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爱神 我就是陈铭

<- 分享“BQ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6 BQ澳洲



陈铭,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博士,2011年国辩“全程最佳辩手”,被余秋雨先生评价为“当今世界上最会说话的年轻人之一”。擅长的技能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出其不意。


充满力量和信仰的演讲、挺拔的身姿,乃至充满气势的手势、停顿、语句,抛却演讲技巧,陈铭是以情动人的高手。他说:“我觉得辩论的核心就是真诚。人总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面具和伪装,一层一层揭下是很疼的。但是你就把这些故事真实的情感真实地呈献给大家听,获得共鸣就够了。”


今天陈铭愿把真实的自己展现给大家看。

他说,我不是爱神,我就是陈铭


辩论是在干什么?是在玩啊!


 “辩者,巧言也。论者,述理也。”


似乎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辩论就是一件唇枪舌剑、剑拔弩张的事情,严肃是它的代名词。然而这两年,一档“严肃的辩论节目”《奇葩说》风靡网络,继2013年国辩(国际大学生群英辩论赛)之后成为在年轻人中最受欢迎的民间辩论节目。但在亦辩亦闹中,辩论娱乐化的利弊之争从未停止。




“辩论是在干什么?是在玩啊!”这句似乎太过随意的话就出自2011年国辩“全程最佳辩手”陈铭,同时,他也是连续两季参与了《奇葩说》的明星选手。谈及辩论娱乐化,陈铭带着种似乎被误解的忿忿不平说,“大家之所以有娱乐化这种感觉,是因为大家本身对待这个事情有所偏移!奥瑞冈赛制的时候我们常常会讨论很严肃的政治话题,所以往往赋予它很严肃的色彩。”在他的眼里,辩论之所以会给人们以严肃之感,多是在于辩论的话题性。


“但是你会发现,一个社会的文明形态越高,往往连政治本身也在往娱乐化在走。因为娱乐化这个事情离人类的终极追求,离幸福感的挂靠是最高的。如果一个地方凡事都可以娱乐化,这就代表这个地方是一个幸福指数超高的国家,什么东西都可以很娱乐化的去对待。所以往往当一个东西我们需要很严肃地去看待它的时候,是因为它还没有发展成一个很高级的形态。”而现在,似乎正是辩论的最好时期。


“辩论如果太正式,就失去了很多普通人和普通学子接受它的方式。”陈铭站在他的另一层身份——武汉大学辩论社的指导老师——略带忧虑又欣慰地说道。辩论本就是一件可江湖亦可庙堂的事。陈铭说:“只要你有思辨,有立场,任何人都可以参与辩论。”辩论也可以有很多的存在形式,没有必要把它变成一件只有精英可以参与,或者说只能讨论一些学术尖端问题的事情。娱乐化的辩论和正规严肃的辩论并不矛盾,两者可以双管齐下。


“思辨是理性,是不盲从,是一切寻找自我的基础。打破权利的窠臼,从盲目对权利的服从中走出来,找到个体的自我和自由,都依靠思辨。只要有了思辨能力,有了思考有了立场,都可以参与辩论。”这番哲理十足的话颇为符合他作为武汉大学高校教师的身份。


当辩论回归其本质的娱乐化,不再以输赢论英雄的时候,我们才能看到辩论本身的美感和趣味。




“陈铭是个标准人,父母慈爱,夫妻恩爱,孩子可爱,所以打辩论一年四季呼唤爱。我经常挖苦他鸡汤王,可是这个世界啊,却因为有他这样的人,才让我看见一点点希望。”

                                                                                                       ——马薇薇


我不是爱神,我也有阴暗面!


在《奇葩说》的节目中,陈铭似乎是那个最不奇葩的人。他是为数不多的拥有妻子儿女,过着“正常”生活的选手。他的一些观点,要对父母开放朋友圈,在中国婚嫁是两个家庭的事情等等都带着普世价值观。




他永远带着一副新好男人的气质“站在宇宙中心呼唤爱”,他的身上有着诸多亮眼的光环和标签:网友眼里的“爱神”、乐嘉在节目中对他“爱得无法自拔”、余秋雨先生口中的“全世界最会说话的年轻人”。被很多人认可的同时,也获得了不少人的质疑,甚至在网上被人评价为“鸡汤王”。


