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最感人的爱情:带你征服了世界最高峰,却看着你慢慢消逝在怀里,我宁愿从没来过这里

<- 分享“墨尔本生活资讯”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30 墨尔本生活资讯



Maria Strydom来自墨尔本,是莫纳什大学的高级女讲师。

她和她的丈夫Robert Gropel都是非常严格的素食主义者,而人们对于素食主义者总是抱有偏见,觉得他们不摄取任何动物蛋白和铁元素,身体虚弱。


而这位勇敢的女老师,为了打破人们的偏见,决定挑战世界最高峰。




在决定挑战珠峰之前,Robert的父亲也劝阻过二人:“你们确定真的想要攀登那座山吗?多少人都上去了就再也没下来过!”




Maria则说:“挑战失败是一回事,而放弃退出是另一回事。而我,不是一个因为害怕就轻言放弃的人。”


于是在过去的十二个月里,他们每天都艰苦训练,为了能让自己的身体素质可以完成挑战最高峰。


可是,或许一切都是宿命,曾经的梦寐以求,如今成了永生的噩梦。


挑战中困难重重


他们决定挑战的是珠峰的南侧,也是世界第二高峰。


而最接近顶峰的区域也是最危险的区域。海拔八千米的山顶,稀薄的氧气完全不足以维持生命,因此这里也被称为死亡区域。


从踏进死亡区的那一刻开始,一场跟生命的博弈就开始了。而Maria和Robert, 在死亡区停留超过了30个小时!




在接近顶峰的时候,由于Maria的高原反应太过严重,简单的站立,缓慢的行走,对她来说已是世上最难的事。最后,经过利弊衡量之后Maria决定放弃登顶。因为她早已精疲力竭。


可是就快要到达顶峰了,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梦想。于是Robert问Maria:“你介意我继续吗?”


“不要停下脚步。我在这里等你。”


有了妻子的鼓励,Robert坚定了信念向着最后的距离发起挑战。于是,Robert成功登顶。


登顶后的他赶紧返回妻子身边,准备带着妻子下山。


由于长时间的缺氧和体力透支,下山途中,Robert的高原反应也逐渐加重,并开始出现严重的幻觉,而Maria更是早已饱受高原反应的折磨。Robert强撑着带着Maria抵达距离顶峰最近的四号营地。


在那里,他们补充了大量氧气和一些应急药物。但是直升机救援队只能前往三号营地。他们目前的身体状况已经不能再支持他们继续行动了。


于是,他们选择在四号营地进行休息停留。




在四号营地休息调整一夜后,Maria的精神已经恢复了很多,有力气走路和说话了所以他们决定重启危险的旅程,向着三号营地出发。


噩梦的开始


才刚刚离开四号营地两个小时,Maria开始摔倒,抓不住绳索。由于路程过半,Robert能做的只有不停的鼓励她,搀扶她,告诉她坚持,三号营地就在前方。


但是Maria真的太累了,累得精疲力竭,无力起身。就这样,当Maria再一次摔倒的时候,她再也没能在Robert的搀扶下站起来。


一切来得太突然。他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切。两个小时前,妻子还能行走,能说话。




Robert在时候采访中哽咽着说到: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她当时明明看起来很好。可是她就这样一次次摔倒,而我只能不停鼓励她,搀扶她,努力让她走得轻松一点。但我竟然不知道,她的每一次倒下,都敲响了一次生命的警钟。


“当我无论怎样用力都无法将她扶起的时候,我发现,可能她再也不能站在我面前了。我只能抱着她,目睹着她生命的流逝。”


我想把我的能量我的体力都传给她, 只求她能坚持到营地。明明马上就要到营地了,为什么不再多坚持一会儿呢。”



“直到最后,无论我如何呼喊着Maria的名字,晃动她的身体,都得不到任何回应我才发现,原来她真的走了。来不及说一句再见。” 




“原来什么都不能挽救逝去的生命。世界没有奇迹。我好努力地抱着她,却依然挡不住她离去的脚步。我只能静静地抱着她,呼唤着她,然后感受她生命体征的慢慢消失。



“我宁愿从没来过珠峰,我宁愿我们只是平凡夫妻。为什么你不能坚持到营地,再多坚持一会儿,我就不用在这里悲伤自责。为什么你要让我发现原来爱是那么无力。”


无论发生什么,我要带你回家


“从2003年相爱到现在13年了。过去的十三年里,你已在我生命中留下不可泯灭的痕迹。”


我是你的丈夫,是曾经宣誓无论顺境逆境生老病死都会不离不弃,照顾你,爱护你,珍惜你的丈夫。所以,我一定会带你回家。我已经没有保护好你,又怎舍得独留你一人长眠于皑皑雪山。”



看着怀中妻子的遗体,Robert满心悲鸣,却无力流泪。他看着刚才还能与自己交流的妻子,就这样渐渐如冰雪般冰冷。无论他抱她多紧,都赶不上妻子体温的流逝的速度。


他还没来得及向妻子讲述那最后一段登顶过程,还没来得及分享成功的喜悦。



“我已见过顶峰的苍茫,我们已携手走过十年沧桑,但你却成了我遗失的过往。”


眼前的一切令人无法置信。Robert不相信妻子就这样离去,他想无论如何都要将妻子带下雪山。


但是太难了,长时间攀登,身体早已不堪重负。他根本无力承担多一份的重量。妻子的突然过世,更是给Robert心灵带来了致命一击。


最后在营地救援人员不停的劝说下,Robert决定先回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治疗并等待消息。



Robert一直留在尼泊尔想方设法的请求救援队将妻子带离雪山。这一周多的时间里,他不敢想象,不敢回忆。唯一思考的是如何把Maria带离雪山,带回澳大利亚。




为Robert治疗的医生表示他的身体情况恢复很好,但是精神完全就是一团糟。一直在支撑他的,就是将妻子带离雪山的信念。


泪水与憔悴挂满Robert的脸庞,想到妻子还独留雪山,他没空哀伤,需要抓紧时间带回妻子。


救援的费用是昂贵的,至少需要三万美元。但是Robert声明,只会和妻子一起离开尼泊尔。只会和妻子一起回到澳大利亚。无论如何,都要带妻子回家。




没有保护好你,把你弄丢在我的生命里都是我不好。没有你在我身边,征服高峰又如何。没有你在身边听我分享,孤独的身影只剩凄凉。


“你让我怎么活在没有你的世界里。所以,无论如何,当初我们一起离开家来到尼泊尔,如今也要一起回家。”




曾经说好一起登上珠峰,携手俯瞰雪山。


曾经共同奋斗的梦想,如今实现却无人分享。


曾经苦苦追求的终极,原是为你亲手打造的坟墓。


我想要学会坚强,坚强到能够逐渐地适应没有你的生活。



请你记得,你一直都是我心中的完美女人。


而我现在能为你做得,就是不让你长眠雪山。


我一定会带你回家。




终于,经过一周的等待,经过一周的协商,经过一周的救援。前天,Maria的遗体终于离开了雪山。


可是明明十天前,他们还如说好的那样,携手来到雪山脚下,一同仰望梦想。一起想象着征服过程中他们彼此相伴,成功也好失败也好,至少曾一起挑战。




只是没有想到,如今,就像曾经站上顶峰那一刻的飘渺一样,你也成为我生命中抓不住的梦想。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