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90后美女,一个成了圣战新娘,一个化身IS猎手。她们的结局,竟然是这样的...

<- 分享“今日悉尼”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8 今日悉尼


今日关注

她们都是90后女生,年轻、漂亮、充满活力、受过良好教育。


一个是今年21岁的澳洲乖乖女,从悉尼到叙利亚,变成IS新娘,在上个月死于一次联合空袭。


一个是今年23岁的丹麦大学生,从哥本哈根到叙利亚,变成IS猎手,出生入死对抗恐怖势力,现在回归校园生活,并向大家讲述自己的经历。


悉尼乖乖女竟成IS新娘


Shadi Jabar一家早年从伊朗移民到了澳洲。这些年来,她和父母、弟弟住在悉尼Parramatta的一处三房公寓里。


直到去年,这个21岁的女生独自从悉尼坐飞机到土耳其,再去往叙利亚与来自苏丹的丈夫Abu Sa'ad al-Sudani汇合。随后,她就改名为Umm Isa Al Amrikiah,开始帮助IS招募年轻战士



上个月,在叙利亚的一场联合空袭中,她和丈夫被美军投下的炸弹炸死。而在此之前6天,她还在自己拥有1200名粉丝的加密APP上说:“我们应该考虑做些什么杀死那些非穆斯林。”


在这个加密APP上,Shadi Jabar的头像是一对粉红色的哑铃和一把左轮手枪。她还曾经发送过手枪和炸弹背心的照片,自豪地表示希望尽快使用它,为真主牺牲自己



Shadi Jabar的中学朋友都觉得难以置信。那个曾经像微笑甜心一样的悉尼女生,竟然以一名危险圣战分子的姿态死去。


“她以前是个善良、美丽的女生,曾经梦想在卫生系统工作。”Shadi Jabar在麦克阿瑟女子学校的同学说,“但后来的她已经和两年前的样子完全不同了。”


Macarthur Girls High School前门


Shadi Jabar15岁的弟弟Farhad Jabar,去年在她飞往土耳其的第二天,到悉尼Parramatta警察总局门前枪杀了文职警员Curtis Cheng,然后在媒体镜头前自杀



丹麦大学生变身IS猎手


她成长在充满童话的国度丹麦,原本过着幸福平静的生活,却选择从大学辍学,孤身前往库尔德斯坦,拿起枪成为对抗ISIS恐怖势力的女战士




她是Joanna Palani,今年23岁,出生在伊拉克拉马迪的一个难民营。1996年,3岁的她跟着全家搬到了丹麦的哥本哈根。


十几年过去了,当年出生在难民营的小姑娘已经亭亭玉立。



随着近年来IS组织惨无人道的暴行越发猖獗,这个看起来娇弱的女生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回到父母逃离的库尔德斯坦,去当一名对抗ISIS的女兵



2014年11月,她动身前往叙利亚,先后加入了库尔德武装人民保卫联盟(YPG)和库尔德自由斗士军(Peshmerga)。她在Facebook上发了一张穿着防弹背心、拿着步枪、沉着微笑的照片,附加对ISIS激进分子说的话:“明天前线见”。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Joanna学会了射击,跟战友们出生入死,在前线迎战ISIS。她经历过战友的血浸透自己的衣服,也目睹过获救IS性奴的悲惨遭遇。这一切让她对自己的选择更加坚定。



去年,她从自由斗士军请假,回到丹麦看望父母。当她准备重返战场时,丹麦政府决定扣留她的护照,让她留在丹麦以防止其他丹麦公民前往叙利亚等地参与武装斗争。


Joanna随后上诉至法院,表示自己一定要回到叙利亚和伊拉克。




目前,虽然Joanna在哥本哈根继续学业,但她依然关心着发生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一切,还有她的库尔德战友们。



她成为极少数公开自己对抗IS经历的西方人,向所有人讲述与战友并肩作战,打击恐怖分子的故事。


“杀死恐怖分子并不难!”


“ISIS成员很容易杀。”Joanna说,“但阿萨德政府军训练有素,他们才是专门的杀人机器。”


在战场上,Joanna和战友不仅要抗击IS恐怖分子,还要抵抗阿萨德政府军。她说,ISIS成员训练不足,而且乐于在战场牺牲,以求“上天堂”;而政府军训练有素,装备先进,是非常棘手的敌人。



Joanna和战友们跟当地的库尔德人一起战斗。在伊拉克自由斗士军队、美国和阿拉伯联军战机的帮助下,数百名武装分子被赶离了库尔德市中心。



“战友的血浸透了我的衣服。”


战争是惨烈的,Joanna也受过很多伤。


在她正式参与战争的第一个晚上,一架战斗机上的狙击手射杀了在她前面的战士。


“他手上的雪茄还有微光,但他的血浸透了我的衣服。”她说。



“爆炸在这里就像家常便饭,天黑了也要时刻提高警惕,保护自己。”Joanna说,“我来到这里,为了库尔德人能够获得自由和民主,即使因此而死,也是值得骄傲的。”



“我还要为女性的人权而战斗。”


在经历残酷战争的同时,儿童被强奸和性奴隶的事件也让Joanna心痛不已


她曾经和战友们从IS手中夺回了伊拉克北部的一个村子。那里有一群不满16岁的少女,都是IS的性奴隶。其中,有一个11岁的女孩,由于受到IS分子的性侵而怀上双胞胎,最终不治而亡。


“受到如此残暴的对待,只因为她是一名天主教徒!她死的时候,还握着我的手。”Joanna说,“即使我是一名战士,也很难面对这样的悲剧。”



对Joanna来说,与ISIS的战争,不仅关于政治和宗教,还为了自由和女性的人权,她想让这里的妇女得到像她在丹麦一样的自由与权利。


“我曾经想过,如果能活下来回到丹麦,就要收养这里的孤儿。”Joanna说。



今日后记
无论正义还是邪恶,这两位为各自信仰而战的妙龄女孩,她们原本手中都不该握着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的青春,都成了这场战争的牺牲品。


愿世界不再有恐怖主义威胁,愿更多跟她们一样的女孩子,握紧玫瑰放下枪。


图片来源:网络

by 犸叮、一粒


推广



今日悉尼
萌宝大赛
你家有宝宝吗?

赶快来参加吧!




订阅今日悉尼微信

 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号”点击关注

 搜索“今日悉尼”或“sydtoday”点击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