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的笃定-为了忘却的《书. 风景》

<- 分享“微悉尼”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4-04-15 微悉尼



偶尔想起翻翻以前写的文字,痕迹留在了某个空间,竟然无存。看来现代的书写方式抹杀了我们的某些回忆,在脑海中唤起的是一篇文章,清晰记得“书.风景”的题目,记录几个“简单、笃定、追逐”的场景,算是这篇文章的为了忘却的纪念吧。

(一)不知从何时期,在脑海里一直存在着一个场景。在冬日的一条由北向南的高速路上,漠漠旷垠,自己驾驶着越野车,一脸倦容的女人身上搭盖着咖啡色的外套,缓缓睡意相伴;单一的梦境走来多次,是在唤起什么?

(二)在喧闹的网络商务氛围下,缺少的书香,没有的门第。失去了翻页的快感与盼望的愉悦。一个朋友纠结后,选择了追逐书店的“1956年版本的史记只是为了弥补儿时的记忆,就像一直选择已被不加糖不加奶的咖啡,一直到今。


(三)还有依稀记得某年云南之行的介绍,一种文化悲情.殉情,纳西族是氐羌游牧民族和丽江土著民族繁衍的后代,继承游牧民族非常开放的一面,在过去都是恋爱自由,婚姻自主。改土归流后,引入了封建的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父母开始包办婚姻,然后就出现殉情。假如一对青年男女的爱情在家庭或者社会上受到阻碍,如果不想屈服,一定要和心上人在一起的话,只能选择殉情,用两个人的生命做代价,可以换来一个合法夫妻的地位。纳西族第一对殉情的人叫朱补羽勒盘和开美久命金,在清雍正年间服毒自杀;最后一对殉情的人是1961年在黑龙潭得月楼上自焚;最悲壮的一次殉情是清朝雍正年间,八对青年男女集体自杀;还有一次殉情高峰期,是台儿庄战役之后。抗战时,有三百多名纳西族军人随滇军出征,在台儿庄战役中牺牲,他们的恋人相继自杀,当时丽江各界人士还请了108位东巴给他们集体超度,轰动一时。

-------------------------------------------

以上文字均为原创

添加“V-Sydney”分享更多慢生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