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台湾女孩死了,是为了它们能活下去!在澳洲的你也愿意帮帮它们吗?

<- 分享“墨尔本微生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5 墨尔本微生活



点击这里, “和fuerdai做邻居”



最近,台湾有个很善良的姑娘死了。澳洲人留言都是清一色的“So Sad”。




她是自杀。给自己注射了让狗狗安乐死的药。


她叫简稚澄,台湾桃园市动物收容所所长。曾是台大兽医系高材生,6年前,特考第一名考上兽医师。放弃高薪兽医前程,非要跑去这个偏远的动物收容所当所长。



因为她热爱动物。然而,很快她就发现了工作的另一面——对重病年迈或无人领养的狗会被执行安乐死。




因为流浪动物太多加上收容所的能力有限,所以狗狗们通常只能在收容所里面等12天,若是过了这个期限还没有人领养就会被安乐死。




简稚澄尽了一切努力帮狗狗康复,好好打扮,尽力宣传。希望他们能活到第13天,然而,很多时候她都只能流泪充当行刑者。




她会在不得已的那天,带它们去散步、吃饭、抱着它们讲话、陪它们度过最后的时光,最后流着泪亲手送它们离开。


“当你对一件事物投入哪怕一丢丢的感情,它也会变得难以割舍。”2年来,700只流浪狗被执行安乐死。动物保护人士在网上攻击她,称其是“女屠夫”、“美女刽子手”。




内心的痛苦折磨和外界的压力,终于击垮了这个天使女孩,55号她给自己注射了狗狗用的安乐死药物。


给世人留下最后一句话:“生命并没有不同……我也会因为狗狗安乐死的药物而死去。”



而那些网上谩骂的键盘侠们是否知道,弃养的动物数一直在增加,简稚澄所在的收容所只能容纳500只狗和100只猫,但弃养的动物数一直在增加,最多时已经超出了容纳空间的两倍。

台湾政府已经颁布要从2017年启动“零安乐死”的政策的决议,从而拒绝“十二夜”的悲歌,这却又给了动物收容机构极大的压力。




简稚澄的悲剧,让我想起了11年前的京女孩王培




朋友口中“和气、有责任心,精通外语、富于爱心”的她却选择跳楼自杀,她的丈夫说,她“因无法忍受人们对动物的残害而自杀”。


死前不久,王培刚刚就任世界农场动物福利协会中方首席代表,并“在大多数时间里,为改善动物们的生存条件而奔走。”



日本电影“向日葵与幼犬的7天”


而15年前,一个日本的年轻人松崎正吉怀抱着爱动物之心,作为兽医在日本熊本市立动物爱护中心上班。


上班第一天,他以为自己是为救护动物而来,没想到,第一件工作就是启动毒气箱。


在台湾,流浪狗有12天的期限,但在日本,它们只有残酷的7天。


每年日本约有17万只猫狗被安乐死,而且只要被关进收容所的狗狗,因为缺乏领养人,基本再无生还机会。



第8天,它们被赶进这个在日本俗称“梦幻盒”(Dream Box)的地方,有着不锈钢外层、密闭空间,听着狗爪刨抓不锈钢板的声音,松崎几近崩溃,“我是刽子手。”


同事们面无表情,以熟练的动作摁下开启二氧化碳气体的注入按钮,听着“梦幻盒”里从喧嚣到死寂。




“明明知道是错的事情,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松崎害怕自己变成那个麻木的人,他决定改变。




“零安乐死”像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为此日本熊本市立动物爱护中心经过了10年的努力。


“只要愿意去做,没有做不到的事。”他的力量有限,但慢慢影响越来越多的人,从身边同事、兽医、宠物业者、动保志工、媒体、民意代表、政府官员、市民……


经历了难以想象的困难、挑战和打击,比如他们试图给每个动物取名字,传播它们的故事来提高收养率,但发现到第8天,要送走那些未领养的有名字的狗狗,却变成一件更加痛苦的事情。


松崎正吉本尊


他们没有放弃,最终在2013年,熊本市再也没有流浪动物因收容期限而被安乐死。


熊本市动物爱护中心十年来的变革:

