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与传说 | 吕洞宾系列之石狮子口吐鲜血

<- 分享“侨居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8 侨居澳洲





中 国 传 统 文 化 系 列

I HOPE YOU LIKE IT


神话与传说


编写:凌晓辉


石狮子口吐鲜血


   

吕洞宾东都卖油


浩瀚的东海,相传在老早以前,是一座很大很大的繁华都城。因为它坐落在太阳升起来的地方,所以叫作“东都”。


原先,东都城热闹非凡,一派太平景象。后因皇帝昏庸,朝廷腐*败,奸臣弄权,赃官枉法,好端端一座都城被糟蹋成尔虞我诈,男盗女娼的污秽之地。


有一年,在闹市的大街上,开起了一爿“凭良心”油店。店里只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汉。他卖的油都是味香色清的上等油,而且在店门口挂了一只油钱箱,无论谁来买油,付钱都随买主自便,买主放多少钱,舀多少油,老汉从不过问。


因此,来这爿店买油的人特别多,一天到晚成群结队,络绎不绝。买油人中大都是少付多舀,不少人干脆分文不付,专吃“白油”.京城内外不知有多少人昧心揩油,把家里的缸、甏、瓶、罐都装得满进溢出。奇怪的是,一连数月,油店的油像海水那样不会减少。



离城十里,住着一户姓葛的穷苦人家。娘儿俩相依为命,苦度日脚。那孩子自幼忠厚老实,对娘十分孝顺。如今,他已十六岁了,长得虎背熊腰,身板结实。他每天披星戴月进城卖柴,换来粮食,供养老娘,有时柴卖得了好价钱,就买点好吃的捎回家去孝敬娘,因此,街坊乡邻都称他是“葛孝子”.


有一天,葛孝子又挑着柴担进城。临行前。娘递给他一只油瓶,叫他顺便买点油。葛孝子卖掉柴,就来到“凭良心”油店,将卖柴得来的二十文钱,全部投进“油钱箱”,然后舀了一瓶油,高高兴兴地回家来。


娘见儿予买来满满一瓶油,便问:“儿啊,这瓶油,你付了多少钱?”


葛孝子道:“二十文。”


娘当即称了称油,按价一算,发觉儿子少付了五文油钱,顿时生气道:“人家介大年纪,靠卖油过日子,你身强力壮,应该资助他一些才是,怎可贪便宜,少付钱?”


葛孝子听了娘的话,心中好生惭愧,便对娘说:“娘,你别生气,孩儿知错了!”说完,就提着油瓶一口气奔到油店,向店主赔礼道歉,并把多舀的油倒回油缸。


老店主捋着胡子,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葛孝子,心里着实高兴,暗自称赞道;“难得,实在难得啊!”随即走到他面前,说:“小哥,老汉有一事相告。”


葛孝子急忙作揖道:“请老伯伯多多指教!”


老店主把他拉到一边,笑眯眯地说:“日后,要是你见到城门外的石狮子口中出血,要赶快朝西北方向奔逃。切记,切记!”



葛孝子听了老店主这番话,将信将疑,没敢将此话随便传扬开去。第二天一早,他卖了柴,又去“凭良心”油店找老店主,但走到那里一看,老店主不见了,油缸里也没有一滴油了,很觉奇怪。


原来,这位老店主不是别人,正是神仙吕洞宾。他在这个乌烟瘴气的东都城里,“凭良心”卖了几个月的油,碰上葛孝子为人厚道,心地正直,因此,就把隐事告知了他。


葛孝子回家,把油店的事原原本本禀告了娘,她娘听了也觉奇怪,吩咐儿子进出城门多加留意。从此,葛孝子每日清早都去城门外看石狮子,无论刮风下雨,从不间断,一连看了整整两个月。


东都城外有个屠夫,每天清晨挑猪肉进城,在城门口多次遇着葛孝子,见他老是在那里打量石狮子,心里好生奇怪。


这天,他俩又碰面了,屠夫便问:“葛孝子,你每天打量石狮子作什么?”



直性的葛孝子,便把老店主告诉他的事叙说了一遍。屠夫听了哈哈大笑,他想。“石狮子怎会出血?莫非那个古怪老头看他年轻老实,故意编造些胡话来戏弄他?”想罢,也不把此事放在心上,顾自挑担进城。


   

石狮子口吐鲜血


次日清晨,天空中飘着细雨,屠夫挑着肉担到城门下避雨,记起昨日葛孝子说的话,心想,趁现在没事,我何不以假充真,骗骗这个老实人。于是,他放下担子,顺手从箩内端出一罐猪血,倒进石狮子口中。谁知这就是“石狮子口中出血”,顷刻间竟然风雨交加。



正在这时,葛孝子冒着风雨朝石狮子奔来,刚刚走近石狮子,就“呀”的一声,转身朝原路急奔而去。屠夫看看突然天地变色,心里不免也惊慌起来。


葛孝子跑回家,忙把石狮子口吐鲜血的事告诉了娘,又奔走转告乡邻。人们听到石狮子出血,都觉得好笑,有骂葛孝子是“疯子”的,也有说葛孝子是“呆大”的,各种热嘲冷讽,不一而足。但也有些乡邻,认为葛孝子为人忠厚,从来不说谎话,也就半信半疑地打点行装,一同逃奔。


雨越下越大,风越刮越猛,葛孝子背着老娘走在前面,乡邻们尾随于后,直朝西北方向奔走。他们离城才四五里远,猛听得一声震天巨响,急忙回头一看。偌大一座东都城,顷刻之间化为乌有,举目所见,一片汪洋大海,汹涌的浪头像一头猛兽似地蹿过来。葛孝子招呼众乡邻,继续朝西北方向奔走。他们在前面走,陆地在后面塌。就这样,踏一脚,塌一脚,过一处,塌一处,也不知奔走了多少路程,塌了多少地方,最后奔到一处渺无人烟的地方,他们实在跑不动了,就停下步来。



说也奇怪,葛孝子他们一停,那汹涌咆哮的浪头也戛然而止。眼看时近黄昏,葛孝子担心就地宿夜有危险,顾不得两腿麻木,浑身酸痛,背起老娘,带领众邻,爬上一座高山,在山顶上安置老娘过夜。


第二日清晨,葛孝子他们往四周一看,全是白茫茫一片大海,只有他们歇息过的地方和这座高山连在一起,成了一个大岛,像一只大船浮在海面上。后人就把这个岛叫“舟山岛”;把葛孝子他们歇脚的地方,叫“定海”;又把葛孝子安置老娘的山顶,叫“放娘尖”.


后来,渔民出海,偶然会看到远远的海上现出美丽的楼台城郭。据说,这就是“东都”坍下去的地方。




(资料来自网络)

编写:凌晓辉

文章校对:Yuki






侨居澳洲公共号平台
澳洲热门新闻 | 政府政策更新 | 社区消息 | 分享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广告、商业合作请微信zhenyan1999

意见反馈请微信ssi2014

投稿请微信:cgao2013

微信号:immisyd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