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杏仁苷(B17)----没有癌的世界

<- 分享“健康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7 健康加拿大



苦杏仁甙的作用  杏仁含有苦杏仁甙3%,经酶分解后形成氢氰酸,氢氰酸有毒但少量对呼吸中枢有镇静作用,故文献记载有镇咳平喘效用,有杀死伤寒杆菌及其他菌类效力。近年国内外科研证明氢氰酸还有抗癌作用,真是造福于人类健康佳品。

防癌治癌佳果

  防癌治癌佳果———杏仁癌症,是目前严重危害人类生命的世界性疾病,死亡率极高,每年约有三十六万人死于癌症。因此,世界各国集中了人力物力,专门研究治疗癌症的方法。无独有偶,位于西太平洋的岛国“斐济”,为世界首屈一指的“长寿之国”,又有“无癌之国”的美誉。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的洪扎部落,人们平均寿命都在九十岁以上,亦未有过癌症患者。这些神奇的情况,引起了国外医学科学家的极大兴趣,是什么物质,使他们长寿和不患癌症?其奥秘何在?经过长期实地调查研究分析,发现这两个地区盛产杏果,当地居民有吃鲜杏、杏干、杏仁的习惯,而且每餐必吃,有的甚至把它当饭吃。此外,他们还用杏仁油作调味品佐食。

  经过生化分析证实,杏果仁和苦杏仁中,含有一种苦杏仁甙的活性化学物质。苦杏仁甙由葡萄糖、苯甲醛、氢氰酸等三种成份组成。苦杏仁甙入食后,经消化分解后,可产生苯羟基乙腈和葡萄糖。苯羟基乙腈再分解成苯甲醛和氢氰酸。其中氢氰酸系一种天然的抗癌活性物质,它只对癌细胞发生毒性作用,可杀死癌细胞或抑制其增殖,在治疗剂量下,对正常细胞和健康细胞不发生危害性;苯甲醛则具有强烈的灭癌活性,可缓解癌症患者的疼痛。因此苦杏仁甙可在人体内捕杀癌细胞,是癌症的有效克星。据医学科学家调查,这些地区的居民,一天中摄取的苦杏仁甙,大大地超过其他国家一年中摄取的量,这就是他们不患癌症,长寿之奥秘所在。

  美国已将苦杏仁甙用于临床,他们对250例癌症患者食用,在正常治疗剂量下有248例被治愈,治愈率达99%,2例明显好转,已治愈癌症患者达四千多人。我国亦用苦杏仁甙、或用杏仁糯米粥、杏仁茶来治疗肠癌、肺癌、食道癌,取得了较好的疗效。

  最近,美国医学科学家研究,发现杏仁有明显的降低血清胆固醇的作用。杏仁只含有百分之七饱和脂肪酸,不含胆固醇,且食物纤维量高。对24名高血脂患者,食用杏仁三周后,患者血脂平均降低10.3%。因此,对患有高胆固醇,高脂血症的中老年来说,适量地吃些甜杏仁制品和杏仁油,是十分有益的。

杏仁的药用价值

  杏仁,是一种古老的常用中药,药用价值较高。杏仁药用首载于《神农本草经》:“治咳逆上气雷鸣,喉痒,下气,产乳全疮,寒心奔豚。”《本草纲目》亦说杏仁其用有三:“润肺也,消食积也,散滞气也。”杏仁药用分为甜、苦两种,一般均用苦杏仁入药。祖医学认为:杏仁,味苦辛,性温,有小毒,入肺、大肠经,味苦入肺,能降肺气;味辛疏散,可宣肺止痰,止咳定喘。杏仁,若论部位,则属上焦之药;若论肺腑,则主入肺经;若论气血,则偏走气分,其味甘而不燥,正应肺金之体,味苦而性降,正合肃降之用。肺气上逆而喘咳,用杏仁肃降肺气而平喘止咳;阳明脾约而大便硬者,用杏仁肃降肺气以应大肠,通调水液,以润大便。苦杏仁中所含的苦杏仁甙,经食用消化后,在杏仁酶生化作用下,可产生具有镇咳平喘作用氢氰酸。目前在中药配方中,杏仁去皮尖,以减轻其毒性。据药理研究,杏仁的毒性成份——苦杏仁甙正是止咳平喘的有效成份,它在种皮中的含量较高,因此,用带皮杏仁入药,其止咳平喘的效果可大大提高。民间用带皮杏仁和适量冰糖研制成杏仁糖,早晚各服9克,用于治疗慢性支气管炎效果较好。

