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女大生兼职做胸模,自爆工作细节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30 内涵段子



  以前看过一句话,脸是女人的通行证。

  而对于我来说,除了脸,胸部则是我最大的武器。

  因为,我是一名胸模。

  胸模是什么?顾名思义,就是以风韵,圆润,挺拔的胸部为卖点,给各种bra产品做形象代言人和广告的模特,有的也会接写真和私房。

  胸模,比起模特,是穿得多和穿的少的区别,是世人眼里不入流的职业。

  那年我二十岁,为了钱,在深圳这座繁华的不夜城,我也曾误入歧途。

在成为胸模之前,我曾沦落夜总会服务生,若不是那个男人……

太阳岛夜总会最豪华的包间,金碧辉煌,灯光闪烁,晚上七点,正是夜色正好的时候。

  我穿着黑色抹胸的小礼服,化着淡淡的妆,长发盘成一个髻,混迹在小姐的人群里。

  声色犬马的包房里,一溜儿坐了一大排的公子哥儿,中间的那个尤其醒目。他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眉目清朗,鼻翼丰挺。是他,是周嘉易。

  我没想到刚下海就在这碰到这个贱人,我死死捏着拳头瞪着他,心里好像被插了一刀一样,眼里不住的冒酸气。

  今天之前,我还是在读的大二学生,而他,是追我很久终于得手的男友就是这个男人,害我爸爸出车祸,我爸一出事他就逃之夭夭,如今再相见,我沦落到夜总会艰难求生,他却是来找乐子的客人。

  我觉得很可笑,眼里冒着火,很想冲上去甩他一巴掌,冷不防却被一双肥硕的手揽入怀中,抬头一看,是一个体重足有200斤的胖子,笑嘻嘻色眯眯的看着我。

  我下意识想反抗,但一想到妈咪答应我只让我今夜替人陪酒一次以后就让我安分做服务员,还是忍了。

  我被迫窝在胖子的怀里,死死的咬着嘴唇,煎熬的等待夜晚快点过去。

  挣扎间我不经意间侧过头去,目光与周嘉易遇上,我一看到他就冒火,一个人气得直哆嗦,但还是死捏着拳头,忍了。

  我正瞎想呢,胖子冷不丁隔着衣服捉住了我,摸了摸,还揉了揉。

  我整个人都懵逼了,我知道陪酒被占便宜是难免的,可是这柔捏...我终归只是个不到二十的姑娘,还是个处啊。

  我焦躁得差点都想舔脸向周嘉易求救了,胖子看到我这样慌张却很兴奋,他硬生生的掰开我的手,在我耳边呵气。“这么漂亮的东西,护着做什么,美女,我就喜欢D罩杯!”

  说着他从钱包里拿出来塞到我胸罩里,我羞愤得都快哭了,胖子却手不停歇的将我塞在短裙里的衬衫抽出来,又从衬衫下摆探进去。

  我面红耳赤的按住他的手,我说我可以陪吃陪喝,我举起酒杯想要敬他的酒,他却一把扼住我的下巴,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很大声的说:“今晚跟我走,我给你钱!”

  我自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当下摆了摆头。虽然我缺钱,虽然我不得不在这样的地方求生,但是出卖身体的事,我做不来。

  我站起来就想走,胖子却扯住我的头发发了火,他一巴掌呼到我脸上,口里骂道:“表子,给脸不要脸。”

  他把我按在沙发上,脑袋用力蹭我,我挣不开急得手脚乱蹬,我别过头,却看到周嘉易搂着怀里的小姐正沉默的盯着我。

  他的眼睛是那么的冷,我的心,死了。

  我开始像个泼妇一样挣扎起来,父亲没了,家没了,爱情没了,这张脸我也不要了。胖子恼羞成怒的一边扇我巴掌一边吼着今晚一定就要上我,他将我往地上一甩,我的头撞在茶几上,他穿着牛皮鞋的脚踹在我胸口最柔软的地方。

  “臭表子,今天就要你看看,我是怎么弄死你的。”胖子狞笑得像个恶魔,踩得我浑身都痛。

  就在我以为我今晚真的躲不掉的时候,包厢的门,却在这会儿被推开了。

  “好生精彩。”啪啪的击掌声,伴随着一个低沉的、深邃的声音。

  “谁他妈敢打搅老子好事!”胖子骂骂咧咧的,等回头一看,顿时吓得从我身上爬起来了。

  我循着声音看过去,逆着光,只看到一个站在门口的男人的身影。

  那是一张近乎完美的俊颜,深邃的五官轮廓分明,一双英挺的剑眉下,幽深的眸子灿若星辰,伴随着从门口拂过来的风,有种近乎妖冶的气息。

  他高大的身影宛如神邸一样,满屋子怀抱莺莺燕燕的男人们,却全都噤了声。

  胖子吓得懵逼了,他哆嗦着蹭到男人身边,谄媚笑道:“霍少,您来了!”

