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可能要用一生的时间

<- 分享“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0 今日头条




我们一路听、说了很多含蓄的“我爱你”,觉得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但是,在真正说出这三个字以前,我们可能要在心里准备一百万次。

今日推荐识象的头条号文章《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可能要用一生的时间》。


你在什么时候听、说过“我爱你”?

王泽兰(目前在媒体上班):“最常说的‘我爱你’,也是闺蜜之间的一句玩笑话,那三个字说出来其实还挺没有诚意的。” 

我们想表达爱的时候,很少直接说“我爱你”,而是企图用许多词汇来丰富它。因为“我爱你”很直接,直接约等于省力,企图省力等于不上心。 

为了表达“我爱你”,许多人上网搜“古人是怎么说我爱你的”、“电影里怎么说我爱你”。我们一路听、说了很多含蓄的“我爱你”,觉得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所以我好奇:“我爱你”在什么情况下说得动人。 

不管做什么,我想表达的就是“我爱你” 

十几年前,韩国MBC电视台的一档节目,记录了一个男人与患绝症妻子送别的最后时光: 

十年后,剧组回访他。男人说,如果和离去十年的妻子重逢,他只想做一件事:“拉着她的手不放,一直说‘我爱你’。” 

——可能是因为,因为不管会做些什么,都只是想表达“我爱你”。 

只来得及说“我爱你” 

“你说过‘我爱你’吗?” 

杨虞(媒体人):“没有吧,就算是求婚的时候,说的也是‘嫁给我吧’之类的话。”(一时想不起来。) 

过了一会他说:“说过一次,进汶川之前。” 

8年前的汶川地震,杨虞从广东前往地震现场参与报道。“灾区几乎没有通讯信号,进去了很难和外界有联系。”杨虞说。加上余震和次生灾害不断,这不是一次绝对安全的采访,所以进现场报道之前,杨虞用最后的时间给一些人打了电话。 

“就在那时,和当时还是女朋友的老婆说了我爱你。” 

“只说了我爱你,因为那时候信号断断续续的,没办法说完整的话。”

 “当时觉得进去了不一定能出来。” 

也是那场地震,带走了那位发送天堂短信的母亲,当时的新闻这么写: 

 抢救人员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是被垮塌下来的房子压死的,透过那一堆废墟的的间隙可以看到她死亡的姿势,双膝跪着,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双手扶着地支撑着身体,有些象古人行跪拜礼,只是身体被压的变形了,看上去有些诡异。救援人员从废墟的空隙伸手进去确认了她已经死亡,又在冲着废墟喊了几声,用撬棍在在砖头上敲了几下,里面没有任何回应。当人群走到下一个建筑物的时候,救援队长忽然往回跑,边跑变喊“快过来”。他又来到她的尸体前,费力的把手伸进女人的身子底下摸索,他摸了几下高声地喊:“有人,有个孩子,还活着”。 

经过一番努力,人们小心的把挡着她的废墟清理开,在她的身体下面躺着她的孩子,包在一个红色带黄花的小被子里,大概有3、4个月大,因为母亲身体庇护着,他毫发未伤,抱出来的时候,他还安静的睡着,他熟睡的脸让所有在场的人感到很温暖。 

随行的医生过来解开被子准备做些检查,发现有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医生下意识的看了下手机屏幕,发现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却在这一刻落泪了,手机传递着,每个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 

如果时间允许,我想用所有时间来诠释“我爱你”,用行动和语言来丰满它。现在,我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再见你,所以我把“我爱你”以最原本粗暴的状态给你,反正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想表达的就只是一句“我爱你”。 

听同事说杨虞老师就是从汶川回来后,才从“别人男朋友”变成的“别人老公”。

 “我爱你”:是缔结盟约也是诀别 

在林诗扬(目前正攻读硕士研究生)看来,“我爱你”是责任:“对爱人伴侣,我感觉‘我爱你’是一句非常沉重的话,说了就意味着要负责任。反正觉得我不会轻易对男朋友说我爱你。” 

“说我爱你,会产生一种怎样的责任呢?” 

林诗扬:“就像结婚的宣誓那样,承诺无论生老病死啥的。等于‘我永远爱你,永远陪伴你’。” 

“我爱你”是缔结盟约。在电影《我爱你》中,晚年的金万石喜欢上同样走到暮年的宋怡芬,但他坚持“我爱你”只能以夫妻之名说,所以他能说“爱你”的对象,只有亡妻。 

“我爱你”也可能是一次诀别。《Danny Boy》是一首父亲唱给即将参军远去的儿子的爱尔兰民谣。 

Oh Danny boy, the pipes, the pipes are calling 

哦,丹尼男孩,笛声响彻 

From glen to glen, and down the mountain side 

在深谷里徘徊,消逝在山间 

The summer's gone, and all the flowers are dying 

仲夏溘然而逝,万花已然零落 

T'is you, T'is you must go and I must bide. 

你定要离开,我将会等待 

But come you back when summer's in the meadow 

若你归时,正逢仲夏,踏上了如茵绿地 

Or when the valley's hushed and white with snow 

或是幽谷,正迎飞雪,萦绕着静谧之声 

T'is I'll be here in sunshineor in shadow 

无论阴晴,我将在那儿,静静守候 

Oh Danny boy, oh Danny boy, I love you so. 

哦,丹尼男孩,我如此爱你 

And when you come, and all the flowers are dying 

若你归时,恰逢万花零落 

If I am dead, as dead I well may be 

或许那时,我早已安详进入永眠 

I pray you'll find the placewhere I am lying 

我祈祷苍天,愿你能寻到我的长眠之地 

And kneel and say an"Ave" there for me. 

屈膝对我说声再见吧 

And I shall hear, the soft youtread above me 

我会听到,包括那轻柔的足音 

And all my grave shall warmerand sweeter be 

肃穆的坟冢也会温馨 

And then you'll kneel andwhisper that you love me 

你屈膝,接着低吟着“你爱我” 

And I shall sleep in peaceuntil you come to me. 

我将在平静中守候,待你归来之际 

And I shall sleep in peace until you come to me. 

我将在平静中守候,待你归来之际 

不是“Dear Danny”,是“Danny boy”。Danny boy去时夏季刚过,回来时爸爸可能已经溘然长逝去。 

“I love you so”,赶紧说出口,怕你的归来遥遥无期。若你归来时我俩已阴阳相隔,只愿你来我墓前看我、跟我好好告别。只要你告诉我“我爱你”,我就会安心长眠,安详地等待和你再次相聚。 

每次说爱你,我都需要准备一百万次 

台湾一家电讯运营商远传通讯拍广告,以广告试镜的名义召集了一些普通民众,要求他们表演打电话给家人,并说出「我爱你」。表演往往能顺利完成。 

之后,突然要求试镜者“真的打给对方看看”。突然间要实打实地跟家人说“我爱你”,大家都开始内心斗争了。 

不断地问“真的要这样吗”,或者打电话之前紧张地喝光水杯里的水,或者说了许多表达“我爱你”的话,最终“我爱你”三个字也没有说出口。还有一位阿姨,笑着说:“我平常可会说的咧。”等电话接通的时候立马破功。 

中国人含蓄而内敛,所以在说出简单直白的“我爱你”前,内心要先准备一百万次即使如此,也不一定能说出口。 

就像杨虞,求婚现场最后也只说了:“嫁给我吧。” 

但杨虞最终还是俘获美人归,很有可能是汶川前的那通说“我爱你”的电话给加了分。

本篇文章转载自头条识象,原标题为《一遍一遍对TA说,我爱你》。


长按二维码,勾搭头条君

你关心的,才是头条丨今日头条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