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高手 | 谢涤葵:明星片酬把节目制作费抬得太高,肯定有玩不下去的一天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9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楚飞 责编/露冷)


北京正是春风沉醉的时候,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谢涤葵竟然很适应在北方的生活——离开了湖南卫视之后,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北京都会成为他的一个重要工作地点。他的床头摆放的是东野圭吾的《白夜行》,他看书的速度不快,这书看了有些天了,但也就看了四分之一。虽然这本小说已经走红多年,甚至被多次翻拍成电影,但他仍然不知道整个情节的走向和结尾,大喊着让旁人千万不要剧透。


过去这几年,他的时间几乎全部都被综艺占领了。很难想象,作为这三年最火的亲子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的导演,谢涤葵其实并不热爱电视,而如今,看电视已经成为他人生最重要的部分。人生就是这样充满着偶然性,这个武汉大学新闻系的毕业生,在多年前做的节目是《晚间新闻》《乡村发现》这类纪实类的新闻节目,然而让他被人们熟知的,却是一档充满了明星和娱乐的综艺节目。



谢涤葵在《爸爸去哪儿》录制现场


甚至某些时候,他也成了明星本身——作为一个现象级节目的缔造者,如今,他的一举一动都颇引人关注,甚至,牵动着资本的走向。他承认,在几年前,有那么一个阶段,他颇为享受这样的生活,酒会、红毯、发言……自我膨胀得厉害,而如今,他已经可以踏实下来,“自我膨胀对一个创造者来说,是一种很大的自我消耗”,如今他希望站在节目的背后,让人们忘了他的名字。


他重新回归创造者的身份。研习市面上所有的综艺节目,判断着大众的趣味,思考着自己的方向。与腾讯视频合作的《约吧!大明星》,重新回到他拿手的“换位思考”的设置中,但是比之前更加冒险,明星要在无从匿形的大都市里,挑战普通人的生活困境。这种节目难度,比在一个乡村里拍《爸爸去哪儿》要难很多,而他,期待着这种“不可控”。


这是一个严肃的新闻毕业生,在这个时代,试图重新给大众交上一份截然不同的娱乐答卷。


对湖南台很愧疚,和洪涛没有内斗


谢涤葵经常对老婆说,像他这样的性格,能混到今天这种程度已经算是奇迹了。


在《爸爸去哪儿》之前,他在湖南台默默工作了十几年,说到谢涤葵的名字,没有几个人知道。但如今他已经是被业界疯抢的金牌综艺导演。一个月前,谢涤葵出现在江苏卫视新节目的发布会上,很快,“舞美师”在微博上写道,“谢涤葵想搞个超越《爸爸》的大项目”,当时网上就骂声一片,大意是指责谢涤葵不该辞职,还借《爸爸去哪儿》炒新节目。谢涤葵只得在大半夜的时候又发微博澄清:“我发言没有超过五分钟,没有一个字拿新节目跟《爸爸去哪儿》做比较...请放过我,最好忘记我。”



谢涤葵(右一)凭借《爸爸去哪儿》成为综艺节目的金牌导演


所有的被猜测、被放大,从他去年12月份向湖南台提出请辞开始就没有停歇过。他的何去何从一言一行都是话题,但他最终没有选择跳槽去其他任何一家电视台,而是自己创业开了公司,目前手里有两档节目,一档是《约吧!大明星》,另一档是《战斗吧男神》,谢涤葵的角色也从一个导演、监制的身份转换成一个运营者,他正在向一个职业的产品经理人转型。


离职湖南台,对于谢涤葵来说,正在经历一段敏感期:“有些哗众取宠故意的言论,真的很不好,对湖南卫视,我还是有愧疚,毕竟自己能获得这种地位和名誉,是这个平台造就的。”


《爸爸去哪儿》火了之后,谢涤葵坦承2014年是他在湖南台工作这么多年以来收入最高的一年,在湖南台,每一期节目如果取得同时段第一,就会有相对应的收视奖,而《爸爸》做了三季,几乎每一期都是收视第一。“就体制来讲,湖南卫视已经算很好了,在体制内,湖南卫视的待遇不会比任何电视台差。”


