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上市公司主管,给马云打工,做慈善,她知道年轻时光的正确用法

<- 分享“澳洲红领巾”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6 澳洲红领巾




20多岁的时候,大家都在干什么?搬砖?涨姿势?还是享受年轻?这段时间里我们经常会迷惘,不知如何抉择。而长得好看的人在20岁已经可以玩转各大企业,帮助支付宝发展业务。这篇文章,就是为了提醒大家:其实20岁的正确玩法,就是不断去冒险、去寻找灵感。因为现在不冒险,那更待何时呢?


“我小时候超级安静,超级害羞,一直到十几岁都是这样。”龙晓灵说出这么一句话。 她22岁的时候就是Groupon香港分部的策略主管了,运营商品、旅游和澳门3个部门并在工作9个月的时间内打破营收记录;在为支付宝工作的时候,她为支付平台与超过1000家欧洲与北美零售商建立合作关系,帮助它们在自己的电商网站上开通支付宝;2013年,她全程参与将高端运动品牌Lululemon Athletica引进中国;现在她是TOMS中国市场总监。


你不会觉得这是一个害羞的人的履历。


从工程系转入商学院后,龙晓灵发现家族中的商业基因在自己的身体里苏醒了。 摄影:任玉明

龙晓灵的英文名叫Jen,父亲来自上海,母亲祖籍为香港,是在温哥华出生长大的加拿大华人。直到18岁以前,龙晓灵的梦想都和航空有关,为此她甚至曾拜一位加拿大宇航员为师。然而在进入英属哥伦比亚大学(The University of B.C.)之后,她发现自己的工程师之梦破灭了:她的编程课学得很糟,这意味着她几乎没法从工程系顺利毕业。 “去太空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做研究,自己造飞船,另一种是买坐飞船的船票。我决定走第二条路。”她说。 于是她在大二的时候转入UBC尚德商学院学习金融与创业。她几乎立刻发现家族中的商业基因在自己的身体里苏醒了——她的祖父曾在上海有自己的尼龙生产工厂,父亲是一位连续创业者——所有的商科课程对她来说既简单又有趣。“在进入商科项目后,我的羞怯消失殆尽了。我知道我有属于自己的声音,有讲故事的能力,我知道如何激励动员别人与我合作,我知道我能够勤奋工作。”龙晓灵回忆道。

“你20多岁的时间应该被用来收集尽量多的点。无所谓它们在哪,无所谓大小,无所谓好坏,只要尽量去收集,”龙晓灵将自己大学导师说过的一句话奉为人生座右铭,“我相信在我们这个年代每个人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工作5年。你有技术手段,你有前所未有的学习能力,所以你有责任去改变,去尽量积累,去快速学习。自然而然地到了某一个时刻,当你回头看时,你地图上那些散落的点成为了有意义的图案。”