  被称作霍少的男人并不多说话,只眯眼瞟了胖子一眼,眸子里迸出凌厉的光,周身散发出逼人的气势,让人不寒而栗。

  他迈着长腿走了进来,路过我的时候踹了我一脚:“起来!”

  霍少的双眼睥睨着我,在他面前我是那样的卑微。也幸好他突然进来,才间接救我了。我狼狈的起身,拉了拉衣服。

  等我起来,不经意之间,双眼却撞到了霍少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他还在看着我。是那种深深的很认真的眼神,让我吓了一跳,急忙移开目光。

  他也很快移开了看我的视线,恢复了正常的冷漠狂傲的视线,我赶紧坐到了霍少身边。我感激的倒了满满一大杯酒,轻声说道:“霍少,谢谢你!”

  霍少仿佛这才知道有我这个人似的,他瞟了我一眼,眼神有半秒的定格,但很快便恢复正常和无事人一样。

  他端起酒杯轻啜一口,表情专注而冷漠,他没有接受我的谢意,我举杯的手尴尬的悬在半空。

  他的到来带了一片噤声的沉默,包厢里不再像之前那样放肆,周嘉易迫不及待的拿出一个东西献宝似的送过来,“霍少,你要的刀!”

  装饰精美的盒子,一把小弯刀,纯金打造的刀鞘上镶嵌着名贵的宝石。

  霍少只斜了一眼,我赶忙狗腿子的帮他接过来,弯腰恭敬的递给他。

  他抽出刀鞘,一股寒气渗出。

  霍少拿着刀转身,却朝我指过来:“刀好不好,试了才知道!”

  我吓得直哆嗦,腿在打颤手在抖的,我爱我的生命,要是没了这条命,或是没了这张脸,那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我吓得步步后退,脸色发白:“霍少,您别开玩笑...这...这...”

  他在笑,波澜不惊的双眼,比刀刃上散出的寒气更凌冽。他握着刀柄,在我脸上比划了几刀,却忽然的方向一转,直直刺向周嘉易。

  “你求我,就是这个态度?”他轻启薄唇,桃花眼一眯,冷笑:“周嘉易,收了你的刀,我就得给你办事?”

  “不,我是心甘情愿献给您的。”周嘉易也吓得直哆嗦,十足的阿谀奉承,这个样子哪有他在我面前高高在上贵公子的一面啊。

  我冷眼看着,我发现自己已经想不起来,记忆中那个俊美无铸高富帅是个什么样子。

  霍少凌冷着脸放下刀的时候,周嘉易毫发无损,身上的西装外套却破开了几套口子。

  霍少点头轻笑,将刀收回刀鞘里,赞叹:“好刀!”

  周嘉易整个人都在发抖,却也惨白着一张脸跟着点头,声音哆嗦:“是呀,好刀...”

  霍少不知道又抽了什么疯,忽然将刀往我手里一甩,迈开长腿走了出去。

  我一惊,急忙也抬脚跟上去,没有别的选择,留在这里我怕死。

  阴暗逼仄的走廊里,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被身前的男人压在走廊上,他强有力的手狠狠扼住我的下巴,略显粗糙的手掌沿着我的脸摩挲片刻,勾唇轻笑:“知道我为什么救你吗?”

