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 我们遇见一个头戴红花的男孩—他平静中自见灵魂汹涌

<- 分享“BQ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7 BQ澳洲




1993年8月20日,复旦大学辩论队代表中国出征新加坡首届国际大专辩论会, 击败台湾大学斩获第一届国辩冠军,轰动大陆高校及整个社会,这一役人称“狮城舌战”。该战催生了中央电视台与新加坡电视集团的国辩协议,使得在接下来相当长的时间里,辩论赛成为了各高校最为活跃的社团活动。


2013年,央视发出公告决定正式停办国辩,此举似乎宣告了传统辩论赛的没落。南方都市报就此发表报道,文末有此一问:国辩的时代已然结束,是否还会有下一个辩论时代的开始?


文章一语成谶,谁都没想到下一个辩论时代来得如此之快。2014年11月29 日,《奇葩说》正式上线爱奇艺,辩论以一种崭新的形式走入大家的视线,第一季播放量超过4.5亿,第二季播放量超过6亿,第三季上线,仅三天播放量超过 5800万。做为一档“严肃”的辩论节目,《奇葩说》聚集了一群有趣的聪明人,并配合着鲜亮夸张的服饰,“大城床还是小城房”这样切中社会热点的辩题,以及将传统华语辩论剑气二宗中的剑宗发挥到极致的漂亮有趣又兼备逻辑的表达方式,让自己成为了当下最具话题性的节目。



最近,这群聪明人中有个奇葩的小伙子被封神,大家纷纷说,只要他出现,那就是大美玲之夜。而大美玲,正是姜思达参加《奇葩说》之后最为人熟知的那个名字。(潘潘做特别标注:第一届《奇葩说》冠军,金句女王马薇薇:“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着主流的审美,主流的道德,部分人类还诡异地认为有着主流的性取向。然而,姜思达头戴红花而过,把人生走成了一个T台——我很喜欢这个家伙,他平静中自见灵魂汹涌。”)





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可是我不想呢。


姜思达,男,1993年东北生人,长居北京。中国传媒大学2012级新闻学院学生,中国传媒大学辩论队前任队长。《奇葩说》第一二三季参赛辩手。


不管是在《奇葩说》和一众辩论大神或奇葩共处,还是这次在全澳赛的点评或者表演赛途中,姜思达似乎一直带着种慢悠悠,懒洋洋的温柔感。他的语速不算快,音量也不大,偶尔抿嘴跺脚撒个小泼,妩媚得不慌不忙,举重若轻。这是独属他的风格,从小便不是一个话特别多的男孩子,也很少有那种高音量的状态,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稍微有些颓丧”。




可是即使颓丧,即使时不时装扮怪诞,他也毋庸置疑是个个性鲜明的美少年。第一季《奇葩说》他中分长发出场,左耳别一朵硕大的红花,穿中裙露腿毛。待到第三季刮掉眉毛披个貂,发色一场一换,越来越难看的装扮也挡不住他每次站起来发言时的自带光芒万丈。


网上盛传金句女王马薇薇和他的一个段子,马薇薇跟他说,我觉得你完全可以装成个帅哥,阳光灿烂魅力四射男女通吃那种。他便摆了个极英挺的姿势让阅人无数的女王脚底一软。然后他幽幽地说,恩,但是我不想呢。




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可是我不想呢。


大美玲之夜


在4月30号播出的那集《奇葩说》中,关于“时保联”(要求别人时刻保持联系)是不是暴政的辩题,姜思达13分钟层层叠进金句频爆的发言,不仅让两届国辩最佳、华语辩论剑宗体系创始人的黄执中无话可说放弃奇袭,甚至引得两位导师高晓松和蔡康永首次放弃结辩,更俘获全场观众,在各社交平台上带来一场无争议狂欢,是名副其实的大美玲之夜。也就是这场,他被封神。之后的每一场,只要有他出场,即使是二排议员发言,也都屡屡获得轰动。著名编剧史航老师用“信笔不缚”赞美他,黄执中更称其为这么多年唯一让他有点紧张的对手。




