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尴尬 | 外国朋友总想学污污的中文怎么办?

<- 分享“加拿大留学生会”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9 加拿大留学生会


授权转载自北美留学生日报

微信号:CollegeDaily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中国语言,复杂优美。带着宣传祖国文化、弘扬华夏精神的美好愿望,我和美国朋友们经常进行深♂入♂的文化交流,有时还在他们的哀求下开始教他们中文。但是,他们的学习精神可嘉,学习目的是不是歪了……?


 


不知道来到北美留学的大家,有没有和我类似的经历……

有一次和朋友们吃饭,一个和我关系不错的胖胖的女生Michele突然放下餐勺,对我严肃地说,“Coco啊,我有一个事情一直想和你讨教。”


我说:什么事情这么严肃啊,你说呗。


Michele说:“我在高中最好的朋友是一个中国人,她来自Guang Zhou,我跟她学了一句中文,但我已经快忘了,今天你能不能帮我纠正一下发音,巩固一下记忆。”


我说:“太好了!来,没想到你对中文还感兴趣!你会讲哪一句?”


Michele露出了神秘的笑容,说:“这一句是我特地让她教我的——‘窝油好屁股’。”




Michele说,我发音对吗。这句话是“I have a great ass”的意思对吧?我好友没坑我吧?


我说,嗯你高中朋友没坑你,我听懂了,但是:


 

之后,我算是在不同场合深入领教了这群不正经的老外对于学习不正经的中文的痴迷……

在体育馆打工、拿minimum wage的我,每周都和同一帮人值班,时间常了就混成了损友。健身房能变战场,闹起来也是没完没了。


某天,值班的工作实在太无聊了,在前台刷卡的Helena和Matt抱着小本本靠近我:“Coco,我们无聊死了,教我们两句中文呗。”


我说:“可以,你想学什么?”


他们先是装模作样地学习了怎么写自己的名字——海莲娜和马特。然后又一本正经地学习了“你好”、“再见”、“谢谢”……很快,马特就坐不住了,对我飞了一个恶心的媚眼。


“你教教我们怎么用中文说bitch!”

 


海莲娜狂点头:“对对对,还有,怎么说let’s hook up。用中文!我要会去调戏我的室友,她是中国人!”




虽然心里还在震惊+不情愿,迫于二人的淫威,我还是教了他们“小婊子”“约吗”……


马特只是一时新鲜,学着玩玩就过了;但是海莲娜简直如同一个热情的学霸,不仅在中文上面标上拼音和英语拟声,还每次值班都反复背诵练习。每周打工成了我和海莲娜学习中文的课堂,短短一个学期之内,她已经熟练掌握了:“小婊子”、“约吗”、“滚”、“你好漂亮”、“你是帅哥”、“今天晚上喝一杯”、“我的名字叫海莲娜,我很性感”……


到了学期末,她已经可以和我用娴熟的中文打招呼了:“早上好,Coco,you are my favorite 小婊子!”


我:

 

终于有一天,我和海莲娜下了八点的早班,准备去吃个早饭,迎面碰见了一个经常来健身房的羞涩可爱的上海学弟,海莲娜对人家热情地招手大喊:“今天晚上喝一杯!”

 

 

我觉得我把一个可爱的米国美少女带上了一条歧路……

 

还有一种中文,几乎每次我交一个美国朋友,他们就要问一次,化身好奇宝宝不停地缠着我教他们,那就是curse words,又称“国骂”

 

我反省,是我自己嘴巴不严,每次一遇到烦心事,都下意识地“哎哟我日”、“我靠”、“这JB啥玩意儿”……


接着朋友就会问了,Coco你嘀咕啥呢?我说没什么没什么,只是用中文说的curse words。


然后,我就看到他们的双眼亮了起来。

 

最通俗、我教的最多的当然是万能的fuck。但是国骂的高深不是美国人轻易能理解的了的,对我们为什么能用十多个字眼表示不同语境下的fuck,他们只有佩服+膜拜的份儿。

 

一般,我对于初学者,就教一个“我靠”,就可以糊弄过关,简直是一招鲜吃遍天。


大二的时候,被学校的基础课(core curriculum)逼到绝路的我硬着头皮去上了一节音乐理论,好拿到文科硬性要求的最后三个学分。一个班上20个人,果然一大半都是来混学分的,大家于是玩嗨起来,臭味相投,很快我就再次开起了中文小班授课。


一个月后,班里此起彼伏的“我靠”……




当然了,总有些好学的宝宝,是不会满足于音节简单的“我靠”的,人家逮住机会就要问我:

 

fuck的另一个意思用中文怎么说呀?

 

我摆出一脸的懵懂天真——对不起,我too young too naive,不懂你在说什么耶。一群孬孩子立刻把我团团围住:“哎呀Coco你不要装了,快教我们,我们好想学♂中♂文♂呢。”

 

但还是遭到了我的严词拒绝:



 

不仅是音乐理论的美国熊孩子们喜欢闹我,和我住在同一层的宿舍里的美女们也喜欢挤眉弄眼地向我讨~教~中~文。


她们在我口中挖不出fuck的含义,会开始琢磨着曲线污,要我教怎么说“tits”(这么问我的都是女生,所以不会太猥琐,如果是男生我肯定以为是变态分分钟逃跑)。


我很认真地教她们,tits是“胸部”的意思。结果我一个生猛的中国学妹,听到我教人家说胸部,淡淡地问我:“难道不应该翻译成‘奶子’吗?”




虽然男生们不会围过来问我,造成语言上的性骚扰,但他们可以找中国男生们交流学习。我有一个朋友,和我一个市的,和我倒苦水说他室友已经走火入魔了!从他这里学了很多不该学的东西,还在兄弟会里成为了会说中文的第一人,简直洋洋得意。

 

我也不想问他到底教了人家什么……



 

除了Fuck,美国人也喜欢学一点比较不痛不痒的骂人的话:go to hell,eat shit……我都尽职尽责地教了。


但偶尔有那么几个摩拳擦掌、要挑战高难度的,直接甩给我一句“I want to punch you in the face”或者“You are such a  son of bitch”,还有人问我怎么说“You are so hot tonight”、“You really turn m eon”????




每次我挣扎着想要卸下老师的头衔,都被朋友们压回来继续我的中文教学。

现在,想钱想疯了的我只想问:这种中文教学,能考证吗?能开班吗?

最后的最后,我在网上发现了这本奇葩,如果我开班授课,我决定用它当教科书……


《Dirty Chinese》,一本实用的中文教材



内容一览:



看完之后我只想说:



顺便,提供一下此书的PDF版下载链接:

http://vdisk.weibo.com/s/asBg2TnrRcdDY/1461213678





渠道资源或代理合作请发送邮件至agent@castudent.ca



 点击阅读原文在线报名参加CCSS夏令营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