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杯具雇主】香港移民带菲佣来温哥华 被反咬贩卖人口 多年审讯 低薪度日被害惨

2016-10-15 加拿大留学移民网



一名从香港来加拿大的华裔移民日前被一名菲佣起诉贩运人口、提供不实申请资料和非法雇用外国公民。
菲佣供词明显前后矛盾,最严重的贩运人口罪名不成立,但非法雇佣罪名成立,被要求在家服刑3个月。本案为加国首宗依据《移民法》(Immigration Act),判决贩运人口罪成及判刑的案例。



香港移民柯耀钧 Franco Yiu Kwan Orr



菲佣Leticia Sarmiento


据报道,昨日(10月12日)居住在温哥华的香港移民柯耀钧(Franco Yiu Kwan Orr,前译柯耀昆)被卑诗最高法院判处3个月有条件刑期。


  • 据资料显示,柯耀钧于2008年举家与菲佣Leticia Sarmiento由香港抵达温哥华,至2010年,菲佣与柯妻禤蔼玲发生争执后报警。

  • 2013年柯耀钧被卑诗最高法院裁定非法贩运人口、非法雇用外国公民、提供不实申请资料3项控罪成立,判监18个月。禤蔼玲两宗控罪不成立。

  • 2015年3月,卑诗上诉法院推翻原判,下令把案件发还重审。

  • 卑诗最高法院于今年9月,裁定柯耀钧被控贩运人口及作出虚假陈述(misrepresentation)两项罪名不成立,但一项非法雇用外国公民控罪成立。

  • 10月12日柯被卑诗最高法院判处3个月有条件刑期。


被控蓄意违法移民规定

贩运人口


检察官Peter LaPrairie在7月重审的结案陈词指,柯利用自己熟悉移民事务,引导菲佣来加拿大,让她非法留在家中做工。


LaPrairie指,柯的岳母曾作证,指女儿一家来温市前卖掉香港住宅,显然打算长住大温,却帮菲佣办理临时居留签证(Temporary Resident Visa,简称TRV)入境,签证过期也未替她购买返港机票。



检察官称,虽辩方称菲佣所持TRV,可合法暂时在加当帮佣。但根据规定,柯既打算长住大温,菲佣依法不能持TRV工作,而须另外申请工作签证,柯显然蓄意违法移民规定,蓄意将菲佣长期留下,通过廉价劳工获利。


此外,柯耀钧自菲佣抵温后,一直保管菲佣护照,何况在菲佣向911报案后,抵达的警员向柯耀钧夫妇索取女佣护照时,护照不在菲佣的房间,而是在柯书房的办公室抽屉内。




检察官还表示,该菲佣拥有菲律宾国家银行(Philippine National Bank,简称PNB)全球户口,按理可以自己汇款,但汇款多次以500元这个无须出示身分证明文件的限额汇出,相信并非由菲佣亲身办理。


另外,银行资料指菲佣信奉穆斯林,但菲佣称自己是天主教徒,两者显然有出入,检察官推断PNB账户并非由菲佣开户,何况菲佣保留西联汇款(Western Union)汇款收据,并无PNB收据。


检察官控诉柯涉嫌贩运人口,一直以奴役方式,强迫女佣每天工作16小时,每周7天,没有休息日,没有法定假期,也不准她独自离开家,并阻止她与外人说话。有关辩方指菲佣曾拨打柯住家电话到菲国,相信是由柯本人所打,并指有两个证人曾在不同场合看见沮丧的菲佣。


最严重的贩运人口罪名并不成立

菲佣供词明显前后矛盾


卑诗最高法院于今年9月,裁定柯耀钧被控贩运人口及作出虚假陈述(misrepresentation)两项罪名并不成立。




法官宣读判词时以较大篇幅提及案中菲佣口供的可信性,她说菲佣供词明显前后矛盾,出现与事实不符的情况,并多次更改之前的口供。


法官先后列出最少7个疑点,当中包括菲佣曾供称不知道自己申请的是加拿大旅游签证,又称护照一直被柯耀钧保管,无法查看,但当被问及柯何时开始管有护照时,菲佣却出现前后不一的答案。而国泰航空公司职员作供时也表明,每位乘客都必须亲身持有护照才能登机,证明菲佣的说法并不正确。




另外,法官也质疑菲佣声称遭到柯苛刻对待的说法,菲佣曾表示长期被反锁屋内,不能外出,但房屋维修人员作供时,却明确指出大门并没有反锁。


菲佣又指柯一家从未为她办生日会,但却有相片证明他们为菲佣庆祝生日,虽然菲佣坚称那次是柯耀钧女儿的生日,但生日蛋糕上却写上菲佣的名字。


女佣曾供称在香港为柯家工作时待遇不错,但抵加后马上出现巨变,要长时间工作,没有休假,也不准到教会,法官质疑柯对她的态度为何会突然改变,认为菲佣只是为了证明抵加后没有好事发生而夸大其辞。