很多人不能理解的是,《爸爸去哪儿》第一季的时候,湖南台另一金牌制作人洪涛是监制,但是第一季所有的风头和焦点都在谢涤葵身上,外界一度传洪谢两人不合,而洪涛和谢涤葵,是湖南台过去三年里最值钱的两张王牌。


对于这些内斗传闻,谢涤葵否认说,“我和他的关系一直很好”,《爸爸》之后,洪涛升为节目中心的主任,谢涤葵跟着升到了副主任的位置,“我是他的下属,我也很尊重他,没有任何问题,那些都只是外界的猜想。”其实媒体都知道,洪涛在第一季的时候,找明星的资源都是他的。


外界以为谢涤葵这一次和湖南台一定有许多矛盾,他否认道:“我们没有任何摩擦,包括吕台(吕焕斌)和张台(张华立),他们跟我谈话都是尊重我的选择,他们希望我能在湖南卫视继续做,会有更好的平台来支持我,做更好的节目,没准下次会出一个比《爸爸去哪儿》更好的节目。”


“对一个做电视的人来讲,你能够做出一档这样的节目,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但是我确实想换一种生活方式。”谢涤葵说,他想要一个更自由的感觉。


《爸爸1》之后功与名都有了

自我膨胀很厉害


在《爸爸》第一季火了之后,满世界都想挖他,谢涤葵承认,那个阶段的他很自我膨胀:“很多人找我抛橄榄枝,开各种条件的都有,我自己也觉得,好像挺牛逼的,突然到了那个程度也难免(膨胀)。”


谢涤葵过了一段这样的生活,每天飞来飞去,去各种不同性质的活动、宴会、发布会,每天见各种人,邀请他去站台,有时候就是去亮个相,说几句话,请他的人都是冲着《爸爸》的名气去的,他跟那些自己节目中的明星一样红,走到哪都是焦点。他享受过一段这样糖衣炮弹的生活,乐在其中。做红了一档亲子节目的他,反而没有时间陪孩子,跟孩子交流更少了。



《爸爸去哪儿》杀青宴,谢涤葵与工作人员合影


那段时间过了之后,他忽然意识到这些糖衣炮弹会影响到节目,“说的东西太多,很多东西一遍又一遍,自己都觉得烦,你没有那么踏实,没那么专注了,对于搞创作、做内容的人来讲,踏实和专注是最关键的。”到了第三季的时候,谢涤葵就很少出来接受媒体采访,他的个人微博也成了节目的官方回应渠道。


离开湖南台他想要什么?“未知性”,谢涤葵给了这三个字。“我在湖南卫视19年,每天都在办公室,生活很规律,想象不到以后的不可能,但做真人秀就是要不可能,非常态,我的生活就好像太常态了,未知性对人的诱惑很大。”


这种未知的诱惑令他更想得到这份自由和未知,“我这个人从来没有想过要当很大的官,也没有想过自己在湖南卫视要通过做红一档节目,慢慢地一年升一个职位,或者两年升一个职位,这不是我生活的理想,也不是我的强项。”读书时的谢涤葵就不喜欢参与班干部竞选,不喜欢管人,也不喜欢被人管,他知道自己不适合做管理类型的职位。但辞职创业,首要面对的却是公司运营上的压力,“去行政化,没有这一块,可能会更自由。”他现在的公司没有打卡制度,只是要求说好的开会时间,员工一定要准时。


谢涤葵现在觉得自己很踏实,有时候名气也是一种压力,在猜测和负面汹涌而来的时候,他希望“大家最好忘记我”。他有时候会跟合作伙伴说,可以接节目来做,但是不想对外说是他做的,但他承诺会用心做。可是这明显很难,因为谢涤葵三个字就是金字招牌,“我的知名度就在这里,可能对招商会有好处,但我感觉不是那么单纯了,我希望更单纯地去做节目。”