  我摇摇头。这是我来太阳岛的第一天,当着昔日初恋情人的面差点被侮辱,而这个男人救了我。

  在此之前,我没见过他,更不知道他为什么救了我。

  “你的脸,很好!”男人拍拍我的脸颊,低哑得过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的同时,亲吻也猝不及防袭来,酒味夹杂着陌生男人的气息,涌入口鼻,如同魅惑人心的麻药一般,迷失了人的神志。

  我反应过来,伸手想要推开男人,可他力气大得出奇,如山一般紧紧将我困在怀里,撼动不得半分。

  他火热的舌在我嘴里攻略城池,肆意攫取着我的温度,我感觉自己变得有点奇怪,明明应该拒绝的。可是,男人却总有那样的本事,在我心里点了一把火,将我心里的苦涩燃烧殆尽,再也没有力气推开他。

  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自己都快呼吸不过来了,他也终于放开了我。

  我战战兢兢抬起头,抹抹嘴唇,却对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眼。

  他面貌英俊肤色白皙,刀削一般的眉,眉间不怒自威的的蹙起,隐隐有些清冷的意味。

  我蓦然颤了一下,在这个男人面前,我怕,还真是怕的。

  “我会再来找你的。”男人略显粗糙的手在我脸上抚了抚,勾唇笑了笑转身就走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余温未散。

  我转身,看到周嘉易,也不知道他在这站了多久。

  我一看到他火又冒起来了,直接冲上去就想扇他,他去捉住了我的手腕。

  “小尔...”周嘉易声音有些颤抖,他的视线落在我仍旧火辣略显红肿的唇上,眼神有些涣散。

  我知道他肯定是看到了刚刚那一幕,也知道他肯定怕霍少怕得要死,所以我退后一步叉腰抚唇,强忍恶心故作甜蜜的说:“霍少答应要带我走,谢谢你的放手我才能遇到这么极品的男人。还有,别叫我小尔,我跟你没那么熟。”

  “小尔,你别这样!”周嘉易眸子里隐隐浮动着怒火,却仍旧捉住我的手低声下气说道。“苏尔你要相信我,我是有苦衷的,我...”

  “苦衷?呵!”我双目圆睁,笑声讥讽。“周嘉易,从你对我见死不救的那一刻开始,咱们最后一点情分都没了。从此以后,我只祝福你,跟你的白富美女友百年好合,不孕不育。”

  我这话一说,好家伙,走廊里过路的人都像看猴子一样看着我们,还指指点点的。

  “苏尔!”周嘉易赤红着眼睛打断我,目光带刺的盯着我,像是要在我身上戳出一个洞来。

  “够了,你有什么立场指责我,你自己还不是跟男人勾搭到一起了,凭什么又说我,苏尔,你真的太不要脸了,我庆幸我早就甩了你这种女人,我问心无愧。”周嘉易阴沉着脸色,目光阴鸷。

  我死死的盯着他,只觉得从来就不认识这个人,他追我那么久,本以为他应该挺喜欢我的,可是到此为止,他逃之夭夭就算了,见死不救就算了,还说了这样难听的话。我之前的那两年,也真是日了狗了。

  我看着他冷笑,笑够了,却用力挣开他转身就要走,可这个贱男却抓着我死不撒手,我急了,心里的愤怒和讽刺蹭蹭上窜,终于忍不住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周嘉易,以前我们还没分手,这一次,是我甩了你,从现在开始,我们一刀两断。”

  周嘉易到底经不得刺激的人,他下意识就反手要来打我,他的巴掌带着风声挥过来,可是我的脸上却没有预期的疼痛。

  我一睁眼,看到了拦住周嘉易的那只手,看到站在我身边的他,我高高悬着的心,莫名的就松下来,心里一酸,眼泪也跟着滚了下来。

  “哭什么?眼睛哭肿了就不好看了。”霍少好看的眉头皱着,指腹将我的眼泪如数拂干净,俊逸的面容和专注的眼神异常的温柔。

  我不知道已经走了的人怎么又回头来了,我有些愣愣的,我面前的周嘉易倒是一脸惊吓的,惨白着脸哆嗦道:“霍...霍少。”

  “你还知道我姓霍!”霍少不变的淡淡面容,他理了理我乱了的刘海,将我拉入怀中。他猛地抬起头来,直直的看向周嘉易,周嘉易如同中了魔咒一般,呆呆的不敢多说话了。

  “小尔也是你叫的?我的女人你也敢碰?”霍少紧紧将我揽在怀里,冷漠的视线扫向周嘉易,轻启薄唇。“周公子,我不知道你是怎样有眼无珠甩了小尔,但既然你们已经结束了,我不希望下次再看到你骚扰她,要不然...”

  他视线下垂,顿了顿,然后说:“如果下次再看到你骚扰她,哪只手指碰了她,我就剁了哪只手指。”

  这...我抬眼望去,却看到他的视线,正直勾勾的望着周嘉易的手。我周嘉易吓得可劲的抖,霍少却没有了说话的兴致,他懒散的摆了摆手怒喝:“还不快滚!”