法官指,菲佣是贩运人口控罪中的当事人,但她的供词明显出现矛盾,故不认为她是一个可信的证人,裁定被告柯耀钧贩运人口罪名不成立,而该控罪也是三项之中最严重。




另一项提供不实申请资料控罪,是针对柯耀钧于香港为菲佣申请加拿大签证时有否作虚假陈述,法官指虽然柯抵加后的情况与申请时有出入,但这不代表他提出申请时是存心造假,在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的前提下,判处柯无罪。


至于第三项控罪非法雇用外国公民,法官指在警方揭发菲佣非法居留之前,菲佣一直有收入来源,而被告是她的唯一金钱来源。另外法官也接纳警员的供词,指菲佣一直受聘于被告,帮他照顾孩子和做家务,而柯也把菲佣的护照藏于抽屉内,以防她逃走,形容这是很多雇主的一贯做法,因此法官裁定柯罪名成立。


被告多年只能做低薪工作

妻子未能继续做地产经纪


据CBC报道,柯耀钧十几岁时从香港来到加拿大,后来申请破产,并失去了在酒类商店的工作,现在在做一名保安。


本案昨日上午先进行判刑聆讯,53岁的柯耀钧身穿棕色西装,坐在被告席上全程听审,他的妻子禤蔼玲(Oi Ling Nicole Huen)及几个朋友也有到庭旁听。检察官Peter La Prairie与辩方律师Karin Blok就刑期及对案中女菲佣的薪酬赔偿展开针锋相对的辩论。


La Prairie希望被告获得至少6个月有条件刑期;他还指出,被告有意剥削女菲佣,受害人抵达加国后需要全天候照顾柯耀钧的3个年幼孩子,一周7天,每天工作12个小时,她的薪金一直维持在每月500元,到2009年11月后加至700元,根据当时卑诗省最低时薪8元的标准,柯耀钧应该赔偿女菲佣至少3.7万元。


但Blok称,柯耀钧在加拿大受到良好教育,多年来一直积极投身社区义工服务。她列举多位柯耀钧的昔日同事和老师的证词,指柯耀钧是一位诚实努力,并且乐于帮助他人的好公民。柯耀钧听到友人在信中的描述,不禁落下泪来。




Blok还称,由于本案多年来受到媒体的关注,令被告一家生活和工作均受到极大的影响,被告只能做低薪工作,太太也因事件未能继续做地产经纪,且案中女菲佣在整个审讯中证词前后矛盾不可信,因此长时间工作的讲法不成立。


听取控辩双方理据后主审法官Jennifer Duncan即日作出裁决,以非法雇用外国公民罪成,判处柯耀钧3个月有条件刑期,在家服刑,也无须向女菲佣赔偿任何费用,但被告在完成3个月有条件刑期后,仍要监守行为9个月。而在家服刑条件包括不得离开卑诗省、不得与案中女菲佣接触、定期与感化官见面、做25个小时社区服务,以及必须监守行为等。


主审法官Jennifer Duncan指案中菲佣的旅游签证到期后,柯耀钧继续聘用她照顾孩子,虽然被告解释是菲佣拒绝离开,因此只好收留她,但对此法官并不认同,认为被告的确继续聘用菲佣,强调柯耀钧并不是本案的受害者。法官认为柯的确剥削了菲佣的廉价劳动力,而他说的“已经给菲佣提供食宿”理由也不成立。


法官又指,辩方提出的有条件撤销控罪,必须要对公众利益不构成影响才可执行,但她认为被告为了聘用廉价劳工,损害了加拿大的劳工制度,做法有违公众利益,因此不接纳辩方的建议。


但另一方面,法官指考虑到被告没有刑事纪录,热心公益又不时做义工,又认为多年的审讯令他和家人承受不少痛苦,更导致他的保安员牌照受影响,失去工作,家庭经济顿失支柱,健康也因此出现问题。


另外,控方曾要求柯耀钧向案中菲佣赔偿3.7万元,作为弥补她所损失的工资。控方指,菲佣来到加拿大后每个月只赚取500元加币,远低于本省的最低工资,控方以菲佣每星期工作40小时,时薪8元,加上加班和年假补薪去计算,指被告应向菲佣赔偿3.7万元。但法官以菲佣并非一名可信的证人为理由,拒绝了控方的要求。

来源加西周末



点击展开全文