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打人!华人母亲奥克兰遭暴打:来新西兰错了吗?

<- 分享“新西兰天维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9 新西兰天维网




在国内生活时,常会遇到两车相遇互不相让的事儿,如果司机不讲理,基本上一天的好心情就算毁了。

但家住奥克兰西区的张女士,怎么也没想到,移民来新西兰本是为了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却遇到这种事——不但毁了心情,更让她遍体鳞伤。
 

事件回顾
5月8日,母亲节,14:25pm左右
奥克兰西区NewLynn停车场入口
事情起因
张女士开车送大女儿去上补习班上课,同车的还有她的先生,大女儿、小女儿。

行驶到Delta Ave与Great North Rd、Service Ln三路交会处的停车场入口处即将转入Service Ln时,从里面出来一辆红色轿车。由于所占的路口时仅供车辆驶入的入口,因此张女士认为自己没有义务给对方让路。

据了解,红色轿车上载有3人,貌似是一对青年夫妻带着一个孩子。

两车相遇,红色轿车上的司机下车向张女士的方向边走边骂,张女士也随即下车。对方司机看起来很强壮,在190cm,200斤左右。


“其实如果是一条僻静小路,可能我也不会这么较真不放,但当天就是大白天,路上还有那么多行人,我怎么也没想到他能动手打人。


上图蓝圈为张女士的车所处位置;红圈位置为打人者。从俯视图上可以更清晰地看出,黄圈位置的箭头表示该车道仅是用于车辆驶入的单行车道/谷歌卫星图    

张女士回忆道,“当时我和他说‘你走错路了’,结果他就骂我并先向我吐了口水,而在对方红色轿车上,副驾驶上坐着一位女性,一边吃着披萨一边跟着男司机一起开骂;随后,“也就是那一瞬间的工夫,他的拳头就打过来了。”
 

眼见自己的妻子被打得满脸是血,早已从车上下来的张女士的先生此时也上前拦阻,同样被红色轿车司机打倒。

这时,附近不少路人都上前拦住施暴者,施暴者见没办法再打人,于是转身走回自己的汽车并发动要开走。


此时,虽然不少路人纷纷拦住他(甚至有个洋人拉住他的车门不放),要求他留在现场等待警察处理,但施暴者并未理会,强行径自开车离去。

 

被打后的张女士满脸是血

/张女士供图授权天维网使用

警方拍摄


张女士被施暴后细节

/张女士供图授权天维网使用

警方拍摄


据张女士回忆,当时整个过程可能也就一两分钟的事,但对她来说,却感觉无比漫长。


自己的车上、施暴者的车上都有孩子,张女士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当着自己孩子的面,也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就此,天维菌也与张女士进行了一次电话对话。
天维菌:对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张:身高有1米90多,体重看起来也有200多斤,是个很强壮的人。

天维菌:面对这样的人,当时为什么不想着忍让一下就过去了呢?
张:我又没有做错,为什么是我让?我们中国人就是太怕事了,遇到事情就想着“息事宁人”,现在搞得大家都觉得中国人好欺负

天维菌:当时报警了吗?
张:热心帮助我们的路人帮我们报了警,还拍照取证,照片都给了警察。

天维菌随后向张女士了解了她的伤势及事后处置方法。张女士表示,当时伤得很严重,脸上肿了好几天。且由于事发时完全是一个“懵”的状态,所以也没记住车牌号码。
 
但最后,张女士所说的一段话也让天维菌感到敬佩不已。

张女士说……
“我不会向坏人低头,我是为了我的孩子。我把这件事说出来,不是要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去博同情或是宣泄自己的愤怒。而是作为一个母亲,我恳请大家关注的是:在暴力事件中的未成年孩子。

就我的两个孩子而言,两个孩子当时都吓傻了。她们亲眼目睹自己的父母挨打,母亲被打的血流满面。这暴力血腥的一幕,将对孩子幼小的心灵产生多么大的震撼和伤害!


我和我先生都是从国内一线城市过来的,来新西兰是为了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当时他打我的时候,我的女儿在车里边哭边喊着‘Sorry、Sorry、Sorry’


事后,女儿告诉我先生,她是对那个男的说‘Sorry’:‘我看见他打妈妈,我心里很害怕,怕他继续打你们。我以为我不停地说sorry,他就会不打你们,可是他还是打了爸爸……’


听到女儿的回答后,我们夫妻俩依偎地坐在沙发上沉默很好久。


更让我无法理解的是,他(施暴者)车上也有孩子啊!


我看对方车里的那个小男孩应该还不到5岁。他看见自己的父亲挥起拳头,将别人打得头破血流,他会怎么想?而他(施暴者)当着他孩子的面打人,他怎么跟他的孩子去解释?


社会问题往往是教育,特别是家庭教育问题的体现。在这样的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以后会是什么样的?

今天挨打的是我,明天挨打的可能就是我的孩子。在未成年人面前使用暴力,难道不是最大的恶吗?”

事发当天由于伤势严重,警方并没有给张女士录口供。


上周五,张女士在先生的陪同下再次来到Henderson警局,但办案警官却一直没有与他们取得联系,案子本身也没有任何的最新进展。


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张女士一家的生活也恢复了平静。但据张女士说,尽管过去好几天,但大女儿明显比以往要内向许多。

事后,她一直都很紧张,不愿意我靠近她,甚至不想见到我,我只好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在她临睡前去看了她(也只是站在房间的门口)。

她睁大眼睛,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妈妈,你还好吗?’我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真的很痛!我强忍住眼泪,微笑地对孩子说:‘妈妈很好,妈妈没事,你早点睡。’(这两天是我先生陪着她睡)。

大女儿的状态,让张女士彻夜难眠。

大人身上的伤也许很快会痊愈,但孩子心灵受到的创伤,谁又能来负责?


来源:新西兰天维网


合作/推广请邮件至 marketing@skykiwi.com

投稿请邮件至 you@skykiwi.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