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为爱整容变美后,却……朋友圈热文,看哭30万人!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3 内涵段子


本文由故事主人公亲身经历写作而成。作者本来是写给自己的,后来不经意曝光到网上,一经传出,朋友圈大火,阅读量过亿,至少看哭30万人!经故事主人公同意,本文已获得转载许可转载!


   从我记事起,我的身边只有妈妈,我们住在二线城市的贫民窟,妈妈收入微薄,日子过得紧巴巴。

 

  妈妈长得漂亮,大眼睛,高鼻梁,瓜子脸,而我则悲剧了,大饼脸,塌鼻梁,厚嘴唇外加龅牙,因为穷苦,只能穿表姐不要的衣服,同龄孩子骂我丑,穿的像乞丐,都不愿意跟我玩,由于自卑内向,我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兴许是同命相连,长得丑,一样是同学嘲笑攻击对象!直到高中那年,我才有了人生中第一个好友,

 

  白露脾气不像我逆来顺受,她气不过会跟同学打架,当然每次输掉的人都是白露,因为她们仗着人多势众。

 

  高三寒假,白露满眼含春,黑黑的肤色增添了两抹嫣红。

 

  她告诉我,她向隔壁班的学习委员表白了,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学习委员居然同意跟白露交往。

 

  学习委员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白露跟他对比,白露就是一只癞蛤蟆。

 

  我跟白露一样惊讶不已,白露说马上毕业了,她不想自己后悔,所以鼓起勇气表白,她表白成功之后,怂恿我去向学校众多女生心目中的男神苏俊宁表白。青春萌动的年纪,即使我丑,还是会不受控制的喜欢上了男神。这个秘密一直被我掩埋在心底的最深处。只有白露知道。

 

  白露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我绝对走不了狗屎运。

 

  据我所知,苏俊宁不但长得帅,体育好,更是学霸,性格却非常的高冷,连高中校花级的女生向苏俊宁告白,都被拒绝,更何况我这只丑小鸭。

 

  我连忙摇头,我是不敢向男神表白的!白露笑我胆小没用。

 

  嘴上不敢表白,心里却不由自主的偷偷关注着苏俊宁的一举一动。

 

  苏俊宁出现在篮球场,教室里的女生一窝蜂的奔跑了出去,白露暧昧的挽着我的手,拉着我去篮球场观看心中男神的潇洒英姿,我的脸不禁红了,生怕其他同学知道我暗恋苏俊宁,发现教师里的人都跑光了,我才松了一口气。

 

  我跟白露去了篮球场,此时篮球场人声鼎沸,为苏俊宁加油的女生拉拉队热情高亢,被女生里三层外三层围住的苏俊宁犹如天神,一个漂亮的投篮,完美的结束了这场篮球比赛,他以惊人的速度毫无悬念的勇夺第一。

 

  场上的女生花痴的高喊着苏俊宁的名字,男生则是羡慕嫉妒恨。

 

  苏俊宁帅气的甩了甩带着汗水的头发,阳光下的他,俊美的仿佛是从画里走出来的。

 

  连着几天,我的脑海中,梦里都是苏俊宁在篮球上的飒爽英姿。

 

  周五的中午,白露神秘兮兮的将我拉到了学校无人的角落里。

 

  她将一份卡通画的信封塞到我的手上,我纳闷的打开一看,待看清信纸上娟秀的字迹,我全身止不住的颤抖,手上的信纸差点拿不稳。

 

给我写信的人居然是男神苏俊宁,他约我今天放学之后,在学校树林见面,说有重要的事情告诉我。

 

【02】

    我颤抖的问白露,信真的是苏俊宁给我的?我只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女生,高高在上的苏俊宁会亲自给我写信,我无法相信。

 

  白露一脸认真的发誓,信是苏俊宁亲自给她的,让她一定要交给我。

 

  白露一个劲的鼓动我趁机向苏俊宁袒露我的心意,她还告诉我,苏俊宁从来不约女孩子见面,肯定是对我有意思,让我不要错过这次机会。

 

  白露说的天花乱坠,我的心蠢蠢欲动。

 

  我再次看了信纸,我曾经目睹过他写的作文。字迹确实像苏俊宁的!

