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国农场做季节工有多惨?受工伤立遭驱逐:加拿大被批黑心,惨无人道!

<- 分享“卡城华人之窗”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1 卡城华人之窗





当上一届加拿大联邦政府2014年对外国临时工项目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时,农场季节工是极少数免于"刀斧"的工种之一。


这是因为加拿大农业对外国劳动力需求量巨大。但是根据加拿大医学协会杂志公布的一项统计,仅在安大略省十年中有将近八百名农场工人因伤病被送回国。


CBC记者Rosa Marchitelli和《新闻报》记者Gabrielle Duchaine分别从两个不同的侧面报道了一些外国农场工人在加拿大的遭遇。




去年1月份的一天,温尼伯居民玛西亚.巴莱特接到一个电话,说她的表兄麦肯锡在干活时受伤了,现在陷入昏迷。


巴莱特赶到医院,看到麦肯锡的脸完全被用纱布包住,需要用机器维持生命。


麦肯锡是牙买加人,在受伤以前已经在加拿大各地的农场度过了十二个夏天。


2014年底,他受雇于安大略省利明顿附近的一个种番茄的农场。这是他在加拿大的最后一份工作。


他有一天从温室高处摔下来,头部受了重伤。由于颅内出血和肿胀,医生不得不切除他的一部分大脑。




巴莱特说,麦肯锡伤得这么重,但是在加拿大负责本国外劳服务的牙买加官员却要把他立刻送回牙买加。


他不能再干活了,因此失去了工作签证,外劳的医疗服务他也就没有权利再享受,就是这么简单。


巴莱特说,如果不是在加拿大有亲属,而且他们"把鞋跟钉进地里顶住压力",麦肯锡肯定就被送回去了。



巴莱特请了律师,为麦肯锡申请人道居留。但移民部还没有做出决定,麦肯锡就因伤重去世了。


加拿大外劳权益组织"Justicia for Migrant Workers"的克里斯.兰萨鲁普一直在为农场工人争取更完善的医疗服务。




据他介绍,在加拿大打工的外劳受伤后基本上都会像个包袱一样被甩掉。但是加拿大医学协会的报告说,每50个因伤病回国的外劳中只有一人是自己愿意回去的。


落入黑心农场主之手的外劳


《新闻报》的报道讲述了四个来自危地马拉的年轻人的遭遇。


2012年春天,埃里克,艾尼巴尔,路易和胡安被魁北克省的一个种香料植物的农场主艾布努阿雇用。


他们的合同看上去没有任何不妥:每周工作40个小时,小时工资9.65加元,每星期有一天休息。


但是到了农场以后却完全不是一回事。


他们被迫加班,最长的一次连续干了22个小时。那年7月份里有一个星期,他们工作了78小时,却只领到160加元的工钱。


他们的宿舍是用一个报废的载重卡车车厢改装的,没有热水,也没有卫生间,下雨的时候水会渗进来。


艾布努阿一家把他们当奴隶对待。老板的女儿把艾尼巴尔扎好的薄荷砸到他头上。胡安浇水的时候老板不满意,一把抢过水管就往他身上浇。


他们像大部分受到盘剥的外劳一样,选择了忍受。好容易熬到合同结束。老板娘却没收了他们的护照,要他们再多干一个月才给他们回程机票。


一个老乡为他们联系了危地马拉驻蒙特利尔的领事馆。前来探访的领事馆官员看到他们的状况,立刻报了警。这是四年前的事了。


最近,魁省的劳务行政法庭刚刚下达判决,要求雇主赔偿他们每人6000加元。另一起要求偿付几百小时欠薪的诉讼还没有结束。


他们四人现在仍然来加拿大其他省份的农场打季节工。艾布努阿的农场上了危地马拉领事馆和魁省外劳雇用协会的黑名单,去年关了门。


(作者:吴薇;加广中文 www.rcinet.ca 微信ID:radio-canada)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