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韩国淫乱邪教渗透澳洲多所大学!专挑大学美女下手!

2016-05-20 图说悉尼




想到韩国,很多人脑海里浮现的是韩剧、美男和料理,而很少有人知道,这里其实也是邪教的沃土。它们欺诈、勒索、强奸年轻女孩,而触手甚至蔓延到澳洲!


在大大小小的韩国邪教组织中,有这么一个叫做“耶稣晨星”(Jesus Morning Star,又叫Providence,中文也称摄理教)的团体尤其臭名昭著。

 

这个组织打着传播宗教与圣经的名义,而背后却隐藏着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团体领头人Jeong Myeong-seok(中文称郑明锡)自称救世主,以神的名义猥亵年轻女孩。2007年,郑明锡因在亚洲几个国家强奸和性侵5名妇女在被判10年监禁,目前正在韩国狱中服刑。

然而,该邪教的势力已经渗透到澳洲来,据每日邮报报道,将在2017年刑满释放的郑明锡,正在堪培拉、悉尼和墨尔本的高校及购物中心中招募成员。该邪教通过时尚模特课程以及圣经研究等一系列组织进行活动。


据前成员说,他们不得不遵从“教义”而被强制剥夺睡眠,并鼓励与家人断绝关系,以便成为教主的“精神新娘”。


不愿透露全名的Elizabeth说,她曾在该邪教的堪培拉分部活动长达18个月。她说该邪教成员让她给教主写信,对方的回复非常的露骨,他们还叫她飞到首尔到监狱中去探望教主。

Elizabeth与该邪教堪培拉的其他成员。


Elizabeth说他们让她去招揽成员,通过告诉对方“你很美,你想过当模特吗?”这样的方式邀请这些人来参加时尚课程。

该邪教曾在堪培拉运营一个模特社团,为教主挑选美女


长时间的剥夺睡眠和饮食紊乱之后,2012年她住院了,她不得不搬回和父母一起住,父母给她找了心理医生,这时她才意识到真相。


据了解,该邪教堪培拉分部的成员已经渗透到墨尔本,引诱人们加入他们。

另外一个匿名女子称,2014年她在墨尔本大学的时候被这个邪教招募的,“他们让我参加这个课程,于是我就去了。”早参加这个圣经研究课程之后,她被里面的内容震惊了,里面不仅有赞扬希特勒的内容,还说与教主发生关系后会净化他们。

她说女孩被强迫为教主穿着打扮,还不得与异性说话,说是为了成为他的“精神新娘”。


“他们让我招聘处女,让他们穿上白色的衣服,以显示她们的纯净。”


最后她的父母开始干预,在邪教专家的帮助下脱离出来。

还有一位父亲说,他的女儿在悉尼大学被招募,在被洗脑之后,该邪教命令她搬到西澳,目前还没有她的下落。他说,该邪教仍通过不同的组织在悉尼大学和Broadway购物中心内招聘。


出生于澳大利亚堪培拉的彼得·戴利在韩国是一名大学讲师,在过去的13年里,他在自己的网站“jsmcult.com”上专门跟进“耶稣晨星”的邪教活动。。

澳大利亚邪教专家彼得·戴利


国际新闻媒体Vice专访了这位名叫Peter Daley的澳洲教师。此前他接受过澳大利亚公共广播公司SBS采访,讲述了“耶稣晨星”在澳专拣大学美女下手,任由Jeong蹂躏的暴行。

 

Peter的网站上张贴着许多“耶稣晨星”女成员裸体崇拜Jeong的照片,照片都打了马赛克,之前就已经在网上广为流传。不出所料,Peter的努力得到邪教组织的注意,许多女成员对他发起攻击,指控Peter诽谤,要起诉他,让他在韩国尝尝苦头。


记者:你好,彼得,你最开始怎么会追踪韩国邪教?

彼得·戴利:我于2003年搬到韩国,找了一份工作,在山区的一个乡村小镇教英语。几个月后,我发现这个小镇是离邪教“摄理教”基地最近的地方。我的室友是该教派信徒,但当她决定脱离时,该集团威胁她说,神会杀了她的某个家人,信徒们开始在小镇里跟着她,并在她每周游两次泳的泳池那儿等着她。


当时没有什么英文信息介绍该教派,我开始对这个组织感兴趣——它是如何运作的,如何向人们灌输其信仰。由于没有太多的英语信息,于是我创建了一个网站。那是在2003年,此后一直发展到现在。


记者:请告诉我们关于这个邪教的更多情况。

彼得·戴利:我认为,这些视频提供了一个窗口,让我们看清他们是如何向那些够漂亮的年轻女性灌输教义的。视频中四五名赤身裸体的女大学生一边跳舞一边说:“Seonsaengnim,我们爱你!” “Seonsaengnim”是韩语,意思是老师。还有一个视频中一个女人舔首领的照片,然后把照片放到自己的生殖器那儿。很明显性在该邪教更深的层面上扮演着非常关键的角色。


记者: “摄理教”在澳大利亚的情况如何?

彼得·戴利:虽然规模小,但确实在各个主要城市都有。澳大利亚媒体SBS采访过两名曾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校园附近被招募的女孩。目前,该教派的主要分支在墨尔本,一直在墨尔本大学招募信徒。他们的目标是身材高挑、漂亮、有魅力的女性。他们特别“理性”地告诉信徒,外表是内在美的表现,是神选择她们成为信众的标准。


记者:是的,真让人毛骨悚然。那么你是怎么被该邪教起诉的?

彼得·戴利:随着媒体SBS的报道,该邪教认为我是个威胁。从2014年到2015年8月,我一直受到中间人的威胁。2015年8月,我接到警察电话,说几名信徒起诉我。我收到一份署名“摄理教”的短信,说如果我道歉,关闭网站,并保证不再谈论他们,他们就会撤诉。我马上拒绝了,甚至没有考虑,就给了一个不假思索的回复:不。

彼得·戴利收到的“摄理教”短信内容


记者:拒绝他们你不害怕吗?

彼得·戴利:不害怕,但给我带来很大压力。信徒们过去曾针对记者和评论家实施暴力犯罪,因此很有可能我也会遭到同样的待遇。第一次与警察会面我肯定会紧张,但一旦开始,我便很享受与韩国当局分享我的经验。


记者: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彼得·戴利:警方建议检察官撤销该案。我收到检察官的案件决定摘要,很快就得到一共七页翻译成英文的文件,裁定公众利益因素高于对色情内容的担忧。


记者:那么你从这一经历中得到什么收获?

彼得·戴利:我意识到我网站的影响力正在变得越来越大,这是我做梦都没想到的。他们做了这么多的事为了让我闭嘴,就能说明一切。


记者:你打算继续这项工作吗?

彼得·戴利:当然。我的努力曾经帮助过一些人,而这是与犯罪团伙的斗争,这很重要。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