1、每日在官方网站上刊登收容所新近犬猫的照片及详细资料。

2、定期在中心展开由熊本市兽医工会举办的犬猫认养活动。

3、积极推广成犬认养。

4、定期举办免费宠物居家训练课程,提供饲主各种训犬相关资讯。

5、开放电话咨询服务,提供民众有关各种动物行为为题的解说。

6、对于前来弃养宠物的饲主,以柔性劝导并提供各种渠道协助对方为宠物找到新主人。

7、与志工合作,将伤残老犬幼猫迁出照顾,再利用传媒征求一人一犬的助养者。



2013年,一本《我要它们活下去》的书披露了他们整整十年的零安乐死奋斗纪实。


这三个人,不同的命运,却都是为了能让它们活下去。实际上,不管在哪个国家,那些一线的动物保护者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因为普遍资源匮乏,他们真的无法照顾到每一只收容的动物。


多数流落街头的动物因为没有做绝育手术,所以它们生育了更多流浪动物。



澳洲的公益动物收容所RSPCA,仅在2014-2015这段时间就收留了13万以上的动物,因为生病衰老感染等种种原因,不得不实行安乐死的就有40,296只动物,其中猫猫最多,17,398,这数字相比2010-2011已经减少了一半。在维州被安乐死的狗狗为1,157条,猫猫3,599只。





2015年,墨尔本的流浪狗之家(Lost Dogs Home),因为杀死了太多的猫狗,政府决定对该收容所进行调查。据报道,该流浪狗之家曾将一条狗安乐死,而前一天它的主人还打过电话试图找到它。




实际上,2014年澳洲就有45%的无人认领的狗被安乐死。 “被死亡”的数量太高让爱心人士从2012年就呼吁澳洲实行“零安乐死”的政策,其实这也是简稚澄巨大心理压力的另一来源,她的收容所在有安乐死的政策下所收容的动物已经超出了容量的两倍,每一个工作人员都是一个人当几个人在用,若是变成“零安乐死”,那就意味着医疗设施以及居住面积需要极大提高,而经费不足且缺乏捐款让他们难上加难。




澳洲RSPCA的条件要稍微好一点,他们可以容留那些通过生理心理健康测试的狗狗直到有人认养。

 

Lamb在RSPCA担任急救工作,主要接待受伤、走失及野生动物。她第一次给另一个生命安乐死的时候只有16岁,如今这已变成她常规工作的一部分。


“每一次,当我必须做的时候,我脑海中会一遍一遍地回放,去理解它,并告诉自己这种事是可以被允许的。”

 

每一间收容所都在拼命减少安乐死的数量,不过这数量和捐助有很大关系,简单来说,钱多就能多救,钱少只能少救。



这也是收容所和宠物医院的巨大区别,医院里的宠物大都是被爱着的,他们的主人会花大笔钱去治疗他们,期盼他们可以一起回家。而收容所里的动物们,境况要凄凉得多。




由于工作的关系,由Lamb 接收的80%的动物都会被安乐死,尽管是为了动物好,也没有让她的工作好做一点点,Lamb必须学会将几乎将她倾没的痛苦隐藏在不动声色的外表下。而这种不动声色却成了外界的攻击点,因为他们隐藏得太好,让人们以为他们冷漠无情。但是做好这份工作的重点之一就是:内心波涛汹涌,脸上平静无波。“只有回到家里才能完全发泄积攒的压力与痛苦,永远不会在任何公共场合流露一点点。”

 


“慢慢的,你会变得更坚强,不过总有一些动物是你真的无法割舍的,这会严重影响你的感情,但是你只有10分钟的时间出去哭,整理好心情继续工作。”


Vicki已经在RSPCA工作了21年,相比Lamb经手的多数必须安乐死的动物,Vicki需要安乐死的动物往往只是因为容纳不下或者无力照顾。心有余而力不足,Vicki慢慢学会在安乐死进行之前好好安抚动物们,确保它们只会感觉到针刺的一小下就沉沉睡去。

 


“像这样的情况,你就必须尽快坦然面对安乐死,不然你无法胜任这份工作。”

简稚澄未能坦然面对,她果然不适合自己执着的梦想。


 其实RSPCA现在急需的或许也有心理咨询师,不过我猜大概也许没有钱吧?“钱?动物都不够用,还要用到人身上?”