  周嘉易赶紧跑了,而他也松开了我的腰,他倚墙静默的看我,我们之间陷入了沉默。

  “谢谢你!”还是我鼓起勇气先打破了沉默,这是他第二次救我了,这情分我还都还不清。

  “谢什么?不是说我极品男人?不是说我会带你走?”他声音清冷,挑眉只是笑。

  这...我吹下的牛逼给他听到了,我囧得简直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我纠结得满脸通红的,他却收起笑容,安静的点燃一根香烟,淡淡的说:“你不适合这里,想不想走?想不想离开这里?”

  “什么?”我没料到他会这样说,吃惊的看着他。

  他这是看上我了?我为了装逼骗周嘉易说说而已,他真的就要带我走了?

  我直直的盯着他,害怕会在他脸上看出开玩笑的痕迹,不过他却特别淡定,他面色平静的说:“是的,你没听错,我不是说叫你等等我吗?”

  无须质疑,我觉得我胸腔现在已经被欣喜给占据了。在我走投无路选择这一行的时候我就仔细想过,我没有妈妈,爸爸昏迷不醒,奶奶只知道跟我要钱,妹妹要读书,每一点每一点都在逼着我要赚钱,要赚大钱。

  我想过最不济的无非是沦落风尘一双玉臂千人枕而已,可是现在,这个男人,这个集齐了所有完美高富帅优点的天神一般的男人,却目光灼灼的告诉我,他真的会带我走。在我沦落这行的第一天,他会拉我离开,使我免于被凌辱的命运。

  没有人说得清他到底有多屌,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翻云覆雨、挥金如土,是我们老板都需要跪、舔的人物。

  是他傻了么?还是我馅饼砸中我?

  “为什么?”我抬头问他,想要一个答案,他却十分温柔的看我,直接把我推到墙上。

  他强势的撬开我的唇,他火热的舌在我唇齿间辗转流连,这个吻火热而短暂,他放开我的时候,抚了抚我的唇,面容十分的温情。

  “等我。”他临走前,给了我一个拥抱。

  这么一个年轻、英俊还有钱的男人吻了我,还说要带我走,我摸摸自己的嘴唇,感觉有些恍惚。

  这一晚就好像一场梦一样,他救了我撩了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没有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却给我的生活带来了不小的改变,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心知肚明我是他女人的缘故,总之,公关经理碧箩再也没有游说我下海,只叫我安心伺候霍少。

  再见面,是在半个多月以后。

  我一走进这个豪华的包厢,一眼就看到最中间坐着的那个人,哪怕是在贵公子云集的地方,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的尊贵而耀眼。

  我对他轻轻一笑,他却好似不曾见过我一样,我熟练的开瓶倒酒,却冷不丁的手腕被抓住,我抬眼一看,是一个皮肤白皙面色清贵的男人,他的眼里满是惊喜。“凌薇,是你吗?”

  凌薇?我怔了一下,很快便抽出自己的手,呐呐道:“先生你认错人了,我不叫凌薇!”

  霍黎希清咳一声,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华庭,凌薇已经死了!火烧死了!”

  我有点惊讶,还在惊愕的,那男人却看了一眼我身上的制服,当下清醒过来,这才咬牙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屋子里的人静默片刻之后,继续喝酒,他们酒量好似都很大,尤其是那个叫做华庭的男人,更是一杯接一杯的。

  酒局结束的时候已是凌晨一点,包厢里的人散尽了,作为服务员我在这里收拾残局。他们开了不少好酒,我很开心,服务生的工资是完全跟客人的酒水挂钩的。但想到霍黎希的态度,我有些心塞。

  时隔半个月,他好像把最初的承诺给忘了。

  想到他,我干这活都有些开小差,忽然被人拽住头发,我一转身,看到是霍黎希。

  晚上在酒局上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会儿看到他却觉得很是委屈,凭良心讲,他对我还算不错,救过我吻过我,却也放过我鸽子,要不是他我早就失身了,这是事实。

  但我不敢有怨言对他有怨言,毕竟,他是我的活屏障,拿了钱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看到我还在发蒙,霍黎希有些不满了,拍了我的脸一把将我打回神来,忽然将我拉到他的大腿上。

  “想我了吗?”他哼了一声,在我唇上啵了一口问。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即便我低着头也能感觉到从他那儿传来的焦灼的视线。那目光似是化为了实质,穿透了我的皮肤,直切入我的血液中,让我整个人都燃烧起来。

  那一日的吻历历在目,感觉到他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我脑子嗡的一声麻了。

  “我挺想你的。”他淡淡的一句话吐出来,明明看起来是情话,却凭白的让人感觉到压力。

  见我不吭声,他忽然拍打一下我的脸,促使我回过神来。

  “苏尔,你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他熟练的揉着我的胸,灼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耳际。“胸模,你愿意做吗?”

