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留学垃圾"!中国留学生新西兰打拼史

<- 分享“新西兰天维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31 新西兰天维网




摘要

2003年前后来新西兰留学的中国学生在媒体口中是充满负面的。当时大量中国留学生的涌入,使原本人口稀少,有些“与世隔绝”的新西兰变得不再宁静。大量负面报道让当时的留学生都冠上了“留学垃圾”的骂名。


而今,大多数人用今天的生活推翻了过去的误解。他们都曾是当年的留学生,也是选择留在新西兰生活的普通华人,如今安逸的生活,就是对当年最好的证明。


本文由“中国人的一天”授权转载

微信公众号 | chinaoneday



0
1

Jack如今是奥克兰一家咖啡店的老板,管理着9名员工,这种生意规模在新西兰算是比较大的,只有周一到周五开门,周末休假。来咖啡店用餐的都是附近办公室的白领,作为老板的他记得常来的客人的名字和喜好,不忙的时候,他还会跟每个来咖啡馆的熟客聊上几句。 

0
2

17年前,19岁的Jack来到新西兰留学,在一家毛利人的寄宿家庭住了两年。当时他为了买一辆代步小车,从2000年开始利用读书之余在加油站打工。就在“中国留学生”负面报道在媒体上闹的沸沸扬扬之时,他已经开始了自己事业的第一个转折点。2006年时,在朋友的介绍下,他离开了工作了6年的加油站,承包了一个快递的生意,开始了每天早5点到下午5点的快递工作。这在当时,算是一个收入颇高的生意。

0
3

他从快递生意转行到经营咖啡馆可谓是一波三折。在经营这家咖啡馆之前,Jack从来没有打过咖啡,也完全不明白如何经营咖啡店。这家咖啡店的品牌拥有者并不愿意把这家咖啡店卖给他,一是觉得他没有经验,二是这家连锁的咖啡店从未卖给过中国人。但是他并没有打退堂鼓,一直跟品牌拥有者沟通,争取机会。品牌方通过多次接触发现他做事情非常的认真,于是重新考虑将咖啡店卖给他。他后来才知道,他是这家连锁品牌的第一个中国老板,而且是所有老板中最年轻的一位。

0
4

Jack说,当老板并不如想象中那么轻松,在奥克兰经营咖啡店最大的困难就是员工请假的问题。咖啡店的员工基本是每人一个岗位,他们偶尔会因为各种原因请假,这时老板就得顶替请假的员工,去完成这一部分的工作。于是,不光是经营管理,他还需要熟悉每一个环节的工作,从点餐到打咖啡、做食物。 

0
5

每天下午4点,作为老板的他要完成一天的收尾工作,清点食材和检查设备。等员工下班之后,便锁上店门,准备回家。周一下午是女儿俏俏上芭蕾舞课的时间,结束了咖啡店的工作之后,他带上自己刚满1岁的儿子来接女儿回家。

0
6

接完女儿回到家时,妻子Amy正在整理从超市买回的食材,准备一家人的晚餐。

0
7

女儿俏俏正在跟他讲述着今天回家需要读的故事书的内容,儿子则在一旁翻着姐姐的书包。结束了一天工作的他看上去略有些疲惫,不过依旧认真地听着女儿中英参杂的课后阅读。 

0
8

当地的华人组织了一支叫Paladins的篮球队, 每周日下午训练,Jack很喜欢打篮球,所以也希望女儿从小就能接受篮球的训练。于是一到周末,就算自己不上场打球,他也会带着俏俏来参加篮球队的训练。(图片由Jack提供)

0
9

除了篮球之外,Jack最大的业余爱好之一就是滑雪。新西兰的雪季还有2个多月才到来,但是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去给自己的雪板重新打蜡。虽已是晚上8点,他还是带上了自己的滑雪板,来到了朋友项飞家的车库,两人边给滑雪板做保养,边兴致勃勃地聊着今年冬季的滑雪计划。


0
1

项飞来新西兰要比Jack晚2年,2001年在国内大学毕业后就跟女朋友一同来了新西兰。和其他留学生不同的是,他对于自己的人生规划从踏进新西兰的那一刻起就十分明确。在读书的同时,他打了三份工,周末去各大早市、夜市摆摊,平日里帮人搬家,其余时间还去餐馆刷碗。2002年末,在别的留学生刚刚开始熟悉国外生活之时,他已经拿到了毕业证,申请了pr(新西兰永久居留签证),结了婚,甚至贷款买了房。这样的发展速度和人生轨迹,就算是本地毕业生,也是望尘莫及的。图为项飞在工地工作。

0
2

2008年时项飞毅然放弃了当时收入不错的快递工作,重新进入学校学习木工及工程造价,2009年完成学业。从2010年起,他就开始为自己打工,成为了建筑行业的自雇型老板,并招了几个员工,承接大大小小的建房工程。每年项飞接到的大小项目超过10个,几乎每天都在工作,全年无休。如今的生活,早已不需要项飞再去同时打好几份工。他的生活重点,更多的放在家庭和孩子身上。 每天项飞都会先送儿子Justin去学校上课再去工地。学校离家的距离大约有十五公里,为了避免遇上堵车,父子俩每天6点半就从家里出发前往学校。 

