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非诚勿扰加拿大专场”孟非温哥华见面会,孟爷爷的这些对答亮了!

<- 分享“加拿大天天网Dailynet”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30 加拿大天天网Dailynet



中国江苏卫视大型婚恋交友节目《缘来·非诚勿扰》(原名《非诚勿扰》)的收视率稳居中国生活服务类电视节目榜首,在海外华人中的影响也十分巨大,拥有大量海外忠实观众。

加拿大《环球华报》创立于世纪之初的2000年,以“服务移民、服务社会”为办报宗旨,确立了“公正、平实”的风格,在协助移民融入社会、促进中西文化交流和维护华人社会团结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今夏,《缘来•非诚勿扰》节目和《环球华报》携手合作,共同推出新一期“2016加拿大专场”,由《环球华报》独家承办加拿大海选活动和嘉宾甄选环节。这是口碑和实力的携手,真诚和投入的合作。


《环球华报》社长司晓红在见面会前和孟非合影。

 自4月6日海选正式启动后,经过一系列精彩和有序的线上和线下活动,“加拿大专场”迎来了新的高潮。5月26日,为主持和制作最终环节的“嘉宾甄选秀”,《缘来·非诚勿扰》主持人孟非和节目组抵达温哥华。10多个小时的飞行之后,他们并没有安排任何休息时间,马不停蹄地参加各项预定活动。等待着孟非的,还有当晚由《环球华报》举办的的“中国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孟非与温哥华观众见面会”。

晚7:30,“见面会”在卑诗大学新地标“校友中心”(UBC Alumni Center)举行。温哥华新雨如注,校友中心内笑声掌声如潮。

受邀嘉宾包括温哥华华人政商名流、侨社和卑诗大学学生等,数百孟非“粉丝”亦欣然前来一睹“明星”风采和期冀参与交流。

《缘来·非诚勿扰》主持人孟非大气博学、幽默亲和,有导师风范而分寸十分得当,在中国一线主持人中独具智慧型风格。其首次莅临温哥华,参与“加拿大专场”的嘉宾甄选环节,并以“见面会”的方式亮相和展开对话,毫不意外地引起了各界人士的关注和“粉丝”们的追捧。

关于“加拿大专场”,孟非事前告诉记者:“海外华人对《缘来·非诚勿扰》的支持和喜爱让我很吃惊。尤其是温哥华,华人比例高,与中国的交流也最为频繁。因此栏目组非常重视此次加拿大专场,希望能够用最好的状态迎接来自加拿大的青年男女。尤其是本次海选获得了《环球华报》社的鼎力支持,相信本次《缘来·非诚勿扰》加拿大专场在各位媒体同仁的倾力合作下,在加拿大广大华人朋友的积极参与下,一定会取得圆满成功!”


登场伊始,孟非就从自己和《非诚勿扰》制播团队开始,做起了自我介绍。孟非虽为中国江苏电视台编制员工,但《非诚勿扰》的核心导演团队已经走向市场,即开始实现“制播分离”。“和国外制作单位和播出平台分离的惯例和发展趋势不同,国内长期以来电视节目的制作和播出仍混为一体,只有电视台才有能力制作节目并且充当播出平台。而《非诚勿扰》正在做这种分离的尝试”。

《非诚勿扰》成为了中国“制播分离”下商业化最成功的电视节目之一。孟非信心满满地说:“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正在致力于做中国最好的电视节目内容提供商。我们做这方面工作已经两年了。只要大家还愿意继续看,我们就愿意继续做下去”。

当谈及和国外媒体的合作时,孟非由澳大利亚SBS电视台购买《非诚勿扰》版权说起,论述了节目为全球华人服务的目标和向国外输出文化产品的愿景。“一个强大的国家,一个自信的民族,要在世界上有尊严和地位,成为真正强大的国家,还应该输出文化产品”。


 

“我们传递的文化符号,应该是积极的、友好的、全人类共同追求的东西,比如说独立的、自由的、追求平等的、爱情的、追求生命尊严的。我们所做的节目,不论国籍,不论意识形态,对美好爱情的追求总是相通的,对爱情中的幸福、美好和婚姻中的平等的追求,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喜欢我们的节目”。


随即,见面会进入了提问时间。对答之间,孟非随处都在抛洒着睿智、诚恳和生活阅历的沉积,显示着对《非诚勿扰》节目的热爱和对服务大众婚恋交友需求的真诚。

§  在自己选择的“自由”和亲情的压力之间,孟老师能不能给我们指条路,让我们做到平衡,既能够让自己有追求自己生活的权利和自由,又能够让家人感到他们的意见是受到尊重的?

 

任何人的婚姻,只跟两个人有关系,就是这个婚姻的双方。我特别不同意这样的说法:“婚姻看上去是两个人的事情,但实际上是两个家庭的事情”。胡说八道!还有人说什么“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姻是不幸福的婚姻”?我告诉你们,很多得到父母祝福的婚姻更加不幸福!我目之所及,就属男女关系我比别人知道得多一点。我专注男女关系20年,我就干这一件事,我看到的实例和数据,真的是父母干涉子女的婚姻越多,子女幸福的可能性越低。听上去有点刻薄,但很多父母在子女婚姻上,带有非常强烈的甚至是不可理喻的自私想法。父母的建议可以听,朋友的建议可以听,但最终任何的建议都不要左右你自己的判断。



§  知道您的面馆生意特别好,打算在温哥华开一家吗?

