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届戛纳电影节冷门迭爆,获奖名单质疑声四起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3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戛纳报道团(文/耿飏)


随着本届戛纳电影节评审团主席乔治·米勒宣布金棕榈大奖归属于英国导演肯·洛奇的《我是布莱克》时候,第69届戛纳电影节彻底落下了帷幕。在公布片单之时,因为主竞赛名导新作云集,被媒体视作“回归万神殿”的本届戛纳电影节,最终以一种富有争议的方式画上了句号。


▲肯·洛奇第二次夺得金棕榈奖


以下为完整获奖名单:


➔ 最佳影片金棕榈奖

《我是布莱克》肯·洛奇(英国)


➔ 评委会大奖

《只是世界尽头》哈维尔·多兰(加拿大)


➔ 最佳导演奖

克里斯蒂安·蒙吉《毕业会考》(罗马尼亚)、奥利维耶·阿萨亚斯《私人采购员》(法国)


➔ 最佳剧本奖

《推销员》阿斯哈·法哈蒂(伊朗)


➔ 最佳女演员奖

贾克琳·乔斯 《罗莎妈妈》(菲律宾)


➔ 最佳男演员

沙哈布·侯赛尼《推销员》(伊朗)


➔ 评审团奖

《美国甜心》安德里亚·阿诺德(英/美)


➔ 最佳长片处女作奖(金摄影机奖)

《女神们》Houda Benyamina(法国)


➔ 最佳短片奖

《时间代码》Juanjo Giménez Pea(西班牙)


➔ 短片评审团特别奖

《与魔鬼共舞的女孩》Joo Paulo MirandaMaria(巴西)


➔ 荣誉金棕榈奖

让-皮埃尔·利奥德Jean-Pierre Leaud(法国)


不可否认的是,对于媒体和评论界来说,今年的结果是“失望的”。之前呼声最高的德国电影《托尼·埃德曼》一无所获。



▲《托尼·埃德曼》一无所获


对于结果的争议,让评论界和评审团、得奖者之间产生了一种对立的情绪。 在评审团发布会上,记者们对得奖结果提出非常直接的质疑。获得评审团大奖的加拿大导演泽维尔·多兰也对于评论界对于自己作品的评价回应道:“我永远会对我自己的创作和自我忠诚,而不是人们的评论。”


尽管对于大奖归属的讨论还将持续,但是肯·洛奇的获奖感言足够令人尊敬。他指出了像希腊、西班牙这样的欧洲国家的民众,在欧盟的新自由主义下的悲惨命运:“当世界上还有绝望存在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告诉那些无动于衷的人,另一个极端的存在。”


至少本届电影节能圆满落幕,意味着电影宫外超过500名的安保人员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本届戛纳电影节笼罩在“恐怖袭击”的阴影下,加上电影节期间埃及航空航班的失联事件,保证电影节安全问题一直是当局的首要任务。这届安保规格最高的电影节安全结束,对全世界来说,都是一则最好的消息。


颁奖过程直击:

冷门迭爆 媒体中心嘘声掌声齐飞


由于卢米埃尔大厅中举行的颁奖典礼并不对媒体记者开放。因此在颁奖过程中,来自世界各国的媒体记者都在新闻中心或者德彪西大厅中,收看颁奖的实时直播。随着每一个奖项的颁发,记者们的反应最能反映一个奖项是否众望所归。



▲伊莎贝尔·于佩尔也是热门影后人选之一


从所有竞赛片得到的评价来看,德国喜剧电影《托尼·埃德曼》在首映后得到了一片好评,《银幕》上3.8分(满分4分)的“历史最高分”足以体现评论界对于这部影片的喜爱。大导演保罗·范霍文的《她》在最后一天亮相,也给了媒体巨大的惊喜。法国国宝级女演员伊莎贝尔·于佩尔在片中的发挥也被视作是影后的热门人选。


在最终颁奖之前,戛纳坊间流言四起。无论是贾木许的《帕特森》还是伊朗导演法哈蒂的《推销员》都成为了热门的金棕榈候选。


随着电影节官方招回的导演名单公布,今年的各大奖项归属开始渐渐清晰。在开幕式红毯上,肯·洛奇,多兰,阿诺德,阿萨亚斯,菲律宾曼多萨,蒙吉,法哈蒂,以及导演双周处女作《女神们》的主创先后走上红毯,意味着他们都将在今晚有所收获。



