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9|孤独的参照系

<- 分享“雅猫”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4 雅猫


院长无情地消失了半个月,你们还好吗?


这半个月我在反思自己是如何一步步毁掉生活的同时,还使劲把心脏重新掰成了正方形。


但是呢,一个人长久不更新自己的公众账号是要生病的,比如狂躁症、焦虑症。


"那特么还不赶紧更新等屎呢"?


来了,我这就来。



今天在学校附近破败的停车场墙壁上见到了Edward Hopper的画,不知道谁贴上去的。在一众浮夸的海报里格格不入,又好像和谁都合得来。我站在昏黄的路灯下看了一会,风大雨大。


Edward Hopper是黄老师介绍给我看的。那时候他还在墨尔本,我们俩坐在Flinders Lane看Emporium的女店员抽烟,他指着面前的一幅涂鸦说,Edward Hopper就像那样的,超级伟大。


把孤独光明正大地摆在纸上,明明白白要你看着。被说出来的孤独都是bullshit,只有Edward Hopper。

- 噢 -


黄老师在澳洲修过戏剧,也修过艺术史(屎),最终(在他爸妈眼里)一事无成的回家了。他成绩不好,常常不能通过“是人都会pass”的考试。他话不多,平时除了看书看电影,就是打游戏。对了,还有抽烟,很烦人。


后来我也的确蛮喜欢Edward Hopper的画了。好多时候都喜欢看他的画,钱不够花的时候,想洛杉矶的时候,好多好多时候,总之是心里有情绪的时候。华丽的人悬在画里,静止着慢慢塌陷,仿佛一场幻觉。


把自己比较喜欢的放出来给你们看一看吧,也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笔触太轻微了。














(我最喜欢的)



按照艺术评论家的说法,Hopper被是画家中的塞林格。我倒觉得,不如说他是画家中的张爱玲呢?又“一个苍凉的手势”。小说家说,Hopper的小布尔乔亚“calm, silent, stoic, luminous, classic”。


所以西装革履与裙裾不过是巨大的虚无了?


黄老师爱着Hopper,也爱自己和孤独相处的决心。二十岁之后的男孩,将野心和欲望隐蔽。他们一边观察着世界,一边为自处而感到焦虑。也许我对于Hopper的爱也和那些男孩一样,想要同这个世界保持距离,而不是看着一地的食物残渣、烟头和透明塑料杯。


我发誓将距离维系到下个世纪。





文艺墨尔本

wechat ID | Artmelb

文字、影像、声音

分享在墨尔本所见的美丽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