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音乐 | 百鸟朝凤鸣,谁在吟唱文明的死亡奏鸣曲

<- 分享“侨居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9 侨居澳洲




焦三爷的锁呐

文 | 物道



电影《百鸟朝凤》是近来最热门的文化电影,它的热来自于制作人方励的一跪,来自于电影人对吴天明导演的致敬。有人看见热闹,有人看见无奈,有人看见不得已。在那个即使跪了也只有三个人看的电影院里,我看见了死亡。


从电影院里走出来,站在一线城市灯火通明的商场,回想起《百鸟朝凤》里的故事和画面遥远得好像另一个世界。影片最后,焦三爷听完弟子游天鸣吹奏一曲后,眼神凛冽,嘴角一抿,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黄河的风呼呼吹过,黄土高坡上仅有他孑然一身的背影。



锁呐声里吹出百鸟鸣叫

影片讲述的故事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游天鸣被父亲送到焦三爷处学唢呐,几经磨练,终从焦三爷手上接过传承的担子。但在游天鸣带领游家班时,却遭遇了洋乐队冲击、人们不再重视和尊敬、各师兄另谋高就、唢呐班难以为继的处境。而焦老爷子也在吐血吹完最后一曲《百鸟朝凤》后离开了人世。



《百鸟朝凤》是为乐曲名,这首曲子是从唢呐里吹出百鸟的鸣叫声。一般一个师傅在所有徒弟中只传一人。焦三爷带着小徒弟天鸣和蓝玉在林子间倾听,数数有几种鸟声。既有布谷鸟的布谷布谷声,又有燕子的吱喳吱喳声……焦三爷随手摘了片叶子,用一握,吹出金丝雀明亮悦耳的声音,林中立马有了鸟儿的回应,简直出神入化。





锁呐是死亡仪式的见证


村庄上的人办婚丧嫁娶时,就得请唢呐匠来,滴滴答地吹上一阵。白事上,一般人请四台,钱多点就请到八台,最厉害的才能吹《百鸟朝凤》。但不是有钱就能请到,还得逝世的人德高望重才可以。因此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一辈子仅有一次机会听《百鸟朝凤》。


唢呐匠一到,孝子贤孙要行接师礼。他们黑压压地跪倒一片,恳请为先人吹响一曲《百鸟朝凤》。焦三爷说话很慢,但句句掷地有声,“不是钱的问题”,那是品德不足,再无须多言。德高望重者,才会为他吹一曲《百鸟朝凤》,那是给予逝者最大的尊敬与荣耀。


我们是一个害怕谈死亡的民族,可是唢呐的存在,让我们得以从容去面对这个必经的仪式。它是死亡仪式中重要的见证者与陪伴者。它让一件本是哀伤的事变成一个人一生的荣耀时刻,让一片哀嚎之声中有了一丝喜悦。



我们似乎并不畏惧文化的死亡


唢呐是死亡的见证者,却在逐步走向它的末路。在影片中,游天鸣接起游家班的担子,却拦不住师兄们的另谋出路。坚定的想要吹好唢呐的游天鸣怎么都敌不过主人家请来的西洋乐队,唢呐被折成两半,扔在地上。游天鸣的唢呐班根本没有与洋乐队交锋的机会,就已被自己人砸了场子。



我们畏惧谈论生命的死亡,但似乎并不畏惧谈论文化的死亡。一如渐渐走远的唢呐声,还有人们渐渐淡忘的过年习俗。比起回首拾起,我们更乐意抛开一切往前看。唢呐像许多正在流失的传统文化一样,今天许多看电影的人会被打动,会惋惜,但是,然后呢?

 

物道采访过的每一位传统手艺人,像极了焦三爷,他听到有非遗项目要他们表演时,激动地让游天鸣答应——所有的手艺人都有同样的想要传承的强烈愿望,他们不抗拒任何能帮助这件事的尝试。当他们在拼命阻止着文明温驯地走入死亡时,却无一例外遭遇着这个时代的冷眼旁观。

 

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害怕谈论生命的流逝,那是我们习得对生命的尊重。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轻视传统和精神的陨落,那是我们真正习得对自己的尊重。




版权声明


我们注重分享,文章、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异议,请告知小编,我们会及时删除。





侨居澳洲公共号平台
澳洲热门新闻 | 政府政策更新 | 社区消息 | 分享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广告、商业合作请微信zhenyan1999

意见反馈请微信ssi2014

投稿请微信:cgao2013

微信号:immisyd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