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放手时就放手 看看记者康妮写给17岁女儿的信

<- 分享“新西兰毛传媒”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9 新西兰毛传媒



前言

是孩子都要长大,如何面对小翅膀开始长硬了的孩子、一个开始有了自我世界的孩子,考验着我们每个做父母的智商和情商。

我的记者同行兼好友康妮两年前写给即将17岁的女儿的信,值得一读。 




给女儿17岁的生日
(奥克兰)康妮


明天就是女儿17岁的生日了。


这之前,我曾经问过她很多次,打算怎样过17岁生日,我提出各种建议:去餐馆跟她的小朋友们搓一顿, KTV生日趴,甚至很献媚地提出邀请她的朋友们来家里烧烤,通宵生日趴,我跟她老爸从家里自动消失。但这些似乎对她统统没有吸引力,她非常轻描淡写地说:哦,别提了,没什么可过的。


我一直都非常奇怪她为何从小时候的一个狂热的生日趴女孩,一个刚过完一个生日,就会策划下一年生日的女孩儿,变成了一个如此淡定的少女。我记得自从14岁之后,她就不再为她的生日举行任何仪式了。而我也从一个为了她的生日礼物绞尽脑汁的妈妈,成为一个因为她太不屑于生日而担忧的妈妈。




一个孩子的成长,充满了冒险和不确定,而我也因为第一次担当母亲这个伟大的角色总是忧心忡忡,尤其是充当一个16、7岁孩子的母亲,这个年龄的孩子,心智和知识已经完全可以跟成年人抗衡,要对这样的一个孩子进行教育,说起来我自己都不自信。


变化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当这种变化有一天产生突变的时候,自己都吓了一跳。我有一次回国,大概一个月的时间,等我再回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女儿的很多变化,她不再愿意跟我共用一个书房,她开始把自己的房门关起来,当我进入她房间的时候,她明显地不欢迎。




我很担忧,我以为是我这次离开的时间有点长,而使得我们的关系疏远,我因此反思自己,不算一个合格的母亲,在女儿考大学前夕长时间离开,有点不负责任,也因此告诫自己,在女儿大学之前,决不离开一步。


但是,情况并没有好转,渐渐地连她的考试成绩,她都不会主动告诉我,有一次一位朋友说起在facebook上看到女儿贴出的SAT成绩,我大吃一惊,可是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己还不知道。她想报考的大学,她也从没打算跟我商量。


我为了让自己跟她在同一个级别上对话,搜索各种大学资料和各种考试资料,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专业人士。但遗憾的是,我的这些知识毫无用处,我甚至找不到机会跟她说这些资讯。


由于工作的关系,常常访问一些非常优秀的学霸级学生,我总觉得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因此回家会把这些学生的故事讲给她听,她漫不经心地,好像没有起到什么教育效果。


为了加强效果,我有一次访问一个获得美国奖学金的女孩儿,我请女儿帮助我做翻译,她怀疑地看着我说:“你为什么突然需要一个翻译了?”我说:“哎,这个,你们这个年龄的孩子说话总是太快,还有很多俚语,所以请你一定帮忙翻译一下。”结果她干脆地回答:“你不就是为了告诉我她很优秀嘛!我已经知道了!”我苦心经营的计谋被戳穿了。




我觉得力不从心,不知道怎样让她听我的建议,有准备好的方针一个都用不上。我为此看了很多书,也跟许多教育专家谈过,但理论知识似乎无法跟实际相结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最后只能感叹自己如同唐吉坷德在跟风车作斗。


那天,跟一个朋友聊天,他的一席话令我深受触动:我们做父母的也做不到每个人都成为比尔 盖茨,都成为业内翘楚,凭什么要求孩子一定学业顶尖优秀。生命自会寻找出路,相信自己的孩子,放手讓孩子自己來吧!這是獨一無二的學習、成長機會!




放手和相信,的确是非常难以做到的,我们常常不敢放手,是因为不相信孩子,不相信他们的能力,不相信他们的探索,希望一切按照自己的安排,按照自己的意愿。可我们都是第一次做父母,每个孩子都不同,按照自己的意愿就一定是正确的吗?


我也检讨自己,每次跟孩子谈话,不是提要求,便是问成绩。如果旁边有这样一个老板盯着,自己也会不舒服的吧,自己尚且不爽,何以要求孩子面对。


放手和相信也许很难。但是,我打算尝试,我不想再逼迫她做我要她做的事情,不再紧紧盯着她,保持一定的距离,谈谈电影,聊聊朋友,向她求教一些事情,仔细倾听她说的每件事,而不是仅仅对成绩感兴趣。




我看到了她的天地,她做的事情,她参加的活动;她设计的才艺大赛的海报,非常专业;她正在做一场演出的舞台总监,下周就正式演出了;她义务教的一个英语班,近日又增加了两名学生;她的两门考试都拿到A。嗯,我对最后一个话题更感兴趣,迅速地加了一句:剩下的4门也都应该拿A吧,必须的!


哎,老毛病又犯了,我真希望自己没有说后边那句!


(这是康妮前两年写的文章,现在她的女儿已进入墨尔本大学,学生物医学)



编辑微信号:e2020-news  

电邮:info@e2020.co.nz

网站:www.nzmao.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