也许有时候震惊世人的并不是一睹大师风采,而是见证平凡人以神速进化蜕变的过程。在第一季《奇葩说》18进12即被淘汰的姜思达,就这样在大家的见证下成为了那匹进步最大、最让人惊喜的黑马,在第三季一路直冲进最后角逐奇葩之王的行列。而在他看来,这种成长,几乎是一种必然。“有太多人跑在前面,等着我去学。”这不是冠冕堂皇的模板式应答,他甚至感谢之前没有受到过多的关注,因为这让他可以默默地坐在暗处,去看前面发光的人是如何发光。“我曾经坐在二排,看他们如何融入气场,乃至于创造气场,未曾闭眼。所以如果没有这么优秀的他们,我也无从学习。”说到这里他突然笑了,或许是因为之后要说出来的“正能量”这个词,“另外还有正能量一点的原因,我确实会一个人在家看这个节目,我在看的时候会想如果当时我在邱晨的位置,在如晶的位置,我应该怎么说。每个人说完的时候我都会按一下暂停,想一想这个问题我应该怎么反驳,他那个问题出在哪里,就像自己在打辩论一样,不断强化这种训练。当然我不是逼自己,我是真的也感兴趣,因为当你发现有一个观点你可以在场上这么说,你会很有成就感。”




在,他站起来,娇娇地,但是有逻辑,有观点,有意思,有深度,思路诡

异,角度险峻,偏偏又让人忍俊不禁,像极了一只聪明慵懒看透了的猫。高晓松恨不得在他说话的每个间隙赞叹一句“特别好”,蔡康永笑得前仰后合,马东激动得快把手里的小木鱼敲断了。


愿出柜不再与勇气相关。


“你是同性恋吗?”

“我是同性恋。”


这是第一季《奇葩说》海选时,姜思达和三位导师马东、高晓松和蔡康永的对话。第一次出现在全国观众面前,就轻描淡写地出了个全国大型柜。问及是不是计划好的,姜思达摇了摇头。事实也是他当时准备了另一个问题,却没想到导师们会突然当场发问此事。在被问到这种明确的隐私的时候,可能大部分人会选择挡一下说我们其实没有啊,但他就这样落落大方地在二十多个镜头面前,坦然承认了。或许是因为他在私底下也从来没有隐瞒过自己,“如果线上线下差异太大,人会活得小心翼翼,会很难过。好在这个结果告诉我目前并没有因为这个事情受到哪怕一点点的影响,反而会有人喜欢你的真实。”




但是,在那期让蔡康永忍不住流泪的节目里,他也还是哽咽了,哪怕他为了论证自己的持方“不该向父母出柜”,已经尽量平静又勇敢地要将自己的经历和故事说出来。他以已出柜过来人的身份发言:“我宁愿把我的爸爸妈妈蒙在一个所谓幸福的鼓里,也不愿意让他们和我一起,暴露在原野上,站在我的面前,与万千猛兽为敌。谨慎一点想代价。真当你把这个话说给她(母亲)的时候,你能看到她浑身的颤抖,我觉得对她的寿命有点影响。”最后他也不忍再继续说下去。


他之前写的《愿出柜不再与勇气相关》一文在节目播出后再度被疯传。在姜思达看来,因为出柜与勇气相关,才会有“应不应该”的问题,而他希望,这个勇气会有不必要的一天,不是大家越来越有勇气,而是大家越来越不需要勇气。问及出柜后父母的反应,他说:“刚开始肯定是不接受的,这很正常,如果我的哪个特别好的朋友突然跟我说,我可能也会啊的懵逼一下。这是人的正常心理反应,更何况我还是他们的儿子,有以后成家立业的期盼在。但后来我发现一个问题,父母不接受不是因为他们不喜欢你这样,而是因为他们担心你。他们担心你可能以后在生活中会遇到很多阻碍和困难。那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助他们消灭这种担心,那只能是通过让自己变得还不错,让他们觉得现在这个时代跟他们所想的不一样,自然而然就会接受。”




