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易遭受校园性侵害,多数人却敢怒不敢言

2016-05-23 澳洲新鲜事


去年4月下午3点,萨比娜·莫扎法(Sabeena Mozaffar)的手机上开始接到脸书(Facebook)消息,一名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巴基斯坦籍留学生提出用钱购买她的性服务。

  

萨比娜表示,骚扰她的人此前曾经散播过流言,称他拒绝了她的性要求。“我担心自己的安全,因为他知道我的房间号码。”萨比娜第二天一早就把这件事报告给了院长,现在该名男子已经不再是澳洲居民。


澳洲大学联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开展了“现在尊重,永远尊重”宣传活动,来反对校园性暴力,该活动发现,由于存在文化和语言障碍,留学生特别容易受到性骚扰或性侵害。




先驱太阳报》已被告知,在这个“沉默”的社群中,不愿意以身相许的性伴侣常常会遭到讹诈威胁,还有人意外怀孕,澳洲国内学生会瞄准特定的文化群体,一些留学生吓得晚上都不敢独自在校园里行走。

  

然而,大多数国际学生都不想提出正式投诉,担心这会让自己和家人丢脸,并且影响他们留在澳洲。




“他们不想告诉任何人,”新南威尔士大学学生代表会(Student Representative CouncilSRC)的国际官员普林塔娜乌(Emma Purintanawut)说,“他们的背景,他们的文化,让他们感觉很羞愧。”

  

普林塔娜乌表示,在她的祖国泰国,性侵犯和性骚扰被认为是个人生活中的一道“伤痕”,也会玷污一个人的家庭。“如果我身上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别人知道了,那么对我的家庭也不利。”

  

普林塔娜乌说,大学和学生代表必须找到一种促使留学生挺身而出的办法。他说,大学需要提供广泛的语言服务,让留学生能够用母语表达自己的创伤。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校有专门的留学生顾问,以及具备与多元文化群体打交道的工作经验的心理学家和社会工作者。

  



但萨比娜的经验表明,国际学生既有可能成为受害者,也有可能成为施害者。一名男性留学生在向另一名男留学生求爱遭拒之后,威胁回国后到处宣扬他是同性恋。

  

SRC官员表示,一些留学生可能不具备哪些行为在澳洲是恰当的社会和文化意识。而另一些人则不够自信,不知道自己受到骚扰或侵犯时应该作何反应。

  

雪梨大学的南韩学生抱怨说,偏好亚洲女性的白人男性会故意盯上她们。该校SRC的国际官员爱尔腾(Hannah Elten)表示,白人男性假设她们更加柔顺,更加顺服。

  

爱尔腾说,意外怀孕也是留学生的大问题。“来留学的孩子都还比较天真,事情发生后不知如何应对。”



<END>



往期回顾


寄宿家庭本应该是留学生在异国他乡里的一份依靠,是留学生提高语言、熟悉不同文化、融入当地社会的最好媒介。


然而小新身边但凡住过寄宿家庭的朋友,提起寄宿家庭来都是满腔的苦水要倾诉。在他们的故事中,伙食、住宿条件不好只是其次,更严重的甚至还受到了强奸威胁。


今天您回复“寄宿家庭”,给您看留学生经历过的寄宿噩梦


小新要告诉大家个小秘密

公众号可以置顶啦!

赶紧把小新置顶吧,这样在茫茫人海中,

你才不会和最

「新奇」「鲜活」「有故事」

的澳洲新鲜事擦肩而过





新鲜事爆料邮箱:eric.li@1688.com.au



关注澳洲新鲜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