《晚间新闻》停掉时,以为世界末日来了


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的谢涤葵,曾是一个严肃的新闻人,先后在湖南台的《新闻汇报》和《湖南新闻联播》《晚间新闻》做过采访记者,跟娱乐完全无关。2003年后,他成为《晚间新闻》的制片人,之后又做过乡土节目《乡村发现》和轰动一时的《变形计》。谢涤葵在湖南台的工作具有一丝“诡异”色彩:在“超女”“快男”等娱乐节目火爆的选秀年代,他闷着头在做纪实新闻;在真人秀还没有成型的时候,他却默默地做了很多年的真人秀“实验”节目。在做《爸爸去哪儿》之前,他唯一做过的纯娱乐资讯类节目,还是2009年的《想唱就唱》。



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的谢涤葵,曾是一个严肃的新闻人


湖南的观众都还记得,《晚间新闻》是一档有着纪实新闻包装但却是在讲很多好玩的故事的节目,在那个所有台的晚间新闻播报都高度统一的年代,他做的《晚间新闻》已经突破了传统的新闻播报方式,用调查、走访、发现并挖掘身边好玩有趣的故事,不沉闷,故事性极强,也慢慢地有了一丝娱乐的意味。《晚间新闻》曾推出过一首主题歌《晚间》,原唱者张勇有“刀郎第二”的称号,正是节目组从西部挖掘出来的励志歌手。


谢涤葵在2003年时成为《晚间新闻》的制片人,但他很快就觉得有压力了,在“超女”之前,湖南台的《快乐大本营》《真情对对碰》《音乐不断》《pub歌手大赛》等娱乐节目已经做得风生水起,2005年“超女”之热席卷全国,李宇春从一个素人一夜之间成为全民偶像,让湖南台的娱乐节目成为“领头羊”。所有的这些,对于埋头做新闻节目的谢涤葵来说,其实都有很大的冲击,“我为什么后来做节目要突出这种反差,是因为强化戏剧冲突是很重要的要素。灰姑娘变天鹅,你重新再换一个外包装去包装它,它的内核还是会吸引很多人去看,这是很多普通人喜欢看到的故事轨迹。”


有一段时间,《晚间新闻》的收视率下滑很厉害,谢涤葵的团队意识到这类新闻缺乏收视竞争力,开始研究如何在节目内容上追求“娱乐化”,玩得越嗨越好,求跳脱,但没想到却用力过猛,“感觉到有一点变味了,太过娱乐化,没有找准方向,我们把所有的新闻都用非常夸张的那种方式演绎出来。但其实再怎么讲,不能脱离了根本,不能失去了新闻真实的感觉。”


2008年《晚间新闻》被停掉,停掉的那一天,谢涤葵觉得特别悲哀,当时觉得世界末日来了,一个做了十年的节目,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说停就停了。


但谢涤葵后来很感谢这段经历,“如果没停,说不定现在还在做《晚间新闻》,一直在做同样的一件事情。”他接手了另一档节目叫《变形计》,这档节目在它开播之时存在很大的争议声,批它的声音正是“太真人秀了”。


《变形计》是一档让乡村贫困的孩子和城里一身富贵病的孩子进行互换,这档节目很多团队做过,有的做到一半做不下去了,因为难度很大,拍摄素材大多在偏远地区,2011年谢涤葵团队接手之后,之前做了十年《晚间新闻》的功力就显现出来了,“要把平淡的故事讲得起伏,要有落差,还要让人感动,对团队的功力要求挺大。”谢涤葵说道,当时《变形计》的压力不大,“制作经费就那么多,甚至收视率都不会作为一个很重要的考量标志。”但他很清楚地知道,如果你做不好这个节目,你得到的机会也不会更多。


很快,机会就来了,湖南台要做《爸爸去哪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谢涤葵。


《爸爸去哪儿》为什么越玩越重口?


2013年湖南卫视的“快男”选秀收视成绩并不理想,“好声音”正是势头正猛的时候。湖南台在那一年很重要的一个战略是“引进韩国版权的《爸爸去哪儿》跟好声音对打”。谢涤葵回忆说,项目立项时在内部就有很大的争议声,户外真人秀,没有舞台,没有赛制,也没有湖南台擅长的PK,更没有可以提前预设的悬念,是否能足90分钟一期,都还是未知数,一切充满风险。


