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具黄河里漂来的棺材,引出了一系列离奇而又诡异的事情……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8 内涵段子


开讲之前,我先说一下,以下说的都是真事,都是我切切实实的经历,你若是不信,我也不好说什么,我只能告诉你,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接下来我会告诉你什么是黄河文化!

我叫廖其胜,家住在黄河地区下游沿岸。
  因为我们处在下游,所以每年从黄河上游带来的泥沙数不胜数,而除了泥沙,黄河里经常还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我曾听村里老人们说过,在鬼节的晚上,黄河上会有阴兵借道,听书这些阴兵自己漂在河面上,顺着滚滚河水一直向下游流去,沿途的家畜什么的都会莫名其妙的吠叫个不停。但是这事儿是真是假,我就不清楚了。


  不过我小时候的确经历过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曾经见过的村里的吴大胆从黄河里爬了出来,他浑身上下湿漉漉的,眼神呆滞,鼻子里,耳朵里,嘴巴里全是沙子,还问我爷爷去了哪里。
  当时我直接被吓傻了,而吴大胆走了没两步便栽倒在了地上。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吴大胆那个时候已经被淹死在了黄河里,但是为什么从河里爬了出来,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
  从那以后,我便对黄河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我们村名叫柳家屯,屯子里有三大姓氏,吴、张、廖。就是没有姓柳的。而我爷爷则是柳家屯的村长。
  这天早上呢,我们正在吃饭,村里的廖起子忽然闯了进来。
  见我们正在吃饭,他神秘兮兮的把我爷爷拉到了外面,低声嘀嘀咕咕的对爷爷说了一通话,我爷爷听了之后,二话不说,放下碗筷就跟他走了。
  我这个时候刚刚高中毕业,也没去上大学,在家闲着也没什么事儿,整天除了吃就是睡的,见有事儿了,我顿时就来了兴致,放下碗筷也跟了出去。
  我爷爷和廖起子走的很急,我追了好久才追上了。
  我爷爷见我跟来了,瞪了我一眼,说道:“你跟着来做什么?”
  “在家也没事儿,我去看看出了啥事儿。”我跟在爷爷屁股后面说道。
  我爷爷向前看了一眼,似乎没工夫搭理我,就跟着廖起子一直向村北走去。
  廖起子这人在我们村子挺有名的,之前他本来是个穷光蛋,但是那年不知道因为什么,做起了小本买卖,突然之间就发了家了。
  而这两年他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大,最后在黄河边上开了一家采砂场,生意也是好的不得了,整天出入都是小轿车的,让村里不少人红了眼。
  虽然说廖起子发了家,但是人一点都不飘,平日里见到村里的老人该打招呼的还是打招呼,去年还自己掏钱帮村子里修了路。在柳家屯,没一个不说廖起子好的。
  走了没多远,就到了黄河大堤上。
  上了黄河大堤,跟前停着的,就是廖起子的船了。
  我们上了船,就看到甲板上放着一口棺材,而棺材旁边则站着几个工人,正兴致勃勃的谈论着关于这口棺材的事情。
  “二爷……”廖起子停下脚步,看着我们,对我爷爷说道。
  看来廖起子把我爷爷叫来是因为这事儿了。
  廖起子从小没爹没娘,听说我爷爷小时候经常给廖起子一些吃的,所以廖起子的关系和爷爷自然就比一般人好很多。而按辈分,廖起子和我同辈,就得喊我爷爷一声“爷”。
  我爷爷低头看了这棺材一眼,围着它转了一圈儿。
  “这是怎么来的?”我爷爷阴沉着脸说道。
  廖起子听了,就递给爷爷一根烟,给我讲述了这个棺材的事情。
  今天早上廖起子来船上的时候,有一个船工告诉他河中央有一个棺材漂着,还说在那里已经漂了一夜了。
  廖起子觉得这事儿有些稀奇,就把船开过去看了一眼,果然发现一口大红棺材正漂在河中央呢。
  按理来说,棺材这种东西,是不可能漂在水面上的,在黄河边长大的人,都知道这个常识,廖起子觉得这事儿不对劲儿,就想着把棺材给捞上来看看。
  于是他就叫来两个人,把绳子给套在了棺材的前后两头,本来以为这棺材挺沉的,但是没想到轻轻一拉就给拉上来了。
  拉上来一看,廖起子顿时就被吓了一跳,他发现这口棺材竟然是被黄符给封着的!

