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的亚裔学生为何总被挡在名校之外?

<- 分享“TTL星腾科美国留学专家”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6 TTL星腾科美国留学专家



近年来,美国亚裔教育联盟联合多个亚裔团体,向美国教育部和司法部投诉哈佛、耶鲁、布朗、达特茅斯大学,申诉他们在招生过程中歧视亚裔学生,以各种手段来限制亚裔学生的名额。


根据2015年数据统计,亚裔在哈佛新生中的比例是21.3%,耶鲁的比例是20%。而犹太裔学生在哈佛新生中占总数的25%,耶鲁占27%。如果按人口比例来算,犹太裔的录取率是亚裔的三倍以上。


2016年的录取结果显示,亚裔学生上名校,遭遇了新一轮的困境。二十世纪上半叶出现的针对犹太裔学生歧视性的名额限制,似乎在亚裔身上重现了。


在解读这个现象和寻找背后原因的过程中,我们从美国大学名校自身的特质得到了一些启发。首先,我们需要了解名校之所以成为名校的原因。


名校的核心利益:钱财+人才


一所大学成为名校可以有很多的原因,但在名校中有两项特质是具有普遍性和代表性的。一项是名校都有着雄厚的资金。这一点保证了名校可以招徕最优秀的学者来校任教,保证了名校在教学和学术研究领域中领先的地位,同时也保证了名校有条件招收最优秀的学生,即使他们无法缴纳昂贵的学费。


另一项就是名校的毕业生中不断地涌现出在政治,经济,文化及其他领域中出类拔萃的杰出人士。这些人士在社会中给名校带来了极大的声誉,使人们意识到名校在培养人才方面超群的实力。这使得名校成为社会中最优秀的人才和学生所向往的圣地。


因此,有了上述这两项特质,名校才可以“可持续性地”享受着名校的地位。那么,名校的钱财和人才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以哈佛为例,哈佛的学费从1990年的1.3万美元/每年增长到2016年的4.5万美元/每年,每年学费总收入由1.5亿美元增长到2.5亿美元。


然而在同一时期,哈佛自己的捐赠资金每一年的投资回报却是学费收入的5-10倍,有时甚至高达20倍。相比之下,学费的收入显得微不足道。目前,哈佛的捐赠基金已超过300亿美元。按照规定,每年其5%必须拿出用于教育等慈善活动。这样哈佛每年就有15亿美元的资金可用,远远超出了每年的学费收入。


毫不夸张地说,如果哈佛决定减免当年所有新生的学费,或是增加新生学费的一倍所导致资金上的变化,完全不影响整个学校的运作,这主要依靠的就是哈佛的捐赠资金。


每年哈佛付给该学院450名教授的工资大约是8500万美元,但是哈佛付给管理其捐赠基金的头五位基金经理的总金额达到7800万美元。所以,捐赠基金在哈佛运行机制中的重要性更是显而易见的。


捐款额:亚裔=1/3犹太裔=1/6白人


既然捐赠基金在名校中具有如此决定性的作用,我们再进一步看一下捐赠基金的资金来源。在1967年至2015年间,常青藤大学加上麻省理工学院(MIT)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所收到的5千万美元(50 million)以上的捐款,总额超过了100亿美元。


其中,白人捐款额占总捐款额数的63%,犹太裔为29%,而亚裔的捐款额数则为6.8%。如果剔除海外印度公司(Tata Group)及香港企业家的捐款(有些人甚至没在美国上过学),在美的亚裔只有雅虎的杨致远(Jerry yang)一人捐款($75 million)。这样在美亚裔真正的捐款额比例则降到0.7%。


另外,捐款的总人次为79人次,其中白人占54%,犹太裔占33%,在美的亚裔则只占近1.3%。


由此可见,无论是捐款额还是捐款人数,亚裔对事关美国名校生存的捐赠基金的贡献可以是忽略不记的,这和亚裔学生占学生总数20%的比例是不相称的。


由于绝大多数的捐款都是校友对母校的捐赠,如果按现状发展下去,任何由于增加亚裔学生而导致白人和犹太裔学生比例的下降,都只能造成未来名校捐赠基金来源的萎缩,以至其名校的地位将因此而动摇。