“这档节目是要有收视的,收视是要去打仗的。”谢涤葵回想起来,还觉得压力就在眼前。因为要做这档节目,所以去了两次韩国,第一次去之前他找来原版节目看,他看过第一期后有点傻眼,“当时我看的一段是两个小孩在路上吃饭的过程中遇到一条狗,然后逗狗就逗了十几分钟,不可思议,这个节奏太慢了。”但他觉得枯燥的东西,在他团队的女编导看来,却是有趣得很。


《爸爸去哪儿》最大的困难是请明星,谢涤葵说,离录制节目还有三天,才把所有明星的合同都谈好,时间非常紧急。筛选明星的难度首先要小孩子好玩,要可爱,爸爸要有名气且愿意来,“符合这几点的小孩子还要在4到5岁年龄区间,很难。好多明星不愿意来。”谢涤葵分析说,第一季虽然名气最小的张亮也火了,但是如果没有林志颖和kimi,可能在第一季的时候关注度就会少很多,如果请来的大牌表现不好、不配合的话,也难有这么大的化学反应。第一季火了之后,第二季选明星相对轻松,有不少明星主动请求上。



谢涤葵在《爸爸去哪儿》的拍摄现场


很多人都以为节目组应该会留有很多时间去选,但实际上根本不是,“基本上就是给你顶多两个小时,我们过去跟小孩交流一下,就得决定这个小孩适不适合上,好在我们团队有许多女编导,对小孩子真的很了解。”谢涤葵说,第三季去找胡军的时候,胡军一开始很拒绝,“我的小孩不适合上你们的节目,他很高冷,不愿与人打交道”,谢涤葵派出了在第一季中带张亮天天的女编导黄丹去跟康康交流,“她很快就把康康搞定了,胡军也很诧异,怎么那么快?”


第一季中,李湘是五个家庭中最看好这档节目的,她对谢涤葵说:“你这个节目和我们Angela都会火,你放心。”没想到,被李湘说中了,节目播出后的第二期,《爸爸去哪儿》的收视就以2.58%占据第一的位置。


《爸爸去哪儿》第一季小清新的画风,还有无处不在的温情,是节目最大的成功之处。但是到了第二、三季,小清新的画风留不住了,谢涤葵用“如履薄冰”来形容这两年的心态,“主要是担心平淡,担心没有拍到东西,或者是这个过程不好玩。”他分析说,因为第一季kimi、Angela、森碟、石头、天天他们做的每一件事情大家都觉得很好玩很有爱,但是到了下一季,要换人,游戏也要从零开始,小清新的故事对于观众来说无感了,这就是为什么后面两季玩得越来越重口味的原因,“加重任务难度,加重压迫感,让他们体现出来的东西更极致一些,更好玩一些。”


广电总局“限娃令”出来之后,《爸爸去哪儿》第四季不能播,但未来是否会在网络途径来播,还不知道。作为三季元老,谢涤葵对这档节目有很深的感情,但他也坦承,做到第四季,他们和观众一样,都出现了疲惫感,他还跟新接手的总导演单丹霞说,停一下是好事。


“这种大型的季播类型节目,很难像《快乐大本营》周播的节目一样能细水长流,它的冲击力来得很猛,来得很猛的东西,你让它持续那么猛烈是很难的。有些节目形态决定了冲击力,它是一种短平快的冲击。像《变形计》我每两年做一次就好了,反正它的口碑在这里,但是《爸爸去哪儿》我就觉得做几季我可以休息一下,休息两年,这个类型的节目肯定还会有,你会发现又有很好的小孩子出来,你再做一个《爸爸去哪儿》,又会火。”


《爸爸去哪儿》成就了谢涤葵,很多人都在等着看他是否还能继续玩下去,好在他是轻装上阵,“以前的荣誉如果你把它看得太重,就会变成一种包袱和负担。”


《约吧!大明星》还是要“换位思考”


《约吧!大明星》里有一间“万事屋”,这是谢涤葵从日本漫画《银魂》借鉴而来的,在原漫画书里,“万事屋”的主人叫“坂田银时”,是一个坚守武士道的男子,也是一个离开糖就活不下去的男人,总之,很有正义感但又有点怪。