不支持,不反对,不歧视。只是这里的不支持,不是拒绝支持,而是知道你不需要支持,因为你和我,并没有什么不同。


爱做自己就做自己

爱他妈不做自己就不做自己


全澳赛决赛当晚,姜思达首先做为评委登场,和他同席的,是政法传奇肖磊,台湾名将陈思渊,同为《奇葩说》辩手的武大之光陈铭以及明星辩手王梅。但每一次他的发言,总是以场下最热烈的欢呼为先导,证明着他即使在海外也同样抢眼的高关注度。而面对来自粉丝的热情,他一开始是手足无措的,甚至别人来找他签名也会因为觉得自己的签名没有价值而拒绝。他一方面感谢大家,一方面却纳闷自己缘何会吸引这么多热爱,“最后承认了,一定是因为长得帅。”




姜思达并不在乎有些人因为猎奇而关注他,也不为关注是否带来改变而烦恼:“人家来关注你当然是因为猎奇,我们关注谁其实都是猎奇。我觉得猎奇没有什么问题。当有一天他发现你身上没有什么所谓的奇可以猎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会欣赏你身上真正的内容,文字内容也好,最简单哪怕长相也好,他慢慢会找到喜欢你的地方,再往下,他们发现我这些点都消失了,他们就流失了。那就流失呗,那这是我的罪过,不好意思我没有留住你。至于做自己,其实我觉得‘做自己’如果有一个平均值,我觉得我这个值还是比较高。但是现在确实需要照顾到一些人,需要关怀到一些东西了。因为你不能让大家喜欢你是一种平白无故的喜欢,你要让别人对你的喜欢是合理的,所以我还是希望我做自己他们也可以喜欢我。那目前看来我仍然是这个状态。”


思达帕特


姜思达有个没什么定位的公众号“思达帕特”。偶尔半夜更新,偶尔好几个月也不见冒泡。不怎么打理,粉丝也不见少。之前有次用公众号打赏做了次公益捐赠,短短一晚就号召了上千人参与,募集了一万二。隔天一分不留,通通转账。




但他的公众号和微博形象相距甚远。微博上他是姜思达,时不时发些丑照呓语搞笑视频,自认是个“逗大家乐”的艺人。微信上他是思达帕特,写东野圭吾那一派的短篇小说,是一个做“正经文学”的写作者。这些小说是他的素材积累,他期待的,是有一天把自己的短篇小说做成短片,做成影视工作室,最后做自己电影的导演。做网红和做公众号都不是目的,而是途径,最终借助由此而来的资本力量,完成他的事业。


“那投资人到底看中的是姜思达,还是思达帕特?”

“可能是姜思达这个人,想做好思达帕特的执念。”


给新的可能性以可能


听到别人怎么说你最开心?“他还挺牛逼的。”

听到别人怎么说你最不开心?“他不就是个死娘炮吗?”




但其实,姜思达也并不真的忌讳别人说自己娘。实际上,做为一个非常敢做自己的人,在被社会不接受不包容的时候,姜思达以自己的种种言行举止,并且在《奇葩说》的舞台上通过各种辩题、执方叩问的是,“我们要不要给一种新的美丽以可能?” 


《奇葩说》不是一个传道授业解惑的知识类节目,《奇葩说》在输出这片土地上最缺少的精神:独立思考和多元包容。而在这其中,姜思达以一种傲娇的姿态坦荡荡地存在着,仿佛所有的质疑摆在面前,他也只伸个懒腰。然后,在所有人面前,用自己的发光发亮教会我们,

“我们要给一种新的可能性以可能。”


成文前刚好是第三季《奇葩说》的决赛巅峰之夜。最后一战姜思达对战黄执中,执中夺冠是意料之中。但姜思达也已经足够惊艳,毕竟,对面是黄执中,输他不丢人。赛后姜思达在思达帕特里更新了一篇“写在《奇葩说》第三季终”,综合总总之后说,“我觉得我是获得宠爱的。”是的,你不必成为“大家期待的”那个姜思达,就已经足够赢得大家的宠爱。


感谢姜思达这一季带给我们的美丽。

相信他会给更多的可能,以可能性。


来自澳洲中文周刊第一品牌《BQ澳洲》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