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脱衣舞娘到作家,新西兰女子著书讲述“裸身二十载”

2016-05-28 新西兰天维网






本文部分内容可能引起你的不适
以下内容不适合未成年读者观看



每个男人都想与脱衣舞娘约会。”

我的朋友Diamond曾这样宣称道。


但作为一名“资深脱衣舞娘”,我必须说,凡事都有两面性。


这是Leigh Hopkinson在专栏中写下的一句话。

Leigh Hopkinson 
作家、编辑,前脱衣舞娘 

经历了长达20年的脱衣舞娘生涯后,这位曾在坎特伯雷大学新闻专业就读的新西兰女子决定重回自己所学的专业,在媒体领域大展拳脚。

在她近日出版的新书《裸身二十载》“Two Decades Naked”中,Leigh表示脱衣舞娘“是一个诱人的行业,一旦进入了就很难抽身。”

Leigh Hopkinson和她的新书

// 初入秀场

“我的身体本能地知道该如何舞动”
时光倒回20多年前,那时的小Leigh在KFC工作,但微薄的收入无法满足她的日常开销,于是她开始关注当地报纸上出现的内衣舞者的招募广告。

Leigh一直以来都很喜欢跳舞,并且总能让周围的人震惊。

她在基督城一家名为Pleasures的情色场所的“处女秀”表演曲目叫Blondie's Call Me,当时她穿着蕾丝内衣在台上热舞,还与台下观众“热烈互动”,几乎忘了停下来。

“哇哦,‘我在公众场合只穿着内衣啊!’可我为什么没觉得羞涩呢?我甚至感觉很美妙,我的身体本能地知道该如何舞动。”

这是一种在色情行业工作所需的特质,她向自己公寓的室友解释说,“在男性饱含对你裸 体渴望的注视中,你会感到那种肾上腺素飙升的快感,这会让你上瘾。”

// 从基督城到伦敦

“你要对在公共场合赤身裸体无所畏惧”
在Leigh刚开始进行商业脱衣舞表演的时候,是有人会支付工资给她的,加上客人的小费,收入不菲。

但是现在,她们想要在酒吧表演却需要每晚向酒吧支付100刀的许可费用,这无形中就会给表演者增加压力,她们都在力求赚回这笔费用。

我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研究如何吸引人们的注意力,通过肢体的摆动和眼神的交流等,大多数时候,我都会因此而受到尊重,得到回报。”

1997年,Leigh离开了基督城,与一些朋友一起前往墨尔本,并打算存到足够的现金就搬到伦敦去。

在英国,Leigh在一家叫The Men's Gallery的地方工作了一段时间,她从脱衣舞舞台跳到了桌面表演、私人表演秀、色情派对等,最终她几乎登上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巅峰。



而在英国,男性是不允许与表演者有任何肢体接触的,Leigh回忆说,当时最大胆的行为是一种叫做“The Men's Gallery Salute”的活动,“即客户坐在椅子上,双腿分开,我们在客户的大腿上贴身热舞。”

脱衣舞这个行业确实会吸引一部分特定类型的女性,Leigh解释说,“首先你要对在公共场合赤身裸体无所畏惧,我曾遇到过一些女性,她们喜欢这样的感觉,而且愿意分享这样的感受。但这绝对是有挑战的,你要考虑自己的价值观是否适合。”

// 工作与生活

“毫无疑问这会对你的个人生活产生影响”
Leigh的父母具有古西班牙血统,妈妈是小学教师,爸爸是商人,他们从未同意过Leigh的做法,她与男友之间也一直充满斗争,但Leigh把她的职业描述为夜场生活方式,而非裸体表演。

在最新出版的这本书中,Leigh记录了她这些年的从业经验--从一个年轻“芭比娃娃”到“年老色衰”的生活经历。

她诚实地记录了这个行业中的酒精与毒品,男友两个极端的性格和一段三角关系。


Leigh希望这本刚刚发行的书,能或多或少地帮助人们正确认识脱衣舞者这一职业,摆脱那些固有认知,比如“如果你是个脱衣舞娘,你就不是一个正派的人,而且对社会没有贡献”等。

一个好的脱衣舞者是要抱有同情心的,鲜少评价他人,而且是愿意分享的,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我遇到的很多人都是孤独的。

许多男人因为长相不好,没有女人愿意靠近,所以他们十分苦恼。而男人们只是想找机会看到一个美丽的女人朝他微笑,带其逃离每天单调的生活,就像你会在下班以后去看场电影一样。”

尽管已经对职业和生活之间的关系看得非常透彻,Leigh仍然表示,“当然,这毫无疑问会对你的个人生活产生影响。”

// 5次脱身未果

“挂起高跟鞋,昂首阔步地离开”

Leigh是在自己40岁生日的时候,才最终从这一行业脱身。此前她曾尝试过许多次,可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不过这一次,她似乎坚持的不错,从40岁生日至今已经有18个月了。

我已经老了,我感觉到这个行业正在从我这里索取更多,却无法带来相当的回报了。”

Leigh笑着表示,“所以,我必须要摆脱这个行业了。于是我挂起高跟鞋,昂首阔步地离开。”

现在,Leigh和伴侣生活在Brunswick,“当我不再跳脱衣舞以后,生活变得平凡而有序,我感激每天的平凡生活,做饭、打理花园,每周都会去攀岩几次… 比我之前的生活丰富很多。”


“不过,我也时常怀念过往的生活,怀念与同行们的姐妹情深,你要知道,我们当时是每晚都要相见的,一起裸体表演12个小时。”

“当然,我也怀念那些赚来的大把钞票。我现在还在努力适应如何在‘外面的世界’穿好衣服。”



来源:新西兰天维网


合作/推广请邮件至 marketing@skykiwi.com

投稿请邮件至 you@skykiwi.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