  “胸模?”我有些纳闷,却也保持微笑。“是模特吗?你要我去模特?好呀好呀!”

  “是的,胸模就是模特。”他眼睛肆无忌惮的定睛在我的胸部,摸了一把,然后点点头淡淡道:“你是模特没错,但是模特也分很多种,普通的模特是卖弄身材的,而你...”

  他顿了顿,在我身上又扫了一下,提高了音调,性感薄唇的口里,浅浅的溢出了三个字。

  “卖胸的。”

  卖胸?我当场就愣了。

  在他刚刚说起模特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想过镁光灯下艰辛,也想过能光鲜体面的赚钱,可我唯独没想过,模特,竟然还分这么多种,竟然还有,胸模“胸模是做什么的?胸模就是需要露胸的,跟大明星的裸替一样的吗?”我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觉得自己有点儿紧张,手心里全是汗。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姿态是不是太过郑重其事,看到我这么个样子,霍黎希竟然笑了。他将我放在沙发上自己坐了下来,他亲自给我倒了一杯水,看着我温柔的笑了。

  他说,“小宝贝呀,你想太多了,胸模是胸模,裸替是裸替,你不需要给那些大明星当备胎,在镁光灯下,你就是女主角。”

  他说着,便将一张纸递给我,我一看,顿时就懂了。

  胸模是什么?顾名思义,就是以丰满、性感、挺拔的胸部为卖点,给各种内衣产品做形象代言人和广告的模特。

  霍黎希选择了我,不是因为我漂亮,毕竟漂亮的女孩多的去了。他相中的,不过是看我不但漂亮,还胸大,是吗?

  心中有一种酸楚的感觉,我也说不清这是什么,我垂在身侧的手暗暗的握紧了拳头。

  “你这形状不错,很挺拔,天生吃这碗饭的料。”霍黎希那双为我擦过眼泪拂过我脸的手在我胸上戳了戳,笑道。“胸模不需要像夜总会服务生这么艰辛,也不需要在泥沼里挣扎,你好好考虑。”

  是啊,不需要这么艰辛,可是,在夜总会做服务生,至少衣服还穿在我身上,至少我不需要到处卖弄我的身体,不是吗?

  我曾经满心欢喜的等着他带着我,可是我不知道现在他给我的竟然是这么个答案,他根本就不是看我漂亮要帮我,而是要把我从一道悬崖带入另一道深渊啊!

  我被他说得面红耳赤,忽然的委屈极了,不得不说,现在的我心里还是蛮有落差的。

  哎,我叹了口气。

  我平静的将他给我的那张纸叠好还给他我说:“霍少,真的很感谢你之前对我的救助,可是你的这份提携,我受不起。”

  他脸上顿时有些难看,他皱着眉头黑着脸瞪着我:“为什么不?去做胸模又不是卖身,总不比你在这呆着强很多?”

  “不,我不想。”我很坚决的摇摇头,也不怕得罪了他。“我觉得挺好,现在这样挺好。”

  “随时担心被欺负,随便来个人都能把你搂在怀里,这样也很好?”他掐灭手中的香烟,恶狠狠的瞪着我,整个人有些咬牙切齿。

  我的视线对上他阴鸷的视线,我知道,他动怒了。之前几次见面让我知道他的脾气并不好,此刻我应该好好哄哄他顺着他的,可是,我还是咬了咬牙,很坚决的说:“是的,我甘之如饴。”

  妈了个鸡!他胡乱将茶几上的酒杯一甩,牛皮鞋的脚猛地一甩,骂道。还嫌不够似的,他阴鸷的目光狠狠瞪着我,黑暗里他的眼珠子充斥着红色,他脚步带风的向我跑过来,一把把我提溜起来,扔在沙发上。

  紧接着,他高大的身躯,就压了过来……


篇幅有限,未删减版后续全文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抢先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