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珀斯姑娘的真实经历:如何在打怪练级后转职成为女汉子?

<- 分享“最西澳”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4 最西澳




小编其实是个苦逼的学生狗。刚来澳洲才一年左右,对于珀斯的一切都感到新鲜,但是有的时候呢,实在是…诧异。

 



大家都知道澳洲最出名的就是各种动(du)物(wu)。来之前,小编也是关注了微博上很多讲澳洲时事的新闻热点,而看到最多的,就是几米长的蟒蛇出现在马桶里,

 



蜘蛛吃毒蛇,

 



袋鼠当街斗殴

 



等各种暴力恐怖以及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画面。

而作为一个资深恐蛛症患者(相信我,就连打“蜘蛛”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都是发毛的),来到澳洲这个各种毒物的天堂,自然免不了担惊受怕。

 



小编的洗衣房是楼下公用的(没错,我就是穷苦大众一枚),

 



有一次拿了一大筐衣服哼着小曲,兴致勃勃下楼洗衣服,门一打开,顿时我就钉在了地板上,无法移动了。只见洗衣机按旁边的水池底下,一上一下,嚣张的挂着两只全黑色巨大圆润的带毛蜘蛛!!还在不停地动!此刻我的心是崩溃的,

 



活这二十几年,也没见过这么大的蜘蛛!我以为这边只有daddy long legs, 结果,我呵呵,敌人就潜伏在我家楼下!

 



小编那时,麻着个头皮,就这么静静的抱着一篮筐衣服,默默地站那哭了好久…(不是我不想动,是我动不了!有恐惧症的感觉你不懂!)那以后,小编就养成了带着杀虫剂去洗衣服的习惯。

 



说完了蜘蛛,就来说说蟑螂吧。这些个都是生活中常(tao)见(yan)的东西。刚搬新家的时候,家里到处都是蟑螂,碗柜一打开都是蟑螂宝宝。各种杀虫方法都用上了,没鸟用,结果在我打地铺的时候还有一只爬我脸上!!!

 



是不是澳洲的各种东西都很大啊?我的心被那只无敌大蟑螂吓成了渣渣。当我窝在沙发里喝水的时候,那只巨型蟑螂居然明目张胆的爬到墙上,我余光一扫,灵魂瞬间飞离脑壳。后来请了专门杀虫的专家,他说咱们家有美国大蟑螂和德国大蟑螂(捂脸哭)。还好最后死绝了,不然再穷也要搬家!

 



说完了动物,再来讲讲澳洲的医院。李冰冰和澳洲医院的事情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小编算是活生生体验了一回。去凯恩斯玩的时候,又发烧又拉肚又呕吐的,不得不去了医疗中心。



 

第一次去:医生问了我症状,把我症状往网上一输,就说我是肠炎,给我开了抗生素。没治好。所以第二次又去了:医生叫我去做检验,结果出来是寄生虫。

 



医生又把我的病往电脑上一打,出来一种药,就叫我去配。可是药师说这种药早已经不生产,又叫我回去找医生。

 



我第三次又折返医院:给我看病的医生没辙了,询问了另一个医生,最后告诉我,我这病不用吃药,把寄生虫拉出来就好了。我呵呵呵呵呵… 

 



要不要这样啊,我只是想看个病,能不能一次到位了啊?我哥在中国当医生,一听我这件事,就说了一句:回天朝来吧,哥给你治。

 



澳洲的奇葩事,小编猛的一想啊,也就想起了这几件。虽说对在这边时间久了的筒子们来说这都不算什么,对小编这新珀斯人来说,感觉还是很新(ku)奇(bi)的。

 



大家要是有什么奇葩事,欢迎一起分享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啊~~




广而告之





脑力发动机

一位非常善良的先生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死者表情狰狞,刀也没有刺入他的要害,死者是失血过多而亡的。
警官检查了现场,皱了皱眉头,“看现场死者应该有机会留下死亡讯息的,但是现场没有类似于死亡讯息的事物,也没有擦拭的痕迹,死者身上也没有拿过什么东西的痕迹,也就是凶手没有破坏现场。看来死者根本没有留下死亡讯息。为什么呢?”
又经过一番调查,发现与死者有矛盾的只有α(阿尔法),a,β(贝塔),z。(注:α,β是希腊字母)
α说案发时他在酒吧与朋友喝酒。他朋友已经证明他的话。
a说案发时他在睡觉,没人可以证明。
β说案发时他在散步,但没有遇见别人。
z说案发时他正独自一人吃东西。
与警官同行的侦探小江思考过后,认为……的嫌疑最大。

请问:谁是嫌疑最大的人呢?


想要知道答案?请在最西澳后台回复“死亡讯息”,就可以得到答案哟!






点击"阅读原文"最西澳黄页!
↓↓↓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