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见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他们说了啥?

<- 分享“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0 美国中文网


提示点击上方"美国中文网"↑订阅本微信推广平台


天,川普到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位于曼哈顿上东区的家中去了。


不少记者蹲点在门口。

(图片来自推特截图)

几乎所有的新闻记者都非常想变成房里墙壁上的苍蝇,可以偷听这个史上最大嘴的总统参选人和目前美国国内仍在世、影响力最大的一位外交家之间的对谈。

基辛格今年已经92岁了。1971年,时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基辛格为实现尼克松总统访华和中美关系正常化,对中国进行秘密访问。基辛格与周恩来总理同桌吃饭的照片,更是成为许多中国人心中的经典记忆。在冷战时期,基辛格的背后斡旋,才促成了尼克松历史性的访华,他也被许多中国人称为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图释:基辛格与周恩来,摄于1971年)

在外界看来,外交经验基本为零、天天大骂中国贸易政策坑了美国的川普,比起经验丰富、对中国友好的基辛格,似乎是天差地别。但不少国际关系专家却强调,虽然川普信奉“孤立主义”(isolationist),而基辛格倡导和支持国家间为共同利益而开展更广泛的经济和政治交流,是“国际主义者”(Internationalist),但川普的“美国优先”的外交理念,其实与基辛格的“国际关系现实主义”有相通之处。国际关系现实主义这一类的理念呢,简而言之,就是国家在决策时权力与利益的考量高于理想或道德。

川普一直在宣扬,外交政策制定就要让人难以预料,要善于做交易。商人本性毕露无疑。

在见基辛格之前,川普的外交相关的言论,都让不少美国盟友们心惊胆战;

他要重新彻底评估美国跟日本和韩国长久以来的安全条约,还表态愿意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谈判。
(图释:川普与金正恩)

北约已经“过时”,并誓言要让美国的盟国分担防务经费。隔空朝卡梅伦喊话:我不蠢OK?! 还表示可能跟卡梅伦处不好。

他还曾建议针对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商品征收45%的关税。


......


不过,即使川普以圈外人形象,以出格言论打出自己的招牌,这些获得提名前的“疯言疯语”恐怕很快就会消停不少。



为了赢得大选,川普已经和共和党中领袖结成联盟,见基辛格这一步棋,或许可以视为是共和党建制派改造川普计划中的重要一步。


基辛格作为共和党内有名望的老人,在2008年就曾为“花瓶”副总统参选人莎拉佩林打过“掩护”。虽然会后并没有任何风声显示基辛格要支持川普,但与他见面,就已经为川普的竞选增加了不少曝光,并给他的外交理念增加了分量。


从川普竞选团队近日来的变动和共和党领袖和党组织对川普态度的变化,我们也许有机会见证史上最surprise的“大变身”。


川普的转变其实从之前为了争夺党内代表,雇用大量资深竞选顾问和党内建制派人士就已经开始了。成为假定提名人之后,这种变身就变得更为迫切。一方面是川普为了大选获胜必须做出调整。虽然“圈外人”形象帮川普圈粉无数,但要在11月的大选中,跟希拉里强大的筹款机器和地面选民动员部队硬碰硬,还要面对亿万级别的SuperPac广告战,川普的前途堪忧。他必须把党作为背后的靠山。

另一方面,共和党方面在此次选战中,不仅要面临总统选战,还有众院参院、最高法院法官席位都被押在选战中。不尽早整合,会在大选中失去优势。党内领袖们希望“驯服”川普,借着他搅和起的党内民意,在大选中搏一搏。

根据Ballotpedia整理的名单,除了我们此前曾经为您介绍过的Paul Manafort等人之外,最近又新加了不少原本竞选对手们的旧部,连迈克·哈克比(Mike Huckabee)的女儿都出现在了顾问名单上。

(职员名单1:管理和策略团队,截图来自Ballotpedia网站)


(职员名单2:顾问,截图来自Ballotpedia网站)

本周二晚间,川普与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达成联合筹款协议,建立两个筹款委员会,为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川普竞选团队和11个州的共和党地方委员会筹款。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筹款负责人卢.艾森伯格(Lew Eisenberg)被指派负责新的联合筹款委员会,艾森伯格是党内极有人缘和威望的建制派代表,这种捆绑筹款行动,不难想象,共和党领袖们已经事实上接受了川普。

