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下海,大树林里走一走

<- 分享“今日阿德莱德”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6 今日阿德莱德



生活故事
时代传媒征集稿件,欢迎大家分享在澳大利亚的生活经历,让更多的人了解澳大利亚,投稿详情参阅一下链接:
时代传媒征集稿件 欢迎大家吐槽投稿
南澳游记
位于南澳最南端的Deep Creek 国家公园,和袋鼠岛隔海相望,从阿德莱德驱车大概两小时左右。

正逢南半球的初秋,一路快车,高速路两旁黄绿色交杂的树刷刷过去,轮胎所过之处有树叶飞起又飘落。车里放着音乐朋友在打闹,那种纯粹的快乐让人逃离了学业的压力像是回到了无忧的小时候,背着最想要分享给朋友的零食去秋游。
 
开错路时遇到一具很大的动物骨架,可能是一只死去很久的袋鼠,肉皮早已被飞鸟啃食干净,骨架颇大横在路上,场面有些让人心寒。然而自然界物竞天择的规律,不是用人类的同情心来运行的。生物链的运转,只是严肃而客观的一个存在。
 
终于抵达国家公园的停车场。只见是一片空旷的土路,立着木桩便是停车场了。果然是澳洲人最自然的状态,连停车场都这么不拘小节。

开始一路向上爬山并不知道路程有多远,只是能遥遥的望到远处的海,一鼓作气向大海的方向前进。上山的路程较为难走,尽是形状大小各异的碎石,即使穿着运动鞋走起路来也还是觉得硌脚。

路窄而道两旁植物多刺,似是保留了原始森林想要自我保护的状态。时常遇到成片的被烧焦的黢黑树干也让人不觉惊恐,乱树林立不得不让人幻想出恐怖片的色调。

跋涉两个钟头之后终于抵达一处平坦之地,望向四方却没有路可以再前行,除去退路三面都被灌木荆棘的植物包围。Eric打头手拿树枝开路,终寻摸出一条不能称之为路的路带我们走。四个人倒也没有包袱,边压倒脚下的灌木丛边打趣。

幻想我们是在酷炫的荒野求生,正好用go-pro记录下过程。之后卖给真人秀节目,带来的经济效益足够我们拿到澳洲的移民签证。并且澳洲政府会把这个国家公园交给我们打理,最终我们勉强接受从而人生获得双赢。一路意淫说笑的走过了那段路。终于抵达了入海口,然而又是另一番神奇的景象。
 
一片平稳的河停在眼前,土黄色的墨绿色的水草在浅滩里搁置,海腥味随着水波荡漾一阵一阵的传来。可转过目不可及之处似乎就是大海。几个人些许犹豫之后,脱鞋挽起裤脚过入海口去看大海。
 
彼时天阴而海风卷来潮湿的空气,无所顾忌的海浪打在礁石上,激起几米宽的白色浪花。在阴云走后的刹那间阳光得以见天,透亮的白光洒在形状各异的白色浪花上,倒像是一个纯白色的长满不可名状的植物的植物园,甚是奇特。

自然的多变令你防不可防,入海口处水势平稳含蓄且水浅只到脚踝,可只转个弯入海的时候就变成了勇猛的海浪。两种不同的自然景观,一处和谐如家猫,一处湍急进击如猛兽,在十余米宽的入海口处神奇交融。
 
因为地势高多沟壑,山谷上方气流不稳导致天气也古怪。前几分钟阳光刺眼,海水反射出剔透的晶蓝。几分钟后便雨下的细密,云层霎时之间变得墨黑,倒影在海水上使得海水更显深邃莫测。

让人想起海明威在 老人与海 的描写,一是老人在水湾处捕捞大马哈鱼,二是老人在凶险大海里与鲨鱼搏斗的场景。不得不感叹自然的无常,海让你有粥可食,亦可翻舟让你被食。

偶然在石头缝里发现已经干枯的鱼骨,灰白色略酥脆,可以写字。在石块上写了“虚怀若谷”四个字,应景又深刻的词再适合不过这个当下了。

停留脚步坐在礁石上,海风吹来,心里慢慢忘却了所有。返回之时,阳光已然和煦,只是入海口的海水已经涨潮到小腿肚了。

谢谢各位看官

今日
推广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