 

  我脑子一热,紧张期盼的等待着放学,下午的课我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终于熬到了放学,白露帮我打气,出了教室,我听见了教室里传来哄堂大笑的声音。

 

  白露目光一闪,催促着我,千万别迟到。

 

  我一心只惦记着男神,没有多想,反正我被她们嘲笑惯了。

 

  我因为太过紧张,请求白露陪我,小树林是许多校园情侣约会的地方。

 

  这时,我看见白露的男友学习委员正好朝我们走来,非常奇怪的是,白露在学习委员的眼里就是一陌生人,甚至没有看她一眼。

 

  我问白露她男友怎么不理她,白露垂下头,说男友有事,然后将我推进了树林。

 

  平时人很多的树林,今天竟然没有一个人。

 

  我紧张不已,双腿都在发软,走路是那么的慢,一想到男神有可能说喜欢我,我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

 

  我走到了约定的小树林的亭子里,苏俊宁果然来了,他背对着我。

 

  心脏跳的更猛了,仿佛要从我嘴里跳出来。

 

  我鼓起勇气,吞了吞口水,因为太过紧张和兴奋,颤抖的说道:“苏俊宁,我,我喜,喜欢你!”

 

  说罢,我低下头,不安的看着我的脚尖。

 

  头顶一阵寒风吹过,阴冷的声音响起,“你是谁?”

 

  我慌忙抬起头,苏俊宁的眸子慢慢的变大,不可置信,转眼由一抹愤怒和耻辱取代。

 

  “为什么你在这里?姚晴呢?”姚晴是隔壁高中的校花。

 

  我顿时全身的沸腾血液好像凝结,苏俊宁的神情我太清楚了,不屑和瞧不起,这种目光我从小到大感受的太多了。

 

  “我不知道!不是你,你约我的吗?”我大脑一片混乱。

 

  苏俊宁一脸冷漠,无情的开口,“我会约一个丑女?除非我脑子进水了,你的理由烂到爆!”

 

  一句丑女,已将我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头顶被冰水浇冷,我怔怔的站在原地,傻傻的看着苏俊宁狰狞的面孔。

 

  “以姚晴的名义约我,你以为我就会接受你!你也不看看自己哪点配的上我,你向我表白,我都觉得恶心!”苏俊宁脸上的青筋凸显,一副被我欺骗到的恼火目光,甚至连跟我站在一起都觉得掉价,嫌弃的一声冷哼,快速的跑出了树林。

 

  苏俊宁厌恶我的表情,羞辱的话语深深的印入了我的脑海里,我就这么惹他讨厌,就因为我不是美女?

 

委屈,心酸,难受一瞬间的涌入心头,我控制不住的哭泣了起来。

 

【03】

     树林忽然跑出来一群人,“哈哈哈,丑八怪还敢对白马王子苏俊宁表白,自不量力!”

 

  “也不看看自己那副恶心的容貌,我快要吐了!”

 

  “居然还敢冒着校花的名义给苏俊宁写情书,恶心死了!”

 

  我像个被人戏耍的丑猴子,忍受着那些女同学男同学恶毒的嘲笑,我的视线被泪水模糊。

 

  她们用尽各种难听的话语骂我不要脸,还对我推推搡搡,憋屈在心里的愤恨彻底的爆发,我一把推开围攻我的女生,伤心的冲出了树林。

 

  我生病发烧在家里休息了一个星期,妈妈十分担心我,询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妈妈的关怀让我明白我不能一蹶不振,于是我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学习,考上一所好大学,离开这所让我伤心难过的高中。

 

  我表白苏俊宁,被羞辱的经过传的全学校都知道,看笑话的,对我指指点点的,各种骂声我只当听不见。

 

  功夫不负有心人,高考的成绩下来了,为了远离这所城市,我报考了北京的一所一类大学,幸运的我被录取了。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我阴暗的头顶总算有了一丝阳光照耀。

 

  我的成绩令所有瞧不起我的同学跌破眼镜,以我的成绩是考不上这么优秀的大学,可是我却考上了。

 

  我释放掉半年在学校受到的屈辱,我终于可以仰起头走出这所带给我灾难的学校,远离曾经羞辱我的苏俊宁。

 

  妈妈向亲戚借了我第一个学期的学费,叮嘱我好好学习,出人头地。

 

  第一次离开我的家乡武汉,去遥远的北方学习,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我不舍妈妈,抱头痛哭。

 

  妈妈在我的行李箱中放了许多家乡的特产,要我注意身体。

 