共和党领袖们希望川普成为粘合剂。川普也没令他们失望。为了安抚质疑他的党内保守派,川普昨天迅速推出了最高法院法官提名人。这一个11人的法官提名名单被不少保守人士视为是“梦之队”,每个人都是共和党总统提名的法官,也是联邦主义者协会(Federalist Society)网站上列出的专家这份名单也跟保守派智库Hertigate foundation在大法官斯卡利亚死后列出的接任者建议名单有不少重合。另外今天川普的顾问们还将会见保守经济学家,听取意见。

照这个架势,川普和共和党恐怕还将持续推出“组合拳”,弥合矛盾,争取建立“反希拉里、反民主党”联盟。

川普的竞选手段远比外界嘲笑和想象的复杂。他利用媒体关注创造了一个强大的形象,一个迎合民粹、怒气、对现状不满的怨气的形象,霸道强大、不怕政治正确,违反传统智慧。但这场真人秀正在进入真刀真枪比拼阶段,他所激发的反抗力量也将共和党带到了新的岔路。
(图释:New York Magazine的川普封面图)

川普 “难以预料的政策”

我们华盛顿的记者崔菡采访了华盛顿智库专家James Pethokoukis,聊了聊川普的对华政策和他对共和党的影响。James Pethokoukis是美国企业研究院AEI智库专家、经济分析师及专栏作家,同时为CNBC特约评论员。他曾任路透社《突发新闻视角(breakingviews)》专栏专家、评论员,及曾任《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商业编辑及经济专栏作家。


崔菡:如何评价川普的对华政策?

Pethokoukis:

很难预测川普的观点,因为他常常改变主意,但其中一个贯穿他职业生涯的观点的是贸易保护。追溯到80年代。当时面对的是日本,他希望制造更多贸易壁垒,加大日本进口美国的成本。现在日本不再是目标,中国成了目标。这是他会密切关注的。他多次说自己会改变对亚洲贸易,以及对亚洲国家的态度,这是他贯穿始终的一个观点。


毫无疑问,他会在对外贸易上,采取更敌对的态度。美国贸易法律给予总统很大的权力,可以对别的国家采取制裁,因此他可以做很多动作。虽然他不可能会在中美之间设置一道巨大的“贸易墙”,但他可能会采取制裁手段。贸易应该是最有可能施加影响的。


我觉得他在推动气候合作上面完全没有兴趣,也不会继续在气候研究或者新能源上面花钱。川普认为,气候变化完全是个骗局。


如果我是中国政府,我没办法预测川普到底要怎样。这就是川普成功的策略,因为他不想让你知道他到底怎么想,他想保持神秘。


崔菡:

现在共和党领袖们接纳川普,会对党派的未来有何影响?

match

Pethokoukis:

我觉得现在大家都逐渐接受他将会是党内候选人这个事实,他们互相帮助共同筹款。我认为共和党与川普之间的矛盾已经解除了,现在他们联合成一个声音,一个力量,不太可能再改变主意,或者愚弄川普一把。现在共和党人已经开始为大选迎战希拉里做准备。


共和党内部有很大的分裂。虽然不少人接受他即将成为党内候选人的事实,但他并不是很多人的首选,虽然他在很多州获胜,也有些很多州60-70%的人都投票反对他。所以他对于共和党未来的影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能不能获胜。如果他成为总统,他可以重新改造共和党。他代表的是一个更民粹、反贸易、反移民的共和党。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面,共和党人大部分其实是“国际主义者”的党派,和民主党内许多人已经形成了自由贸易共识,所以川普很可能对这个支持自由贸易的党派进行重塑。共和党里面仍有极端保守右派,他们不喜欢现在的选择,他们得弄清楚是否想继续留在共和党里面,或者是否要建立第三党派,或者考虑支持另一位总统候选人在2020年对抗川普,共和党虽然被称为“林肯的党”或“林肯与里根的党”,之后会不会变成“林肯、里根和川普的党”,或者整个党派瓦解重组,最后重新出现一个党派。这是一个非常动荡的历史时刻,因为民主党同样也面临着分裂,这个历史时刻可能会深刻改变美国的政治版图。




 (转载请注明美国中文网)


微信号:美国中文网
长按指纹扫描关注“ 美国中文网”



点击左下角查看更多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