也正是从大学开始,龙晓灵不断地尝试新事物,在一次次的试错过程中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在瑞士信贷香港分部IPO部门的实习让她意识到自己真正喜欢的工作氛围是小团队、背负很多责任、能够有影响力的,这让她在之后职业生涯中的每一步都有股开疆辟土的味道。 在成为Groupon香港的员工之前,龙晓灵本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其实是在上海。她的一位加拿大朋友当时想在上海做“中国版的领英”,邀请她去做市场营销。但诸如“天哪,上海的街道好脏”、“这里不如温哥华”之类的小情绪让她无法忍受这个城市。为此,她在领英上联系到了Groupon香港分部的领导人Danny,在收到对方工作邀请的24小时之内就打包飞去香港。 2011年,Groupon还未上市,香港的业务刚刚起步。龙晓灵记得自己曾每天工作到凌晨1点,寻找香港最新最热门的产品、策划团购方案、敲定合作细节。“那时学习了大量的知识。怎样管理团队、怎样促进销售迅速增长、怎样和合作伙伴协商、怎样为你的团购项目讲故事做推广、怎样和媒体合作。” 在Groupon成功上市、香港分部的员工从30人扩张到110人后,龙晓灵开始思考“逃离上海”让她失去了什么:香港太小了,市场的局限性决定了团购业务终会遇到瓶颈。而周围中文流利的外国朋友纷纷前往中国内地工作,又让她感到有些自惭形愧,“天哪,他们甚至都没有基因优势,但他们花了时间和精力去学习我们生来就有的语言,愿意跳上飞机进入这个市场。” 在Groupon的工作经历培养了龙晓灵的商业敏感度,她知道最好的电商机会是在中国。和一年前相比,自己的心理已经更成熟,能够给在中国的生活工作一次真正的机会了。为了在短时间内快速学习了解中国的商业环境,她选择了一家中国公司:阿里巴巴旗下的在线支付平台支付宝。 2012年,阿里巴巴还未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并为中国以外的国家所熟知。整个阿里巴巴杭州总部只有22名外籍员工,龙晓灵的中文还没有很好,甚至连拼音都不会。她和另外一位同事的任务,就是让更多的中国消费者可以通过支付宝购买到更多外国的商品。 在努力克服语言障碍之余,更大的困难是龙晓灵在做一件鲜有前人经验的事。她不断飞到各大品牌的美国总部,找电商部门的经理们面谈,努力打消他们对中国市场的疑虑。“中国的GDP有多少?购买力如何?中国有多少人口?上海有多少人?我们要在中国开店吗?应该在那里卖哪些产品?他们感兴趣的不是阿里巴巴能够怎样帮他们开拓市场,而是一直在问一些基本的问题。” 龙晓灵发现,品牌其实是顾虑最多、对新鲜事物接受最慢的合作方,它们担心在自己的网站上放上中国的品牌logo会降低自己的品牌价值、担心西方消费者会感到困惑。为此,她开始将合作的触角伸向其他方向,发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合作伙伴:

“比如和其他的支付平台合作,通常来讲我们是把它们视作竞争者的;比如和网页设计巨头合作,在它们的背后是5000家小型零售电商;比如和信用卡公司、银行甚至学校合作。这些途径都是为了让更多的外国人使用支付宝,但这绝不像走进一家商场,根据导购地图上的品牌列表一家家去谈合作那么简单。”


在谈到自己如何发现不同寻常的商业机会时,龙晓灵表示,自己现在常教导团队需要“八卦”,她特地用了这个中文词:

“无论你在哪一个行业,你需要学习如何八卦。你需要有随时随地学习新事物的好奇心。每个人的认知都是一张饼状图,你知道的只是其中的一小块,有些人是20%,有些人是25%,无论比例如何,最大的那块是你不知道的部分。所以你就需要培养你的八卦好奇精神。”


龙晓灵说自己甚至会为了找工作灵感而去看明星八卦杂志,“虽然我不关心明星八卦,但我能了解到一些东西。你会发现新的趋势、新的字体、新的产品、新的流行色,所有的新鲜事物。一动不动地坐在办公室里是想不出好点子的,是好奇的态度让你得到新的商业解决方案。” 在支付宝工作满一年后,龙晓灵跳槽到了她在支付宝负责引进的一个温哥华品牌Lululemon Athletica担任国际展厅经理。她又一次扮演了开拓者的角色:她在上海招募员工、建立品牌形象店、为品牌进入中国市场策划营销、在店铺开张前在上海邮政局博物馆组织了900人参与的瑜伽活动。 如果不是因为一趟尼泊尔摄影之旅,龙晓灵会认为Lululemon Athletica就是自己的理想工作了。就像她说的,谁会因为只去健身房做做瑜伽就能拿工资啊?住在一个尼泊尔山村时,龙晓灵发现那里每天的全部花销是3美元,这让她无法忍受自己的工作居然是销售价值上百美元的瑜伽裤。“我的工作是带领我的团队想方设法卖掉更多价值上百美元的瑜伽裤。我们每卖掉一条裤子,它的价值就相当于30个尼泊尔孩子的一日花销,包括3顿饭和用来刷牙、洗脸洗头、饮用的水。我感到厌倦,无比厌倦。”


