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 | 留学圈里其实都是樊胜美,拜金且纠结的人生是她们自己选的?

<- 分享“澳洲红领巾”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1 澳洲红领巾




留学生群体里,生存着无数个樊胜美。她们通常来自普通的家庭,有着中等以上的颜值和身材,被家里给与了厚望。而当出国后她们才明白,这现实的沉重和自己的无奈。有的人变得拜金,有的人试图寻求“捷径”,到头来才发现,不是自己的,自己的人生都不是自己选的那样。或许,本文的例子只来自一个国家,但是对整个留学圈都适用。

文 | 黑栗

来源于北美留学生日报


《欢乐颂》已经结局,从剧中五个女孩儿的身上多多少少都能看到现实生活的影子。无论是傻里傻气的小邱,中规中矩的小关,古灵精怪的富二代小曲还是高冷精英Andy似乎都能在周围找到类似的人物兑现。


而唯独只有樊胜美,似乎我们每个人身上都多少有她的影子


她美丽但出身平凡,她善良但却一心想跻身于上流社会,她仗义为朋友挺身而出但实则并没有底气。


她没有底气,因为她深深清楚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她的家庭给不了她“她美丽外表在外人看来应该匹配的财富和地位”。


谁都有自尊心,谁都好面子,而樊胜美身上的不匹配成了令人心疼的根源。 




在这个社会看来,一个衣着光鲜的美女白领应该有一个骄傲的家庭,有舒适的住房,过着像安迪一样的生活。但事实是,所有小镇姑娘在小时候就会有一个大城市的梦想。有一天,她们会通过高考、奖学金等途径来到大城市,并在这里立足成为小时候梦想的白领中的一员。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梦想与现实种种交错,或激烈、或清浅。“毕竟梦想是梦想,现实肯定是现实。”


而在美国的大都市里,你的身边又有多少个樊胜美呢?



留学生群体里,有着家里富裕到孩子还没到美国就提前把房子和车子买好的“曲筱绡”;


也有天资聪颖把握机遇通过自己努力进入华尔街的“安迪”;


当然,也就有好多人,是樊胜美。


她们通常来自普通的家庭,有着中等以上的颜值和身材,被家里给予了厚望。


她们见识过国外大都市的灯红酒绿,领略过身边富二代们的声色犬马,活在一个不考虑人民币汇率的社交圈子里,却要指望着国内家人每月的补贴才够活下去。


而这,还要支撑她们在外人面前的精致形象,那个被Prada的包和Burberry围巾包裹的略有欺骗性的外表。


我所讲的故事要从如何点一杯高档洋酒开始。


A来自于中国大城市的普通家庭。


从进校第一天,她就对全校的中国人充满了敌意。


她英语中掺杂着部分中国口音,而她每节课都会积极发言,也都会努力和周围的美国人打成一片,交换Facebook。不久之后,学校将所谓的networking设在了一个高大上的酒店中,她也衣着光鲜地出现了。


早已经在家中做过功课的她知道这样的场合该有的着装,也知道该如何和美国人寒暄。但是,面对琳琅满目的鸡尾酒单,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在国内喝过的sex on the beach和maitai ,在这样奢华高档的酒店应该不适用了吧。”


于是,就有了#百度搜索如何点一杯高档鸡尾酒# 的这个故事。




所有故事里的亲历者似乎都是反感她的,可如果把”高档“去掉,这个搜索只是一个消除文化差异的手段而已。但在她成功得到第一杯鸡尾酒之后,周围的女生争相向她讨教这杯是什么样的酒。她开心地帮其他女生也点了同样的鸡尾酒。端着这杯酒,她可以穿着得体得在美国人面前淡定地解释自己对这杯酒的爱。


她需要的是对这种奢华环境中的从容,她要她一眼看过去就属于这个地方。


后来  “其实,她也太假了”“她在强撑”,这样的评论就成为她“虚荣”的代名词。再加上之后她又有了一个在我们看来完全配不上她的美国男友,所有的一切似乎就成了出国前看到的为了实现自己目的不择手段留在美国的那类中国女人的缩影。 


B是加州某个很有名大学的学生,多少有点杉菜的意味。

学校里大部分人都住市区里的酒店公寓,B住在Downtown治安不太好的华人区。B来美国靠的是学校的奖学金,而父母只能提供给她不多的生活费。但上帝的确多少没那么偏心,B生得很美,英语也很好。