  我含泪挥手告别了母亲,到了北京的那所名学府,我跟所有大一新生一般,怀揣着美好的梦想踏入了这所大学。

 

  分配好了寝室,接下来开始军训,9月的北京天气有点燥热。

 

  原以为我可以顺利的过完大学生活,谁知道军训第一天的下午,我竟然再次遇到了我要逃离的对象,苏俊宁。

 

  那天军训完,我去食堂吃完了饭,从林荫小道往寝室方向走,苏俊宁身姿挺拔,颜值俊朗,绿色的军装,增添了几分男人味。他依然是那么的优秀,走到哪里都是女生议论崇拜的焦点。

 

  我平静的心忽然狂跳起来,下意识的我转身避开他。

 

  毕竟他高中给我带来的恶梦刻入了心底。

 

  “苏薇!你过来!”苏俊宁反常的叫住了我。

 

  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忐忑不安的转过了身,为了避免他看见我的脸产生的厌恶表情,我一直低着头。

 

  苏俊宁让我跟他去了一边没人的小树林,大学的小树林比高中的树林大了几倍。

 

  “苏薇,没想到你依旧死心不改,我警告你,别以为你跟我一所大学,就异想天开,企图接近我!你如果敢说出高中的事情,后果自负!”

 

苏俊宁认为我是为了追求他,费尽心机的跟他考一所大学。

 

【04】

  我简直比窦娥还要冤枉,我是为了逃避他才离开江城,我想解释,抬头看着他犀利的目光,我识趣的什么都没解释。

 

  他心里已经认定了,即使我解释他也不会相信,我告诉他,我不会纠缠他,以后看着他都会绕道走。

 

  苏俊宁满意我的态度,没过几天,苏俊宁再次成为了学校的风云王子,甚至比高中的时候更加受人欢迎。

 

  每天都会有不同的女生向他表白,送花,送饭,等在学校的篮球场,一堵他的俊逸容颜。

 

  当高中好友白露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我差点认不出来,眼前的白露青春靓丽,身材玲珑有致,再也不是高中那个黑黑,胖胖,丑丑的土妞。

 

  白露在北京的一所野鸡大学上学。

 

  高中表白的信件,最后在我的质问之下,白露才说实话。

 

  那份信不是苏俊宁亲自交给她的,是苏俊宁班上的同学,她当时头脑发昏,觉得好机会不容错过,就没多想,哪里知道我被人耍了,一个劲的向我道歉。

 

  白露是为了我,我自然不会责怪她。

 

  白露悄悄告诉我,她去整容了,我问她钱哪里来的,她满脸甜蜜,说是她的男友给钱她整容。

 

  白露跟我走在一起,学校不少的屌丝垂涎三尺,看见我的一刹那,眼中充满了鄙夷。

 

  白露鼓动我也去整容,整容之后,那些瞧不起我的男女再也不敢欺负我。尤其是苏俊宁。

 

  整容需要一大笔钱,学费都是借的,我哪有钱去整容?

 

  白露给我出主意,她认识门路,并且拿出了一张小卡片。

 

  我一看,脸红心跳,难为情的将小卡片塞到了白露的手里。

 

  白露笑我愚昧保守,她说这个来钱快,还说第一次的价格会高一点。

 

  因为我长相差了,肯定卖不到美女的价格,但是她可以帮我找一个出手阔绰的男人买下初夜。

 

  为了整容,出卖自己,我坚决不干。

 

  白露见说不通我,意兴阑珊,给我留下了她的电话,如果有需要再找她。

 

  我感觉白露自从变漂亮以后,整个人都变了。

 

  活在阴暗角落的丑八怪一夜之间变成了人人追捧的美女,迎接着万众瞩目的光芒!是我也会跟白露一样吧!

 

  不久之后,我发现同学看我的目光都变了,时不时的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就凭她那模样也敢跟校草苏俊宁表白!她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自己是个什么德行!”

 

  “没想到,她高中被校草拒绝,恬不知耻的追到了大学?脸皮比城墙还厚。”

 

  “跟她当同学,我感觉好丢人!”