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棺材被黄符封着代表的是什么,于是廖起子就想着赶紧把棺材给扔到水里去,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
  但是,当他用力把这口棺材向水里推的时候,顿时就发现这棺材变的奇重无比,几个人一起用力,这棺材也是纹丝不动,和刚才轻松就给拉上来完全不一样,就好像前后换了一具棺材一样。
  之前告诉廖起子这事儿的那个老船工年纪大,他懂得也多,就告诉廖起子,让他别轻举妄动,先找个懂行的人来看看。
  廖起子前思后想,决定先找我爷爷来看看。
  而我爷爷听了这事儿,脸色顿时阴沉的更可怕了。
  趁着廖起子讲棺材这事儿的时候,我也仔细打量了这棺材几眼,发现这是一口大红色的木头棺材,而棺材的头上,正贴着一张黄符。
  黄符这种东西想必很多人都不陌生,这一般是用来镇邪镇尸的。而黄河上面离奇的漂来一口棺材,上面贴着一张黄符,再加上黄河历来神秘传说比较多,所以这事儿……
  我爷爷叹了口气,说道:“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你们好端端的拉上来一具鬼棺,想把它送走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虽然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一听爷爷说这是一具鬼棺,我顿时一个激灵。
  “那……二爷,你看这事儿要怎么办?送也送不走了,总不能一直在这里放着吧?”廖起子一听这话,脸顿时就苦了起来。
  “在这儿放着是不可能的。”爷爷沉声说道,“这棺材里不知道封印着一个什么东西呢,看这黄符的样子,已经有些年头了,没准这里面会跳出来一个僵尸把我们都给咬死。”
  虽然有这么多人在场,但是一听爷爷说有可能会跳出来一直僵尸,我仍然是心惊胆颤的。这种事情,从小到大我还是第一次经历。
  沉默了半晌,我爷爷最后无奈的说道:“请老张来看看吧。”
  爷爷口中的老张,是我们村里比较有名的一个人,大家都称呼他为张神仙,是因为这人有着通灵的本事,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能算到吉凶。
  但是,可惜是个哑巴。
  后来他儿子儿媳妇两个人都死了,再加上老伴儿走的早,张神仙则成了一个孤寡老人。
  廖起子听了这话,就派了个工人去找张神仙去了。
  而等张神仙的时候,我伸手摸了这棺材一下,顿时感觉一阵刺骨的寒意传来,冰冷的寒意通过我的手直通我的四肢百骸,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棺材好凉!”我忍不住说道。
  我爷爷听了,摸了摸棺材,疑惑的看着我说道:“你说这棺材很凉?”

“对啊。”我奇怪的看着爷爷,不明白他突然问我这句话什么意思。
  我爷爷古怪的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
  等了一会儿,就见远处过来一个高高瘦瘦,精神矍铄的老头儿。
  他穿着一身普通的庄稼人穿的衣服,因为常年在田里劳作,皮肤被晒得黝黑。这模样,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普通的庄稼人。而这个人,就是人们口中的张神仙了。
  张神仙走过来以后,我爷爷冲他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张哥,你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儿吧。”
  其实我爷爷和张神仙还有一层特别的关系,那就是他们是拜把子兄弟。听我爷爷说,五十年前,他们两个和村子里的吴老三,三个人跪在黄河堤上,对着滚滚黄河磕了三个响头,拜了把子。
  张神仙是老大,我爷爷是老二,而吴老三,则是老三。
  张神仙对着我爷爷微微点头,算是回应,然后走到棺材跟前,转了一圈儿,当他看到棺材上的那个黄符的时候,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震,接着便看向了我爷爷。
  而我爷爷既是张神仙的拜把子弟弟,自然明白张神仙的意思,他这是在询问我爷爷这棺材的情况呢。
  于是我爷爷就把从廖起子那里听说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给了张神仙听了。
  而张神仙听了,眉头同样也是紧锁着,最后,他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根铁棍,在木制的甲板上刻了一个字。
  张神仙的刻字的时候,看着很随意,就像是随便在甲板上刻画的一样,但是听声音,以及我走到跟前看的时候,就发现他用的力道很足,而当我看清他写的这个字的时候,顿时听到旁边的廖起子倒吸了一口冷气。
  抬头看向张神仙,他正站在那里,看着廖起子。
  “张神仙,您写这字儿什么意思?”廖起子看到那个字顿时就慌了神。
  而我爷爷看到甲板上的那个字以后,也是皱起了眉头,一脸不解的看着张神仙。
  就在我们几个一头雾水的时候,张神仙转头看向了我爷爷,指了指一旁的慌了神的廖起子,然后摆了摆手,又指了指甲板上的棺材,接着又比划了一阵子,然后便不说话了。
  看了张神仙的手势,我和廖起子顿时看的有些发蒙,完全看不懂张神仙想表达什么,而廖起子则是大张着嘴巴,一脸的迷茫。
  我爷爷顿时就明白了张神仙的意思。
  他转身对廖起子说道:“起子啊,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得罪了这棺材里的主儿,但是今天你想送走它,可没这么简单了。”
  廖起子听了这话,脸都吓白了,额头上也跟着冒出了一层冷汗来。“二爷,您可得救我啊!”廖起子听了这话,立马就开始求爷爷了。
  我爷爷瞪了他一眼,说道:“慌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刚才张哥说了,让你去买点儿纸钱之类的东西,烧给这具棺材,没准这棺材只是看你有钱,想来找你要点钱花花,烧了钱兴许就没事儿了。”
  廖起子听了,也不管究竟是不是张神仙的意思了,一溜小跑就开着车去买了。
  都说人越有钱越怕死,廖起子虽说算不上很有钱,但是家里怎么着也有个几十万的资产,在我们这附近几个村子也算是比较有钱的了,看了地上那个字,再加上张神仙指了指自己,就是傻子也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没一会儿,廖起子就提溜着一个鼓囊囊的黑袋子,急匆匆的回来了。
  “二爷,您看这够不?”廖起子说着,就把袋子放在了地上,我搭眼一瞧,好家伙,满满一袋子都是冥币,廖起子这是把村里超市里的冥币给包了吧?
  张神仙看了地上的冥币一眼,微微点头,然后便示意可以烧掉了。
  廖起子听了,不敢耽搁,便弯腰将那些冥币给恭敬地放在了棺材跟前,然后便掏出打火机就要点了。
  而张神仙也站在那里,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虽然他不能发声了,但想必一些口语还是可以说的,但是他的语速很快,再加上没有声音,我根本听不到什么。
  这个时候,廖起子也点着了冥币,但是冥币刚刚点燃,他还没往甲板上放的时候,它突然间就灭了,并且毫无预兆的就灭了,这四周也没有风,就这么离奇的灭了。
  “你起来,换我的!”我爷爷见状,一把从廖起子手里夺过打火机,然后便点燃了冥币。
  可是,接下来就像之前廖起子一样,我爷爷手里的打火机刚灭,他手里本来燃烧的正旺的冥币忽然就灭了。


