中。

 

我忽然感觉读书毕业,也是孝顺的一部分,我的毕业证不仅仅是证明了我的学术水平,也包含一家人为一个目标努力的成果。我猜这应该是中国留学生特有的感受吧。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