作为节目中站在普世价值观的一方,陈铭坦言,武汉大学高校教师的身份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的观点。“毕竟作为教师,你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去教育别人。而教师这个职业,也让我更谨慎地去表达自己的。”正能量的光环加持,让他被节目组和众多观众授予了“爱神”的称号。“可在这奇葩遍地的节目里,我的正统才是最奇葩的地方,不是吗?而且在这个场子里总要有人代表正能量吧,这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类。”陈铭的话总带着种狡黠的聪慧。


在所有的标签中,陈铭最苦恼的便是余秋雨老师的评价。他笑说:“如果时间能倒回一次,我会找到余秋雨老师跟他说,这句话干脆就不要讲了吧。”他解释道,可能余秋雨老师之前已经很久没跟年轻人讲过话,猛然跟一个年轻人讲了会儿话,觉得这人讲的还挺溜,就觉得这可能是世界上最会说话的年轻人了。


“不过说实话任何一个标签我都不是很喜欢。因为它总是在凸显其中一种或一面的特质,而忘掉了解一个全面立体化的我。”虽然说这话时陈铭仍旧保持着自己的气度,但眉宇间的困扰还是暴露了他的无奈。


“我当然不是爱神,我不完美。我也有阴暗面!”带着种急于澄清自己的语气,陈铭反复思量之后决定爆出自己的缺点。“我有时候比处女座还处女座,有强迫症还特别要求完美,有时候我自己都受不了。”身为白羊座的他特别认真地说出这话时,让人忍俊不禁。“而且我有拖延症,特别严重的那种!”颇为强调的语气,瞬间让人觉得这个高高在上的“爱神”立马接了地气。


在所有的标签中,陈铭唯一能够接受的是马薇薇说的那句“标准人”的评价。“但世界上哪有什么模板呢?我看起来是模板中的一员,但其实我内心还有很逗比的一面。其实参加奇葩说就是希望在逗比的路上越跑越远,但现在这个趋势好像还不太明显。”他希望在第四季《奇葩说》节目中,能让大家看看标准人也有不一样的成长轨迹。


我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爱上了


你问我,爱是什么?一句最戳我心窝的话送给你:


“爱就是痛!绵延不绝的疼痛。唯一的解药是——TA也爱你。”

5月20日,陈铭发了这么一条微博。

其实在微博上“秀恩爱”,陈铭不是第一次了。




今年3月份,武大学习微博发出一则公告“最风趣幽默的公共课老师—刘吉桦”,说的正是陈明的老婆,他在转发时的一句“嗯,我们家领导把‘风趣幽默’都给了别人,留给我的就只剩‘讽刺挖苦’了。”后面跟着三个苦笑的表情,下面跟的评论赞数最多的是一位叫说书人李寒山的:“这波狗粮喂的我服”。


陈铭从不吝啬在节目中表达自己对老婆的爱意。那个综艺节目《超级演说家》第一季中“一战成名”的演讲《女人永远是最佳辩手》,幽默自我调侃的背后就是他内心最真实的写照。“作为辩论场上的世界冠军和全程最佳辩手,我很惭愧地说,在生活中有一个人我从来没有赢过,那就是我的老婆。”可这貌似诉苦吐槽的话从他嘴里说出,你总觉得带着种洋洋得意的幸福感。这种秀恩爱的方式却没办法让人真得去讨厌。


“我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爱上了。”这是陈铭在《奇葩说》的某一期节目中说的话,镜头扫到他老婆时,你分明能看到那一抹娇羞背后的骄傲和幸福。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勇于在镜头前大声表白,而侃侃而谈羽扇纶巾的形象正是当初打动刘老师的那点。


男女双方差距6岁说多不多,但这在中国的国情下难免被人所议论。最初刘老师也因着现实的诸多考量迟迟没有答应陈铭,但却在一次次辩论场下抬头仰望陈铭口齿伶俐思维敏捷的发光时刻,被这个满腹才华的男人所打动。


“他极爱他的老婆,所以场面上总让人觉得家庭地位不高,而实际上据我观察,事实完全不是这样:他根本没有家庭地位!”马薇薇在其十二星座损友集里这样写陈铭。每次被邀请做什么事情,他的第一反应都是“好,我去问问我老婆。”一个家庭总要有话事人,男权社会,罕有男性愿意承认自己太太更聪明。只有陈铭,老实到坦荡,面子都不要,却得了里子。录制节目的现场,你永远能看到场下坐着带着抹笑意的刘老师,和辩论中时不时看向观众席的陈老师。


用陈铭自己的话说,这一切都是源于,爱。


来自澳洲中文周刊第一品牌《BQ澳洲》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