有一天,她在Tinder上遇到了一个50岁的单身汉,没过多久她开始拥有了第一个名牌包,但是他并不属于B。


B从此以后上课都会用她的名牌包,也会在聊天的时候像其他同学一样驾轻就熟地问“名牌包是哪里买的” 。


对于B来说,就现在这种生活状态她很满意,因为她可以和她的同学有那么一些共同之处。




C决定来美国的时候已经30多岁了。


在外人看来,C很漂亮也很有能力,家庭也不错。但C自己却知道对于她来说最重要的是找一个美国中产阶级,要有美国身份证的那种。


一开始C也很挑,但慢慢地她发现谈恋爱越来越难。于是,她开始疯狂相亲并开始学习网球、游泳,参加各种party以及社交活动。她也熟知所有高档酒吧以及各大公司的地址。


C的身边从来不缺男人,但缺的是她想要的那种黄金单身汉,在给她爱情的同时也要有较好的经济基础,而就这样的要求在纽约也是极其困难的。


 最后,C只能放弃她爱情的梦想。毕竟在她看来,婚姻和子女还是比爱情要来得实在。再说了快40岁的年级如果再挑三拣四可能到最后只能和一个谢顶的人在一起了。 


她的虚荣也是你的虚荣



社会向来在道德层面上对于虚荣都持否定态度。


可是,谁也不能否认,虚荣属于人性中的一部分。


虚荣有时候被别人甚至自己绑架了太多的贬义态度,没有人喜欢过清苦的日子,没有人不享受别人钦慕的眼光。


对于利益的趋向性是本能的,只是在男权社会里的女人又或被迫地多了一条选择——靠男人生活。


《欢乐颂》里的樊胜美想要进入上层社会,也把去高档聚会当做“掐尖儿”的机会。而对于在美国的华人来说,进入美国上层社会绝对不容易,而大部分人挣扎着也就是拿个美国身份而已。


来美国的华人多而且杂,有很多非法移民,也有很多留学生,还有很多是第二、三代移民。在中国城,大部分华人主要讲粤语和闽南话,甚至连普通话都说不流畅。


有这么一部分人,她们来美国之前就已经打定主意留在美国。对于她们来说,除了工签以外,通过男人留在美国肯定也是最简单和快捷的方式。 



中国男人往往对于找老外的中国女人嗤之以鼻,以一种卖国求荣的叛徒眼光来看她们。的确,没了爱情只有交易的婚姻可悲可怜,但这却不是樊胜美要的。换句话说,樊胜美要的其实是高富帅,而不是一个Sugar Daddy


虚荣的人往往有一颗自恃清高的自尊心,一股不愿认输的心气儿,所以才会有了跟风这件事情,也才有了较劲儿这回事。樊胜美只不过是一个被放大的人物。


想象自己,女生们都不是想要找一个霸道总裁,钻石王老五,过上那种每天在大游泳池晒太阳的生活;男生不也总想着自己事业有成,穿着西装从高楼的公寓远眺整个城市吗?


但不同的是,大部分人清楚地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美女、也没有那么大的才华,并没有两手空空爬到社会高层的能力。大部分人到一定年纪都会知道自己的优势和弱势,而意识到自己没有能够向上爬的美貌,这些想法就不会成为虚荣的行动,而只是心中意淫一下的小点子而已。


她的确虚荣,但她是善良




樊胜美虚荣,她在王柏川追求她的同时借机敲他了条爱马仕丝巾;她主动让对她心怀不轨的曲连杰带她去打高尔夫;在去参加酒会的时候,她对于所有没见过的小甜点都照了相留作纪念;在得知王柏川的宝马是借来的时候,她之前在人前炫耀的一切都成了羞辱自己的铁证。


樊胜美也是善良的。她并不是对钱迷恋到丧失底线的地步。在小邱被伤害的时候,她砸了白渣男的家;而在和曲连杰的相识中,如果不是父母家庭的原因,可能她会退让。如果她是一个没良心的女人,她早就和家庭断绝了关系,而不是为了家庭连一分积蓄都没有。 


