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让我们走上移民路的原因... | 多位移民新西兰的朋友的故事

<- 分享“走进新西兰”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9 走进新西兰




“你移民新西兰啦?”“哎呀,真好,我也想移民,但是我舍不得父母/孩子/工作……”这样的对话,新移民们一定并不陌生。

 

移民,是一个人生重大选择,也直接影响到家人、后代。漫漫移民路,多少辛酸只能自己扛;回望家乡,千里万里阻隔,谁能不想爹娘。

 

但我们为什么要移民?我想,空气好、风景美,一定不是我们做决定的最终原因。我们也和一些来到新西兰的新移民聊了聊,他们的身上,有你的影子吗?

 



1. 爱情


金子(化名),33岁,来自浙江,配偶签证,登陆5

 

我是在网络上认识我老公的,他是新西兰土生土长的华人,父母是广东人。我们有共同的朋友,聊着聊着就熟悉了。让我想不到的是,他中文很好,会说普通话,也会用拼音打字;更让我想不到的是,我们认识几个月之后,他就从新西兰飞回来看我了。

 

爱情说来就来,他也见了我家的七大姑八大姨,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我要随他去新西兰了。

 

走之前的一个月,我辞了职,在家收拾东西。看着我熟悉的环境,看着早生华发的父母,我的内心其实真的很纠结。背井离乡一个人,我是不是真的做好准备了?

 

来新西兰5年了,我已经通过老公拿到了PR,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可爱的孩子,妈妈也退休来帮我照顾孩子了。

 

现在回想刚来新西兰那段日子,甜蜜期过后,老公上班我只能呆在家里,虽然有个大院子,看久了也觉得腻烦。尤其是和老公吵架后,偌大的国家我无处可去,那一刻才觉得自己真的就是一个人。

 

我的专业在新西兰很难找到工作,也曾经在便利店打过工,觉得终非长久之计。生完第一个孩子之后,我去学了西点,现在在一家咖啡店工作。

 

为爱情来新西兰,我并不后悔。这里很适合孩子成长,我们也有了自己的家,希望以后日子越过越好。

 



2. 性取向


Allen28岁,来自深圳,银蕨签证,登陆1.5

 

来新西兰的原因很简单,我是来结婚的。我和我的Partner是在美国认识的,我们是同学。可能就是他把我掰弯的吧(笑)。毕业后我们一起回国了,本来打算在深圳这个相对开放的地方生活,离父母也不是太远。

 

我们在一起两年多时,他向我求婚了。同时,来自父母的压力让我们喘不过气来。其实我到今天也没有和父母出柜,但周围同学同事纷纷结婚生子,父母也从原本的话里有话到现在盲目安排相亲,我真的有些怕了。

 

我们在网上看到,新西兰有一种银蕨签证,过去9个月的时间找到工作就可以申请技术移民。最重要的是在新西兰,同性是可以登记结婚的,我过去也可以把他当做配偶一起带过去。

 

于是我们就来了。我登陆3个月之后找到了工作,马上给我们一起申请了PR,在等待的过程中他通过旅游签过来,我们就在新西兰结婚了。

 

外人看同性的圈子,似乎会觉得我们不流行一辈子的承诺这种事,其实不然。我希望这辈子牵着他的手,能一直走到最后。等我们稳定下来,我会把双方父母接到这里,慢慢跟他们讲清楚,希望能得到他们的祝福。

 



3. 事业


托马斯,35岁,来自郑州,技术移民,登陆3

 

30岁时,我遇到了事业的瓶颈期。我在一家国企做技术支持,工作不忙。不忙的国企,你懂的,每天就是勾心斗角。其实我是一个做技术的,我不擅长跟别人斗,他们斗的时候我一般都躲的远远的。但30岁那年,我升职了,当了一个很小的“官”。

 

这下惨了,原本关系很好的朋友变成了冷漠的同事,关于我的谣言开始尘嚣直上,说我给领导送礼的,说我在领导面前说其他同事坏话的,甚至还有人说我出卖色相的。我的领导是男的啊!