杏仁长寿的轶闻

  在《野人闲话》中,还记载食杏仁长寿的轶闻:明代翰林辛士逊,一天应宿四川青城山道院,梦见一皇姑传授秘方,每天早晨洗盥漱毕,食杏仁七枚,细嚼和津液吞咽,日日食之,一年之后,聪明健壮,脑力敏捷。这虽然是传说中的神话,不足为信,但也说明了杏仁具有一定的营养价值和药用价值,长期食用,可以防病治病,肢体健壮,润泽肌肤,驻颜美容。

  

           人体固然有天然的保护机制但不能超越其界限。所以明智的做法是顺从简单的原则就是吃种籽时一次不要过量,吃种籽的同时连整个水果一起吃掉,以一次能够吃多少水果为限。这是一个符合常识的规则,具有很高的安全系数大可放心遵从。

            当谈到B17的实验室形态也就是扁桃苷或苦杏仁苷时可担心的就更少了。

           100多年来药理参考书一直把它描述为无毒物质。B17在世界各地被使用一个多世纪来从未有过引起死亡或严重疾病的报道。 在一系列试验中白鼠被喂食正常人剂量70倍的苦杏仁苷。其唯一的副作用是胃口大增体重增加和超级健康,这正是一个人摄取维生素后预期会发生的。

           一片阿斯匹林比同剂量的苦杏仁苷毒20倍。国家癌症研究所的伯克博士论证过苦杏仁苷甚至比糖的毒性还小。


           现在让我们转向最重要的问题,苦杏仁苷或维生素B17真能控制人类的癌症吗?如果能有,统计资料证明吗?官方医疗组织的发言人说没有。

           几乎所有官方对苦杏仁苷的否定都是基于加利福尼亚州医学协会癌症委员会在1953年做出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断然地说没有令人满意的证据表明苦杏仁苷对癌细胞有明显的细胞毒性效果。 政府机构以此报告作为主要依据并很快宣布用苦杏仁苷开处方、运输甚至推荐苦杏仁苷都是非法的。 这份报告是由该委员会主席伊恩.麦克堂纳医生和秘书亨利.格兰特医生撰写。 另外有7个著名的内科医生被是该委员会的委员,但是他们中没有一个人对苦杏仁苷有个人经验,包括写报告的人。他们的结论完全建立在其他试验者所写的记录上。 如果注意到麦克堂纳和格兰特就是制造过标题新闻声称抽烟和肺癌没有关系的医生,就能更好地理解这些人所做出的报告。

           事实上麦克堂纳曾声称每天抽24根香烟是无害的娱乐,“一天一包烟肺癌不沾边”就出自其口。 但是比这种愚弄科学更重要的真相是这两个人都篡改了苦杏仁苷的试验结论。

            例如,他们的报告声称通过显微镜观察没有证据显示苦杏仁苷治疗肿瘤有良好的化学效果。但是10年后才得知当时委员会中负责这个试验的病理学家报告了好几个肿瘤被摧毁的病例,他那时就表示这很可能是苦杏仁苷的功效。麦克堂纳和格兰特没有说出真相。 他们的报告还说化验人员无法把氰化物从苦杏仁苷中释放出来。把维生素治疗癌症视为骗术的人以此作为有力证据。 但是在此之前仅两个月美国医学协会化学实验室报告其成功从苦杏仁苷中释放出氰化物。

