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纳走红地毯指南:68万两日游,普通人也能圆梦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1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戛纳报道团(文/陈媛 编辑/三替)


本届戛纳电影节开幕式前,一张“红毯价目表”刷屏了,开幕式红毯一等座标价20000欧元(约人民币147万),二等座15000欧元(约人民币110万)……价格一个比一个耸人听闻。



网传红毯价目表


迄今为止,赛程10天内,近30位华人已走上红毯,一下子让戛纳电影节的红毯,从传说中的名利场,变成了抓马感十足的菜市场。


这些华人中,有巩俐、李宇春这样的大明星由品牌护送上红毯,也有《犯罪小说》这种不知怎么就连走了两次红毯的神奇剧组,更有黄景瑜被《时尚芭莎》主编苏芒一把拽上红毯的戛纳传说,还有一些面孔,连最熟悉娱乐圈的记者也没见过。



中国女星亮相本届戛纳红毯


到底什么人能走上戛纳红毯?到底流程怎样?为什么名利场会变菜市场?腾讯报道团戛纳电影节调查第一期,就来为你解答这些秘密。腾讯娱乐辗转联系上一位曾在国内从事红毯邀请函“中介”的知情人TOM,让我们来听他亲述,那些并不对外售出的戛纳红毯邀请函,到底如何经过中介的手,成为价格飞涨的抢手货。


戛纳红毯邀请函原本免费

经中介倒手市场价20万


“都是因为花袄姐去年花了27万上红毯这个事被爆出来了,今年才会变成这个样子”,被询问价格时,电话那头TOM的音调因为难以置信提高了好几度,“这个报价也太离谱了”。



2015年张馨予戛纳红毯造型引热议


2015年,哄动一时的花袄姐,购买红毯邀请函的行为和价格被媒体扒皮,让一张零成本的邀请函可以迅速数倍变现的潜规则浮上水面。仅仅一年后,看准时机大批涌入的中介们和有着强烈需求的毯星们,则在2016年戛纳到来之时,联手制造了令人瞠目结舌的“通货膨胀”。


截至目前,走上2016年戛纳红毯的华人毯星已经接近30位,远远超过去年的数字。除了开幕式红毯以外,每天或知名或冷门的参赛片的红毯,都会成为至少一个毯星的拍照背景板。而在戛纳的媒体尤其是摄影记者,最大的乐趣就是每天在拍红毯的时候玩“找你妹”的游戏。一年多来,这个忽然被暴露在世人面前的新大陆,吸引了多少想要空手套白狼的淘金客。


TOM告诉腾讯娱乐,如今介入红毯生意的中介,一般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团体作战的大中介,多为戛纳当地的旅游公司——能够通过与品牌、酒店的资源置换,提前锁定这些数量巨大且稳定的赠票,甚至还可以为这些邀请函量身定做旅游项目。这些中介的优势是对于戛纳电影节熟门熟路,但缺乏的是中国明星的资源。


第二种是单打独斗的小中介,多为懂得戛纳规则但立足于国内的圈内人士,他们需要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或者通过与有申请资格的电影人结成合伙人进行分成,或者成为上面所说的大中介在中国的代理商,进行二手买卖。这些中介虽然在邀请函资源上处于劣势,但凭借着国内毯星日益增长的走红毯的刚需,迅速成长了起来。


据TOM透露,从他进入到这个行当两年多来,同一个圈里的人已经有4、5波人也在做这个事情了。不要以为小中介就是吃剩饭的,因为信息不对称的缘故,他们通常会在一手价格上直接翻上两到三倍。


尽管如此,作为曾经的中介,TOM也实在看不过去认为这份天价报价单坐地起价:“太离谱了。”在记者的反复询问下,TOM透露了自己拿到的上家的报价,最贵的也只有6万元人民币。但自从花袄姐买红毯票的事情被媒体详细扒出后,刺激得很多小中介直接抬高了价格,导致如今的市场均价大概在20万左右。


但大部分小中介应该都会根据与艺人的熟悉程度,给予相应的优惠空间。腾讯娱乐在戛纳辗转联系上的另外一个中介也证实了这个猜测,经由他手走上开幕式红毯的颇有背景的M姓男演员,只为此付出了8000欧元(不到6万人民币),只有网曝天价报价单上三等席位的一半。



腾讯娱乐记者也体验了一回“毯星”


普通人也能走红毯

旅行团推出戛纳走红毯两日游


来过戛纳的人都知道,和奥斯卡不一样,戛纳的红毯邀请函都是不记名的,除了电影节主席、评审团成员、影片主创这类当晚红毯真正的主角,能够获得清场、当定毯神针的待遇。大多数手持邀请函的人,必须像羊群被牧羊人赶一样,被保安催促着走过红毯。


但正是这样一张并不能体现什么特殊地位的票,却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通往头条的入场券。因为只有站上戛纳红毯,哪怕是挤在汗味四溢的人群中,才有被镜头捕捉到的机会。但是,想要获得这样一张票,却并不容易。


从官方那里得到戛纳红毯邀请函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申请,另一种是赠票。


申请,针对的是与电影有关的各种参与者,包括花钱租场地宣传的土豪剧组。但是这种申请得到的票数量也非常有限,过程很繁琐,而且一般要提前两个月甚至半年以上就要发出邮件,但是却要等到红毯当天才能拿到票。