0
3

每个周末项飞都会安排一天家庭日,就像他的人生规划一样,家庭日也被他安排得井井有条、丰富多彩。早上8点,他会送Justin去高尔夫球场练球,然后去超市买菜。中午之前会回家带上女儿外出吃午餐。而下午从球场接回Justin后,他就开始准备一顿丰富的晚餐。这样的规划,就跟机械表一样精确。

0
4

项飞自己也是高尔夫的爱好者,每周送儿子Justin到球场后,他会陪Justin一同在发球场热身之后再离开,也算是过过球瘾。而Justin则会在球场练习到下午2点再由他接回家。 

0
5

平日里都是妻子准备晚餐,只有周末的晚上,项飞才会来到厨房和妻子一同给全家做上一顿丰盛的晚餐。他笑说,平时太忙,除了顺道送孩子上学,什么都帮不上忙,所以一到周末就会好好表现一下,包揽所有家务。


0
1

Crane Huang 是2000年来的新西兰,目前在奥克兰交通局工作。用国内熟悉的称谓来形容的话,Crane属于新西兰的公务员,这也让周围的朋友经常开他的玩笑,叫他“黄主任”。刚来新西兰时,他才17岁,从一个小留学生到如今新西兰的公务员,他觉得一路走来很辛苦,但更觉得是好运的眷顾,幸运的遇到了一个好的寄宿家庭,很早就遇见了现在的妻子Grace,把他从一个迷茫彷徨的留学生拉回正轨,成为一个努力上进的好学生。 

0
2

Crane在新西兰第一份正式的工作是在一家工程顾问公司做绘图员,公司的老板正好是寄宿家庭主人的儿子。寄宿家庭是他来到新西兰的第一个家,一住就是七年。由于这个工作经常和奥克兰交通局打交道,在交通局职位空缺时,他也就顺理成章的跳槽到了现在的岗位。他说每天的工作基本比较轻松,偶尔会外出检查一下新修缮的道路质量情况,做些记录。

0
3

由于工作背景的原因,Crane从很早就开始自己做土地分割等一些房地产相关的投资。几年前,在土地分割还没有盛行的时候,他就看好了一片地,并且用比较低的价格买了下来。如今,这块地变得价值连城,于是他也开始着手准备分割出售的事宜。他现在每天下班都会去自己的工地看看工程进度,对于这块地的投资,收益超出了他当年预想的很多倍,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幸运得一塌糊涂。

0
4

这十几年在新西兰的生活,Crane几乎玩遍了所有的户外运动,钓鱼、滑雪、高尔夫样样精通。但自从儿子出生后,他从一个户外运动的高手变成了超级奶爸。每天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陪孩子玩,他觉得什么事情都没有陪着孩子一同成长重要。

0
5

虽说现在已经减少了出海钓鱼的机会,但是一有时间,他还是会来看看他的小船,检查一下各个配件,确保他们一切正常。每周一和周三晚上,儿子睡觉之后,他还会去羽毛球场,和球友打场比赛。

0
6

只要周末天气不错,Crane都会和妻子、儿子一同找家咖啡馆,吃个休闲的午餐,再带着儿子到公园溜达。他说那些年一起来的留学生当中,留下来和回国的比例大约是2:8。而他自己并没有想过是否要回国,更多是一种随遇而安的心态,一直到现在也是这样。


0
1

用“学霸”来形容于海櫻绝对不夸张。2002年来新西兰时,于海櫻高中还未毕业,读了半年语言就直接进入了大学。大学未毕业就已经在一家3d显示屏公司做工程设计师。后来读硕士时,又在毕业前被猎头公司看中,来到了现在工作的这家公司做研发项目经理。当年中国留学生被报道负面新闻时,她作为班上为数不多的中国学生,总被本地洋人学生问东问西,求证那些新闻里中国留学生的各种“事迹”。而国内也有不少亲戚朋友也总向她询问,新西兰留学是不是连课都不用上就能毕业。她说当年有种有苦说不出的心情,觉得很荒唐,明明这么多努力学习的中国学生,大家却选择性“失明”。

0
2

于海櫻所在的公司同一时期会有很多技术研发的项目,而她大部分的工作就是协调和统筹各个项目,每个项目的周期都是1-2年,也就是说从项目开始到结束,她都有操不完的心。一般来说,她如果没有在办公室回邮件,就是在会议室开会。

0
3

每天的下午茶时间,是于海櫻工作当中最悠闲的15分钟了,这时她都会来到公司的小花园和同事闲聊一会儿,开开玩笑,聊聊八卦。

0
4

虽然新西兰流行各项户外极限运动,但于海櫻似乎并不太爱运动,平日下班之后的生活也比较有规律,除了和朋友外出聚聚餐,其他时间基本就在家看看电视节目。和大多数在新西兰的华人一样,家里都装了中文的网络电视,每天晚上最大的爱好就是吃完晚饭坐沙发上看各类电视剧。

0
5

今年3月,于海櫻跟认识了7年的chris结婚,而此时chris正在新加坡出差。如果每天如果时间允许的话,他们俩都会视频通话闲聊一会儿。

选择留在新西兰的这些留学生们,曾被误解为挥霍青春、虚度年华,而事实上,大多数平凡而普通的留学生都默默地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努力奋斗着,如今幸福安逸的生活,也是对他们曾经的努力和付出最好的回报。



来源 | 中国人的一天

合作/推广请邮件至 marketing@skykiwi.com

投稿请邮件至 you@skykiwi.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