          当然其他实验室也都做成了这个实验包括加利福尼亚州食物药品实验室当然还有国家癌症研究所的细胞化学实验室。麦克堂纳和格兰特又一次隐瞒了真相。 这份报告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病人所接受的苦杏仁苷的剂量极其微小小到不足以带来任何效果。 但是直到今天病人每针注射里只含有2或3克苦杏仁苷司空见惯。而病人好转之前所需剂量通常是30或40克。可是加州试验中使用的苦杏仁苷总量不超过2克而且这克还被分摊到12针注射里。有5个病人各注射了2针另5个病人各注射了1针。

           所以,这些试验证明苦杏仁苷没有令人信服的效果并不让人惊讶。而让人惊讶的是这份和其他类似的不可信的报告继续被美国癌症协会引用并以此证明苦杏仁苷是骗局。

         让我们回到最根本的问题。有什么证据证明苦杏仁苷有效?就像我们已经看到的有关宏萨人、爱斯基摩人和世界上很多其他民族的健康报告其统计数据证实B17能够控制人类的癌症并且有效率接近100。在这上面可能有一点争议。 如果已经得了癌症呢B17能够让一个癌症患者恢复健康吗 ?如果发现及时如果病人没有被放疗和化疗过度伤害答案是肯定的

         不幸的是大部分的癌症患者只在病情极度恶化并被常规医疗渠道告知没有希望时才转向苦杏仁苷。 常见的情形是他们被告知只能活几个月或几周在这种接近死亡的悲惨状态下他们才把维生素治疗作为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病人死了,很多病人确实死了,他们就把它统计为苦杏仁苷的失败。事实上即使在这种悲惨的状态下仍然有人被救活这其实是苦杏仁苷的胜利。因为营养缺乏症一旦发展到如此深的地步它造成的破坏几乎无法扭转。 一个被枪击的人即使子弹被取了出来仍然会死于枪伤。同样的维生素B17虽然能够摧毁癌细胞,病人仍会死亡,因为其重要器官已经遭到不可逆转的破坏。

           从这个角度来看很多晚期癌症病人仍然能够恢复健康实在是苦杏仁苷令人惊讶的功效。  事实上医疗记录上有数以千计这样的病例。

          美国癌症协会试图给人制造一种印象就是那些被苦杏仁苷挽救了生命的人只是些抑郁症患者根本不是癌症患者。但是这些记录却讲述了完全不同的故事。

       我们只看其中几个例子。

      加利福尼亚州匹诺雷的大卫.埃德蒙兹先生因患结肠癌癌细胞转移到膀胱于 1971年6月做了手术。医生打开他的腹部后发现恶性组织已经扩散太广几乎不可能切除。为了解决肠梗阻问题医生切断了他的结肠把结肠的开口开在了腹部。这也就是结肠造口术。个月后癌症复发埃德蒙兹先生被告知只能活几个月。 埃德蒙兹的妻子是位护士她听说过苦杏仁苷决定试一试。个月后原以为会躺在床上等死的埃德蒙兹先生让医生们惊讶地好了起来,并基本上回到正常生活。 经膀胱镜检查那里的癌症完全消失了。在埃德蒙兹先生自己的坚持下他又住进医院希望其结肠能够复原。医生对他施行手术后发现那里没有任何像癌症的组织所以又把他的结肠接起来之后他被送回家康复。这是这家医院有史以来第一次做反向结肠造口术。 埃德蒙兹先生现在健康地活着体力基本上正常。

