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不散的榜样CP,王凯王子文演不腻在一起很舒服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5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邵登)


《如果蜗牛有爱情》(以下简称《蜗牛》)是王凯和王子文的第三次合作,二人识于微时,首次合作拍摄的《寒秋》,也是王凯的处女作。第二次合作是刚刚播完的《欢乐颂》,这部剧让二人成为当红的CP。但《蜗牛》并不是二人走红后的乘胜追击,当《欢乐颂》的粗剪版出来后,片方就认定,这二人加在一起必须能火。


▲王子文王凯接受腾讯娱乐专访


这一对熟人的合作不像想象中那么顺利,王凯演过几次警察,自称“老刑警”,王子文从没演过此类角色,一切都是新鲜的,而这也正对应了二人戏中的关系——一个资深警探和他的新人徒弟。但要把大段的、不能改动的台词背下来,还要说的情真意切,成了二人塑造角色的首个拦路虎。


更难的是人物塑造的感觉,《蜗牛》里二人的关系和《欢乐颂》呈现大反转,王子文饰演的许诩身上再没有曲筱绡的“妖精”气,她面对感情迟疑、木讷,喜欢一个人很久,连自己都不知道,王凯说,别说见几次面就滚床单了,整部戏里,两人连个正式的吻戏都没有。二人近期的这两次合作,像过山车般从热到冷,好不容易“放荡”一回,又变回“禁欲系”了。用这种方式相处的王凯和王子文,很期待剧集播出时观众的反应,讲真,粉丝能答应你们这样吗?


专访视频 ☟



《蜗牛》重情怀,区别于一般探案剧


腾讯娱乐发布会里说到,《蜗牛》中加入了很多情怀,这也是正午阳光出品的特点,不管是古装剧《琅琊榜》,还是时装剧《欢乐颂》,它总有不同于同类剧的东西,这部警探剧里加入了哪些情怀?


王凯:就说一点吧,也不能说太多。有一场戏,我痛斥了拐卖儿童妇女的那个人。说的很多台词,我觉得是在代表很大一部分受害者家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从一开始的喝斥,到最后用同理心去感动他。他最后坦白了,不是在我们的重压之下,而是因为我们的感情感化了他,大概是这样的,有别于以往的审案的过程。


腾讯娱乐:子文谈一下你看到的《蜗牛》的不同。


王子文:我觉得跟以往的探案戏有很多的不同点,加入了很多的心理分析,国内的探案戏很少有心理分析专家,我们这部戏把这个加了进来。然后每一个人都非常正能量的,用自己的智慧、自己的方式去处理、解决我们现在看到的案子。


腾讯娱乐:你在这个戏里演的是犯罪心理学专家,有没有因此学到一些这方面的知识?


王子文:我觉得我的台词都属于教科书一类的,台词要么一句话就没有,要么就是一页纸的词。


王凯:她的词要么就不说,要说就攒着一起说。


王子文:对我来说,还挺大挑战。


腾讯娱乐:背词比较困难吗?


王子文:那种词很难背,因为我没有演过警察,这种词对我来说都很陌生,所以我每次遇到这样的词,我都会至少准备半天的时间吧。不停的说、不停的说。


腾讯娱乐:王凯会不会稍微轻松些,毕竟之前演过《他来了,请闭眼》。


王凯:演正儿八经的警察应该是第三次了。


王子文:老警察了。


王凯:我是老刑警。因为是涉案题材,涉及到一些分析推理,包括一些专业术语。所以这些东西不像生活剧,你可以用自己的语言把这个意思说明白就行了,它真的需要你背下来,还不能说错。逻辑上要很缜密,前后顺序还不能说倒。


王子文:很难变成自己的话说。


王凯:前期的工作量跟一般的戏是不一样的。


腾讯娱乐:要怎么把这种机械式的背台词,变成说的像自己语言?


王凯:词不能改,那就只能用语气、语调、语速包括台词的节奏上去改变了。


腾讯娱乐:所以拍这个戏真的是比拍别的戏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王凯:真的是比较费脑子。



▲王凯与王子文戴着手铐亮相


合作三次一点也不腻,

克制的爱也是一种美


腾讯娱乐:据说二位在《欢乐颂》开播之前就确定了出演《蜗牛》?


王子文:对。


腾讯娱乐:知道又要跟彼此搭戏,你们会觉得腻吗?


王子文:你腻吗?


王凯:其实一点都不腻。演对手戏的演员在一起,如果很熟的话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当然也许大家会觉得,没有火花了,合作那么多次了,那么熟了。


王子文:但是规避了一些风险。


王凯:因为熟,所以了解,沟通交流上也没有障碍,在一起拍戏很舒服。


腾讯娱乐:《蜗牛》的角色和《欢乐颂》有很大的区别,可以说是反过来了,表演状态是不是需要很大的调整?


王子文:对,差别还蛮大的,特别是许诩和曲筱绡这两个人。


王凯:因为本身人物就不一样,人物设定就不一样,包括人物关系也是不一样的。


王子文:我觉得我们俩都算是一次突破吧,在这个剧上的角色。


腾讯娱乐:要怎么调整表演方式,私下会沟通吗?


