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移民】我们天天用的加币上面的人都是谁?

<- 分享“山东忠诚公司”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0 山东忠诚公司






央行自1935年成立至今,一共曾将四位总理的头像印上了加元票面。于是很多读者很自然地会想到:在加拿大历史上的23位总理中,这四人有何与众不同,能够被印到加元上呢?





麦当劳爵士(Sir John Alexander Macdonald,保守党)

有“加拿大国父”之称的麦当劳爵士,是第一批头像被印在加元票面的总理之一(1935年版的500元、1937年版的100元,和1970年及以后版本的10元)。这一点也不令人奇怪,因为以他对国家的贡献之大,若不印在钞票上,那才是怪事呢。


麦当劳被称为“国父”,顾名思义他是加拿大联邦的缔造者之一。在建国初期,加拿大的政局很不稳定,西部诸省和东海岸的新斯科舍省都吵着要离开联邦,加上当时 英美关系恶劣,美国那里也时不时给加拿大来点压力。当时无论是英国人还是美国人都认为,加拿大联邦很快就会瓦解,各省最后会被美国吸收。




身为首任总理的麦当劳不辞辛苦,一个省一个省地走访劝说,先将除了纽芬兰之外的大西洋诸省纳入版图,然后通过购买的方式,从哈得孙海湾公司那里获得了西部和西北地区的大片土地,其间还镇压了一场西部原住民的叛乱。最后,为了让BC省也加入加拿大联邦,麦当劳顶住重重压力,穷全国之力建造了横跨加拿大的太平洋铁路,将西部诸省牢牢抓住,而不至于被美国吞并。


麦当劳的一生都在为加拿大的扩张而努力,让这个国家从圣劳伦斯河畔的两片殖民地,发展成“从这海直到那海”的大国。至1891年他逝世的时候,加拿大的领土已经与今日的相差无几。在一次国会辩护中,麦当劳曾说:“我为加拿大花的时间、心灵、才智、财富与力量极多,以至于没有人比得上”,此言绝非自吹自擂。


不过,麦当劳在任上决定对先前辛苦修建铁路的华工征收人头税,这算是其政治污点之一。





劳赫叶爵士(Sir Wilfrid Laurier,自由党)

同“国父”麦当劳爵士一样,劳赫叶爵士也是第一批头像被印在加元票面的总理之一(1935年版的1000元、1937年版的500元,和1970年及以后版本的5元)。劳赫叶是加拿大第一位法裔总理,这也是他有资格被印在加元上的重要原因之一。




论到对加拿大国家的贡献,劳赫叶爵士不如麦当劳,但是他是个相当成功的政治家,极有领导力和亲和力。在加拿大历史上所有的政治人物中,劳赫叶创下了好几个 至今没有人能打破的记录:首先,他是连续赢得大选次数最多的总理(四次);第二,他是连续任期最长的总理(15年);第三,他是连续任期最长的国会议员 (45年);第四,他是连续任期最长的政党领袖(当了31年零8个月的自由党党魁)。


图为劳赫叶爵士与其太太合影




金总理(William Lyon Mackenzie King,自由党)

加拿大第11、13及15任总理威廉·莱昂·麦肯齐·金是第二批被印在加元票面的总理之一(1976年及以后版本的50元)。多伦多人对“麦肯齐” (Mackenzie)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每年5月最后一个周末“古迹开放日”(Doors open Toronto),市中心的“麦肯齐故居”(Mackenzie House)对外开放,那是多伦多第一任市长麦肯齐的家,而威廉·莱昂·麦肯齐·金,正是多伦多第一任市长的外孙。



很多本国的史学家都威廉·莱昂·麦肯齐·金是加拿大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理。他带领加拿大迎来了一战之后的经济腾飞、成功地度过了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然后 又经历了二战。20世纪加拿大摊上的大事,金总理经历了一大半。他前后一共担任了三届总理,累计任期19年,这一纪录尚无人能打破。


在金总理的任上,加拿大联邦政府于1923年通过〖排华法案〗,除外交官、商人、留学生以及个别情况外,华人一律不准入境;即使已在法案生效前进入了加拿大的华人,也要定期到当地政府报到,而且他们每次出国的时候,最多只可以在加拿大境外逗留两年这项法案生效后,几乎所有的华人新移民都被加拿大拒之门外, 其中包括当时已居住在加拿大的几千名华人劳工的妻子儿女,从而使无数华人家庭过著天各一方的生活。



14年后的1947年,也是在金总理的任上,联邦政府正式废除了这项歧视性的法案。




博登爵士Sir Robert Borden保守党

在1976年及以后版本的100元加币正面,印的是第九任加拿大总理博登爵士的头像。


博登是保守党人,在其任内加拿大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虽然保守党支持英国王室,但是博登并没有无止尽地投入,只是派遣了陆军参战,极力拒绝了一些党内人士 创建一只海军、奔赴欧洲为英国作战的提议,而只是通过资金援助英国皇家海军,来尽到自治领的“义务”。由于加军在欧洲战场上的出色表现,博登时代的加拿大 开始以一个独立的大国身份,登上世界舞台。




旧版的100元加币也是用的博登爵士画像

在博登时期,联邦国会两大党空前团结,携手度过了一战的艰难时期。其后百年,加拿大政坛再没有出现过那时的“和谐”,无数时间和纳税人的金钱被浪费在了国会几大党派无休止的辩论中。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