         1967年琼安.威尔金森女士做手术切除了左腿大腿下的一个肿瘤。个月后肿瘤复发接下来的手术切除了一些肌肉和组织。 一年后她的腹股沟出现一个肿块切片检查发现癌症复发并且正在扩散。 医生告诉她必须再做手术那条腿要截肢胯部要拿掉膀胱和一个肾可能也要切除。手术计划是先打开她的肺看看癌症有没有扩散到那里如果扩散了就没必要做任何截肢和切除因为她已经没有任何存活的机会 在她姐姐和一个朋友的说服下威尔金森女士决定不做手术而是尝试苦杏仁苷治疗。医生得知她的决定后非常生气并告诉她如果不做手术她活不过周。 使用苦杏仁苷周后腹股沟的肿块消失了。很多年过去了威尔金森女士目前过着健康、有成就的生活。

           1972年加利福尼亚州圣保拉足病医生戴尔.丹纳出现右腿剧痛和剧烈的咳嗽。光检查显示双肺有恶性肿瘤腿部有个巨大的继发肿瘤。这种癌不能做手术也不能放疗。医生的结论是无法治愈和必死无疑。 在母亲的坚持下丹纳同意尝试苦杏仁苷虽然对其效果完全没有信心。为了取悦母亲他从墨西哥得到一批苦杏仁苷。但是从医学杂志上读到的资料使他确信苦杏仁苷疗法不过是庸医的骗术。他甚至认为苦杏仁苷很危险因为他注意到文献中提到里面含有大量氰化物。 几周后疼痛和咳嗽发展到吃多少药都无法止住。他被迫用手和膝盖爬行天夜无法睡觉。他感到沮丧和绝望。缺乏睡眠、药物和疼痛使他头昏眼花他最终决定使用苦杏仁苷。

          为了能睡着觉丹纳医生再次服用了大剂量的药物之后又把苦杏仁苷直接注射到动脉。在药物导致他失去知觉前他成功地一次性注射了大约10到20天剂量的苦杏仁苷。 36个小时后他醒来了。让他意外的是他不仅活着咳嗽和疼痛也大大减轻了。他有了胃口几个月来第一次感觉好多了。他不得不勉强承认苦杏仁苷有效果。他又弄到更多苦杏仁苷并开始按常规剂量治疗。个月后他重返工作。

          自从苦杏仁苷1952年被开发以来有数以千计类似的病史报告并记录在案。当所有这些报告被放在一组观察时它们呈现出共性这当然比一个个单独的病例更有意义。有至少26篇由著名内科医生撰写的医学论文得以发表这些医生尝试用苦杏仁苷治疗自己的病人。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苦杏仁苷治疗癌症既安全又有效。

美国癌症协会和其他医疗机构的发言人却使人们相信只有疯子才会接受这样的结论。那些进行试验并分享他们结论的医生们都不是疯子下面只是列举其中几个医生的名字。

        Dr. Hans Neiper 是德国西部城市汉诺威修伯西医院Silbersee Hospital医学部主任。他是医疗上使用钴的先驱并因开发了抗癌药物环磷酰胺而享誉。毫无疑问他是世界上最著名、最受尊敬的癌症专家之一。 Dr. NR Bouziane是加拿大蒙特利尔圣女贞德医院Saint Jeanne d’Arc Hospital 研究所主任。他是医院负责化疗的肿瘤委员会成员也是美国生物分析师协会会长。 Dr. Manuel Navarro是菲律宾马尼拉圣托马斯大学the University of Santo Tomas医学与外科教授。他是国际上著名的癌症研究者超过篇重要的医学论文出自他手其中一些论文得以在国际肿瘤会议上宣读。 Dr. Ernesto Contreras是墨西哥医生在提华纳经营著名的好撒马利亚人癌症诊所Good Samaritan Cancer Clinic十多年了。他是墨西哥最著名的医学人士之一曾在哈佛大学波士顿的儿童医院接受研究生培训并在墨西哥军队医学院担任细胞组织学和病理学教授是墨西哥城部队医院的首席病理学家。 Dr. Maisin 是比利时鲁汶大学的。Dr. Guidetti 是意大利都灵大学的。Dr. Sakai 是日本东京杰出的内科医生。 在美国还有很多非常令人尊敬的名字国家癌症研究所Dr. Burk泽西城医学中心的Dr. Morrone Page 15 开发了苦杏仁苷的Dr. Krebs 旧金山的Dr. Richardson 以及其他更多来自20多个国家、同样极具威信的人。