2015年《寻龙诀》剧组走上红毯,就是万达公关团队提前半年申请的结果。而曾带着作品入围短片展映单元的TOM,也是通过这种方式申请到首映式红毯邀请函的。这种情况非常考验团队对于戛纳电影节流程的熟悉程度,稍有不慎,也有可能像《盗墓笔记》剧组那样,就算拿到票了,最终也会因为不熟悉流程导致迟到,无法进入红毯。



去年《寻龙诀》剧组也走了回戛纳红毯


赠票,则是戛纳电影节给到赞助商、合作酒店等的福利,由赞助商自行挑选赠送对象。最大赞助商欧莱雅请来的李宇春、巩俐、李冰冰、井柏然,金棕榈奖杯制造商肖邦请来的何超盈等人都属于此列。因为戛纳的赞助品牌众多,能够容纳3000人的卢米埃尔大厅,很大一部分都是赠票,而且能够提前给到品牌用来分发。


看出门道来了吗?申请虽然是免费的,但是量又少过程太繁琐,而品牌赠票则刚好相反,量大又便于流通。悬殊的差异,导致明星们向后者倒戈。由此,红毯邀请函中介——一个在各行各业都可以出状元的工种——登上了历史舞台。


因为花袄姐的一战成名慕名而来的买家多了,卖家也就多了,可选择的余地多了,竞争就会出现,差异化的配套服务也就应运而生。比如,走上红毯就是为了让全世界看到,哪怕是素人也不例外。但摄影器材是无法进入红毯,因此能够进入官方摄影区域的摄影师们也就成了稀缺资源。根据这份报价单,这门生意目前已经覆盖了红毯配套服务这个领域。TOM向我们证实了这点。据他透露,2015年一家旅游公司的戛纳两日游(包括上红毯)的标价已经达到了68万,而前往拍摄该场红毯其他明星的一名国内摄影师,还通过为购买这个项目的土豪太太拍摄了几张红毯照,获得了6000元的报酬。


但这毕竟是门无法标准化的生意,太多环节缺乏保障。据知情人士透露,开幕前就抵达戛纳的黄景瑜,因为与国内合作方扯皮,错失了开幕式红毯,要不是《时尚芭莎》总编辑苏芒凭借个人影响力生拉硬拽他走上了好莱坞大片《金钱怪兽》的红毯,这趟戛纳也算是白来了。


花袄姐奇迹难再复制

拼奇装异服已无曝光量



今年又有中国女星夺下“戛纳网红”桂冠


“你看看最后那个走上红毯的都是什么人啊!”TOM所指的,正是今年红毯上身着夸张的红白相间的羽毛礼服,并且在进入卢米埃尔电影宫的那一刻,对着三十米开外正在拍主持人的摄像机拼命挥手抢镜的网红赵尔玲。第二天,这个抢镜的画面被做成了gif图,在社交平台上各种转发,配文尽是讽刺。


因为邀请函买卖潜规则的曝光,同样走上了红毯,诸如此类在新闻稿中对于如何受邀参加红毯都语焉不详的毯星,其实早已风光不再,甚至还成为了看客群嘲的对象。就连开幕式红毯上的国内一线L姓和N姓女星,没有了官方镜头,连话题都要拱手让给gif图中的赵尔玲。


然而也许他们并不在乎这样的局面。哪怕是群嘲也好,先红了再说。娱乐注意力经济时代,毯星们往往带着这样的心情也要走上红毯。接下来的每一天,顶着白色盔甲状不明物体的“妩媚哥”缪艺豪、穿着花袄姐同款设计师的中国红长裙的徐小倩、不穿内裤穿着开衩开到腰的裙子的王子子……一大波奇装异服每天都在洗刷着摄影师同事们的三观。


但是即便拼到这个地步,每天一到两个毯星连续过度的曝光,渐渐稀释了媒体和观众的注意力,无论曝光量还是话题都与花袄姐不可同日而语。而近30个毯星把本来就拥挤的红毯走成菜市场的架势,另一方面也让走红毯这件事情变得廉价,甚至惹人反感。十几万的红毯入场券,在通货膨胀后又迅速贬值,甚至有可能在多年后成为难以启齿的过往。毯星们的需求推动了这门生意的规模飞速膨胀,没想到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第三天的中国之夜晚宴上,开幕红毯上一身羽毛装的赵尔玲,又热情地向某电影杂志主编推销起自己的红毯造型,她自称那身红白羽毛相间的低胸长裙,正是以电影为主题,最适合上这本杂志的封面了。据记者一位当时在场的朋友透露,那位主编的脸当时就冻住了。与此同时,《夏洛特烦恼》中的“女神”王智,正独自坐在无遮挡的沙发上被冷风吹得瑟瑟发抖,环顾四周,她应该能看到,由肖邦请来的毛俊杰正在奋力跟媒体解释,自己还要参加多少个晚宴。


戛纳电影节的规则也不会轻易改变,红毯中介将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但同样不能改变的事实是,戛纳电影节的红毯很短,再慢5分钟也走完了,但真想要成名成角,要走的路可比这个长多了。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