声誉贡献:亚裔诺贝尔奖=1/16犹太裔诺贝尔奖

亚裔社会影响力<<白人社会影响力


我们常说,亚裔在学术领域贡献是比较突出的。


如果查看一下美国科学院数理化三个学科的院士情况,亚裔院士所占的比例仅占5%。从诺贝尔奖的角度来看,诺奖获奖者共有889人。其中,在美华裔只有7人获奖,占总人数的0.79%;而犹太裔共有114人获奖(其中包括爱因斯坦),是华人的16倍之多。


除了爱因斯坦,相比于学者,社会上的杰出人士对母校声誉的贡献则是更加深远和广泛的。哈佛和耶鲁都贡献出不少总统和副总统,参议员,众议员,其他重要的政界人士更是不计其数。其中,著名的犹太裔政治家就有哈佛毕业的原纽约市市长Michael Bloomberg;耶鲁毕业的曾竟选副总统的参议员Joe Lieberman;哈佛毕业的著名的民主党参议员Chuck Schumer, 等等。其他著名人士包括哈佛毕业的著名演员Natalie Portman, Matt Damon;耶鲁毕业的Meryl Streep, James Franco;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Jake Gyllenhaal;还有来自哈佛的微软的Bill Gates,Facebook的Zuckerberg;以及高盛证券总裁Lloyd Blankfein,及一大批活跃在华尔街的犹太裔投资家们。


而亚裔,尤其是华裔在美国则缺少影响广泛的杰出人士。骆家辉,赵小兰,以及担任过能源部长的诺奖得主朱棣文虽都曾位居高位,但他们的社会影响力还无法和上述人士相比。真正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华裔是曾在NBA打球的姚明,但现已回国。


有广泛知名度的林书豪,曾掀起一阵“林旋风”,让全世界都知道哈佛也可以培养出优秀的NBA球员,而这才是哈佛真正想要的人才,真正渴望的校友。


但是总体来看,华裔校友对各名校在声誉上的贡献和白人及犹太裔相比依然是微不足道的。



白人学生+犹太裔学生=学校生存大计


名校的捐赠基金和社会声誉是各名校的“核心利益”。按照上面的分析,任何要压缩白人和犹太裔学生在校比例的后果,就是造成未来捐赠基金来源的萎缩、及校友在社会上声誉的下降,这都是对美国大学核心利益的损害。


对于这一点,美国大学名校的管理层当然了然于胸,而且比我们有更详细和更全面的分析结果。因此,维护美国大学的核心利益,维持白人和犹太裔学生的比例,事关学校的生存大计。


美国大学的排名竞争如此激烈,在以斯坦福领衔的后来居上的私立大学和一众老牌藤校的暗暗较劲中,再加入诸多如伯克利这样的公立大学的领土分割,作为校方必须要全力抢占学生资源,绝对不能后退半步。



亚裔学生如何扭转大局?


回顾历史,名校在录取过程中以课外活动、领导力、创造力等主观因素来考查学生,最初是为了控制犹太裔学生入学比例。但是当犹太裔不断地涌现出社会中的杰出人士后,这种限制就显得不必要了。


而今天,这些主观因素则被用来控制亚裔学生的比例。所以,当华裔学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最多的课外活动时,其结果只是和其他亚裔学生竞争,白人和犹太裔的地盘目前还没有实力去触动。


当亚裔团体指控哈佛歧视亚裔学生,控制亚裔名额,我们的出发点是强调教育上的公平性,强调的是亚裔必须比白人在SAT上要高出140分的不合理性,强调的是亚裔的人权应该受到保护。但是与此同时,站在校方的角度考虑,学校为学生付出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但是在亚裔学生身上得到的产出却是不成比例。


从道德的角度来说,中国人自古就讲“礼尚往来”,“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从资本的角度来说,不管你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都希望自己投资的是一只有将来有所回报的潜力股。


当我们申诉着美国名校的不公待遇之时,也应该明白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不公平。除了打好自己的聪明小算盘,同时也打开中国人的眼界与心胸,看得多一些远一些,当自己的聪明对别人所贡献,亚裔学生被美国名校拒之门外的局面自然就会扭转。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