多兰作品《只是世界尽头》


因此,流言开始转为猜测谁是金棕榈得主?关于多兰此次将会成为金棕榈得主的流言,延续了各国媒体之间的争论。影片在首映之后的评论,就具有很大的分歧。法语系媒体对多兰的青睐一如既往,而英语系媒体的《银幕》杂志只给出了1.4分低分。


最终,如今已经有“戛纳宠儿”之称的多兰,在第67届上《妈咪》获得评审奖之后,今年再进一步荣获评审团大奖。事实上,多兰得奖的时刻引发了媒体中心一片巨大的嘘声。要知道,两年前多兰得奖的时候,同样的地方是媒体们全场欢呼,风头完全压过了金棕榈得主努里·比格·锡兰。



▲《推销员》沙哈布·侯赛尼获得最佳男演员


很显然,评选结果无法让媒体满意。最先颁出的两大奖项,还算情理之中,并没有引发激烈反应。伊朗影片《推销员》中的男主角沙哈布·侯赛尼获得当晚第一个大奖:最佳男演员大奖。英国女导演安德里亚·阿诺德以《美国甜心》,完成了自己评审团奖的“帽子戏法”。



阿萨耶斯、蒙吉共享最佳导演


可是,从最佳女主角归属《罗莎妈妈》的菲律宾女演员贾克琳·乔斯开始,媒体中心的记者们就开始出现了嘘声和哄笑声。阿萨耶斯的惊悚片《私人采购员》首映时被媒体报以嘘声。结果他和深得褒奖的《毕业照》导演蒙吉并列最佳导演奖,公布的时候,自然引发一片嘲笑声。


多兰得奖后,金棕榈归属已经水落石出。不过在肯·洛奇登台时,记者们给出的欢呼声和嘘声几乎一样大。这位80岁高龄的英国导演的新作,讲述了一个有残疾的木匠在和陈腐官僚系统对抗,挣扎最后走向死亡的悲剧性故事。其作品一贯的政治属性和对现实的关怀,打动了评审团,却没有赢得评论界的肯定。


很显然,失望的情绪在媒体间迷茫。法国著名杂志《电影手册》官方推特直言:“这届质量相当高的主竞赛单元被一群眼瞎的评委毁了。”


评审团新闻发布会直击:

记者火药味十足 评审回答打太极



乔治米勒颁发金棕榈大奖


在颁奖结束公布后,本届评审团马上移师新闻发布会厅,接受媒体们的提问。对于奖项的归属,在媒体和评审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分歧,新闻发布会的气氛充满“火药味”。记者们尖锐直接的问题,和台上评委们四平八稳打太极的回答,也足以反映这届电影节最终结果的焦灼。


发布会一开始,主持人先让几位评委分别用三个词语形容本届评审过程。在各种场合一直笑嘻嘻的主席乔治·米勒延续了自己的一贯口风,夸赞了一番评审们激烈但是融洽的评选过程。最后他总结为:“智慧、敬畏、美丽(intelligence fears beautiful)。”


不过,媒体第一个提出的问题就带着刺。一位记者问评审中,去年曾拿到评审团大奖的《索尔之子》导演拉斯洛·内梅思:“作为去年的得主,今年这个奖给了多兰你怎么看?”


不过匈牙利导演不以为然:“我对最后评选出《只是世界尽头》充满骄傲。影片反映了导演巨大的野心,电影中也充满真情实感。”


紧接着,记者直接质问为什么评论甚好的《托尼·埃德曼》一个奖都没有?并且还在导演奖上评出了一个“双黄蛋”?


乔治·米勒回答:“主竞赛有21位导演的作品、21种表达。可是只有一个大奖。所以有一部分的好电影,应该得奖的电影,没有得奖。我们在评选过程中,并不会受到外界观点的影响。我们的责任是评选出我们自己的选择。”


“至于平局。那就是根据规则,不相上下那就只好并列。”米勒总结道。


评审唐纳德·萨瑟兰头顶头巾,吸引了大家注意:“在座的人,有任何一个人比台上坐着的这几位评委,对于电影更有经验更有洞见吗?没有。”


美国著名电影媒体《Deadling》记者的提问更具火药味:“有影评人说最佳女主角在《罗莎妈妈》中,顶多算个女配角。你们怎么看?”