有人怀疑RSPCA没有好好履行自己救助动物的职责,认为他们杀死的动物数量多到不合情理,似乎被认定“不适合”重新被领养的动物,就能随意杀死。但是人们忽略了一个根本的问题,就是被弃养的动物越来越多,但是可供RSPCA使用的资源并没有增加。




人们只是看着这些数字,痛斥收容所办事不力,却忽略自己也并没有为这些生灵做一件事。


在键盘上泛爱很容易,实际参与行动却是困难的。



2015年7月,澳洲政府宣布要在5年内捕杀200万只流浪猫,很多保护动物福利的人都痛斥这是一种“白痴行为”,荒谬而不人道。


但澳洲政府也无奈回应,这是因为流浪猫是侵略性物种,它们要对至少27种澳洲哺乳类动物,像是小兔耳袋狸(lesser bilby)、荒漠袋狸(desert bandicoot)、大耳竄鼠(large-eared hopping-mouse)等动物的减绝负责,还有124种濒危物种有可能会被流浪猫猎杀。


小兔耳袋狸


据悉,现在的澳洲,估计有2000万流浪猫,每只流浪猫一天至少会杀死5只动物。


澳洲政府因为不想失去一些原生物种,所以不得不对流浪猫大开杀戒。“我们别无选择,”政府称已经和RSPCA商讨尽可能人道的捕杀计划,运用陷阱、射杀和新型毒饵等方式,至于动保人士提议的为何不采用绝育的方式,政府表示,从成本角度来看,抓捕2000万只流浪猫,一一阉掉再释放“相当不合理”。




人类有句话叫做“好死不如赖活着”,我们重病残疾还想要“苟活”,可宠物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它们不能“苟活”,必须“有尊严地死掉”。大家同为碳基生命同住地球村,偏偏就是有不同的标准。




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我们不能像简稚澄或者王培那样被理想杀死,或许像松崎正吉那样力所能及的一步步改变是一条更该被倡导的路。


比如悉尼夫妇Carey Edwards和Di Edwards在过去10年,通过创办宠物救援组织澳洲工作犬救助小组(AWDR)


每年帮助近1万只需要救援的狗狗找到新家。



又比如,墨尔本街头几乎每年都能看到这样的活动——流浪狗认养。




Help us help dogs。每一张狗狗面板上是不同狗狗的名字,上面写着,每年有上千只狗没有一个可爱的家园。


你可以通过认养、捐赠、志工或买狗狗饲料(买一包都有厂商捐赠)的方式去帮助它们。



工作人员也会把狗狗本尊带来现场,做直接的宣传和认养。脖子上都带着认养的小围巾。





除此以外,还可以通过各种动物救助的网站了解信息。

比如https://www.petrescue.com.au/




你可以看到已经被领养的动物,和需要被领养的猫狗和其他动物。




当你选择了一只,上面会描述这只狗狗的情况、习性和有做过的手术,打过的疫苗等。




认养费400澳币,如果你觉得贵,请想想,把你拿去买狗狗的钱花在这上面(一般澳洲宠物店买宠物平均价500澳币-1000澳币左右),用领养代替买卖,帮助收容所营运,才能让更多的狗狗获得照顾。





网站上还列出了全澳各地收容所,需要帮助的宠物数量。小微对这种共享资源的理念有点小小感动!





最喜欢的是这条理念,上面写着他们旗下的收容机构都是完全独立的,他们也非常尊重这种独立的方式,因为他们知道“no one-size-fits-all”,简单来说,就是量力而为,同样一种方式不一定适用于每个人。




维州可领养宠物的网站:

 http://www.pedigreeadoptiondrive.com.au
 http://www.petrescue.com.au/

https://www.rspca.org.au/adopt-pet


如果能用领养代替买卖,减少那些罪魁祸首的遗弃者无序的后院繁殖者,以及一时兴起的养宠新鲜者,而旁观者少些道德绑架网络霸凌也许这样的悲剧才能真正减少。



简稚澄,RIP。

 



图片来自网络 | 推广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