上面提到的B和C,她们虚荣,但却不代表她们不是好人。在纽约待久了的人会发现这个城市什么样的人都有,好的、坏的、肤浅的、虚荣的。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女生,她很喜欢比她年纪大有钱的男性,由于成长于城市里的普通家庭,这种能省则省的的个性告诉他不断约会不同的男性不但可以被男性关爱,还可以省了一大笔饭钱。这种行为在大学的我看来是不耻也是下贱的,我可能会当场开骂,就像曲筱绡骂樊胜美是捞女一样骂这个女生。但巧的是,这人是我朋友的朋友,所以我得以听到整件事情的原委。




这个女生的父亲从小就没有给过她过多的关爱,自她有能力读书起就基本经济独立了,所以她找所谓的“老男人”是需要一种依靠和关爱。但我后来我之所以知道这个女生,则是因为她在我朋友最需要她的时候每天都陪她聊天,开导她。


虚荣有很多的表现形式,可以是对物质的虚荣,也可以是对于工作的虚荣,对于情感的虚荣。说来说去,我们谁又没有死撑面子过? 


可能因为维持自己在同事中的地位而硬着头皮加入了昂贵的聚餐,可能是因为维持自光鲜亮丽的形象而省吃俭用一段时间,在这一点上,我们又何尝不是另一个“樊胜美” 呢?


有选择也没有选择




曲筱绡的率性如果不是因为她家境殷实可能就变成了邱莹莹的没大脑,曲筱绡之所以能够我行我素,是因为她的家庭能够给她一定的支持,无论是社会人脉还是经济。她有资本, 有容错率


看完整部剧你会发现,如果不是家庭的原因樊胜美可能也不会那么希望能够跻身上流社会,也不会真正觉得钱是最重要的。你可能觉得樊胜美其实也可以选择,找一个没有钱或者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在都市打拼不也挺好。




可事实是樊胜美怀疑其他的普通年轻人会有几个愿意娶她,跟他一起深陷家庭这个一辈子都不可能摆脱的负担之中。 




在纽约的街头,你总能看到形形色色的人群,有模特、有乞丐、街头艺人、学生、上班族。


曾经有那么一句歌词说:


“ New York city where every girls are pretty, all your men are running from somewhere  making name for themselves.”


大部分的纽约客并不是土生土长的纽约人,从美国各地来的青年在纽约寻找自己的梦想。




来到这里才发现,哪有自己的理想,人生都不是自己能选的。


之前有一个美国同学告诉我,他其实不想学金融,但没办法,只是想赶快还清自己的学生贷款(近70%的美国公立学校毕业的学生有学生贷款,而平均贷款额则高达2.8万美金)。


我之前还遇到过一个男生,他30多岁,自己有公司也有房子;但他没有时间谈恋爱,他长在新泽西的乡下,有一个哥哥。他爸爸一直有酗酒的习惯,所以他尽早就从家里来读书,因为成绩比较好所以才得到哈佛的奖学金。毕业后一直做finance赚了很多钱,现在他把所有时间都放在创业上,我问他你不想谈恋爱吗?


他是想的,但从小的成长环境让他本能地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女人自然而然成了备胎。


他可以选择,但惯性使然,他根本没来得及选就已经成这样。




我们每个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樊胜美的影子,死要面子又虚荣的时候谁都有,无论男女;但我们也都不是樊胜美。





本文系红领巾独家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这里是留学生自己发声的媒体,我们关注留学生的成长,用不一样的视角讲述身边的故事、发布优质留学内容。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澳洲红领巾诚意推荐。


推荐阅读


【吐槽】墨大亮了!中式蹲坑、中性厕所惹学生吐槽!尿点不断,宝宝笑疯了...


【颜值】这个妹子纪录了自己写论文的40天颜值变化,写着写着就变丑了....


【实用】如何用Mac和iPhone超高效地学习 ?出国党必备的学霸App都在这了!


【爆笑】上大学前后对比!你确定你进的是大学而不是整容医院?!

【吃货】有哪些东西在国内吃不惯,出国后却吃得根本停不下来 ?



红领巾爆料邮箱honglingjinau@hotmail.com



关注澳洲红领巾

这是我们留学生自己发声的媒体,我们深入剖析国际留学圈、关爱留学生的成长、发布客观优质内容,一个只要来澳洲都必须关注的公众号。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