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最好的大学(二)——普鲁士高等教育的奇迹

<- 分享“加拿大留学移民专家”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4 加拿大留学移民专家


  和纽曼一样,威廉·冯·洪堡(Wilhelm von Humboldt,1767-1835的第一职业也不是教育,他是普鲁士德国的外交家,却建立了完善的、服务于工业社会的普鲁士教育体系。德国的柏林洪堡大学便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德国和奥地利都设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奖学金,中国不少大学的校长和教育部的官员,都曾靠着这一奖学金在德国和奥地利留学进修。


洪堡生活的年代正是德意志地区四分五裂的时代,原本在法统上统治这一地区的神圣罗马帝国在拿破仑战争后也解体了。普鲁士当时一方面财力枯竭,并且一度成为拿破仑帝国的一个附庸国,但是另一方面法国大革命为全欧洲释放出自由,使得精英阶层能够积极地参与到国家政策的制定中来。在这样的背景下,洪堡被授予了管理普鲁士“文化和公共教育”的任务。


在洪堡之前,欧洲的大学还是沿袭工业革命之前的修道院教育的传统,以培养教师、神职人员或者训练上流社会人士为主,不仅不重视研究,而且教授和研究的课题与当时业已开始的工业革命相脱节。


洪堡提出了“研究教学合一”的办学精神,并在由他所创立的柏林洪堡大学(最初叫腓特烈·威廉大学)实践这一办学思想。在这所大学里,教学和研究同步进行。虽然洪堡也强调“知识的总和”(Universitas litterarum),并且在柏林洪堡大学同时设立了法学、医学、神学和哲学(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总和)四个专业,但是在最后学生实际上会集中到一个专业,因为在洪堡的体制中,学生毕业时必须对一个专业有比较精深的了解,这和纽曼的理念完全不同。

为了让学生们做到这一点,很多专业的学生需要五年(而不是英美通常的四年)才能毕业,而最后的两年则是完全学习非常精深的专业知识。在2000年以前上过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读者可能已经发现,这和当时中国这几所学校的风格非常像。其实这也并不奇怪,因为这些学校间接地采用了洪堡的体制。


说起柏林洪堡大学,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它在科学和工程上的成就,比如历史上它曾经出了29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不过它最早培养和成就的杰出人士,大多是哲学家和人文学科领域的精英,比如马克思、恩格斯和诗人海涅等。这要感谢洪堡在办学时坚持学术自由、坚持学者保持和政府的距离、做纯粹的学问等理念。

到了19世纪中期,普鲁士开始崛起,这时威廉·洪堡已经去世,他的弟弟亚历山大·洪堡接手了这所大学。在当时的背景下,为了适应普鲁士工业化的要求,亚历山大·洪堡在大学里大力扩展自然科学和各类工程学科,大批的科技和工程精英是在这之后培养出来的。

在洪堡兄弟创立的普鲁士高等教育体系中,职业教育、技能教育成为大学的中心任务。这样,大学生在学校学到的就是马上能够用于国家工业化发展和社会进步的知识,一走出校园就能为社会服务。在强权的普鲁士,很容易自上而下地推广一种体制。得益于洪堡的高等教育体系,普鲁士很快由欧洲一个农业国迈向并实现了工业化,并且一跃成为19世纪欧洲最强国。而欧洲各国看到普鲁士和后来德国的崛起,都纷纷效仿德国的高等教育体制,并且一直沿用至今。

本文节选自《大学之路——陪女儿在美国选大学》(吴军   著)

欲了解相关信息请扫描屏幕下方二维码,关注“加拿大留学移民专家”或是拨打电话24小时服务热线400-606-2991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