          这些研究者们的报告说他们的大部分病人都经历了苦杏仁苷带来的几个重要效果包括血压立刻降低食欲提高血红蛋白和红细胞量增加尤其是在未使用麻醉药的情况下疼痛消失。即使病人太晚接受苦杏仁苷治疗而不能得救该药带来的止痛效果仍然是个仁慈的祝福。

         在美国如果一个医生不想被称为庸医他就必须实践所谓达成共识的医学。换句话说他必须使用同事们通常使用的治疗。从癌症领域来说到目前为止这些治疗仅限于手术、放疗和化疗。作为比较让我们来了解所谓正统疗法的疗效。 就像我们所知道的手术是上面三种治疗中伤害最小的在某些情况下可以是挽救生命的权宜之计。手术还具有心理上的优势因为被切除的肿瘤是看得见的这给病人及其家人带来安慰和希望。但是只有当肿瘤不是恶性的手术才有用。

        癌细胞在肿瘤里的比例越高手术有效的机会越小。所有最恶性的肿瘤通常都不能作手术。 数据显示病人手术后能长期存活的比例最高不过1015而且一旦癌症转移到其它部位手术几乎没有任何意义。理由就像医疗机构承认的其他一些疗法一样手术只能切除肿瘤但无法切除病因。

          放疗背后的原理跟手术本质上是一样的目的都是要去除肿瘤只不过放疗是烧掉而不是切除。放疗首先毁坏的是正常细胞肿瘤的恶性度越高对放疗的耐受性越高治疗效果也越差。 事实上手术所有的局限和缺点放疗都有放疗还会增大癌症转移的风险。没错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过度暴露在放射性物质下可以诱发癌症这不仅被广岛的幸存者所证实也被布法罗大学的课题组证实。

         该课题组最近的报告指出身体的同一部位在接受常规的医学X光照射不到次后白血病的风险至少增加到60而这些常规射线跟用于癌症病人放疗的强烈辐射比简直不算什么。

         射线诱发癌症的原因至少有两个。首先它给身体带来损害之后作为愈合过程的一部分更多滋养层细胞被激发产生。另外它削弱或破坏白血球的生产我们已经知道白血球组成免疫防御机制是身体防御癌症的第一条防线。

        一旦当癌症转移到其它部位,目前流行的所有治疗方式事实上都无法给放疗病人提供存活机会。因此除了几乎是零的存活率放疗还有一个极端的特征就是非但不能杀死癌细胞反而让它扩散。 所谓抗癌药物的记录更加糟糕。目前使用的大部分抗癌药物不仅对癌症对身体其他部位同样具有很大毒性。事实上它们对健康细胞通常比对恶性肿瘤细胞更有杀伤力。

         大部分抗癌药物都被描述为类放射性,也就是说它们模拟或产生跟放疗一样的效果。所以这类化疗药物同样压制免疫防御机制从而帮助癌症扩散到身体其它部位。

         射线通常作用于病人身体的到个部位而这些化疗药却是作用于全身每一个细胞。 使用这些试验性的、剧毒的药物是癌症治疗业的新时尚。 随着这些药物每年不断的发展癌症病人变成了他们试验新药的天竺鼠。

        下面是摘自国家癌症研究所官方化疗报告的陈述,虽然只有几段却很好地描述了化疗药物带来的悲惨结果。

        “找到能承受药物预期毒性的病人很费一番努力,因为使用药物的个病人中个过早死亡,药量因此减少到每公斤体重每天毫克。在整个过程中没有观察到任何明显的抗肿瘤效果, 在这个研究中,?个孩子中的?个死亡没有观察到任何治疗效果。中毒的临床表现包括呕吐高血压口腔粘膜的变化和腹泻。对使用这种药物后死亡的个病人进行尸体解剖每具尸体都被观察到肾损害和脑水肿 。两个病人的死因确知由药物毒性所致。从治疗最初阶段存活下来的14个病人中有8个表现出迅速和全面的恶化,并在接受这一治疗后的10周内死亡。”