谢涤葵跟他有点像,或许从他这档新节目也可以看出一点来。


从湖南台辞职出来后,他做的第一档节目就是《约吧!大明星》,有一大拨人气偶像来上他的节目,包括李晨、阮经天、陈赫、黄景瑜、徐璐等。第一期节目已经播出,网络反响很好,陈赫赶早去地铁帮人占座第二天就被刷屏了,很奇葩搞笑但又传递正能量。成绩虽好,但谢涤葵反思了其中的不足,“第一集整体氛围还不够,明星们也没到最high的程度,有一点放不开。”



谢涤葵打造全新网综《约吧!大明星》


“做这档节目,有点冒险的味道在里面”,谢涤葵解释说,因为这是第一档在网络上做的户外真人秀,以前没人玩过。据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透露说,谢涤葵选的拍摄场景许多没有经过事先安排、调度,是采用纪录片的手法在拍,据说,拍摄陈赫那期节目,有一个摄像拍着拍着就被地铁安保带走了,谢涤葵还要临时去“捞人”。但有纪录片情结的谢涤葵坚持要拍出真实感,要跟《爸爸去哪儿》一样真实、走心,不找托,“我们用到了大量的偷拍设备,也是想颠覆一种拍摄的手法,不像以前可能是找好托大家一起玩,这次我们基本都是纯真实的。”尽管一开始就知道在诸多限制的北京城里拍这种真实又有戏剧性的场景很有难度,但他就是想冒这个险。


说到底,谢涤葵还是继续玩了“换位思考”这个概念,从《晚间新闻》《乡村发现》再到《变形计》《爸爸去哪儿》,其实都是换位思考。区别是以前做的节目最直观的想法就是把那些富贵的小孩送去吃苦,但现在是让大明星和素人一起完成某个任务,可以通过各种搞笑、无厘头或者煽情等手法来表现。


谢涤葵以前做过的真人秀都试着去给节目附带一些教育意义,比如《变形计》可以直接改变两个互换小孩的命运,但是太沉重了。《约吧!大明星》他知道这些不会给普通人带去很大的帮助,但他希望能从精神上给这些人带去正能量的抚慰和支持。而许多明星也可以通过这样的节目去换位思考,去理解普通人生活里的烦恼,“这是两种群体,他们错位的话,一定会有很好玩的东西出来。”


谢涤葵是有担忧的,因为明星不缺钱,不缺物质,他们缺的是时间,“他们的压力就是事情太多,我最怕的就是他们抽出时间来,又不投入,或者是来应付的。”阮经天和徐璐是这个节目的常驻嘉宾,选阮经天时谢涤葵做了功课,他去看了阮经天上过的《了不起的挑战》和《奇葩说》,对阮经天很放心,最欣赏他没有偶像包袱这一点,而徐璐则相反,是一张白纸,对她的要求是只要尽最大的热情去做就OK。


“现在观众的眼睛越来越尖,你越投入,出来的效果就会越好。”谢涤葵说,所以这是他做“换位思考”的核心所在,就是反常,又要走心。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有去做一个纯游戏、玩乐类的节目的原因,“跟现实的社会没有太多关系,脱节了。”


总结这几年做真人秀的心得是,谢涤葵认为最可怕的是“太可控”,“我不太害怕不可控的东西,哪怕是出现极端的情况。最怕的就是太可控了,完全按照你的想法来,没有那种超出你的预想或能够带来惊喜的东西,就是这个真人秀最可怕的。”


谢涤葵的另一个感慨是明星过度消费的市场环境,眼下各种真人秀还在疯狂地抢艺人,通常投资一个亿的节目,大概有六、七千万花要在明星身上,这不仅仅是他的担忧,也是全行业的担忧。


“把制作费抬得这么高,肯定有玩不下去的一天。”


 摄影/隋希 采访支持/姜宇佳 实习生/王含悦)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往期《幕后高手》阅读:


陈祉希,80后"富二代"制片人背后的秘密武器


制片人曹平:"甄嬛"被误读,"芈月"更让我忐忑


《琅琊榜》制片人侯鸿亮:国产剧门脸如何养成


《大好时光》编剧王丽萍:将最招牌的婆媳剧"封存"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综艺节目《约吧!大明星》,女白领升职加薪的方法惊呆阮经天撒贝宁。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