 

人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把面条店开遍世界各地。明年打算先在澳大利亚开。考虑嘛,一方面要有合作方,最好是现成的餐饮企业,当地华人数量也比较多,30万以上,找个人流量比较大的商场。有意向的话,可以给我微博留言。有大量华人在的地方都可以考虑。小买卖嘛,开个面条店亏也亏不死。

§  您对现在年轻人的爱情观有什么看法?从2010年开始拍《非诚勿扰》到现在,这么多年,您觉得年轻人的爱情观有什么变化?

 

这个问题问得太大,大得让人无法下口。一般来说,6到7年的时间,很难做一个特定人群的代际划分,中国年轻人在择偶的问题上有什么明显的变化,这很难说,也很难有这样的数据去支撑。

§  您是如何平衡您的工作与生活的?

 

我觉得,人得会活着,会生活。我发现越来越多的人,有本事的人挺多的,有钱的人挺多的,事业做得特别好的有成就的人也挺多的,但我发现有意思的人不多,会活着的人不多。……我认为年轻人念书、创业和谈恋爱都不冲突。要安排时间,安排生活。要会挣钱,要会做学问,也要会生活。


§  您想柳岩吗?杨幂离婚了吗?

 

这是让我问郭德纲的问题。这两位,一个合作过三年,另外一个都没见过。我跟柳岩在《非常了得》在一块做了三年,山不转水转,也许以后会在什么节目中再合作。另外那位没见过,准确地说是不熟。

§  平凡人的小幸福细水长流,但是我怕我会厌倦,因为一成不变。该怎么办?

 

有些人注定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就像我这样的。一个男人30岁之前要做好十件事情,第一件事,就是要彻底放弃一个念头,就是“我将度过轰轰烈烈并且不平凡的一生”。“过不了平凡人普通人的生活”?你都是谁啊?我能看到的能接触的绝大多数人,都在“普通人”的范围内。比如一个主持人,把节目做火了,走到哪儿都有人认识,这会带来一个死循环,影响他的幸福感和成就感阈值会越来越高,口味越来越重。但无论多么风光炫丽,总有有一天他会终于被人遗忘的。离开这个舞台,走到大街上没人认识,没有人要签名合影,如果有这样的心态的话,想想都要死。怎样才能做一个有趣的活得开心的人呢,有一个生活经验,我也想和在场的上点岁数的人分享,有一到两样跟你一辈子的爱好,这件事情太重要了。有那么多事要做,至于那么寡淡吗?


 

§  《非诚勿扰》有的牵手嘉宾是“台上牵手,台下撒手”各奔东西了。您觉得他们是为了作秀吗?

 

常被问这个问题。第一次是一个年轻女记者问,台上牵手的成功率有多少?,我说大概20%多一点吧。结婚的比例有多少”?我说这说不上。她问话的那个“劲儿”,大家心知肚明,有多少人是真来找对象的?有没有作秀的?我问她,你爸妈有没有给你介绍过对象?当然有啊!你爸妈给你介绍的你没跟人家结婚,要么你觉得人家不合适要么人家觉得你不合适,总而言之,你爸妈给你介绍的人最终也没合适,你会不会觉得你爸妈不怀好意呢?如果问“在这个节目相亲的人有没有作秀的”,我真没办法回答。我们这个节目唯一的门槛,就是年龄,男女都不得低于25岁,其他没有任何门槛。所有上我们节目的男女,都要签一份协议。协议上核心的一句话是“要对提供给制作单位的一切信息的真实性承担法律责任”。为了做“网红”吗?理论上说,每个人都可以在全世界面前红五分钟。那又怎么样?你今天红得不要不要的,24个小时就有比你更红的出现了。没有说上了《非诚勿扰》当了女嘉宾以后就变成杨幂了。另外,将心比心,虚荣心会有的,从舞台聚光灯下走出来,万众瞩目,他会让那些年轻人陶醉。这也很正常,你去你不会啊?我也会啊,我原来就是印刷工,突然一下红了,我也挺陶醉的。所以大家都怀着善意的心去看待一些问题比较好。

§  如果您不是名人,去参加《非诚勿扰》的话,您觉得您第一轮会留下几盏灯?

 

第一轮?那得看我什么岁数了,40多岁去那估计剩不下几盏灯了,20多岁去应该就算普通人。对我来说最可怕的就是摄制组要去我家拍我的生活,特别无聊特别寡淡。估计,我要上去能牵手的概率和台下各位去的成功率估计差不了太多。


见面会后的大合影(记者洪闻)

 

·最后,您对现在的搭档还满意吗?

 

很满意。黄磊和黄菡两个人,一个黄老师离开我们了,另一个黄老师又站起来了。现在的黄澜我觉得基本上属于年轻版的黄菡吧,说话也很温婉,是个特别讲道理的人。黄磊是个乖宝宝,从小特别听爸妈的话,结婚以后听老婆孩子的话,上大街听交警的话,人生最刺激的事就是做完节目后喝两杯啤酒,这是他干过最刺激的事情。

 

  • 为何做情感节目主持人,为何选择《非诚勿扰》?

 

显然是领导会用人,他发现我擅长这方面。我这一辈子,除了开面条店是我自己倒腾出来的以外,所有其他都是被人逼着干的,都是领导交待我去干的。当时接《非诚勿扰》的时候,我还在江苏台的另一个频道做新闻节目,在《非诚勿扰》之前做了10年的新闻主播。我最大的一个特点,大家能看得出来不?就是一身正气的那个气质。后来有一天,我接到我们总编的电话说有个新的“相亲节目“,问我有没有兴趣。他说别人都有自己的活,实在是没人。原因只是“这会没人”。然后一去就火了。我就有这个气质,他们让我做的事,都能把它做好。但我也是个谦虚的人。


本文由环球华报授权转载,如有疑异,请与小天天联系 微信dailynetca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