王凯:会,毕竟是把文字的东西变成影像的二度创作,演员双方必须得舒服。所以我们在现场会不断的调整,包括台词,包括现场调度,我们都会不断的去调整。我们自己得演舒服了,观众才会看着舒服。


腾讯娱乐:子文的角色和曲筱绡差别很大,做了怎样的调整?


王子文:其实我性格里头除了有曲筱绡的状态,也有许诩的状态,所以在拿到这个剧本的时候,虽然我知道她跟曲筱绡的差别很大,但是我知道我可以。我只是把曲筱绡的部分先关起来,然后把许诩的部分放大。


只是这个角色对我来说,也算是我演戏以来一次新的尝试。因为我一直擅长于演曲筱绡这样的角色,开朗外向的。许诩这个人物在最开始的时候还是调整了一段时间才慢慢进入状态的。从声音、从语速,从我的表情各方面,都会完全区别于之前的角色。


腾讯娱乐:王凯呢?原著里,因为许诩对待感情很冷感,季白会用语言去暗示,会变成一个主动追求者,会说很多情话。


王凯:没有,因为剧本改变了很多,说情话好像没有,目前我没有看到。你看到这样的台词了吗?


王子文:没有。


王凯:目前我们拍的戏都是前半段的戏,现在导演的要求是能顺拍就顺拍。


王子文:许诩跟季白的爱情基本上是从缅甸那儿开始才有一些明显的感觉的。所以我们现在还没有拍到那个部分。


王凯: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了那种,在接近尾声的时候才开始有了这种萌芽。然后没多久,这个戏就结束了。


▲剧中的“季白”“许诩


▲王凯王子文演绎“蜗牛拎”


腾讯娱乐:剧本和原著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王子文:爱情不知道去哪儿了。


王凯:蜗牛不见了。


王子文:可能原著上案情和爱情是两条并行线,都是同样重要的。现在我们为了让它的节奏快一些,更紧张一点,爱情是往后放。基本上是以案情推理为主。


王凯:加重了案情,弱化了爱情,爱情这一块,也不是像原著里写的那么热烈,会变得很克制。


王子文:比较矜持。


王凯:我觉得这种克制的爱也是一种美。反正跟《欢乐颂》是完全不一样的,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人物关系。


▲王凯踢腿,动作戏很多


拍《蜗牛》不像《欢乐颂》,

每天都过的很严肃


腾讯娱乐:探班时看到那场打斗戏,注意到歹徒挥刀过来的时候,王凯有一个动作用自己的身体完全护住了许诩,这类细节是导演指导的,还是自己参与了创作?


王凯:剧本是这么写的。


王子文:好几次救了许诩。


王凯:最后她也救了我一次。


腾讯娱乐:王凯的剧一向动作戏并不太多,今天一来就看到一场动作戏,这算是你拍过的动作较多的剧吗。


王凯:相对来说比较多了。


腾讯娱乐:为此做了哪些训练没?


王凯:哪有时间啊,我连健身都没有时间。这次拍戏拍得挺舒服的,而且出乎意料的顺利。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还是状态好吧,都是老熟人,也没什么压力,不紧张。因为人在最自然最放松的状态时,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很舒服的。


腾讯娱乐:子文在这部戏里一直都是处于被呵护、被保护的状态吗?


王子文:在关键的时候肯定都是他挺身而出救的我。前期他是想给我轰走的,但是逐渐对我认可了,因为季白是外冷内热的人。许诩其实也是这样的人,都有点闷。许诩从故事发生,到中间的时候,已经对季白有了感情,但是她自己不懂,她不知道爱是什么感觉,慢慢她才逐渐逐渐意识到自己开始喜欢季白。


腾讯娱乐:之前得知你们演的是刑警,还挺期待二位穿制服的,但从今天的探班和看片花发现,你们穿的都是便装。


王子文:因为我们是刑警。


王凯:刑警一般出任务都是便装,但是我们也有穿制服的戏。


腾讯娱乐:拍戏中还有哪些有意思的事吗?


王子文:我们这个戏不像《欢乐颂》,每天都在很紧张的破案中,很少有开心的时候。不像《欢乐颂》很多玩闹、玩笑,生活日常。《蜗牛》这个戏我的状态就是不停的要让自己冷静下来,真的去像一个心理分析师一样,机智的去处理案情,所以我们还挺严肃的。


腾讯娱乐:所以你们最后真的在一起了吗?你们这种严肃的状态,真的能好上吗?


王凯:最后的结局是赵寒和姚檬结婚了,我们俩作为伴郎和伴娘。


王子文:也算是在一起了,也算是好了。


腾讯娱乐:“蜗牛”会变得稍微快一点吗?


王凯:在我的训练之下,可以快一点了吧。


王子文:跑步快一点。


(图/薛建宇 视频/王栋)


▲预告片片段


相关阅读:


看完王凯王子文的动作戏,沉浸在新梗"蜗牛拎"里无法自拔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如果蜗牛有爱情》首支预告片。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