“那就是影评人错了!” 唐纳德·萨瑟兰带着惊诧回答说。


拉斯洛·内梅思也直接反问记者:“什么?你看电影了吗?她的表演让我心碎。让我们所有人感动。”


主席米勒说:“我本来不想多说什么的。但是我要强调:戛纳的电影节的评选标准和哲学,和奥斯卡是完全不一样的。一部电影不可能像奥斯卡一样,又拿演员奖又拿金棕榈奖又拿剧本奖。不要用好莱坞的眼光,来看待戛纳。我们评选得精疲力尽也是为了这个原因。我们会将一部优秀电影中的最优秀部分,予以奖项肯定。”


另一位记者紧跟着米勒的回答质疑道:“…………如果一部影片只需要用一个奖项鼓励的话,可是《推销员》为什么就得了两个奖?”这位记者的问题之前有非常复杂的前提描述,以至于主持人都有些不满“麻烦你问得简单点。”


米勒开始解释说:“我们被允许:一部电影最多两个奖项。这是多次投票后的结论。”


他接着说:“我们有9个评审,有更多的人看过电影,写过影片。每个人都有观点,都是主观的观点。我们的讨论,就是在这样的不同中,找到一种共识,找到平衡。我们精疲力尽。我们无法照顾别人怎么说。这也是游戏的规则和游戏的乐趣所在。”


得奖者发布会:

多兰回应质疑

肯·洛奇否认作品政治倾向



▲肯·洛奇


在最后一个环节的得奖者新闻发布会上,所有奖项得出依次面对媒体。这里的气氛比起评审团发布会要好得多。当金棕榈奖肯·洛奇压轴亮相的时候,赢得了现场一片掌声。


有记者对于导演作品的“政治动机”提出疑问,这位英国导演一直以来坚持自己的政治立场和对平民阶层的关注,在整个欧洲都享有巨大的声誉。


肯·洛奇回答说:“我相信欧盟对于如今的新自由主义有着新的理解。可是,事实上是,欧洲的许多民众,都在经受贫穷和绝望。拿这部电影来说,我有一个小的故事,是一个普通的人的故事,我希望故事能够让大家产生共鸣。我就这一个单纯的目的。”


当然,最受关注的,自然是还是泽维尔·多兰。在颁奖现场,他在台上几次流泪,获奖感言中几乎泣不成声。原本每个奖项的得主有三次问答的机会,不过,多兰在问答环节显然平复了情绪,以一段“自白”+“自辩”直接结束了这个环节。



多兰现身闭幕的PHOTOCALL


一位加拿大记者委婉地表达了多兰作品得到的不同评价的现实,这位新科评审团大奖得主,说:我确实知道,人们对于我的作品有“误解”。这个“误解”不是他们看不懂电影,而是他们看一件事情,有不同的看法。”


“我在影片的首映场上,看到观众们给予了非常热烈的回应,我也记得他们脸上的泪水。我们拍电影到底给谁看?是给影评人吗?是给媒体吗?是也不是。”


“我整个6年的职业生涯虽然不长,但是我一直对人们如何看我的作品保持好奇心。以后也是。我现在面临的是,很多人对于我的作品缺乏足够的尊重,对于评审团做出的决定缺乏足够的尊重。”


“我永远会对我自己忠诚,而不是人云亦云。”多兰的回答最后以这句话作为结束,随即起身,又弯下腰来,对着话筒用力说了一句:“谢谢!”


(图/隋希 视频/阿洋)


▲视频:直击戛纳电影节闭幕 红毯上的中国网红少多了,时长约03分04秒,请在wifi环境下观看。


相关阅读:


戛纳走红地毯指南:68万两日游,普通人也能圆梦


原来戛纳一直"很黄很暴力",这些片子千万关起门来看



点击“阅读原文”,回顾第69届戛纳电影节颁奖盛况。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