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诅咒还是上帝的礼物?他活下来,是不是面临着更大的痛苦?

<- 分享“走进新西兰”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2 走进新西兰


2012年在印度的一家医院,一个婴儿的哭声打破了夜幕的平静,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女人的尖叫声。诞下了新生儿的产妇没有任何欣喜,反而拒绝把自己的亲生骨肉带回家去。

 

“如果你们非要我带走他,回去我就会毒死他!”

 

这不像一个正常母亲说的话,因为这个孩子在常人的眼里也“不正常”。他天生患有罕见蹼足病(Bartsocas-Papas Syndrome),是一种严重的基因紊乱,患病新生儿一般活不过几周,目前全世界只有24个人患过这种疾病。

 

如果仅仅是一种疾病,可能这个后来被取名为Adam的婴儿也不会被亲生父母遗弃。这种疾病改变了Adam的外观。Adam有健康的大脑、肺和心脏,但没有鼻子、眼皮,耳朵严重畸形、严重唇腭裂,没有手,腿像融化掉了一样。

 



“他是一个诅咒。他会给我们带来耻辱。”Adam的亲生母亲说。

 

眼看Adam面临无人抚养的窘境,参与他治疗的精神科医生Raja Pailraj带着他刚结婚6个月的太太Jessica来看这个孩子了。Jessica也是一名护士,她试着把Adam抱在怀里,看着他的小脸,那张别人会觉得恐怖的脸,突然舍不得放开。

 



他们还没有自己的孩子,收入也并不高,但他们决定收养这个别人口中的“诅咒”和“耻辱”。

 

他们把自己新的儿子带回了美国,找到UNC的专家为他治疗。医疗费用非常高,社会各界在短短一周内为这个没人要的孩子筹集了10万美元。

 

出生不到两个月,Adam就得到了治疗。专家为他重建眼睑、治疗唇腭裂,直到Adam终于能闭上眼睛和嘴,可以自己吃东西。还帮他把鼻子和耳朵中的囊肿移除,给他的其中一只耳朵中装上管道。

 



“他能完美吗?”

“当然能,他已经很完美了。”

“我是说,他能回到正常人眼中的完美吗?”

“哦,那应该永远不可能了。”

 

这是Adam的养母Jessica和医生的对话。不过Adam的童年也不是全在医院和手术中度过的。从他被收养后,他又有了两个弟弟。唇腭裂被治好后,他可以发声了,还很爱笑。今年4岁的他学会了用两条大腿根跳着走路,他觉得这样比爬要好。家人还带他一起去徒步、爬山。

 



有很多人问过,为何他们要领养AdamJessicablog中写道:“当我有著坚定的信念的时候,那就代表我不会安于轻松的道路,轻松的道路或许代表著我可以做简单的事情并且享受人生,但是,当你有一个随时需要照料换药,喂他吃饭又不能走路的宝宝时,轻松的道路并不是我所追求的。”

 

“而上帝创造了他,就是要让我们学习,在残缺之中看到美好。”

 


 

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不正常”的宝宝被遗弃。有人觉得他们不应该继续活着,有人觉得他们的未来会充满痛苦,“长痛不如短痛”。每天打开电脑,我们都能看到关于弃婴的新闻,抛弃亲生骨肉的原因多种多样:脑瘫、残疾、唇腭裂、肛门闭锁、独生子女政策……甚至只是因为性别。

 


(美国妈妈和收养的三个唇腭裂宝宝)

 

但却有另一些人,他们跨越大半个地球,只为了收养一个被抛弃的孩子。有太多太多中国和印度的弃婴,被美国家庭收养。很多家庭有自己的孩子,还不止一个。他们也并不都是什么富豪。但是,他们尽自己所能,给这些孩子最好的成长环境,还有最重要的就是爱和呵护。

 


(美国家庭和中国孩子)

 


(美国前任驻华大使洪博培从中国扬州收养了一名被遗弃的女婴)

 

我一直在想,这些被美国家庭收养的中国孩子,长大之后会怎样?他们还会回到中国吗?他们还觉得自己是中国人吗?

 

90年代初被美国家庭收养的中国孩子很多已经长大了,有人回到中国来寻亲。在安徽、福建,也开始出现美国妈妈带着中国孩子,大街上发“寻找妈妈”的广告。很多美国家庭对于“孩子是收养的”毫无忌讳,最担心的是孩子的心理能不能健康成长,能不能有良好的文化认同。至于他们觉得自己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并不重要。

 


(美国养母带孩子回安徽淮南寻亲)

 


(这就是这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9岁女孩当年被抛弃的地方)

 


(女孩和养母在她当年被抛弃的地方相视哭泣)

 


(有中国孩子的美国家庭春节大游行)

 


(美国家庭为中国孩子举办中国文化节)

 


(福建女孩带美国养父母回家认亲,她是因为超生被送到福利院的)

 

或许,我们真的需要信仰。或许,上帝创造这些孩子,就是为了照出丑恶和善良。

 

(以上言论不代表走进新西兰的立场)


走进新西兰编制 转载请标明出处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