 

这样下去,我的工作也很难开展,每天都觉得很压抑。老婆看我这个样子,有天说,别憋出病来,咱们想想其他办法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想起大学时我曾有的移民梦,我想起同专业已经在国外生活的同学告诉过我我们专业属于短缺行业,可以申请技术移民。反正是离岸申请,又不用辞职,还好这些年英语都没丢,我就考了雅思,一边上班一边准备材料。

 

2013年初,我拿到离岸offer,登陆了新西兰。没过多久,我把老婆和3岁的女儿接了过来。如今我们一家已经在这里生活3年了。让我感到最开心的是我的工作,我在洋人公司写代码,公司环境非常好,有很多免费零食,同事们都很和善,很多同事年纪很大了。在新西兰似乎不流行跳槽,不像国内写代码是吃青春饭。

 

现在我的工作时间非常固定,国内那些下班还要陪客户喝酒、唱歌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每天晚上都回家吃饭,陪女儿玩。老板从来不会在非工作时间找我,我原来可是半夜12点接到电话就要回公司的。我觉得在这里工作,每个人都能得到尊重。

 



4. 信仰


小罗,27岁,来自沈阳,WHV,登陆1

 

我是2014年末拿到WHV的零星,20154月登陆新西兰的。目前从事的是机械工程类的工作。

 

很多人觉得WHV留不下来,其实我觉得是要看个人的。我这一年里一共服务过3家公司,觉得工作体验都不错,最后一家公司给我出了长期的job offer,我就顺理成章可以申请技术移民了。

 

新西兰的自然环境肯定比国内大城市要好许多,因为工业比较少,农业畜牧业发达。这里的人生活平和,不会因为你从事的工作对你另眼相看,工作环境都很友好。

 

我在新西兰这一年最最重要的收获就是找回了国内缺失的信仰。在国内我原本就是个受洗了的基督徒,但是那时候没有常规的进行教会生活,对于主耶稣基督和天上的父只有很浅显的认识。

 

从我住进一位Kiwi老师的Homestay开始,我很奇妙的找回了生命中缺失的最重要的东西,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让我彻底认识到了上帝的爱是多么的无所不能和伟大。只要你相信,神的大爱终会彰显在你身上,我觉得我找到了最坚强的依靠。

 

所以我决定留下来,我现在经常会在微信群中为想来新西兰的朋友答疑,帮助别人让我很快乐。以后有机会我想重新回到校园读书,努力提升自己,能够帮助更多的人。

 



5. 自由


Faye34岁,银蕨签证,登陆准备中

 

再有1个月,我就要踏上新西兰的土地了。我有些紧张,一切都像是假的,却又真真切切。

 

我为什么要移民?我也问过自己很多次。尤其是成家立业之后,看着2岁的女儿,我也不舍得哪怕暂时离开她,去博取那个缥缈的未来。可我知道,这就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

 

我是个自由的灵魂。我从小就是个特别不守规矩的学生。但是因为学习好,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了孩子之后,太爱这个张牙舞爪的小东西了,舍不得她变得规矩。看朋友发的幼儿园照片,3岁的小朋友们就要背着小手在椅子上规规矩矩坐着了。太可怕。

 

另外,高考这座独木桥,在中国是永远的童年杀手。我不想我的孩子在补习班中长大,我不想她只学会了如何死记硬背,我不想她因为高考的压力变成穿着宽大校服的丑女孩。我希望她在大自然中长大,能够独立思考,在花样年华穿的热烈一点美丽一点,到海边去疯。

 

移民当然也是为了自己。我的研究生是在国外读的,新闻学。西方的新闻学回到国内是完全水土不服的,原来老师们慷慨激昂为我种下的新闻理想,在这里是个危险的东西,也是个笑话。除了对工作的不适应,我不能上GoogleFacebookInstagram,甚至Tumblr……对不起,我真不是用用度娘就好了那种人。

 

我记得《三体》里面,三体人把地球人都赶到了澳大利亚。有趣的是,我始终认为澳洲和新西兰会是地球上仅存的净土。我很想去一个蓝天白云,有院子,可以让孩子疯跑的地方。之所以选择新西兰,除了有银蕨签证的政策以外,也是觉得这里更适合孩子成长。


走进新西兰编制 转载请标明出处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