尼泊尔之行让龙晓灵开始对之前的工作产生厌倦,她开始考虑慈善和商业的关系。 摄影:任玉明


从尼泊尔回到上海后,龙晓灵立刻辞掉了Lululemon Athletica的工作。而就在她开始思考慈善和商业的关系时,冥冥之中一个新的工作机会在向她招手:洛杉矶鞋类品牌TOMS想要进入中国市场,需要一位市场总监。 TOMS以独特的慈善理念“One for One”闻名,每卖出一双鞋,公司就会向贫困地区的儿童捐献一双鞋,在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前,TOMS已经在中国开展了近5年的捐献活动了。TOMS的主打产品是舒适的平底帆布鞋,在美国深受欢迎,在国内也有不少便宜的山寨品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龙晓灵的主要挑战,就是如何营销TOMS的慈善商业模式。“和山寨的TOMS鞋相比,我们产品的增值部分就是消费者如何通过购买我们的产品行善。”她曾在接受《温哥华太阳报》的采访时说。 因大环境原因,TOMS需要花更多的力气去培养消费者的慈善意识,甚至仅仅是告诉消费者TOMS的慈善行动并不只是浮于表面的营销行为,而是认真踏实的——TOMS不仅按照需求给贫困地区的儿童赠送鞋子,还在当地设立制鞋工厂,提供就业机会。 从2015年开始,龙晓灵和她的团队将TOMS的年度活动“世界无鞋日”(One Day Without Shoes)带到中国。在北京,她曾带领参与者赤足爬长城,让人们亲身感受到没有鞋穿的痛楚。而当400名赤足大学生在五道口齐声高喊“one for one”的时候,龙晓灵深感触动,“那些说中国没有慈善精神的人是因为他们没有深入挖掘。当然,慈善精神只存在少数人心中,甚至不是所有的一线城市都认可这种理念。但它的确存在,我们的工作,就是发现它,让慈善的星火渐渐得以燎原。” 在生活中,龙晓灵也在不断拓展、收集自己的“点”。她热爱健身,VICE报道过她去平壤参加马拉松赛的前前后后;她热爱旅行和摄影,去过全球40个国家。后两项爱好成了她新的商业灵感来源。她创立了WanderSnap在线摄影师预约平台,让人们在亚洲旅行时可以通过这个平台预约摄影师。龙晓灵的设想是,以培养女性摄影师的方式让当地的贫困女性在共享经济中获益。WanderSnap将于今年夏天正式上线。 能够在有限的时间内做那么多事的秘诀,就是她严苛的时间管理技巧——每天5点起床,将时间分段,有雷打不动的日常安排(比如健身)。“我已经找到了人生的意义,找到了我存在在这座星球上的价值,紧迫感敦促着我每天按时起床而不是赖床。一旦你实行严格的时间规划,你就会发现所有的事都能完成了。” 在Groupon、支付宝还是Lululemon Athletica、TOMS,龙晓灵都在做着引导潮流的事。那些点也正在连成有意义的图案。

“现在回头看,确实很容易能看到这个规律。但当我在21、22、23、24岁的时候我有这样的先见之明吗?没有。我只是随心而动,捡起了宇宙向我展示的机会。但我需要为机会做好准备。区别就在这里。我觉得每一个人的人生之中都有很多机会,他们只是看不到而已,或者被偏见蒙蔽了双眼。他们评判自己,或在乎他人的评价。对我来说我并不在意在过去的5年时间里我去了哪里。我知道我在收集那些点。点在哪里,我就去哪里。”


本文原创于界面新闻(jiemian.com)

转载于INSIGHT CHINA


界面,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据说中国最牛的记者都在这里写稿。来,扫描上方二维码,先去微信认识一下他们。



推荐阅读


【健身】留学圈健身房百态,一大波GIF图正在路上!快来看看哪个是你?


【代购】前留学代购党现月入100万!澳全体网友直呼要学如何搞代购!2分19秒亮点大家来寻找...


【苦逼】留学这么苦,为什么还要去留学?留学的苦只有自己懂


【暴富】悉大女留学生1秒变富婆,富了4年,还花了460万!然而是什么致她母亲及男友只敢蒙面出街?

【排名】2016世界大学排名出炉!墨大再度第1!澳大学被中国碾压,仅3所挤进前100!| 附大学排名分析



红领巾爆料邮箱honglingjinau@hotmail.com



关注澳洲红领巾

这是我们留学生自己发声的媒体,我们深入剖析国际留学圈、关爱留学生的成长、发布客观优质内容,一个只要来澳洲都必须关注的公众号。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