 

  源源不断的责骂声清晰的刺入我的耳朵里。

 

  我握紧了拳头,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伤口血淋淋的又一次扯开。

 

  我的眼睛红红的,满腔的愤怒在心田乱窜,几个女生看见我怒火的眼神,走过来,一把将我推到地上,我的手心擦破了皮,火辣辣的疼。

 

  “看什么看?我们说的不对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自作多情!”她们抓乱了我的头发,量我不敢还手,她们人多,我打不过,只能吃哑巴亏。

 

  骂够了往我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耀武扬威的扬长而去。

 

    周围的同学看笑话,没有一个人过来扶我一把,冷血无情的人性令人心寒。

 

  我擦了擦恶心的口水,从地上爬起来,回了寝室,同寝室的同学看见我满身凌乱,当做没看见的继续聊天。

 

  我洗了个热水澡,心里的屈辱无处话凄凉。

 

  我在高中冒充校花表白苏俊宁,遭到全校嘲笑怒骂的旧闻像龙卷风侵袭了新大学的每一个角落,成了茶余饭后众人谈笑的资本。

 

  我想象中的高等学府考进来的学生都是品德优秀的学生,不会在别人背后乱嚼舌根,但我想错了,她们的口水嘲笑比起高中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在大学被彻底的孤立,走在大学校园里,总有人讨论我,有的还喜欢煽风点火,故意为难我。我几乎是落荒而逃。很想逃到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不必忍受她们嘲弄的嘴脸。

 

老天爷偏偏跟我作对似的,迎面走来了几个人,其中一对男女挽着手亲密的交谈。

 

【05】

  我定睛一看,中间那抹高大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苏俊宁,他旁边挽着的女人是学校的校花林暮雪。而她们身后跟着一男三女。

 

  我想要逃,已经来不及了,苏俊宁的笑脸在看见我的那一刻瞬间的僵硬,林暮雪则是高傲的睨着我。她有着一张非常漂亮白皙的脸蛋,身材高挑,穿着一身的名牌,搭配她的冷傲气质,就是一只高贵的白天鹅,跟苏俊宁站在一起,郎才女貌。

 

  心里一阵的酸楚,林暮雪身后的女人走到前面,“哎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学校最近的风云人物苏薇!”

 

  “暮雪,苏薇跟你一样是学校的红人,只不过一个是白天鹅,一个是臭狗屎!”林暮雪身旁的三个女人讥讽着我。

 

  “俊宁,苏薇心里可没对你死心,你可不能辜负暮雪!”苏俊宁身边的男人故意反讽我,我算哪根葱,哪敢跟林暮雪相提并论。

 

  “华子,你能别搞笑吗?我们俊宁心里可只有暮雪一人,你用丑八怪跟暮雪比,岂不是侮辱了暮雪和俊宁。你说是不是啊,俊宁哥?”

 

  林暮雪的跟班唯恐天下不乱。

 

  苏俊宁的脸上充斥着厌恶之情,绝情狠戾道:“你们确实在侮辱暮雪和我,我苏俊宁即使眼睛瞎了,也不会喜欢一个心机深重的丑八怪!”

 

  丑八怪三个字第二次从苏俊宁口中说出,我的心仿佛被千万把刺刀狠狠的宰割。痛的无法呼吸。

 

  “俊宁,犯不着跟讨厌的人生气,我明白你的心就好,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牛排馆,我们赶紧去尝尝!”林暮雪小鸟依人,自信满满的拉着苏俊宁从我身边走过。

 

  等待他们走后,我腿一软,难受的跌到了冰冷的水泥地上。

 

  天气似在为我默哀,晴朗的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眼前的色彩忽然被掩盖,你的影子无情在身边徘徊……

 

我病倒了,一个人躺在寝室,我给白露打了电话,她送我去了小诊所,打了点滴,我心里的苦只能向白露倾诉。

 

【06】

   白露安慰我,骂苏俊宁跟林暮雪以及那帮狗腿子都不是好东西,她又一次的提议,只要变漂亮了,苏俊宁就不能再欺负我。

 

  也许是苏俊宁当着女朋友的面子这么的侮辱我,道德底线被想要变美的愿望挤破,我眼神恨恨的,咬牙答应了白露。

 

  白露笑着为我安排,三天后,白露约我在学校附近的肯德基见面。

 

  她兴奋的对我说,有一个男人愿意用一万块买我的初夜。

 

  白露还说我碰到了冤大头,美女都没这个价格。

 

  一万块虽然不能彻头彻尾的整容,但我先一步一步的来。先整了最难看的牙齿再说。

 

  有了一次上当受骗的经历,我警觉了些,在我再三追问之下,白露道出实情,因为买我的男人又丑又肥。足有200多斤,他指定没开苞的女学生,长相差点没关系,美女不愿意做他的生意,他的胃口很重,关键还有难闻的狐臭味。