  “完了!”我爷爷将手里的冥币丢在地上,看了一眼浑浊的河水,说道:“这是不肯收啊!”
  冥币点不着,这就很明显了,就是棺材里的主儿不肯要廖起子的钱,看来这事儿似乎没这么简单啊。
  而站在一旁的张神仙,这个时候也睁开了眼,他见冥币点不着,再次皱起了眉头,死死的盯着甲板上的那口棺材。
  忽然,张神仙毫无预兆的朝着那口棺材踹了一脚,接着我便看到那口棺材竟然被张神仙一脚踹的挪动了约有半尺的距离。
  而张神仙这一脚踹动了棺材,别说是我们了,就连他自己都惊讶了,他的脸上写满了惊讶,一脸不解的看着这口大红棺材。
  他站在那里思索了一会儿,然后从我爷爷手里接过打火机,从地上捡起一沓冥币,说来也怪,本来一点就灭的冥币,被张神仙这么一点,还真就着了,火焰越烧越旺,一沓冥币很快就化为了灰烬,落进了湍流的黄河水中,洋洋洒洒到处都是。
  满满一袋子的冥币最后被张神仙自己一个人给尽数烧了,而这么多灰烬,全都飘进了黄河里,周围的河水,因为洒了灰的缘故,也变得有些黑了,虽然这些河水流的很急,但是这些灰烬不管怎么冲,都冲不走,依然在附近徘徊。
  点完冥币之后,这棺材就算是收了廖起子的钱了,按理说也就该走了。
  张神仙示意廖起子推了推棺材,果然,之前纹丝不动的棺材,被廖起子轻轻一推就动了。
  而棺材被推下水以后,先是在船边漂了一会儿,似乎不想走的样子,接着一眨眼的工夫,竟然不见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棺材总算是被送走了。廖起子之前也惊得一身冷汗,这个时候终于长输了一口气。
  “谢谢您了,张神仙。”廖起子感激的冲张神仙说道,“今天张神仙您和二爷就去我家吃饭吧,我要好好招待您,对了,其胜也跟着去吧,咱们好好喝点儿。”
  看得出来,廖起子现在很高兴,虽然之前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但是刚才总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似的,神经都绷得紧紧地。
  但是廖起子还没高兴起来的时候,张神仙对爷爷比划了一下,爷爷便对廖起子说了一句话,这话顿时又让廖起子的脸变成了猪肝色。
  “先别急着高兴,你这淘沙的生意先停两天吧,这事儿还没完呢。”
  “啥?”廖起子一听让他停工,顿时就不乐意了,这淘沙一天能挣好多钱呢,这停一天就能耽搁不少钱,再说了这事儿看着不没事儿了吗?我爷爷说没过去,廖起子就有些不乐意了。
  “事情还没完。”我爷爷见廖起子不太愿意,脸顿时便拉了下来。
  “可是……这不看着都没事儿了吗?”
  “没事儿?你自己看看你脚底下!”我爷爷冷哼了一声。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