          这种致命的实验却一直得到医学机构的完全认可并一年又一年地继续着。只有一种方式来看待这些试验那就是人类活体解剖。 Page 17 让我们看一下维生素治疗和正统治疗之间的对比。

         下面的统计数据来自癌症研究所、美国癌症协会以及那些使用苦杏仁苷来治疗自己病人的内科医生的临床报告。 数据会因病人的年龄、性别、癌症部位和肿瘤恶性程度的不同而有很大差异。因此这里的数据是所有类别和组别的平均数。以下是这些数据讲述的事实。 癌症已经转移、被医生告知没有希望的晚期病人,当他们转向维生素治疗时只有15的治愈率,这个数字并不理想。但是正统疗法下只有少于千分之一的人能存活年。

          早期被诊断出癌症的人如果用维生素治疗至少80可以治愈。如果用正统疗法幸存者不超过15。 那些目前很健康、没有临床肿瘤史的人只要日常获取足够的维生素17基本上百分之百不得癌症。但那些维持典型的美国饮食并且只倚赖正统疗法的人生存率注定只有84。而这个比例是针对所有的年龄层,30岁以上的人这一比例低得多。 就像上文提到的这些数据会因年龄、性别、癌症部位和肿瘤恶性程度不同而不同。

        另外在区分早期和晚期癌症时两者之间通常有一个灰色地带数据也呈现出任意性。尽管如此总体来说这些数据跟任何此类表格一样准确。它们所讲述的惊人事实很难让人置之不理。 由于缺乏来自正统医疗机构的报告结果,有人说就是从前的巫术咒语都会比正统的癌症疗法有效,至少在那时病人会免于致命的放疗和化疗。就像我们现在嘲笑过去历史上那些原始的疗法一样当将来的世代回首看到我们这个时代把愚蠢的切除、灼烧、施毒当作医学时一定会不寒而栗。 不管目前的疗法多么无效甚至有害主流医学仍要求每一个医生都使用这些疗法无论多少病人在这些疗法中死去。

       医生的职业地位受到保护因为同行中的权威们也使用同样的治疗方法并得到同样的悲剧结果。 另一方面如果一个医生脱离这种治疗模式胆敢用苦杏仁苷作为治疗的基础,即使治疗取得很好的效果,他也会被谴责为骗子和庸医。他可能会因此失去在医院的行医资格甚至被逮捕。

        毫无疑问对苦杏仁苷的反对绝大部分来自善意的人,他们只是不了解所有的事实。但是既得利益者在这里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就像本片开头提到的科学的癌症疗法完全没有政治化的癌症疗法复杂。那些既得利益者历来如何成功地影响医疗行业、政府机构和公众舆论本身就是一部引人入胜的故事。当然时间不允许我们在这里讲述这个故事。

       有关科学和政治这两方面的完整故事请阅读《没有癌症的世界》一书。该书除了包含这部片子里所有的信息外还有更多的内容包括对一手研究资料的大量摘录和丰富的注脚那些认真的学生可以从中寻求自己的调查渠道。这本书我们建议你多备几本以借给朋友阅读。书里面的信息很可能救他们一命。 维生素B17一旦被广泛理解并像其它维生素一样容易获取癌症就会像今天的坏血病和糙皮病一样罕见。当苦杏仁苷像餐桌上的碘盐一样成为普通的调味品时抗癌战争就胜利了。 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如果每一个人都实践维生素B17 的知识这一目标现在就能达到。你和你的家庭可能已经安全地远离了癌症因为有人告诉了你这些信息。那么你会不会把这些信息也告诉他人呢请与我们一道加入这个高尚的工作吧。我们可以携手创造一个没有癌症的世界。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