 

  我犹豫,白露说只要闭着眼睛就过去了,反正只有一晚上,以后谁也不认识谁。

 

  为了改变,为了不让苏俊宁和同学继续侮辱我,我同意了。

 

  晚上,白露将宾馆的房门号码告诉了我,让我别迟到。

 

  我第一次去这种地方,很多学校的情侣或者小姐都会来这家宾馆做生意,我忐忑不安,紧张不已的走到了房间前。

 

  一想着自己会被一头猪压着凌辱,我忍不住退缩了!我想要反悔,转身的脚步却僵在了原地,我不能走,为了以后,我忍了。

 

  我咬紧下唇,轻轻的推开了门,门没锁,我双腿都在打颤。

 

  我的手心狂冒汗,当我走进了房间,以为床上会有一个巨丑巨肥的男人色眯眯的等着我,当我看清了床上的人之时,我惊呆了。

 

  床上躺着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促使我出卖自己的罪魁祸首,苏俊宁!

 

  苏俊宁,他为什么会在跟我约定的房间?

 

  “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你半天了!”苏俊宁迷迷糊糊的从床上起来,走路都有点不稳。

 

  我想要问清楚,他用力的将我往他的怀里一带!我抵不过他的力气,整个人随着他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第一次跟苏俊宁抱在一起,这么近的距离,我闻到了他身上散发的独有的味道和淡淡的酒味。

 

  跟男神暧昧的亲密接触,我的心狂跳,面红耳赤,长这么大,我还没有跟男人拥抱过,尤其是我暗恋已久的男神。

 

  激动过后,我恢复了一丝的理智,苏俊宁都那样骂我了,如果我还死缠着他,就是犯贱。

 

  我是喜欢他,但我也是有尊严的。

 

  我推开苏俊宁,“放开我!”

 

  “不放,你说过今晚要给我的!”苏俊宁将我抱得紧紧的,我们身体贴合的紧密无缝,我根本无法撼动一分。

 

  “是你买我的?”我小声的问。

 

  “什么买不买的,你就是我的,今晚别想逃!”说罢,不容我问,霸道的wen住了我的唇。

 

我摇晃着脑袋,第一次跟男人接吻,我说不清是什么感觉,苏俊宁的霸道进攻让我有些躲闪和害羞。

 

【07】

   在人前高冷的苏俊宁,私底下,尤其是在床上完全是两种人,热血沸腾,果然所有的男人都是下半shen思考的动物,他也不例外。

 

  苏俊宁的吻技高超,在他的攻势下,我的微弱反抗渐渐沉迷在他的怀里。

 

  因为一个吻,我竟然全身发热,嘴里嘤嘤的发出娇羞的声音,连我自己都感到羞耻。

 

  兴许是我的叫声更加刺激了他的野性,他松开了我的唇,转而亲吻我的脖子。

 

  我大口的喘着气,依然不相信苏俊宁会因为需求随便包夜,更何况买的还是令他羞耻的我?

 

  趁着理智还在,我烧红着脸,开口的嗓音沙哑,“苏俊宁,你确定跟白露谈好了,约的我?”

 

  苏俊宁正在兴致头上,埋头在我脖颈间,口齿不清的恩了几声。

 

  得到他准确的回应,我心头并没有一丝喜悦,白露又骗了我?或者白露也不知道真实状况?

 

  苏俊宁有了林暮雪那么漂亮的美女校花还不知足,跑来外面吃野餐,他跟那些随便找小姐的男人有何区别?

 

  苏俊宁在我心里高冷的形象完全的覆灭了,当他当众骂我丑,我都没有此刻那么厌恶他!

 

  男人都是嘴巴上一套,做的时候又是一套,我天真的认为他跟校花是多么的相爱,我忽然不想做他的生意!200斤的狐臭肥男跟高富帅苏俊宁对比,任何女人都会选择苏俊宁睡了自己的初夜。我用力的推开趴在我身上的苏俊宁。

 

  我的扭动反而激发了他的某些男性不安的因子。他惩罚般的咬了我的脖子,我痛死了。

 

  接着,他快速的除去了我们身上的所有障碍物,我跟他可以说是赤luo相对,他迷离的眼睛氤氲着深不见底的光芒。我害羞的想要退缩……

 

微信篇幅有限,想看后续全文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