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艺术家脑洞大开:让新西兰女演员同时扮演梁朝伟和张曼玉!

<- 分享“新西兰天维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2 新西兰天维网



《花样年华》

In the Mood for Love


《华样年花》

In Love for the Mood



这不是恶搞,而是新加坡华裔艺术家黄汉明 (Ming Wong) 2009年的三屏装置艺术作品。

短片灵感来自于香港导演王家卫的《花样年华》,一部讲述六十年代香港的爱情与背叛的经典之作。

在外国观众眼里,《花样年华》也许是最能代表香港的电影,影片营造出的唯美暧昧和主演张曼玉的旗袍、梁朝伟指间的香烟一起,成为影片的标志性符号,为人所乐道。


在作品的名字上,黄汉明玩了一个小小的文字游戏,将影片中英文名字中的两个字对调,咋看之下很容易混淆。

短片是对原作中一个经典场景的翻拍,有趣的是,黄汉明启用了一名在新加坡学习的新西兰白人女演员Kluane Saunders,让她同时扮演张曼玉和梁朝伟!

Kluane Saunders

Saunders小姐五官立体、气质优雅,属于典型的复古欧洲名媛范儿,将这样一张西方面孔放在60年代的香港,违和感可想而知。

Kluane Saunders

她一会儿穿上张曼玉的经典旗袍、盘起动人的发髻,一会儿又脱下旗袍换上梁朝伟的白衬衫、梳起帅气的背头。

“我是动图”

在导演的提词帮助下,女演员需要以她并不理解的粤语进行演出。


她的表演被记录下来,在三个屏幕上同时循环播出,每个屏幕使用了不同语言的字幕:


排练较少的第一屏使用粤语字幕

第二屏中演员能够更好的适应粤语演出并放松的融入角色,使用了英文字幕

第三幕当演员熟练掌握了对白可以专心演绎角色,字幕使用的是意大利语


由此共同构成了这个三屏装置作品。


作品预览 时长 04:16


作品解读


在最初的场景中,不适应与尴尬显而易见,而导演在剪辑中也保留了演员的失误和道歉。

在原本电影的场景中,周先生 (梁朝伟饰) 在帮苏丽珍 (张曼玉饰) 演练一段质问她丈夫的戏,这描述彩排的一幕也加强了短片的自我指涉嫌性。

拍摄时的技巧刻意加入了渐离效果,尽管女主角并不理解她所说的台词语言,但电影在传达情感领域上的优势,使短片所蕴含的尖锐张力得到完美表达。


《华样年花》是黄汉明代表新加坡参加第五十三届威尼斯双年展的三件作品之一。


作为世界三大艺术展之首,威尼斯双年展被誉为“艺术界的嘉年华”,威尼斯电影节就是威尼斯双年展的一部分。


在此次展览中,黄汉明赢得双年展评委会特别提名奖,英雄凯旋,新加坡文化部称其“起到了向海外宣传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正面作用”。这无疑是对其艺术价值的巨大肯定。

艺术家其人

黄汉明 Ming Wong

来自世界范围内的认可也使我们的艺术家摆脱了“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窘境。

黄汉明来自新加坡,父母是华人,在家说粤语,在天主教学校里学会了普通话。最初,他在新加坡南洋艺术学院学习中国书法,后来进入英国伦敦大学修读中国艺术和媒体艺术,随后移居德国柏林。

绅士范儿

语言一直是他作品的核心主题之一,对语言、视觉生产和身份认同等既定符码的颠覆置换,正是他享誉国际的个人特色。

窈窕淑女

在他的众多作品中,黄汉明从世界经典影片中获取灵感,通过“廉拍”的方式进行翻拍。

小沈阳既视感

黄汉明作品的一大特色:省演员!

我不能一个人瞎!

通常他会一人包办所有的角色的扮演,对种族、年龄和性别进行置换,通过对对影片内容的挪用以及对传统制片模式的解构,制造出一种低成本美学,从而凸显幕后的种族、语言及文化问题,对根据身体特征划分身份的标准进行探讨和质疑,希望打破人们的心理预期和稳定性。

轻松击垮了天维菌的心理防线!

戏曲与科幻

近年,黄汉明潜心研究粤剧和中外科幻,尤其钟爱亚洲女性宇航员形象

万年不变的表情
传达出细腻、富有层次的情绪

影像装置作品《世界上的窗户》另辟蹊径,探索了科幻小说与粤剧之间的联系。他从传统的戏剧角度出发,着重探讨对未来的畅想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发挥的作用。


“这件作品的视觉主题集中在亚洲女性太空探索者这一形象,我觉得这个主题是很特别的,也很宏大,它可以引出针对欲望、野心、性别等等问题的讨论。而这件作品关于太空探险这一主题的视角却是通过一位亚洲女性太空探索者的眼睛展开的。”


这件装置作品由24个显示器组成,同步呈现了黄汉明的研究材料,这些素材包括中国科幻小说历史、科幻电影素材和太空主题的粤剧电影等,比如:

> 王家卫电影《2046》里的未来世界中的女机器人


> 与中国第一位女航天员刘洋的电视采访,画面中她正在空间站中练太极拳


> 1960年代香港电影《嫦娥奔月》中嫦娥的形象


> 玉兔号月球车成功着陆月球的动画演示画面


> 从一部台湾邪典科幻电影中选取的关公与外星人的打斗画面


“对于未来的沉思与对于科学发展的向往之间似乎有着深刻的关联,而这也根植于传统的亚洲神话传说和宗教信仰之中。”

2015年,黄汉明登陆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祭出了自己的全新混合媒介装置作品——《中国科幻戏曲的舞台布景设计》。

黄汉明借鉴剧场舞台立体布景的搭景方式,用层层树立的木板串联起“太空舱”“云端”,分别对应科幻与传统,让观众在未来和过去的错乱中,对线性的、连续的、量化的时间观产生质疑。

三观破碎、怀疑人生!


都是我!

来源:新西兰天维网


合作/推广请邮件至 marketing@skykiwi.com

投稿请邮件至 you@skykiwi.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