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钟书眼中的杨绛:最贤的妻,最才的女

<- 分享“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5 今日头条




今天凌晨一点,著名女作家、文学翻译家和外国文学研究家、钱锺书夫人杨绛在北京协和医院病逝,享年105岁。她与钱钟书的爱情,不愠不火,却最是深情,成为一段广为流传的佳话。

今日推荐药铺子的头条号文章《钱钟书眼中的杨绛:最贤的妻,最才的女》。

杨绛先生出生于1911年,这位百岁老人先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1997年独女钱瑗去世),又经历了她终生挚爱的离去(1998年丈夫钱钟书去世),如今,她也走到了人生的边缘。


大部分生于民国建国前后的女子还是秉承着“夫唱妇随”的习惯,她嫁给了钱钟书就应该是钱夫人,然而我们熟知的杨绛是“杨先生”,我们知道她不仅仅是“钱钟书的夫人”,她还是“杨绛”。杨绛是当年清华的才女,父亲是民国的最高检察长,姑妈是北京女子师大的校长,妹妹是著名翻译家(《名利场》译者),而她自己也精通英、法、西班牙等多国语言,她翻译的《堂·吉诃德》是现在公认最好的译本。当年清华众多才子纷纷示爱杨绛,但是杨绛只钟情于才貌全备的钱钟书。 

杨绛和钱钟书的爱情故事广为流传,他们之间的情话让人为之动容,不愠不火,却字字深情。就像钱老形容杨绛:你是最贤的妻,最才的女。 

杨绛和钟书第一次见面是在1932年3月,钱钟书身着青布大褂,戴一副老式眼镜,眉宇间蔚然而深秀。见面时,钱钟书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没有订婚。”而杨绛则紧张地回答:“我也没有男朋友。” 

钱钟书曾用四句情诗来形容初见杨绛的感觉:「缬眼容光忆见初,蔷薇新瓣浸醍醐;不知靧洗儿时面,曾取红花和雪无。」(看到你我感觉眼前一亮,暗自揣测,你是不是用了红花和白雪来洗颜,怎么面色如此让人动心。)世界上最美的情诗不过是最真情的流露,只不过钱老的情书让人甘拜下风,难怪杨绛会爱上这个有才情的男子!

「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钱钟书 

「月盈则亏,水满则溢,我们的爱情到这里就可以了,我不要它溢出来。」杨绛的爱情像一杯包含深情的白水一样,恰到好处,而又深刻明净。 

杨绛一直说,她和钱钟书不是门当户对的人,钱家是旧式人家,重男轻女,杨家是新式人家,男女并重,女儿和男儿一般培养,婚姻自主,职业自主。然而杨绛看待的感情却可以抛开门户之见,在那个年代,实属不易。 

「我是一个老人,尽说些老话,对于时代,我是一个落队者,我没什么良言贡献给现代婚姻,只是在物质至上的时代潮流下,想提醒现在的年轻人,男女结合的最最重要的是感情,是双方互相理解的程度,理解深才能互相欣赏和吸引,才能互相支持,互相鼓励,才能两情相悦,门当户对以及其它,并不重要。」——杨绛 

在钱钟书弥留之际,杨绛也总是做梦,做梦钱钟书走着走着就不见了,对于爱人的即将离去,杨绛是这么说的: 

「我曾做过一个小梦,怪他一声不响地忽然走了。他现在故意慢慢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这我愿意。送一程,说一声再见,又能见到一面。离别拉得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的愈远,愈怕从此不见。」——杨绛作品《我们仨》 

百岁老人的沉淀在这个时代太少有了,快餐化的生活物流横欲,美女直播霸屏,送鲜花送跑车成为新时尚,然而我们却很难感受到曾经那种“最贤的妻,最才的女”的爱情表达方式了,悲伤逆流成河,用在这里再恰当不过。 

杨绛的作品好像承载着几代人的爱情理想,承载着一种不灭的时代精神。但愿这个物欲的社会还能有像杨绛一样的净土,也愿先生的精神能留存长久。


本篇文章转载自头条药铺子,原标题为《钱钟书眼中的杨绛:最贤的妻,最才的女》。


长按二维码,勾搭头条君

你关心的,才是头条丨今日头条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